《穿成反派的猫》西山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30 14:03: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傅家小霸王的诞生5 ...

  •   豪华的别墅大厅正中,半人高的粉色公主帐篷,帐篷外挂着各种bulingbuling的水晶饰品,看起来奢华又美丽,与周围古典宫廷式装饰出人意料的和谐。
      门外传来微不可察的熟悉的脚步声。
      一只闭着眼睛休息的奶白色小毛团耳朵抖了抖,睁开灵动的眼睛,雀跃的跨出猫窝。
      门被仆人打开,穿着剪裁考究的黑色西装的男人松了松领结,他漫不经心的将西装外套交给等候在门边上的仆人,目光习惯般往一个方向望去。
      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奶白色的毛团子如往常一般像炮弹一般朝他冲过来,顺着他的裤子,熟练的爬上他的怀里。
      傅骁习以为常的将奶白色团子抱在怀里,挠了挠小白猫的下巴。
      小白猫果不其然的发出甜腻腻的叫声。
      
      苏泽宁还非常不要脸的用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去蹭傅骁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傅骁的脚步声是很轻的,但是每一次苏泽宁都能认出来。
      黑发男人表情冷静而自制,修长的手指挠着小白猫的脑袋,嘴上却淡淡道:“怎么这么黏人,一下子都不能离人,养起来真麻烦。”
      苏泽宁哼哼唧唧的喵喵叫反驳着。
      骗子!你biubiu上涨的亲密值可不是这么说的呢。
      
      管家笑眯眯的道:“小糖糕在家里可不随便让别人抱的呢,对不对啊,小糖糕?”老人家的温柔的几乎可以滴出水的声音让旁边的仆人都怀疑这还是平时那个严格近乎苛刻的管家吗。
      苏泽宁扬起小脑袋骄傲的嗷呜一声。
      是的呀,他可不是随便让人抱的呢。
      最起码要三条小鱼干才可以呢!
      
      傅骁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给人的感觉明显更柔和了点。
      管家又赞许道:“小糖糕天天都在门口等着您回家呢。”
      傅骁神色依旧淡淡的,带着一丝浅灰色的眼睛漫不经心的看着小糖糕,好像一点也不关心般道:“是吗?”
      苏泽宁看着Biubiu上涨的更快的亲密值进度条。
      苏泽宁·猫:……
      口是心非的大臭袜子!
      
      苏泽宁到傅骁这里已经有一些日子了,别墅旁边那栋要收拾好给他住的小房子谜一般的始终没有收拾好,在苏泽宁那三辆SUV送过来的杂物已经遍布这整个别墅的整个角落后,再也没有谁自讨没趣的去傅骁面前问这件事了。
      就连苏泽宁这只小猫咪都意识到,他已经在傅骁家扎下根了,顺利的完成了自己计划的第一步——
      呆在傅骁身边!
      想到这些天他辛辛苦苦的卖萌总算有了成果,小白猫总算觉得老怀安慰。
      第一步完成,接下来就等故事正式开始啦。
      小白猫心中暗自算盘,要改变傅骁的命运,首先要做的就要避免他黑化啊。
      
      “这就是小糖糕吗?非常活泼的长毛狮子猫呢。咦,还是鸳鸯眼呢。”这时旁边的男人轻笑出声打断了小白猫的思绪。
      苏泽宁朝着声音来的方向抬头,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提着一个医疗盒站在傅骁的一边,男人长相温柔,充满笑意的看着他。
      这是谁啊?
      苏泽宁扭头疑惑的朝傅骁喵喵叫着,杏仁般的猫瞳满是好奇。
      男人察觉到小脑袋在他和傅骁之间转的小猫咪,忍不住对小喵咪通人性的举动赞许道:“真是一只聪明的小猫咪。”他打开从工具箱中取出一双乳白色橡胶手套。
      
      苏泽宁一看到那双橡胶手套就有不好的预感。以前他在医院天天和医生们打交道,医生们戴的就是这种手套。这就是说眼前的男人是一个医生?
      苏泽宁眼睛一下子瞪大,察觉到不对劲的他不动声色的准备悄咪咪的从傅骁怀里溜走。
      但为时已晚,察觉到他意图的傅骁一只手拎着他的后脖颈,一只手托着他后爪,将交给那个男人道:“吴医生,麻烦你帮小糖糕检查一下。”
      吴医生点点头动作轻柔的准备抱过小糖糕。
      
      不要!
      他不要去医生那里!
      从小就在医院里的苏泽宁对医生有种本能的恐惧。他很感谢医生哥哥姐姐们对他的照顾,但是这些感谢丝毫不能抹去那些治疗带来的疼痛。
      骨髓穿刺,喉部插管,抗生素药物的严重副作用,他甚至在三个月内接受了两次开胸手术。那种浑身每个角落都在疼痛的感觉太过强烈。
      在他的记忆里,医生就是疼痛,这种记忆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苏泽宁如溺水之人抱住仅剩的浮木一般抱住傅骁的手,害怕的不肯放开。
      傅骁本以为小糖糕只是如同以往一般在撒娇,无奈的正要把小猫咪抱住他手腕的爪子扳开,但他发现小糖糕浑身都在忍不住的发抖,就像害怕到了极致。
      小糖糕喵呜喵呜的叫声低低的弱弱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但仔细一听,里面隐藏着的全是深深的恐惧。
      但除了不愿离开他,小糖糕几乎没有做任何的抵抗。哪怕害怕到这样的程度,它的爪子依旧收起来的,它抱着自己手腕的依旧是柔软的肉垫。
      小小的猫咪就像在说,没事我虽然很害怕,但是我还是会努力配合你们的。我不想这样的,只是我现在真的害怕极了,你一定要陪着我啊。
      乖巧的让人心疼。
      
      傅骁眉头微皱,眸色深沉,将小糖糕重新抱回怀里,声音中带着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他手指顺着小糖糕的脊背一下下抚摸。
      小糖糕往日充满灵动的杏仁眼此刻呆呆的木木的。
      但他手指的温度很好的安抚了苏泽宁。
      苏泽宁终于从恐惧中反应过来,前爪搭在傅骁的肩旁上,如同一个委屈的小孩一般,将小脑袋靠在傅骁的下巴处,低声委屈的喵呜喵呜的叫着。
      傅骁仿佛听懂般将下巴抵在苏泽宁的脑袋上,搂紧小糖糕心疼道:“别害怕,我一直都在。”
      
      吴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切一人一猫,心情复杂。
      虽然作为一个宠物医生,每一个定期去来诊所检查的宠物都不喜欢他。
      但他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做啊!莫名感到委屈的吴医生道:“傅先生——”
      
      傅骁将已经缓过来的小糖糕托在手掌心,手指了指小白猫脖子上的小铃铛道:“吴医生是来给你打定位芯片的,打了定位芯片之后,你就可以不用带铃铛了,你不是讨厌铃铛吗?”
      这些天,小糖糕总是忍不住去挠脖子上的小铃铛。他向吴医生特地咨询过,小猫是不推荐带项链的,一方面是因为小猫特别活泼,跳上跳下的容易勾住项链容易窒息,另一方面铃铛的声音对小猫也会造成困扰,小糖糕听觉很敏锐,对铃铛声音也格外敏感,总是用爪子去挠铃铛。
      再则在铃铛中定位,傅骁总是忍不住担心,万一铃铛掉了呢?或者被有心之人拿走了呢?那他要去哪里找小糖糕?
      
      像是怕小糖糕听不懂,傅骁耐心的将项链取下来,指了指吴医生,然后又把项链给小糖糕带上。
      吴医生默默补充道:“傅先生,小糖糕的疫苗也要打了啊。”
      
      苏泽宁尖尖的耳朵竖起来听着两人的对话,在傅骁的安抚下,他内心的恐惧也渐渐散去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苏泽宁落寞的喵了一声。
      他已经不是那个每天都要吃很多药,打很多针的苏泽宁了啊。
      他并非不明事理的小猫咪,他也知道打疫苗,大芯片什么的是为了他好。而且他真的好讨厌铃铛声音啊,那种声音对小猫咪真的很刺耳,烦到他都不想动了,没想到傅骁竟然能够发现。
      只是轻轻一针的,不会很痛的,苏泽宁默默给自己打气。
      
      他站了起来,晃了晃小脑袋,从傅骁手心里,跳到了旁边吴医生提前放好的坐垫上,蹲在上面,仰起头朝两人喵喵叫着。
      
      吴医生松了口气,他当然不会以为小糖糕是听懂了傅总的话,他只是以为小糖糕刚刚在自己这个陌生人面前出现了应激反应,毕竟小猫咪都是胆小的生物,现在不过是在主人的安抚下恢复正常罢了。
      他将芯片装好到注射器里,这种芯片是最新的,只有几个毫米,皮下注射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却能够实时定位宠物的位置,在民用领域还没有普及,多用于军事领域,当然价格也非常好看。
      
      奶白色的小猫咪却又从坐垫上跳下来,叼着傅骁的裤子,将他拉到坐垫旁边。
      小白猫蹲在垫子前,伸出前爪朝傅骁拍了拍垫子。
      傅骁:……
      傅骁试探着将手放上去。
      
      小白猫愉悦的喵的叫了一声,然后将头趴在傅骁的手上。
      白色的小毛团还是有些紧张,身体微微的颤抖,宝石般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傅骁,粉粉的鼻子靠在傅骁的手上,呼吸间带出湿热的气息。
      傅骁略一迟疑伸出手如同哄小孩一般遮住了小糖糕的眼睛:“别怕。”
      吴医生不愧是技术熟练的兽医,趁着小糖糕还没有反应过来,两针就已经打完了。
      傅骁先松了口气朝吴医生道谢。
      
      吴医生笑眯眯的偷偷摸了小糖糕两下,心情愉悦摆手道:“没事,小糖糕很可爱啊,咦,小糖糕的肚子。”吴医生的声音忽然顿了顿,皱着眉头看了看小糖糕圆滚滚凸起的肚子。
      “怎么了?”傅骁心里一紧。
      打完针虚弱的躺平任摸苏泽宁也紧张起来,抬起小脑袋,宝石般的眼睛盯着吴医生。
      他怎么了?
      难道又生病了吗?
      吴医生认真的摸了摸,按了按,发现肚子软软的,并不是自己所想那般硬硬的,发觉自己猜错的吴医生尴尬的轻咳一声道:“小糖糕吃的有点多啊,小肚子都有了啊。”
      
      一阵尴尬的沉默。
      苏泽宁羞愤的捂住自己白白的肚皮,翻了个身,朝傅骁喵喵叫。
      怎么了?
      他一只猫多吃点怎么了?
      而且他毛这么长,都是虚胖,虚胖,知道吗?
      
      傅骁先是松了口气,片刻后反应过朝管家道:“怎么回事,我记得小糖糕每餐都是由人专门计算好的。”
      怎么会有小肚子了呢?
      管家斟酌着用词硬着头皮道:“可能有的时候我忍不住喂了点小零食。但我发誓每天最多一次。”
      话音刚落。
      旁边的转么负责照顾小糖糕的小女仆也弱弱的说:“我可能也偷偷喂了点,真的只有一点。”
      真的不怪她。
      要知道厨师那里几乎每天都要做两盘小鱼干,她只不过忍不住偷偷拿了一些而已。
      而且小糖糕真的可爱,软软的,萌萌的,一条小鱼干任摸,三条任抱。
      她只是一时没有把持住而已。
      对了,厨师为什么忽然开始做小鱼干。厨房特地从米其林请来的臭老头以前都不屑做这种小零食的。
      忽然意识到什么,小女仆眼睛猛地睁大,她抬头看看自己的同事,果然每一个都心虚的避开了她的眼睛,她一下子想明白那两盘叠得老高的小鱼干都到谁的肚子里了。
      
      苏泽宁无辜的喵了声。
      关猫什么事啊,你们喂我当然就吃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