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猫》西山鱼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21:52: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傅家小霸王诞生记3 ...

  •   傅明明伸出手想要摸摸小猫。她毕竟也是女孩子最喜欢这种可爱的毛绒绒的生物。
      而考虑到刚刚自己的所做所为,苏泽宁乖乖的给摸,还很自觉的蹭了蹭傅明明的手。
      傅明明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她掏出手机,给美貌的异瞳小白猫拍照,而苏泽宁也配合的摆出各种pose。
      这一届的铲屎官,真难伺候。
      傅明明自己吸猫吸了个过瘾还不够,还将小糖糕的美照传到自己微博上。她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游戏主播,微博粉丝也很多。
      小糖糕照片一发上去,就有老粉评论。
      “鸳鸯眼的小白猫,可爱,想吸。”
      “偷猫大队开始集结。”
      “抱起小白猫就是一个冲刺。”
      “主播有时间吸猫,没时间直播?主播大猪蹄子。”
      
      鸽了今天直播的傅明明心虚的退出微博,终于记起自己来的正事,朝管家问道:“张叔,表叔呢?”
      她今天鸽了直播来找表叔就是有些事的,她到的时候,表叔有公务要处理,所以她才先来找小糖糕玩。
      才不是因为想看看小糖糕呢。
      
      管家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没有说话。
      傅明明一下子就明白道:“封佳茗来了对吧?”
      能让表叔破例的只有封佳茗了。
      管家:“封小姐和少爷在书房谈事情。明明小姐留下来吃完饭?”  
      杀马特少女连忙摇头道:“封佳茗来找表叔,肯定又是有事要找表叔解决。我留下吃完饭等会肯定会碰到她,我和她不对盘,碰面肯定要吵架。”  
      傅明明知道短时间内要见到傅骁无望,试图拐带小猫出走被管家坚定拒绝之后,才依依不舍的和小猫告别离开。
      
      重获自由的苏泽宁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对故事中的女主封佳茗充满好奇,封佳茗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趁着管家不注意,苏泽宁偷偷溜到找到了书房,仰头看着紧闭的书房的门,他艰难的用小身子挤开了大门,钻了进去。
      
      书房简单的由黑白两色构成,一整面墙上都放满了各式书籍,这也难怪,傅骁本身也是国际名校的荣誉毕业生,身上有两个硕士学位。
      傅骁坐在白色极简的书桌边随意的翻着手中的一份合同。
      穿着白色长裙的优雅女性端坐在另一边,女性有着一头及腰的黑发,精致的五官,清新脱俗,白皙的脖颈修长如同天鹅,姿态高贵优雅,即使此刻有些拘束和紧张也不减她的美丽。
      不愧是被誉为灵魂歌姬的封佳茗。
      任谁都要夸两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苏泽宁却觉得封佳茗不适合傅骁。
      封佳茗总是觉得傅骁太过狠辣,冷酷无情。但傅骁本是生长在黑暗之中的人,见惯人性险恶的他,怎么会温情脉脉?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给过傅骁温情的机会。
      
       
      白色的小猫径直向两人走去,封佳茗和傅骁当然注意到了溜进来的小猫,但封佳茗显然没有心思去想这只突然出现的小白猫,她满心都在想着自己找傅骁的事。
      她见傅骁看着合同许久没有给她答复,急迫道:“怎么样?我叔叔的项目缺少资金,没有办法才想请你帮忙。我叔叔说一旦有资金注入,项目重启的话一定能够成功的。”
      傅骁所掌握的星辰集团,掌握着本国最大的电影发行制作公司,唱片制作公司,全国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电视台,以及各种纸媒和新兴媒体,手下经纪公司艺人无数。
      而傅骁就是这个传媒集团的掌门人,星辰集团在他手上势不可挡的态势发展,前不久还完成了对最大对手辰潇集团的并购。
      他就是A国传媒界当值无愧的王。
      只要他点点头,她叔叔的问题一定能够迎面而解。
      
      傅骁不可置否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只是翻着合同。
      苏泽宁清晰知道自己的衣食父母是谁,亲密值靠谁。白色的小团子走到傅骁的裤脚边,自信矫健的向上一跃。
      但姿势很对,效果很差。
      他很丢脸的只堪堪跳到傅骁小腿。
      好在他的爪子勾住了傅骁的裤子。
      昂贵的手工定制的西装裤就在苏泽宁的爪子下肉眼可见的拉出丝报废。
      苏泽宁两只后爪狼狈的在半空中晃荡,顾不上许多,苏泽宁仰起头朝傅骁喵喵叫着。
      快来救我啊。
      
      傅骁将小糖糕这个黏人的小东西拎到了自己的大腿上,才合上合同朝封佳茗道:“你确定你要我帮你的叔叔?”
      封佳茗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但想到叔叔这些年对自己的照顾,坚定点头:“是的。”
      傅骁摸了摸怀里的小糖糕,小糖糕两只爪子不自觉的在他的大腿上踩来踩去,轻轻的,软软的。小东西对他不加掩饰的喜欢和偏爱很大程度取悦了傅骁。
      傅骁难得的发了发善心朝封佳茗道:“你叔叔在商业上并没有什么天赋与才能,哪怕这一次度过了难关,下一次他还是会遇到其他的问题,而问题往往只会越来越大。这一次失败不过是这个项目没了,下一次可能连封家都要没了。”
      “或者这么说——你叔叔并不适合在商场。”
      “不——”封佳茗站起,脸涨得通红,羞辱一般道:“我叔叔这一次只是识人不清。”
      
      傅骁将小糖糕托在手掌上,小糖糕湛蓝带着点棕黄的杏仁眼抬起头望着他,喵嗷,喵嗷的叫着,傅骁满意的抚摸小糖糕的脊背,抬起头看着封佳茗别有意味的重复:“只是这一次?”
      封佳茗语结,她知道傅骁一直看不上封家的人,或者说傅骁骄傲自负的性格,他看不上任何人,但是这一次傅骁语气中的嘲讽,让她骄傲的自尊再也不能忍受。
      每一次都是这个样子,每一次踏进这个书房,她都觉得自己的尊严在受煎熬,这个屋子的存在,就是对她人格的嘲讽,对她能力否认。
      这个地方时时刻刻提醒她自己,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什么。
      也许十年前她根本不该和傅骁做那个交易。
      她原本曾经也想过,好好了解傅骁,直到又一次她亲眼看见傅骁的对手被傅骁赶尽杀绝之后,绝望的从大厦顶楼一跃而下。
      那个原本还会会对她言笑晏晏的世叔,在她的眼前变为一滩烂泥,她才清晰的认识到她和傅骁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永远不可能真心接纳傅骁。
      傅骁这种冷酷无情,眼中只有利益的人,怎么会大发善心?她何必来这里自取其辱?
      封佳茗站起来,拿起傅骁放在放在书桌上的合同就要离开。
      
      傅骁忽然出声:“这一次我同意注资,但是我有条件,如果项目还是不能达到预期的话,这个项目就归我,怎么样?”
      封佳茗一愣,不知为何傅骁改变主意,但想到叔叔当前窘迫的境地将要有转圜,封佳茗也顾不上许多,她一心以为只要有资金注入,她叔叔的项目就会成功,喜上眉梢道:“好。”
      
      封佳茗得偿所愿带着合同离开,走到门口时。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管家问道:“晚饭已经快准备好了,封小姐要留下来吃完饭吗?”
      往日管家是不会这么不识趣的问封佳茗会不会留下来的。
      只是今天的日子确实有些特殊。
      每年的今天,骁少爷心情都很差,所以他才抱着一丝希望询问封佳茗。
      “不用了。”封佳茗想也没想就拒绝,拒绝之后发觉似乎有些太强硬,她尴尬解释道,“晚上还有工作。”
      管家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声音却冷了下来:“真是可惜,我特地让今天厨房准备了封小姐的喜欢的菜色。最近少爷总是一个人吃晚饭,本来以为今天封小姐能够留下来呢。”
      封佳茗不自在的笑笑道:“工作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其实她今晚的工作根本就不重要,无足轻重,她只是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封佳茗总觉得管家眼神中似乎看透了一切,她不由得有些心虚。
      “那是自然,工作为重。”管家嘴角扯出一个笑容说道。
      封佳茗松了口气,她总觉傅骁这栋房子就像一个完美冰冷冷不带任何温情虚假外壳,每个人都挂着得体不会出错的微笑,特别是这个管家,每一次来她都无所适从。
      她潜意识总是拒绝在这里多待哪怕一秒。
      
      外面准备送她司机已经在管家的吩咐下等在门外。
      正当他准备上车时,管家忽然出声:“封小姐。”
      封佳茗心里一惊:“怎么了?”
      “封小姐,过几天L公司就会将最新的礼服送过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过来试一下。”管家恭敬说道。
      像傅家这种家庭,所有大牌的最新款都会由专门的人送过来任他们挑选。
      封佳茗发现傅家能够看到的款式和质量远远比她自己去商场或者合作商那里看到的时候更多时,她出席各大活动的礼服几乎都是从傅家选的。
      这么多年早已形成习惯,她不以为意,只是想到即将要参加的颁奖典礼,又要应付的形形色色的人,她心中烦躁的点点头。
      管家眼角讥诮的笑容一闪而过。
      
      苏泽宁倒是觉得傅骁说的很有道理,如果封佳茗的叔叔真的不适合从商,傅骁帮他只是会害了他,就像一只羊在狮子的帮助下进入了狮子的世界,但羊终究是羊,迟早有一天会被其他狮子吞吃入腹。
      但是这些和他这只小猫咪有什么关系呢?
      他从傅骁大腿上站了起来,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用小爪子试图去扒书桌的边沿,动作时带起的铃铛声让苏泽宁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声音好讨厌哦。
      用爪子在脖子上扒拉了两下,但是没有任何用途。
      “小糖糕。”傅骁第一次叫出了这个名字。
      云朵一般的小猫一边挠着项链,一边抬起头看着傅骁。
      铲屎官,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傅骁动作一顿,然后抓住小糖糕按在猫项链上的爪子,捏在手心把弄:“项链是你爷爷特地给你准备的,里面有定位,怕你走丢,别去挠。”
      那好吧。
      苏泽宁勉为其难接受了这一点,和烦猫的项链共存。
      
      门外,已经有人再叫小糖糕了。
      大概是有人在找他。
      苏泽宁想要威风的从傅骁膝盖上一跃而下,但是很不幸摔了个狗吃屎。
      好在地面铺了柔暖的地毯,再加上小猫被喂得很好,肉肉的,摔得并不痛。
      灰溜溜的从地毯上爬起来,小猫左右看了眼,准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离开。
      好在微微长了一点的亲密值微微安慰到了他,似乎和傅骁近距离的在一起,亲密值就会涨得很快。
      
      “小糖糕。”傅骁忽然出声。
      苏泽宁扭过头看着傅骁。
      有什么事吗?铲屎官。
      傅骁若有所思道:“你能听得懂自己的名字啊。”
      苏泽宁无辜的歪头,喵喵的叫着,但同手同脚,僵硬快速离开的步伐已经出卖了他。
      傅骁好笑的摇头。
      他没有养过猫,但是小糖糕似乎太聪明了一点?
      
      管家终于找到书房,看见小糖糕,明显松了口气。管家抱着小糖糕,朝傅骁请示:“小糖糕住在哪里,傅总?”
      傅骁想了想道:“别墅隔壁有间房子还是空着的吧,小糖糕东西那么多,就住隔壁吧。”
      苏泽宁不敢置信的瞪着傅骁,立刻从管家身上蹿出来,站在管家肩膀上喵喵喵的控诉。
      什么?
      我给辛辛苦苦对你卖了那么久的萌,你就这样对我?
      住隔壁?
      你的良心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