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帝》狂上加狂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09:36: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若是她所处的环境真的像《养帝》剧本里的剧情一般。那么她所处的是一个架空仿宋,叫做大秦的时代,这里是地处偏北的凤城。
      
      母亲胡氏原本是戏班里的小伶,后来被班主以五十两银子,卖给了当地大户人家莫家二爷莫致闻,成了他的外室。
      
      莫二爷背着家里的正妻,偷养了年轻貌美的戏子外室后,没几日的功夫,就被他的老子,莫家老太爷莫龚成发现了。
      
      这下子,莫致闻的油光大脸算是塞入马蜂窝里。
      
      要知道莫家早年漠北江南,遍地经商,可是近几年家中子弟出了几位秀才之后,便脱了些铜臭之气,立意走一走书香门第的路线。
      
      莫老太爷的嫡长子莫致观最争气,虽然只是五甲同进士出身,但是莫老爷上下疏通了门路后,在里凤城不远的卧马县做了县令。
      
      这下子,莫大爷狂喜之余,愈加看中莫家的脸面。处处以朝之肱骨重臣的家风严于律己。更是修缮祠堂,请城中名士润笔写序,重新编撰了莫家的家谱。
      
      以待几世之后,莫家子弟人才辈出时,可以齐齐跪在祠堂里,追本溯源,缅怀莫老太爷莫龚成整治家业的功绩。
      
      可没想到大儿子刚刚挣回的脸面,转脸的功夫,就被自己的二儿子莫致闻败个精光。
      
      养戏子外室,简直是下三滥的纨绔才会做的荒唐事!
      
      就算要纳妾,那么多清白人家的女子不纳,却收了个抛头露面,迎来送往的戏子!
      
      家里的老二这是不拿他大哥的官声当回事,要生生毁了他们莫家的百年规划啊!
      
      于是刚刚打磨成形,上了清漆,供奉在祠堂里的戒仗算是开了荤,被早年习武的莫老太爷甩得是呼呼作响,打得莫致闻是鬼哭狼嚎,后背抽得是血肉一片。更直言,若是再养外室,就将他丢出莫家,一文钱都不给,任凭他自生自灭。
      
      从此之后,那外室的小院,他是再不敢踏入半步。
      
      依着莫老太爷的意思,那胡氏就是个勾搭良家子弟的狐媚,打断了自己二儿子的色心后,叫人牙子将她远远发卖了就是了。
      
      可是没想到胡氏已经大肚八月,眼看着临盆在即了。
      
      莫老夫人是个信佛的,不同意老太爷太损阴德,加之二儿媳妇康氏入门多年,只生了两个女孩。若是胡氏生下男孩,虽然是个庶子,却不能不要,是以准备去母留子,将孩子抱回来便是了。
      
      可谁承想胡氏生的却也是个女孩。而康氏又是寻死觅活,整日哭闹,坚决不肯加那女婴抱来替丈夫养个戏子生的孩子。
      
      这样一来,太夫人也不好越过二儿媳,抱回一个惹事的根子。
      
      莫老夫人派了身边的婆子去瞧过胡氏,知道她倒不是个有心眼生事的,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就此罢了,不过每个月给那母子二人拨些散碎银子,让胡氏养大那孩子,待得女孩长大了,寻个本分人家嫁了便是。
      
      至此以后,胡氏与女儿莫笑娘便成了阴沟里的鼠儿,就此苟且度日,囫囵着过活罢。
      
      可没曾想,那莫家大爷的官运亨通,一路升迁去靠近秦淮的淮山任了知府,为人至孝的莫大爷干脆举家南迁,带着父母一同前往。
      
      没有分家的莫二爷便也随同着一起搬迁了。
      
      可是胡氏母女这见不得光的却被独留了下来,天长日久,也不知那莫家是怎么交代的,竟然断了娘俩的月历花销。
      
      原本服侍胡氏的婆子,也因为少了钱银自然是撒手不干了,徒留下母女二人艰难度日。
      
      胡氏无以为生,差一点就要再投靠戏班卖唱去了,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原是富户千金,怎么能跟自己一起抛头露面?于是便拿出莫二爷早年给的首饰典当,又接了些邻里街坊商户的浆洗针线伙活计勉强维持过活。
      
      可是这么勉强维持了一年,眼看着首饰见底儿。胡氏想要典卖她们的小院子,又手无地契,只能托人写信给远在淮山的莫家,希望他们能接济她们母女一二。
      
      胡氏对于莫家的回信是满怀期望,可是吴笑笑刚刚看过这不知哪个狗娘写的剧本,自然知道她寄出的信不过石沉大海。
      
      远在淮山的莫家临行时,已经嘱咐了留守老宅的管事给她们娘俩按月发钱,可是却被莫二爷的正室康氏暗中另一番嘱咐,截留下了钱银。
      
      二夫人康氏是这么打算的:那外室孤儿寡母,没有钱银傍身,自然没法寻去淮山诉苦,时日久了,胡氏自然熬度不住,一个戏子出身的贱女人,若是开门迎来送往成了暗娼也不足为奇。
      
      到时候,这烂透了的母女俩变成了莫家的奇耻大辱,就算胡氏跑到莫二爷的面前哭诉,也不过是脏了莫家的石板地罢了。
      
      其实,按照剧本的剧情发展,康氏的歹毒打算倒是一一应验了。
      
      因为女儿发高烧人事不省,胡氏爱女心切,又事出紧急计无可施,拍打街坊的房门借钱,却要不到,遭遇了一个主动上门泼皮汉子的无礼要求,急得没有主意的胡氏,答允街中的泼皮汉子进来,舍了清白含泪逢迎,换得了些许看病买药的救命钱。
      
      只是因为吴笑笑穿越到了莫笑娘身上的缘故,那场高烧只烧了半宿便偃旗息鼓,胡氏算是暂时保住了清白,没有开门迎客。
      
      理顺了自己身处的时间节点,成为莫笑娘的吴笑笑觉得很绝望。
      
      她倒不是鄙视胡氏以前的职业,毕竟她现实里的职业依照现在的观点看,也不过是戏班的班主,没有什么可自豪的。
      
      可是想到自己现在母亲马上要跨行成为性工作者,她可真是有些无福消受。
      
      作为原剧本中的大反派女配,为了让黑化变得合理,必须有足够凄厉的身世支持,是以作者对于莫笑娘的凄惨身世写得毫不手软。
      
      莫笑娘原本该是富户千金,却因为母亲的缘故而堕入泥潭,在十六岁时,更是被母亲的恩客玷污,从此黑化,以报复当年坑害了她们母女的莫家人为己任。
      
      而男主身为莫家收养的义子,收到了莫家人从上到下的厚待,更是叫莫笑娘羡慕嫉妒恨得忍无可忍。
      
      于是她与男主的梁子也越来越大,到了最后,莫笑娘成为男主死对头的爱妾,兴风作浪,迫害了男主八个老婆里的三个。
      
      最后,恶女人下场凄惨,被护女主们心切的男主捅成筛子后,斩头祭旗,尸身喂狗……
      
      哦,忘了说,女配临死前还幡然悔悟,发现自己这么执着迫害男主,是因为爱而不得,临死前的表白加诅咒,很有表演张力。
      
      而男主就是男版玛丽苏,是个母的都爱他。
      
      若是能现在就回到现实里,吴笑笑第一件事便要一把火烧了那男权主义盛行,癫狂错乱的剧本。
      
      狗屁的彰显荷尔蒙!难道人人都能当左拥右抱的韦小宝吗?
      
      最主要的是,男主那么多环肥燕瘦的女主,就业前景甚好,为何偏让她穿成了那个倒霉碎催的恶毒女配?
      
      虽然前路凄风惨雨,但事已至此,如今的莫笑娘觉得既然如此,只能尽力改变剧情,让自己好受些。
      
      这首要的第一点便是,让胡氏尽早绝了奢望莫家的希望,同时阻止她跨行转业成为性工作者。
      
      穷苦人家万事哀,若是要改变她们母女俩太过凄惨的命运,首先便要弄到养家糊口的钱银。
      
      可现在这小小身躯里虽然居住着一位现代女性,可是身处在这两眼一摸黑的古代也略有些无计可施。
      
      在又喝了几顿稀粥,眼看着粟米越来越少时,吴笑笑再也忍耐不住,放下碗筷,语重心长地问胡氏可有想过改嫁过活。
      
      因为吴笑笑穿入莫笑娘的身体里后,一直秉承着多喝粥少说话,注意观察的原则,胡氏也只当她是生病以后,身体不爽利,精神也萎靡不振罢了。
      
      没想到蔫了几日的女儿不开口则已,一开口语出惊人!
      
      饶是她性格绵软,也忍不住放下碗筷道:“胡说些个什么!你父亲尚在,我何来改嫁一说?”
      
      莫笑娘倒是耐着性子替胡氏梳理了一下她们目前的窘境:“我那父亲如今也不能认你,原先倒是能给些钱银度日,可现在莫家举家搬迁,却没有交代料理好我们母女的营生,很明显是不想再管我们。你跟他一无父母之命,二无媒妁之约,不过就是钱银的买卖。如今钱银不在,还有几分情分在?”
      
      莫笑娘的性子从小就是刁钻刻薄,她听了街坊的闲言碎语,知道因为自己是戏子女儿的缘故,才不得进莫家大门。为此莫笑娘没少埋怨母亲,动不动就使小性子耍脾气。
      
      胡氏立不起为母者的威严,倒是娇惯得莫笑娘的性子越发不成样子。
      
      胡氏虽然老早习惯了女儿的牙尖嘴利,原以为这次病了后,女儿是长大懂事了,才变得话少顺和。现在看,女儿竟然还是没有变,被捅破了遮羞窗纸的话叫她难堪不已,眼里迅速蓄满了泪水:“连你也看不起为娘……我……我还活个什么劲儿?”
      
      吴笑笑手下各色脾性的艺人众多,听话的少,总折腾幺蛾子的多,像这等洗脑劝服人的工作倒是驾轻就熟。
      
      她也不是要奚落胡氏,一顿狠话打碎了胡氏的心理遮掩后,便也放下碗筷,走到了胡氏身边,挽着她的手,语重心长道:“娘,无论你怎样,都是我的亲娘,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家徒四壁,再无可以维持生计的细软,莫家又说不得什么时候,将我们哄撵出这院子。我现在还好,可若真是哪一天病重,急需郎中救命,你手里无钱,那时怎么办?难道要偷开房门挑了红灯招人不成?”

  • 作者有话要说:  笑笑:不但是个穷坑,还是悲催的毒坑~~偶要回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