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帝》狂上加狂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16 16:07: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吴笑笑不动声色地微微开启了车窗,让味道慢慢外溢,然后启动车子,一脚油门开着跑车驶出了大厦车库。
      
      “说罢,找我有什么事情?”吴笑笑一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一边问道。
      
      申远伸出长指,拨弄了一下吴笑笑仪表盘上方挂着的小玩偶,然后漫不经心地问:“你和曾凡的离婚手续办完了吗?”
      
      吴笑笑半张樱唇,挑着眉侧脸看了一下身边那位万年一遇的极品影帝男神,觉得他应该不至于接了狗仔队的单子,前来探听她的八卦虚实。
      
      可是这种分不清自己亲疏位置的语气,着实叫人生厌,就算是吴笑笑这种混迹交际场多年的老油条,都有些觉得发腻,于是干脆省了几分虚假的客套,毫不客气地会问道:“这是我个人私事,恐怕与申先生无关吧!”
      
      这几年,关于申远身家背景的传闻影影绰绰,有人说他背景深厚,不可探知。
      
      还有人说他被金主富婆包养。总之他是演艺圈的一股清流,从来不会太过卖力地在娱乐圈里挣扎拼抢,过着神隐一般的神仙日子。
      
      不过深谙娱乐圈之道的吴笑笑觉得,圈子里哪有什么白莲花,小青草?
      
      申远跟曾凡一般的年岁,当年也不见他显露自己的什么背景,可以后的机遇却远在曾凡之上。
      依着吴笑笑看,他大约是传闻中的后者,而且背后的助力不小。
      
      当年曾凡眼光独到,看出吴笑笑这个要求甚高,迟迟不婚的富家千金看似精明,其实感情上懵懂傻气,于是立意讨好追求,换来了她这个卖力捧红他的金主,外加苦力经纪老婆。
      
      从此曾凡少走了许多的弯路,不必沾染污泥,一炮而红。
      
      而申远背后,不知又有多少的知心富豪老姐姐干哥哥的一力扶持,让他青云直上呢?
      
      现在的吴笑笑,看见比自己小的软饭男人就觉得够够的,更何况是一向与她交恶的申远?
      
      申远倒是习惯了吴笑笑私下里的对他恶劣的语气,也许是吴笑笑最近悲惨的经历取悦了他,竟然难得没有变脸。
      
      他依旧态度甚好道:“你的婚姻状况自然是关我的事,如果你们的婚姻还存续的话,我就不好往贵公司注入资金了,毕竟你们的婚内财产没有交割清楚的话,我岂不是白白替曾凡做了嫁衣……”
      
      这下吴笑笑更加诧异了。若是申远的话是真的,他岂不是要雪中送炭,帮助吴笑笑走出关于资金短缺的困境?
      
      吴笑笑觉得这天大的馅饼砸得太猛,让人头晕目眩,便警觉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父亲欠下的可是数十亿的资金,不是你能填补的窟窿。”
      
      申远却并没有被她话里的天文数字吓到,只淡淡道:“那些都好说……你跟曾凡离婚了没有?”
      
      吴笑笑倒不是觉得这些对于他这个少数知道当年内情的人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道:“还没有……我……”
      
      申远皱眉打断了她未尽的话:“都闹成这样还不离,你是有多缺男人?遇到个破烂就被你当成宝儿!”
      
      这种恶劣的语气倒是吴笑笑熟知的毒嘴申远。
      
      想到他最近几次与自己见面的态度,吴笑笑只想冷笑。
      
      这申远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报复心,为人愈加的荒唐。
      
      上次在私人会所相遇时,他许是喝多了酒,错把自己当成了带来的女伴,甚至在阴暗的角落里抱住了自己,差点就吻上了她的唇。
      
      男人嘛,都有些类似低等动物的征服欲,也许在申远看来,将她这个前老板彻底睡服才能一雪当年之耻。现在,她居然使出了拿天价的资金来诱骗自己的伎俩!还真当她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吗?
      
      现在看他这么咄咄逼人,吴笑笑决心戳破他的龌蹉心思,特意放柔声音道:“怎么办?在我眼里,破烂都比你强!申先生放心,我吴笑笑这辈子嫁不出去,都不会祸害您申大影帝的,所以我的事情,还请您别跟着操心了!”
      
      她觉得自己今天接见的极品已经达到了数量上限,先是曾凡跟白小三,接下来是这个不知所谓的申影帝,人生苦短,何必与恶人为伴?
      
      于是方向盘一转,她朝着路边驶去,准备在路边停车,将身边这位万年影帝一脚踹下车去。
      
      可惜申影帝并没有自己招人厌的自觉,许是吴笑笑嫌弃的语气激得他心中一股积蓄多年的恶气压抑不住,继续毒舌道:“你看似精明,其实自己的事情什么都看不透,当年若不是仗着几分聪明,还有你老爸的财力,在这娱乐圈子里,估计被啃得渣滓都不剩……曾凡那种人渣也只有你才当宝,现在还不肯离,真是白白活了这么大的年岁!就是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也是把握不住,再丢人现眼一把。现在吴家破产了也是好事!就该把你丢在穷窝里,好好认清一下现实……”
      
      吴笑笑被气得不轻,有心驳斥,却突然发现脚下的刹车不听使唤。随着吴笑笑的一声惊叫,刹车突然失灵的跑车,如同失控的猛兽,迅速翻滚到了马路中岛之上……
      
      在一片残破的玻璃中,公事包里甩出的剧本《养帝》被逐渐弥漫开的鲜血染红,躺在剧本旁边的,还有一块残破的被摔成几瓣的墨玉,发着诡异的亮光……
      
      翌日,各大网站娱乐头条都是金牌经纪人吴笑笑遭遇车祸,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与她同车的竟然是影帝申远,二人为何同在一车,值得深追……
      
      与此同时,关于曾凡的黑料如同油井钻透一般,井喷而出。
      
      从他早年凭借老婆翻身,到吴笑笑因为他不想早早要孩子,而堕胎损伤子宫的隐情,再到曾凡与白绮语婚内偷情的照片,隔三差五被扔甩出来,使得舆论哗然,大呼真相翻转。
      
      曾凡的新经纪人显然没有吴笑笑四两拨千斤,率领千万水军扭转明星人设的功力,面对突如其来的公关危机,应接不暇,顾此失彼。
      
      甚至,还传出是吴笑笑故意车祸装病,陷害曾凡,洗白自己的通告。
      
      很快,吴笑笑的主治医生受了病人家属的委托,接受了记者采访。
      
      他宣布,病人吴小姐神经中枢的高级部位大脑皮质功能丧失,也就是说下半辈子都有可能是植物人了,烦请网络上的闲杂人士,留有口德,不要再来烦扰病人的家属……
      
      这次,网络再次掀起了暴力的浪潮,不过没有人说吴笑笑刻意放料抹黑曾凡了,对于被渣男利用得彻底的她只有迟来的无限同情。
      
      无数曾凡的粉丝,自发地粉转路人,粉转黑,而关于曾凡更为远古的黑料,继续如井喷般爆发……
      
      吴笑笑是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
      
      在车倾翻的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可是浑身酸痛地再睁开眼时,看着自己躺在一张陈旧的木床上,又看看四周昏暗的屋室摆设,便忍不住有些神情恍惚,只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在医院中。
      
      “笑娘,你可算是醒了!若是你再高烧不醒,为娘就只能……只能……天可怜见……”随着一声悲切的声音,一个面色憔悴的妇人出现在了吴笑笑的眼前。
      
      刚刚醒来的吴笑笑,差点被这妇人惊吓着了。虽然她看上去有些蓬头垢面,可是眉眼依稀就是她的妈妈——吴太太胡女士。
      
      可是她的妈妈可是位精于保养的贵妇人,整日里海蓝之谜敷面,燕窝胶原蛋白炖汤滋补。哪里会像眼前这位一般不修边幅,满身的补丁?
      
      而且她穿的是什么?难道胡女士也赶时髦穿起了汉服?
      
      “妈……你怎么成了……”吴笑笑嘶哑着嗓子刚说完几个字,又愣住了。
      
      虽然声音嘶哑,可是她分明听出自己发出的声音是十一二岁孩子充满童稚的声音。
      
      她愣愣地看着自己伸出的手,虽然肤色白皙,却骨瘦如柴,小了好几圈,分明是孩童的手。
      
      吴笑笑忍不住一骨碌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屋室门外,正好在一口水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正瞪着杏核大眼愣愣地看着她……
      
      要不是自己身形变小,容貌改变,吴笑笑真以为自己是被大型真人秀恶搞了呢!
      
      事实证明,人的适应能力甚是惊人。吴笑笑作为经纪人,曾经看过无数穿越剧本,这几天的经历也让她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她穿越了,穿越到了她刚刚看完的剧本《养帝》里了。
      
      而且似乎车祸时,申远的毒嘴应验,她好死不死地穿越到了穷窝窝里来。
      
      那剧本里有一干环肥燕瘦的女主,可吴笑笑却偏偏穿越成了那个恶毒到了极致的女配莫笑娘。
      
      这位莫笑娘堪比金庸笔下李莫愁,是男主升级打怪路上的万年绊脚石。
      
      当然,最后少不了女魔头被男主手撕的戏码,她的下场凄惨得无以言表。
      
      吴笑笑好不容易弄清了自己的身份后,想到这位莫笑娘以后凄惨的下场,立刻想要奔出柴门,想寻一寻过往的牛车,看看能不能再撞死回去。
      
      可是几次尝试撞墙之后,她疼得眼泪直流,自觉缺少自残的勇气,也打消了死回去的心思。
      
      她还记得之前的记忆,车子刹车失灵,被撞得翻飞而起,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已经死了,才会来到这里。
      
      几次入夜梦里,还有声音不断地对她说:“好好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
      
      虽然是梦中之言,却也在理。
      
      她经历的这一切太过诡异,无从解释,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先好好的活下去再说了。而且……眼前这陌生的世界,竟然让她有种钻入了蜗牛壳一般暂时的轻松。
      
      最起码此时,她还是个十二岁的女娃娃,不必遭遇中年危机,处理家族破产巨额欠款,还有与丈夫婚变的一地鸡毛。
      
      只是……莫言笑看看破旧炕桌上的一碗颜色灰暗的粥食,实在是没有勇气把这猪食一般的粘稠物往嘴里倒。
      
      可饶是这样,她现在的母亲,在剧本里同样姓胡的胡氏,却依然殷勤地劝着她食。
      
      “这是娘今天上山采摘的野菜和菌子,最是新鲜,笑娘你多吃些,好好将养身子。”
      
      吴笑笑,也就是现在的莫笑娘看了看娘亲的碗,又看了看自己的,便发现自己的胡氏的碗里汤水居多,而自己的碗里则多了一把稀薄煮烂的粟米。
      
      虽然时空错乱,身份颠转,可殷切的母爱却不容错视。看着胡氏殷切的目光,她到底倒是慢慢地端起了碗,吞下了煮得稀烂的糜粥。
      

  • 作者有话要说:  喵~~穿了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