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帝》狂上加狂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7 21:16: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在多年老友面前,吴笑笑无需隐瞒什么,她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明艳的五官终于露出些许的颓唐。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强悍,游走在都市丛林里,也是游刃有余。
      
      事实证明,她太过乐观盲目。
      
      爱情与事业,都曾让她引以为傲,可不知什么时候被她经营得一塌糊涂。
      
      旗下艺人众多,而造成她这个大boss无法对丈夫照顾得面面俱到。她的忙碌,让自己无法像早年那般,时时与他形影不离,一切行程都交给了手下的其他经纪人与助力打理,由此造成了与曾凡的聚少离多。
      她总以为,她的付出与牺牲,他都知道。可是越是鲜活的爱情,保质期愈加短促。
      
      而白绮语这个来公司不到一年的小助理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富家千金,更是对曾凡痴迷多年。
      
      结果当白绮语近身照顾曾凡一年后,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干柴烈火了。
      
      而让这个早就脆弱不堪的婚姻走向失败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吴笑笑父亲吴森心脏病骤发离世。
      
      行商多年的吴森因为地产陷入低迷,资金链断裂,在多地同时兴建大型娱乐商场的后果是欠下银行高达数十亿的贷款。
      
      吴笑笑一下子从豪门富二代的身份,变成黑心地产商千金。父亲公司里的员工经常聚众来到她的公司门前拉条幅追讨薪酬。而各地的建筑工程队因为一直是垫款操作,如今也纷纷前来追讨工程款。
      
      一时间,经常粉丝云集的经纪公司前,经常是成群结队的各色人等大呼小叫,叫骂声不绝。
      
      曾凡选在这个节点跟她提出离婚,并且先发制人,道出隐婚多年的事情,又参杂了些引导舆论的悲惨剧情,的确催人泪下,聪明到了极点。
      
      他虽然扬言要净身出户,将家产留给吴笑笑,可是这种尽显男人味的慷慨却换来了舆论的同情,让他的圣男人设坚固,人气高涨。
      
      只要人气还在,赚回家产也不过是接上几个广告代言的事情而已。
      
      而与之相反,如果他还与吴笑笑绑在一起,那么赚取再多的代言费,也不够填补吴笑笑的父亲留下的巨债,搞不好,还要被吴家这艘马上沉没的大船拉入激流漩涡中,再难翻身。
      
      可是……他也太会经营算计了吧?
      
      竟然早早在半年前,曾凡就跟吴笑笑在私下里提出想要休息一下,让她把他手头的代言与通告转给她旗下的新人。
      
      夫妻私下里的话,别人如何知道?他也从未在人前流露出想要休息的意思。这便造成了吴笑笑要拿捏曾凡,故意断他资源,冷藏他的假象。
      
      如今,万事俱备,曾凡找到了白绮语这个新的靠山,来势汹汹向她这个旧人发起猛攻,打算在五年的婚姻里全身而退。
      
      而她似乎除了乖乖签下离婚协议,别无其它退路可言。
      
      要知道她是个经纪人,若是此时放出任何关于曾凡的黑料,都是想要公私不分,抹黑前夫洗白自己,只怕到时候舆论的浪潮更加汹涌。
      
      那么在其它艺人看来,这么可怕的经纪人,谁还敢把自己的演艺生涯依托在吴笑笑的手中?
      
      而吴笑笑的事业一旦坍塌,陷入泥沼的吴家更要雪上加霜,毫无斡旋余地。
      
      现实逼人,三十四的年纪就算婚姻失败,也容不得她像二十岁的女生那般,失恋后饮酒买醉,全情悲伤。
      
      若是有时间悲伤,她也是要用来伤感自己心脏病突发的爸爸,他那么爱她,总是竭尽全力给她最好的,可是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却什么也不能替他做。
      
      摸了摸脖子上那块圆润的墨玉,那是在她六岁的时候,爸爸在靠近缅甸的一座老庙里求得的,据说有通灵生死的神运。
      
      吴笑笑当然不会信那些个糊弄游客的玄学之说,她如今总戴着这块玉,只当做这是爸爸留给她的念想。
      
      此时的她唯有继续工作,处理着公司与生活上纷飞的鸡毛,继续负重前行。
      
      而那些伤感,就算在好友面前,也不必像祥林嫂一般反复悲吟,哭天喊地。
      
      于是她努力克制住心内的郁结,扬了扬手里的厚重剧本,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道:“这个叫《养帝》的剧本是你敲定拍板的?这么种马后宫的戏码能吃得开吗?”
      
      沈越知道吴笑笑有心转移话题,不过只能善解人意地不再戳穿她的痛楚,转而说到公事:“这个剧本可是我先前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原著是大型文学网站知名ip,虽然种马后宫烂俗剧情,但是读者现在就喜好这口,剧情够爽,人气非常高。你先前不是想要给曾凡……转型吗?我这么争取来着这么个冷硬腹黑的角色……”
      
      吴笑笑翻了翻剧本,她这几天匆忙看了看原著,其实剧本跟原著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的确很适合搬到荧光上来,只可惜曾凡已经转投其它公司,这个剧本注定是要换角了,可是她名下的男艺人里,适合这种略带沧桑万人迷的男主人选本就不多,万一角色带入失败,ip名头越大对艺人的反噬越厉害,的确是叫人挠头。
      
      也许是知道吴笑笑的疑虑,沈越突然来了精神,压低声音开口道:“你猜,最近有哪位影帝级别的大神跟我接触,有意签约我们公司?”
      
      吴笑笑挑挑眉,想不出圈子里有哪位神仙,敢在这个节骨眼,往她这个破产女色魔的泥坑里跳。
      
      沈越压抑不住喜色,开口道:“是影帝申远!你看你还不算倒霉,打瞌睡有人递枕头,《养帝》里的男主,正适合申远呢!
      
      吴笑笑这下真有些诧异了。
      
      说起来,申远的段位可是远远在曾凡之上。
      
      这位年轻的影帝一早就脱离了小荧屏,专注于欧美大制作的电影,更是许多电影节的评委常客。
      
      虽然申远偶尔会接一些一线顶级奢侈品牌的广告,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不屑于走曾凡这种靠流量曝光来维持热度的路线。
      
      是以,沈越说申远愿意自降身价,前来屈居她们这种主要经营流量明星的经济公司,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最重要的是,吴笑笑与申远说起来还算是旧识。
      
      当年吴笑笑在父亲的资助下成立经纪公司。申远与曾凡都是她首次签约的艺人。
      
      只是当年吴笑笑私下里与曾凡堕入爱河,在公事上难免偏颇,冷落了申远。加之申远性格古怪,难以与人相融,与曾凡性格的温顺随和形成鲜明反差。
      
      几次公事上的摩擦后,让吴笑笑愈加讨厌申远,他这个当年的新人在公司里自然也不会得到什么优待。
      
      后来,申远一年的合约到期,转投他家,因为自身演技过硬,被名导赏识,出演了一部全球票房火爆的黑马小成本电影,从此一炮走红,青云直上,一路神格不断加持,早就不是她这等凡人能接触的了。
      
      现在申远有意回到她这间风雨飘摇中的经纪公司?
      
      这位影帝是准备当普度苍生的救命神佛?还是拿她这个将要失婚的倒霉姐姐开涮?
      
      吴笑笑细细一琢磨,觉得应该是后者。毕竟她在这几年里,偶尔那么几次与申远的接触都不甚愉快。
      
      申远的小肚鸡肠与毒舌屡屡刷新了她对男人恶毒底线的认知——当然,她对男人这种生物的认知,原本就算得上浅薄。
      
      她隐婚五年的丈夫最近又极速地让她认知到自己在感情生活方面对辨识渣男的无知程度。
      
      是以对于申远伸过来的看似友善的橄榄枝,吴笑笑敬谢不敏。免得自己一腔热血去洽谈接触,最后换来申远的耍弄,被世人嘲笑狗急跳墙,癞□□想吃影帝肉。
      
      一天的工作低迷的愁云乌云中宣告结束。
      
      她将剧本装入公文包,准备带回家接着再看看,斟酌一下人选。然后来到公司的地下车库取车,要回吴家老宅看望母亲。
      
      可是在地下车库,离得老远,她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站在她的车旁。
      
      虽然戴着鸭舌帽与墨镜,可是吴笑笑还是从那挺高的鼻梁和略显薄凉的嘴唇认出,这位靠在她车旁的,正是高居云阁的影帝申远。
      
      吴笑笑略显诧异地顿住了脚步,不明白申远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申远见穿着灰色铅笔裙的吴笑笑走过来,甚是无礼地慢慢打量了一下她被六寸高跟鞋衬得笔直的长腿,又看了看她眼角眉梢稍微隐藏不住的倦意,慢慢开口道:“上车再谈吧。”
      
      这种反客为主的气定神闲,甚配申远那种目空一切的气场。也再次提醒吴笑笑,眼前这位已经成神,可不是当年在她的办公桌前,瞪着她不说话,任凭她出言奚落的古怪男孩了。
      
      吴笑笑也有些好奇,不知道申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干脆打开车门,一边上车一边对申远道:“我如今是非缠身,不知道公司附近有没有自媒体的狗仔队盯梢,您若是不怕惹一身腥,就上车吧。”
      
      吴笑笑说得是事实,可显然没有吓退申影帝,他只是嘲讽地提了提嘴角,便径自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到了吴笑笑的身边。
      
      嗅闻着钻入车里男人淡淡的香水味,吴笑笑的眉头微微蹙起。
      
      这是一款男用的香水,干净而清爽的味道,让人心情放松。
      
      虽然是男士香水,可这也是吴笑笑最喜欢用的,日常的场合,她都会喷洒这款香水。
      
      没想到申远今日竟然也喷洒了这款,只是不同的香氛,混合了不同的体味,营造出来的氛围大不相同。
      
      同样的香味,从这个一向以自负著称的影帝身上传来,便带了一股说不出了带有侵略攻击性的味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咩,修改下bu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