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帝》狂上加狂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18 06:39: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这挑红灯笼便是那剧本里开户做暗娼的意思。别看胡氏事到临头真这么做了,可是这话从十二岁多女儿口里说出,便是大大的忤逆不孝。
      
      胡氏再忍不住,伸手捏了女儿瘦削的脸颊,原本是想好好整治下她的嘴,哪里有端良的女孩随便开口编排娘亲当妓户的?
      
      可手捏住了肉皮,薄薄的一层,哪里有这个年岁女孩该有的圆润啊?想到这,那手再也舍不出气力,只丢下女儿去了内屋,委了旧被子呜咽地哭了起来。
      
      吴笑笑该说的都说完了,只看胡氏自己是否能想通这点。毕竟她也不能刀架在胡氏的脖子上,逼着她寻人改嫁。
      
      伴着屋内呜咽的哭声,她站起身来收拾了碗筷,来到屋院内的井沿边,就着木桶里的水将娘俩的碗筷冲洗干净。
      
      她不敢深想现实里的自己车祸身亡后,她的妈妈会是怎么样的悲伤。但是依着她妈妈胡女士向来没心没肺的性格,应该能很快从悲伤里站起来。
      
      而且父亲过世后,已经有几个单身的世交叔叔频向妈妈投递秋波,想来她现实的妈妈改嫁时,倒是不需要人劝的……
      
      不过她这一死,岂不是成全了曾凡那对狗男女?
      
      想到自己刚刚花重金布置人手买来的那两个人偷情的照片,尚未发挥它应有的核威力,吴笑笑便暗自扼腕,心塞不已。
      
      不过如今,干瘪不见油水的肚子最是牵扯心绪,她倒是无暇捡拾去自己车祸前的一地鸡毛。只满腹心思地琢磨着怎么避免在这陌生的世界里再惨死一次的悲催命运。
      
      胡氏的哭声到了半夜便止了。
      
      第二天时,那眼儿哭得像红肿的烂桃一般。
      
      吴笑笑用井水投凉的帕子给胡氏敷一敷眼睛。胡氏也是默不作声接了过来。母女二人心有灵犀,谁也不提昨晚的话头了。
      
      不过到了下午时,临街开米油店的张妈妈来取绣花鞋面时,胡氏挽留张妈妈略坐了一会,恭维了一番她人面广,交际多的话后,略显吞吐地说了自己想要寻个能依靠的人家的意思。
      
      虽然胡氏说得含蓄,可张妈妈一下子便听出来了。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胡氏。当初这个外室小妾落户她们街里时,那娇媚的模样可是惹得满街的男人伸长了脖子。
      
      可惜现在莫家二爷人走茶凉,再娇媚的花儿不施展肥水也是败落一场,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可憔悴多了。
      
      若不是莫家在当地声势极大,又没有直接放出不要这母女二人的话来,那些街坊里的浪荡子们只怕老在就要爬这胡小娘的院墙了。
      
      现在这胡氏倒是自己开口说要别许他家的意思来,可是张妈妈也不敢随便应承下来。
      
      她开口问道:“你……可是有身契在莫家的手上?”
      
      胡氏连忙道:“当初莫二爷怜我,不愿用身契拿捏我,他说已经烧掉了。”
      
      不过张氏转了转眼珠,又问那二爷可是赠给她些家私细软。毕竟胡氏给他生了孩子,总该给些馈赠才是。
      
      胡氏老实回答,不过是每个月的月钱,剩下的首饰,也让在断饷的这样一年里典当干净了。
      
      一番满足好奇心地询问后,张氏不过敷衍地满口答应,以后看看可否有合适的人选,就起身走了。
      
      一直站在门帘旁偷听的吴笑笑叹了口气。她知道,这街坊红娘是指望不上了,就算胡氏改嫁之心积极,孤儿寡母的,可要去哪里寻个合适的汉子托付终身。
      
      而且这汉子还要为人保靠,不介意带上她这个拖油瓶。
      
      胡氏虽然活络了心思,但目前还没有什么指望,送走了张氏后,只能独自坐在炕沿惆怅。
      
      不过她越过窗户的时候,看见自己女儿笑娘正绕着轱辘,吃力地打水呢。
      
      胡氏看她细胳膊细腿的,拎提着水桶实在有些心惊肉跳,便起身问她这是要做什么。
      
      笑娘认真地说要烧水给娘亲洗澡。
      
      胡氏因为困顿的生活憔悴不少,可最重要的是太脏了。邋遢的女人,在婚姻市场的前景哪能乐观,吴笑笑琢磨着让胡氏拾掇下自己。
      
      可是胡氏听了,却是苦笑了一下,摸着女儿的头道:“娘知道你爱干净,可是先前同你讲的可是忘了?我们孤儿寡母,无人看护门院……还是脏些好……”
      
      胡氏这么一说,笑娘立刻懂了。
      
      她忘了这不是女性可以自立门户的现代。胡氏除了钱银紧张外,自己母女俩人的人身安全也要时时注意。虽然她们身处在城中,治安也还算清明,但到底是没有男人立户的人家。
      
      肮脏邋遢些,无非都是女子无奈的自保之法罢了。
      
      由此看出,胡氏虽然出身不好,可并非想靠美色过活的女子。再想到她因为自己高烧抽搐,无奈下选择的那条出路,更叫人唏嘘不忍。
      
      成为笑娘的她她也是真心实意地希望胡氏能得到不错的姻缘,让这个苦命女子的后半生有个依靠。
      
      母女说完后,胡氏替女儿稍微梳了梳头发,便出门采买针线去了。
      
      虽然成为笑娘的吴笑笑总是疑心眼前的一切都人死的幻梦。
      
      可是身处在这人群攒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时,看着周遭四铺八斗,帘旌旗飘摇,富户人家碧瓦盈檐、屋宇精丽的光景,还是有些震撼的恍惚。
      
      以前,她经常去的几处国内顶尖的影城,都没有这般的古韵真实。
      
      这不能不再次地印证了她的确是轮回一场,重生在了古代之中了。
      
      不过这个仿宋的时代,民风似乎还算开放,到处都有结伴的女子在街市里穿行,偶尔还有各色牛车,还有马车穿过,熙攘的人群便如潮水般分涌开来。不一会又聚合一处,倒是乱中有序。
      
      现在的笑娘,身在现代时,整日与大小会议酒局为伍,很少有闲暇的时间度假。如今倒是闲得彻底,来到古代放松身心。
      
      她心里长叹,就是没有报好名,一不小心报了廉价旅行团,这每日稀粥,真是喝得人恨不得咬一口胳膊,解一解馋。
      
      胡氏看笑娘经过熬煮猪大骨清羹的摊位前,闻着香味有些走不动道的样子,心中也不好受,便柔声道:“娘这几日缝制鞋面赚了些许钱银,一会买完针线,便去鱼摊看看,若是有散碎的小鱼,便买些剥下肉给你做鱼羹吃。”
      
      吴笑笑虽然控制不住腮帮子的口水,可到底不是孩子,闻言立刻道:“娘,我不想吃,如今夏天快过去了,多积攒些钱,免得入冬没有炭火烧。”
      
      胡氏觉得自己的女儿不知为何,大病一场后,居然越发的懂事,不再像从前那般沉着脸,整日一时怨恨爹爹不管她们,一时又怨她出身不好,拖累了女儿。
      
      母女二人关系融洽,她的心里也甚是宽慰。于是卖完针线后,想了想,到底是去卖包子的摊位前,买了一个热腾腾的杂菜包子给笑娘吃。
      
      吴笑笑真是馋坏了,由着胡氏领着,站在人流较少的小巷子口便吃起大包子来。
      
      那包子馅虽然是山野杂菜,却是用猪肉荤油拌过的,咬一口油珠子在舌尖上滚动,吃得吴笑笑热泪盈眶。
      
      不过她咬了几口后,便将剩下的递给了胡氏。她也多日不见油水了,吃一些也能解一解馋。
      
      可是胡氏哪里舍得吃,直说自己不饿,只让笑娘全吃了。
      
      母女二人推搡个不停,突然斜刺里冲来个小黑影,一把将大包子抢了过去。
      
      吴笑笑看傻了眼,看着眼前黑狗崽子似的玩意儿,几口就把那包子吃没了。
      
      胡氏气不过,颤声问:“这是哪家的小儿,怎么可抢别人的吃食?”
      
      那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男娃子吃完了最后一口,吧嗒了一下嘴,也不说话,转身就要走。
      
      吴笑笑哪里肯放过这小贼?上去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脖领子。
      
      那男娃竟然是个练家子,被拽住了脖领子后,便是施展了个巧劲,反手就要去拧吴笑笑的手腕子。那手劲狠着呢,可真不像个毛孩子!
      
      吴笑笑从小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吴森觉得自己的女儿漂亮,怕她吃亏,特意给她安排了跆拳道加柔道课程。
      
      这两门课程,吴笑笑学得很精,都是上了段位的。看这小贼还要练上几下子,当下一翻手腕子就泄了他的招式,罗裙下的腿也飞了起来,一个剪刀脚,就把小贼缠住按倒在了地上。
      
      这下子不光是那小贼面露惊诧之色,一旁的胡氏也吓得不轻。女儿什么时候这般的彪悍,方才她一时眼花,只觉得女儿的罗裙翻飞,头重脚轻地颠了个,就将那男娃子给放倒在地了。
      
      幸而是没人看到,不然女孩子这般,岂不是有失去体统?
      
      不过那崽子显然是天生的土匪,虽然被人制住了却依然竭力反抗。
      
      眼看着他要上嘴咬人,胡氏连忙过去帮着女儿按住他的头道:“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这般不讲道理?”
      
      那孩子依旧闷不吭声。吴笑笑倒是知道如何对付这类熊孩子,便瞪眼道:“不将你父母叫来,便扭了你见官,将你关起来!”
      
      果然,这类找警察的说辞颇有成效,那黑脏的小孩终于开口说过话了:“我……爹病了,盘缠又被人偷了,他被土匪伤了,在城西外的破庙里躺着没人管……我赔你包子,快些放了我!”

  • 作者有话要说:  喵~~笑笑同学虽然水土不服,但在努力适应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