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断头王后 ...

  •   7点50分。
      一双锃亮的皮鞋踏进教学楼A区的304阶梯教室,闹哄哄的学生们登时安静下来,齐刷刷地看向门口。
      只见一双大长腿迈进教室的门,一个高挑俊逸的男人走了进来,身着一身精纺面料的黑色西装。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露出额头,金丝眼镜下是一双狭长而冰冷的眼睛。
      
      “哒,哒……”
      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男人走上讲台。他的嘴唇很薄,充满禁欲的意味,发出的声音却是性感的低音炮,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是你们新来的辅导员,也是你们这门课的老师。我叫程启。”说着,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邮箱和手机号。
      
      “他就是那个新来的辅导员啊?好帅呀……”
      “昨天他给隔壁班上过课,听说脾气不太好。”
      “看出来了,感觉翻译不出句子就会被他罚站。”
      
      程启是名牌大学的博士毕业生,来到夏城理工当老师其实是屈才了,但是好在他性格沉稳,凭着不俗的口才征服院长,坐上了辅导员的位置。
      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程启打算上课后立即点名。
      
      8点整。
      简时宇感觉自己快断气了,他跑了好久来到一间阶梯教室,结果发现自己走错了楼层,他只好在一教室人傻傻的眼神中退出去。正在这时上课铃响起,他知道自己已经迟到,但还是努力挣扎着往304跑去。
      
      8点01分。
      程启关上教室的门,拿出花名册开始点名,并要求被点到的同学举手,以防有人冒名顶替。念到一半时,门忽然被打开,一个男生闯了进来,整个教室瞬间失去所有声响。
      
      程启头也不抬,冷冰冰地说:“迟到的站门口。”
      说完,继续自己的点名:“黄露——”
      程启喊了几声,没听到有人回应,正打算画个叉,一个女声如梦初醒地喊道:“到到到到到——”
      黄露同学高高地举起双手,就差把脚也举起来了。
      
      程启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画了个勾,继续点名:“简时宇——”
      “到……”
      门口传来有些迟疑的声音,程启转头看向举起手的少年。
      然后,他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程启发誓,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哪怕身上穿着土里土气的运动衣,带着厚重的眼镜,也无法掩盖他摄人心魄的光芒。
      少年显然是剧烈运动过,刘海被汗湿,鼻头冒出细小的汗珠。他有些胆怯地看着程启,悦耳的声音里带着一些畏惧:“老,老师,我,我,我能进去吗?”
      
      少年的眼神里带着胆怯与自卑,但他结结巴巴的话语却意外地显得可爱。
      程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视线一直追随着他,直到他坐到位置上才回过神。
      “简时宇……”程启推了一下金边眼镜,下意识地自言自语着,低头在简时宇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大大的勾。
      
      简时宇坐到了瞿凡的身旁,他觉得今天的同学很奇怪,一个个都用呆滞的目光看着他。虽然平时他也会收到注目礼,但大多都是不友善的。
      今天教室里的氛围……好像还不错?
      
      他从书包里掏出课本,忽然发现自己没带笔,便问瞿凡:“有没有多的笔?”
      但是奇怪的是,瞿凡十分迷茫地看着他,眼神充满了疑惑。
      简时宇以为他不想借,习惯了被拒绝的他低头不再说话。
      
      陈一楷用力地戳了一下瞿凡,示意他把笔借给简时宇。瞿凡这才反应过来,从书包里拿出八根笔,全部递给了简时宇。
      “呃,倒也不用这么多……”简时宇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挑了一根,在书的扉页写上名字。
      
      瞿凡愣愣地看着简时宇的侧颜。
      他在想,为什么简时宇这么好看?
      他又想,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好看??
      他还想,以前的简时宇长什么样来着???
      瞿凡在脑海中拼命搜索关于简时宇的记忆,却完全记不起来原来的简时宇长什么样。
      
      显然,英语2班的所有人都陷入了迷惑之中。
      毫无疑问,简时宇长得很好看,好看到称之为校草都不为过。可问题是,为什么大家今天才发现这件事?!
      难道外语学院英语专业的学生都瞎了三个学期吗?!
      
      点完名之后,程启看了看花名册,问道:“为什么张衍同学没来?”
      偌大的阶梯教室没有一个人理他。
      程启看着完全不在状态的学生们,轻轻摇了摇头,在张衍的名字后面写上旷课,同时心中感叹红颜真乃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这样想着,他又看了一眼简时宇,俊秀的少年正在低头做笔记,态度十分帅气……不对,是长得十分认真……
      呸。程启在心里唾弃自己。怎么我也跟这群小屁孩一样了。
      
      事实上,简时宇完全没有听课的心思,他在书上有一笔没一笔地涂鸦,不知不觉在书上写了好几个“唐子铭”,等他回过神来,脸上不禁一红,心想自己怎么这么没羞没臊的。
      少年低着头,明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羞赧,把瞿凡再次看呆。
      钢铁直男瞿凡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沉迷于室友的美色。
      
      其实程启讲课还是很有意思的,说话不急不缓,把枯燥的英语文学作品讲得妙趣横生,渐渐地,大家从简时宇的美貌冲击中苏醒过来,走神的频率从1分钟1次降低到5分钟1次。
      可见程启的讲课水平不可谓不高。
      
      简时宇本来打算在辅导员的课上收敛一点,但是他的脑海中全是唐子铭的脸,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他看了看唐子铭送给他的手环,忽然想到,手环都是要绑定手机的。于是他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蓝牙,搜索到一个叫“TZM”的信号,顺利地连上了。
      
      正在这时,手机里跳出一个提示:“请下载破茧App。”
      应该是和手环有关的软件。简时宇按下了确认,不一会儿,手机的屏幕上就多了一个叫破茧的App,图标是一只银色的凤尾蝶影。
      
      简时宇好奇地点开软件,只见一个对话框蹦了出来:“破茧App请求获取您的资料。”
      软件都会提出获取权限的请求,简时宇并不觉得奇怪,不假思索地点了同意。
      
      软件界面出现一个转圈圈的图案,转的时间有点长。大概过了五分钟,就在简时宇打算放弃的时候,软件加载成功,又跳出一个对话框。
      “数据导入成功。”
      
      简时宇并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毫不在意地关掉对话框,开始浏览软件的内容。
      在软件的最下方,有三个项目:评分,日程表,个人账户。
      
      点击评分按钮,映入简时宇眼帘的是一个雷达图,图表名称为“简时宇个人分析”。
      雷达图的六个角上分别写着“容貌”、“身材”、“声音”、“衣品”、“性格”、“能力”,并且细分为优化前和优化后。
      优化前的简时宇,除了声音达到了A级评分,其它五项全部是F。
      
      简时宇惊叹地喃喃自语:“这也太准了吧……”
      事实上,简时宇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除了声音好听以外,几乎一无是处。但是一个长得这么丑陋的人,有谁会注意他的声音呢?他平时也就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偶尔打开全民K歌唱两首,但是唱完就删,自卑如他,并不敢发出去。
      
      而优化后的简时宇,“性格”、“衣品”和“能力”三项仍然是F,但是“容貌”和“身材”都达到了A级,“声音”更是达到了S级。
      不过,“优化后”是什么意思?
      简时宇百思不得其解。
      
      程启拿着课本,更换屏幕上的PPT。他认认真真地讲了大半节课,台下的学生们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
      除了……
      
      程启用余光瞄了一眼某个正在低头玩手机的家伙,继续讲课:“茨威格的作品虽然创作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但是在和平年代,他笔下的人物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在他的《断头王后》中,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
      
      说着,程启的镜片闪过一丝寒光,他笔直地看向简时宇,勾起唇角问道:“简时宇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最有名的那句话是哪一句?”
      被点到名的简时宇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在全班人的注视下站起来,红着脸摇了摇头:“我……我没看过《断头王后》……”
      
      程启没让简时宇坐下,他顺手推了一下眼镜,薄唇轻启,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She was still too young to know that life never gives anything for nothing……”
      程启的英文发音带着标准的牛津腔,听起来就像中世纪的贵族。
      
      看着简时宇迷茫的眼神,程启翻译道:“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明码标价。”
      程启说这句话明显有别的意图。他想要告诉简时宇一个道理:别以为长得好看就可以不用学习了。
      
      简时宇很迷茫地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心里纳闷:命运还会馈赠礼物,那怎么不分我一点?
      少年迷茫的神情像一只迷失在森林的鹿,看得程启心中一动,不忍再继续责怪他,让他坐下。
      
      正在这时,下课铃响了。程启摆了摆手,示意大家课间休息。
      简时宇继续拿出手机。
      手机刚才被他在慌乱中锁了屏,一拿起来他就看到了手机中的倒影。他不用想也知道,又要被自己丑陋的脸恶心一遍。
      
      但是当简时宇看清屏幕的那一瞬间,他仿佛被雷击中了一样,连呼吸也忘了。
      屏幕中那张好看得令人屏息的脸也一脸震惊,呆滞的眼神掩盖不住灵动的少年感。
      
      简时宇掐自己大腿,用力地掐,狠狠地掐,直到他痛得喊出声:“操——”
      然后他慌了。
      
      无视周围人古怪的眼神,简时宇抓着手机飞奔向厕所。一跑进厕所,他看到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身形颀长的美少年。
      是他的眼镜。
      是他的衣服。
      是他的裤子……
      
      但,这他妈是谁啊?!
      
      简时宇惊得合不拢嘴,镜子里的人和他的表情如出一辙,这样诡异的画面持续了整整三分钟。
      站在他身后的男生也呆呆地看着他,愣愣地问:“同学,可以让我先洗手吗……”虽然你很好看,但也不用照这么久吧?
      
      简时宇咽了下口水,从震惊中缓过劲来。他快步地走进厕所,找了一个空的隔间,进去,把门锁死。
      忽然间,简时宇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举起手看着手环,看着上面的时间和步数,想起唐子铭说的“礼物”。
      
      他因为这个“礼物”……变成了一个超级美少年。
      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高兴。
      恐惧慢慢袭上心头。
      
      “我的身体……”简时宇用手把自己的全身摸了个遍,着重确认了一下自己还是不是男生,结果发现那地方发育得比原来还好,“我的身体不是我自己的了?!”
      他呆呆地看着手环,两分钟后,他发了疯似的要把手环摘下来,却发现手环被锁死了,怎么用力都无法打开!
      
      “我操!”
      简时宇不停地扯着手环,扯到手腕发红也无济于事。他生气地抓了抓头发,忽然想起唐子铭那张好看的脸,瞬间感觉自己上当了。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画皮吗?!”
      
      简时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昨晚那个做手术的梦此时此刻又出现在他脑海里。他感觉自己指尖发凉,浑身都在冒冷汗。
      他终于明白,原来那不是梦。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简时宇拿出手机,飞速地给唐子铭发送消息:“这个手环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完这句话,他又发过去一连串的问号和感叹号。
      焦急地等待了五分钟,手机猛地震动了一下。
      
      简时宇的手抖得厉害,他试了五次才把屏幕解锁。
      然而发来微信的却不是唐子铭,是张衍。
      
      张衍:“怎么办,出事了。”
      简时宇发了个“?”过去,心脏忽然加速跳动。
      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又过了两分钟,张衍才发来微信。
      而这两分钟对于简时宇来说,每一秒都是折磨。
      
      他紧紧地盯着手机。
      张衍:“唐子铭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