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一份礼物 ...

  •   那一刻,简时宇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感觉到好闻的香水味萦绕在他的鼻尖。
      淡淡的柑橘味逐渐变得馥郁,仿佛有人在他面前剥开一只新鲜饱满的橘子,又仿佛他闯入了一片阳光下的柑橘林。
      
      一张肥胖丑陋的脸和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张衍正好端着一盘水果经过,他震惊地看着两人,大声问道:“你俩干嘛呢?!”
      周围的人笑得东倒西歪,乐不可支地和他解释这是在玩大冒险。
      张衍也乐了,看了眼简时宇窘迫的表情,留下一句“你们慢慢玩”就走了。毕竟,他是不可能把简时宇当作情敌的。
      
      唐子铭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继续转动酒瓶玩游戏,而简时宇仍然处在懵逼的状态,脸红得发烫,一直到生日Party结束之后才恢复过来。
      
      简时宇走进厕所里洗了把脸。他看着镜子里的人,心想还真是委屈唐子铭了,估计对方接下来一个月都不想再看到他。
      正在这时,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唐子铭一脸好笑地看着他说:“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简时宇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
      
      唐子铭走到他身边,忽然对他说:“交个朋友吧,我叫唐子铭。”
      唐子铭的个子至少有185,光是站着就给简时宇无形的压迫感。但他的眼睛却又非常温柔明澈,让人联想到草原上的湖水,里面盛满了温柔的阳光。
      
      这样的朋友,是简时宇一辈子不敢奢求的,他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声音艰涩地说:“还……还是不了吧,以后也见不到。”
      唐子铭却直接拿出手机,把二维码打开,让简时宇加他微信。
      
      简时宇活了20年头一次被人主动要求加微信。
      紧张的他点了三次才点开微信的扫一扫,颤抖着手加了对方好友。唐子铭的头像是他的自拍,和本人一样帅气。
      
      通过了申请之后,唐子铭说:“你还没说你的名字。”
      “简时宇,简单的简,时空的时,宇宙的宇。”这是简时宇这辈子做过最认真的自我介绍,煞有介事的模样把唐子铭逗乐了。
      
      唐子铭备注好他的名字之后,伸手拿过他的手机,把自己的名字输入备注栏,还在后面加了一个可爱的emoji,显得温柔而俏皮。
      
      简时宇还没从和帅哥做朋友的强烈震撼中反应过来,对方又递给他一样东西,正是他买的那盒冈本。
      简时宇猛地抬头看他,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唐子铭勾起唇角,眼底充满笑意地说:“我不用这个牌子,你留着用吧。”
      
      “那你给张衍吧……”简时宇尴尬地说。
      唐子铭直接把盒子塞进他的口袋,留下一句“他不缺”便离开了。
      就这样,这盒小小的冈本经过了几手之后又回到了简时宇手里。
      但他并不觉得这东西对他而言有用武之地。
      
      聚会散场后,简时宇和两个室友一起坐车回学校,张衍拉着唐子铭出去酒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俩要去干嘛。
      
      回到寝室后,简时宇躺在床上,把那个盒子拿出来仔仔细细看了看,然后压在枕头底下。他拿出手机,点开唐子铭的朋友圈,发现对方已经毕业,正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是夏城理工大学的校友。
      在他的朋友圈可以看到一些工作日常,还有偶尔的自拍,俨然是一个努力生活、英俊潇洒的三好青年。
      
      反观简时宇,从大一下学期开始习惯性翘课,公共课挂了好几门,身为英语专业的学生连专业四级也没过,整个大学过得像养老。
      唐子铭这样光芒四射的楷模简直不应该出现在他的朋友圈里。
      
      简时宇忽然想起自己的养父简溢。
      他是10岁的时候被简溢领养的,在福利院的一堆孩子里,善良的简溢带走了最丑的他,给了他不一样的生活。
      
      简溢也是一家科技公司的研究员,虽然是养父,但给予他的关爱不比一般孩子少。他和唐子铭很像。英俊,温柔,积极向上,像冬日里温暖的阳光。
      只是简溢在他高考后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他,他现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孤儿,根本不能也不敢奢求再遇到那样温暖的关怀。
      
      晚上睡觉前,简时宇仔仔细细地在镜子前打量自己。
      淡眉毛,单眼皮,小眼睛,塌鼻子,厚嘴唇,满脸痘,带着厚重的黑框眼镜,眼睛毫无神采,浑身上下只写着两个字:丑、丧。
      就这逼样还敢对唐子铭抱有什么幻想吗?自卑涌上简时宇的心头。青春和爱情,从来都是距离他十万八千里的词语。
      
      简时宇简单地洗漱了一番后,爬上床,拉起床帘,倒头就睡,不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
      瞿凡听到鼾声后低声咒骂了一句:“死肥猪,睡死你。”然后带上耳机继续打游戏,把机械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
      
      夜里,简时宇做了一个春梦。
      在梦中,简时宇再次看到唐子铭帅气的脸庞,白净的脖颈,修长的手指,性感的脚踝……所有的记忆碎片拼凑在一起,让他真真切切地再次闻到了干净清爽的柑橘味香水。
      而在这些记忆中,唐子铭手腕上的手环格外清晰,仿佛就在他眼前一样,能够一清二楚地看见上面的时间和步数。
      
      梦开始变得混乱。
      
      简时宇梦见,唐子铭用戴着手环的右手搂住他的腰,把脸凑到他的耳畔,轻轻地对他吹气,声音沙哑地说一些话语。
      但他听不清说了什么。
      唐子铭的脸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这个梦持续到凌晨3点多。
      
      手机的震动把简时宇惊醒,迷糊之间他以为闹铃响了。从枕头下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竟显示有一条微信消息。
      大概八百年没人给他发过微信了。
      
      简时宇眯着眼睛,把屏幕的亮度调低,点开微信的界面,发现给他发消息的人是唐子铭。
      “把冈本的盒子打开看看吧。”发来消息的时间是3点15分。
      简时宇的困意一下子全飞走了。明明前几秒还出现在自己春梦里的男神,竟然主动给自己发消息,难道是梦境显灵了吗?
      
      简时宇挣扎着坐起来,把床头的台灯打开,从枕头底下摸出盒子仔细看了看。他这才发现,这个盒子最外层的膜已经被撕掉了,说明唐子铭曾经打开过盒子。
      好奇心驱使着他把盒子打开,肥胖的手指艰难地从里面掏出一个圆环形的东西。简时宇定睛一看,竟然是唐子铭的手环!
      
      正想发微信问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又一条微信发了过来:“礼物。”
      “为什么送我礼物?”简时宇立马回了一条消息。
      唐子铭对于简时宇竟然醒着这件事并不惊讶,他发了一个wink的表情,并加上一句“睡吧,晚安”,让死肥宅沉寂了20年的心加速跳动,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道了谢之后,简时宇迫不及待地把手环戴到自己的手上,大小竟然刚刚好。兴奋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尺寸的问题,心里盛满了欢喜。他想,自己大概要兴奋得失眠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简时宇戴上手环之后,困意立刻袭上心头,不一会儿他便再度进入了梦乡。
      梦里面,他好像躺在一张手术台上,周围没有灯光,他的身上有无数把手术刀对他开膛破肚。
      
      疼痛的感觉从手腕开始,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脸上,手指,腹部,大腿,脚趾……
      一开始是扎针般的痛,后来变成的酥麻的酸痛。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有细小的电流流经全身,朦胧中,似乎有蚂蚁爬满他的躯体,甚至钻进了他的鼻孔和嘴巴……
      
      简时宇痛苦地皱起眉,却无法从梦境中挣脱。
      
      如果他此刻醒过来,会看到那个被他视为珍贵礼物的手环正紧紧地箍在他的手腕上,并且在黑暗里发出绿色的光,不停地往他身体里输送数据流。
      而在那些数据流里面,裹挟着肉眼看不见的纳米机器人。
      
      到后来,简时宇难受得快要窒息了,脚趾全部蜷缩起来,手掌紧紧地握成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血液从指缝间渗出来,却又迅速干涸。
      不知道疼痛持续了多久,简时宇终于彻底失去意识。
      
      第二天一早,温暖的阳光照进男寝605的窗户,预示着半个多月的阴雨天终于结束,整个夏城理工大学在阳光中苏醒过来,彰显出熠熠生辉的青春朝气。
      
      今天是周二,上午有一节专业课,教课的老师是院里新来的辅导员。
      谁的课都能迟到,但辅导员的课绝对不行。
      
      陈一楷是寝室里第一个醒来的,他看了眼邻床熟睡的瞿凡,踹了他的床一脚,含糊不清地说:“起来了,今天是新辅导员的课。听说迟到的人会被他罚站。”
      一听是新辅导员的课,瞿凡也不敢再赖床,立刻下床洗漱。
      陈一楷是个脾气不错的老好人,在其他人冷落简时宇的时候,他常常会出来圆场。虽然实际上是为了树立自己善良的人设,但他还是给简时宇带来不少关心。
      
      陈一楷洗漱完,简时宇的床位还没动静,床帘依旧紧闭着。
      其实简时宇经常翘课,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但是怕他被辅导员记名字,陈一楷还是大发慈悲地敲了敲他床边的护栏。
      “时宇,起床了,今天是新辅导员的课,迟到要被吃掉的。”说完,陈一楷在心里补了一句,你这么大一只估计导员能吃吐。
      
      简时宇头疼欲裂,他听到陈一楷的话后,明白事情的严肃性,也不敢继续赖床。但是他的身体像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
      无奈,简时宇只好说道:“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今天不去了,辅导员问起来你们帮我请个假……”这样的借口估计他用过几百次。
      
      瞿凡翻了个白眼。他穿上自己的新款球鞋,满意地看了一眼,跟着陈一楷出门了。
      临走前,陈一楷回头说了一句:“不舒服记得去医院。”声音里却听不出任何关心。
      
      他们宿舍有两个微信群,其中一个群里有四个人,另外一个群里只有三个人,不包括简时宇。
      瞿鹏打开三个人的微信群,发了一句:“死肥宅胆子真大,辅导员的课也敢不去。张衍,你到学校了吧?”
      张衍没有回他。
      
      陈一楷摇了摇头说:“张衍估计也不回来了,我觉得这个新辅导员会大发雷霆。”
      瞿凡“嘁”了一声,毫不在意地说:“反正不是冲我们来。张衍他人缘好,过段时间就能和辅导员混熟了,不用我们担心。至于简时宇……”
      “死猪不怕开水烫。”瞿凡冷笑道。
      
      听到关门声后,简时宇再度尝试从床上爬起来,这一回终于成功了。
      在爬下床的过程中,简时宇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的身体变得异常轻盈。
      因为急于赶时间,他没来得及戴眼镜,穿衣服时也并未注意到自己的胳膊突然变得纤细,只觉得身上的衣服突然宽松了很多。
      
      匆匆忙忙地洗漱完,简时宇看了看手机上的课表,在抽屉里找了半天,抽出一本《英语经典文学阅读》,塞进运动风格的背包里,随手戴上眼镜便往楼下冲。
      
      此时是7点40分,距离上课还有20分钟,走到教学楼A区的教室最少要15分钟。但是身为合格的肥宅,无论如何不能亏待自己的胃,简时宇冲进食堂买了四个包子和一瓶牛奶,一边往嘴里送一边赶路,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校园的宽阔马路上,数不清的学生在晨曦中前往教室,脚步或轻缓或急促。
      
      夏城理工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以理工男居多,而这些男生大多不修边幅,一眼看去简直令女生和gay生无可恋。再加上土里土气的衣服,哪怕有好看的外表也被埋没了。
      不过,在这种风格的理工男中,如果出现一个你觉得很好看的男生,那他一定是好看到惊为天人,能让你觉得再土的衣服也能在他身上穿出阿玛尼的效果。
      
      此时此刻,在前往教学楼A区的路上,就有这么一位惊为天人的少年。
      
      少年身上的卫衣和长裤非常宽松,款式是三年前的流行款。他背着一个硕大的运动背包,一米八的身形显得颀长而瘦削。
      少年有一头乌黑柔软的头发,皮肤白皙而光滑,一双剑眉显得格外英气。在金色的阳光下,少年的眼睛里仿佛落入清澈湖底的黑曜石,让人看了便挪不开视线。他的鼻子非常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典型的理工男式黑框眼镜。
      
      而这样一位美少年,正十分认真地……在啃肉包子,啃一口还要喝一口牛奶,毫无形象可言。
      但是在旁人眼里,这个动作又平添了几分稚气,显得少年感十足。
      
      “太……太好看了吧……”一个女孩傻傻地看着路过的美少年,眼睛都直了,她拍了拍手边的室友,“你快掐我一下,我在做梦吗……”
      而她另外几个室友早已失去了思考能力,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迈不开步子。直到美少年消失在教学楼门口,她们才如梦方醒地惊呼起来:“卧槽,要迟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