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帅哥的吻 ...

  •   简时宇手里拿着一盒XL号的冈本,难以置信地问收银员:“这玩意儿这么贵?”
      收银员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动声色地说:“明码标价。”
      此时此刻正是沃尔玛的客流高峰期,简时宇后面排着长长的队伍,他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拿出手机付钱。
      
      后面的两个女生正在窃窃私语,声音不大但还是传入了简时宇的耳朵。
      “他长那样,需要买那个?”
      
      简时宇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女生立即噤声,眼底的讥讽一闪而过,一如他见到的大部分人那样。
      简时宇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沉默地转身离开。
      
      沃尔玛位于地下一层,楼上是夏城最大的万达广场。
      简时宇穿过出口从地下一层出来的时候,外面是微凉的阴天,灰蒙蒙的云封盖住夏城的天空。这种随时都可能飘雨的鬼天气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
      
      路过星巴克门口,落地窗的倒影反射出来来往往的身影。
      简时宇在窗前看了一眼,看见一个身高170体重170的肥胖身影,穿着过时的卫衣和宽松的运动裤,凌乱的头发下面是一副黑框眼镜,以及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
      熟悉是因为这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丑,陌生是因为几颗新痘痘让这张脸丑出了新高度。
      
      忽然简时宇看见窗里的客人尴尬的眼神以及便秘似的表情,意识到自己的脸又一次让人感到不适,立刻低头走开了。
      看来星巴克的客人们也并非涵养颇高的小资阶级。
      
      事实上,他上大学之前一直以为大城市会对长相不佳的人更加包容。
      我的长相可能已经丑到破坏了大城市的容忍力。他这样想。
      
      简时宇掏出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
      上了出租车之后,司机确认了一下目的地,简时宇随口应了一声便低下头玩手机。
      虽然出租车司机都是健谈的,不过他显然提不起和简时宇聊天的兴趣。这位乘客不仅丑,身上阴郁的气质更是让人退避三舍。
      
      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
      
      车子开上跨海大桥,前往岛内市中心的公寓。在那里,简时宇的本地室友张衍正在举办生日Party,而那盒冈本是张衍问他要的生日礼物。
      “我约了个炮友,你送我一盒冈本吧。”张衍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简时宇把小盒子从口袋里掏出来,怎么也想不通这么点东西为什么要99元。他记得他生日的时候,那几个室友没有一个人记得,更别提送礼物了。
      简时宇的手指划过光滑的包装,心生羡慕。
      
      张衍是夏城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的交际花,长得好看,八面玲珑,就算他当面问你讨要生日礼物,你也丝毫生不起气。
      而简时宇最羡慕的,是张衍丰富多彩的感情生活。
      谁让他活了20岁了还没用过这玩意儿呢?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手里的冈本一眼,终于主动说话:“小伙子,推销避孕套啊?”
      简时宇:“不是。”
      司机:“哦。”
      司机:“那是帮朋友买的吧?我看你不像那种人……”
      
      简时宇把盒子塞回口袋,扭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司机自讨没趣,抿了抿嘴,没再多说什么。
      
      车窗外,这座享有“娱乐之都”美誉的城市正展现着它的独特魅力。
      追星粉丝风雨无阻地蹲守在航站楼外,大街小巷能同时看见拍戏的剧组和自拍的网红,商场的巨幅海报上写着“娱乐公司年度新人招募计划”并要求外貌上佳……
      
      只不过这一切和简时宇没有半毛钱关系。
      
      没多久,出租车开进公寓所在的莲花小区,简时宇下车后,司机笑眯眯地说:“记得给个好评。”
      简时宇没理他,等出租车开走后,顺手点了个一星差评。理由:话多。
      他看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还是把一星差评改成了五星好评。理由:热心。
      
      简时宇的养父简溢在去世前教导过他,千万不要因为别人的眼光而心生怨怼。
      事实上,他在养父去世后的这几年一直保持着良好心态,否则早就在他人目光中自杀一百回了。
      
      走进小区里,简时宇让张衍告诉他具体位置。张衍似乎正在忙,让他在楼下等了半天,才姗姗发来语音:“C栋28楼2806号。”
      简时宇在保安打算赶走他之前终于跟在别的居民身后走进公寓大楼C栋。
      
      来到28楼后,简时宇按下2806号的门铃,隐隐约约能听到房间里欢快的笑声。
      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是淡淡的柑橘味香水。
      
      简时宇低着头,看见一双纯白色的袜子以及白皙的脚踝,牛仔裤里包裹着笔直修长的双腿,白色高领毛衣衬出窄腰宽肩的好身材,以及……
      一张好看得令人屏住呼吸的脸。
      
      “找谁?”男人的声音富有磁性。
      简时宇有些结巴:“我,我是张衍的室友。”
      男人回头喊了一声:“小衍,你的室友来了。”
      
      说罢,男人冲简时宇露出一个微笑,眼神中透露出友好,并且直直地看着他的脸,眼神并无异样。
      简时宇被看得差点低下头。
      
      张衍出来迎接他,在众人面前还算给他面子,把他单独带到角落里寒暄了几句。
      其他人往简时宇的方向看了几眼,看到他的身材和长相后就失去了兴趣。
      
      张衍忽然问道:“哎,我的生日礼物呢?”
      简时宇愣了一下,连忙从口袋里拿出小盒子递给他,正在这时,另一只好看的手将盒子快速地抢走。那只手的手腕上带着一只纯黑色的手环,把皮肤衬得愈加白皙。
      是那个开门的男人。
      
      张衍被吓了一跳,骂道:“唐子铭,你他妈要吓死我。”说着一把夺回了盒子。
      唐子铭毫不避讳地搂住张衍的腰,暧昧十足地说:“怎么了,这盒冈本不是给我买的吗?我看看……XL,是我的号呢。”
      
      张衍是个十分开放的人,从不在室友面前避讳自己是个gay的事实,也和简时宇说过唐子铭是他新找的炮友。
      但是唐子铭露骨的话语还是让张衍红了脸,他把盒子塞进唐子铭的上衣口袋,嗔怪道:“你别在我室友面前说这些……”
      
      唐子铭挑了挑眉,明澈的眼睛看向简时宇,半开玩笑地说:“你让你室友买套的时候怎么就不害臊?”
      简时宇的脸当即红了起来,又圆又扁的脸上写满了困窘。他摆了摆手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唐子铭看着对方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张衍的生日会有许多帅哥美女,唐子铭只是其中一个,但绝对是最好看的一个。
      在一群人的衬托之下,简时宇就像误入天鹅群的丑鸭子,尴尬的他只能找到另外两个室友,拘谨地坐在他们身边。
      
      另外两个室友名叫瞿凡和陈一楷,这两位直男都是借着生日Party的名义来找炮友的。
      虽然这两人条件只能算中等,但在简时宇的衬托之下也算得上一表人才了,不一会儿就有不少女生过来搭讪。
      
      简时宇太佩服张衍的人际关系了,周围这些人都穿着不菲,虽然都是年轻的大学生,但是每个人都有着出众的谈吐和气质。
      人群中,唐子铭格外耀眼。
      
      吃过了生日蛋糕之后,屋子里的年轻人们分成了好几批,有玩大富翁的,有玩飞行棋的,也有打电动的。
      大家形成各个小团体之后,简时宇被自动无视了。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电视上的无聊综艺,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尴尬。
      
      也有人向简时宇发出过邀请,但都是看在张衍的份上。简时宇只要稍微客气地推辞一下,对方就立即走开了。
      简时宇也不想主动加入他们,身为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肥宅,他一看到那些人谈笑风生的样子就感到脑壳疼。
      
      这时,正坐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唐子铭忽然站起身,向他走来。
      简时宇装作没有看到,继续假装淡定地看电视里的广告。
      
      唐子铭瞥了一眼他微微颤抖的手指,大大方方地向他发出邀请:“一起来玩大冒险吧。”
      简时宇惊讶地抬头看他,慌忙说:“不,不用了……”
      
      但唐子铭态度坚决,弯下腰,伸出左手,把简时宇从沙发上拉起来,手指相触碰的感觉让他失去思考能力,怔怔地看向对方的左手。
      唐子铭的手指修长有力,黑色的手环戴在他的手腕上非常合适。
      简时宇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手环。
      
      显然大家对简时宇这个突然加入的肥宅不感兴趣,但看在张衍和唐子铭的面子上,还是对表现出了虚假的热情。
      简时宇坐在唐子铭身边,庞大的身躯使得周围的人不得不往外扩圈。他忍住想要逃离现场的冲动,看着大家转动酒瓶,挤出生硬笑容。
      
      几个回合下来,简时宇稍微放松了一点,他偷偷瞄了一眼唐子铭,对方的侧颜非常完美,沿着脖子可以看到喉结的性感弧度。只是一眼,就让简时宇脸上发烫。
      
      正在这时,酒瓶的瓶口停了下来,指向唐子铭,在大家的起哄声中,他选择了大冒险。他从一堆惩罚牌里抽出一张,眼神怔了一秒,然后看向简时宇。
      旁边的女生好奇地凑过来看牌,也是愣了一下,随后大笑道:“天呐,唐子铭要亲他左边的人!”
      他左边的人正是简时宇。
      
      大家开始起哄。简时宇瞬间成为视线焦点,四周的目光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是他转念又想,自己这么胖估计会卡在地洞里,不如挖坑活埋算了。
      
      唐子铭却丝毫不在意,面不改色地对简时宇说:“冒犯了。”
      还没等简时宇反应过来,那张俊美的脸快速凑了过来,柔软的触感落在他的右脸颊。
      
      唐子铭的两片薄唇就像两块十万伏特的电极,把丑肥宅直接电晕。
      周围嘈杂的声音全部消失了,只剩下唐子铭温热的呼吸,以及他身上的柑橘味香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