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左撇子 ...

  •   简时宇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瞳孔骤缩。他反复地看着张衍发来的消息,确认那句话的真实性,直到上课铃响起才如梦方醒。
      简时宇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几乎要握不住手机。
      
      过了一会儿,张衍又发来一条消息,上面显示了他的定位:盛宴酒店。
      盛宴酒店是市中心的一家大酒店,紧贴着海滩,酒店里的海景房要1500元一晚,一般人绝对不会到这种地方约炮。
      
      简时宇终于恢复了理智,他颤抖着打字:“死了?”
      张衍没有回他。
      
      简时宇看了看手腕上的手环,脸色惨白地打开隔间的门,头重脚轻地走出了厕所。他把手机放回口袋,快步走出教学楼,朝校门的方向跑去。
      阳光下,简时宇的背后开始冒汗,等他来到校门口时,他的衣服已经被彻底汗湿。这一上午的运动量几乎顶他以前一个月的运动量。
      
      压抑地喘着气,简时宇拦了一辆出租车。
      “盛宴酒店,你快开,快!”简时宇喘着气对司机说。
      若是换了以前,司机对死肥宅简时宇是不会有好脸色的。但此时此刻,简时宇顶着一张讨喜的脸,司机二话不说踩下油门,飞速奔上跨海大桥。
      
      新辅导员的第一节课就敢逃课,简时宇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程启脸色不善地看着突然空了的座位,等了十五分钟依然没有人回来。
      新官上任的程启觉得自己的颜面被简时宇扫尽。他大步走向那个空座位,看见桌上还放着课本,抽屉里有一个书包。
      
      程启对瞿凡说:“把书包整理好。”
      “啊?”瞿凡愣了一下,看着辅导员铁青的脸色,立刻战战兢兢地把简时宇的书包收拾好。
      程启伸手就把书包夺走了。
      
      瞿凡瞪大眼睛说:“老师,这个书包是简时宇的……”
      程启头也不回,冷冷地道:“叫他来我办公室拿。”
      
      出租车此时已经驰入岛内的市中心,七绕八拐地避开拥堵地段,没到半小时就把简时宇送到了盛宴酒店的对面。司机告诉他酒店门口被封锁了。
      简时宇付了钱之后,拿出手机给张衍打电话。
      “喂,张衍,你在哪?”
      
      张衍一开始给简时宇发消息,是因为心里害怕,但又觉得自己那两个室友都靠不住,估计会把事情泄漏出去,所以就选了人缘最差的死肥宅。毕竟,就算简时宇想说出去,也不知道和谁说。
      但他没想到简时宇竟然直接赶来酒店。
      
      张衍的声音充满疲惫:“我在酒店门口……”
      简时宇走到盛宴酒店的大门前,发现门口被警车包围,警戒线把酒店封锁得水泄不通。他一眼就看到了被警察围住的张衍。
      他箭步上前,却被警察拦住:“不好意思,现在不能进酒店。”
      
      “我,我找张衍……”简时宇语气焦急。
      张衍听到声音,看向被拦住的少年。
      当他看到简时宇的脸时,整个人僵住了。
      
      此时此刻,身为一个花心gay的张衍,内心只有一句话。
      为什么他今天才发现简时宇是这么好看的极品?!
      
      “张衍!”简时宇冲他挥手,“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张衍回过神,走到他面前,愣愣地说:“你今天真好看……”
      
      简时宇愣了一下,片刻后才明白,这个手环居然能让身边人忘记自己以前的长相!但事态不允许他细想,他摸了摸手环,问道:“唐子铭到底怎么了?”
      张衍这才反应过来,艰难地开口说:“他今天凌晨……跳楼自杀了。”
      简时宇的腿开始发软。
      
      他看了看周围的警察,小心翼翼地问:“什么时候跳的?”
      张衍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后回答:“昨晚3点多,具体时间还要等法医的结果。”
      “你能……能带我去看一眼吗?”
      张衍点了点头,带他走进包围圈,简时宇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在酒店的东侧,靠海的一面,街道上趴着一个男人,穿着酒店的睡衣,可以看得出身材很好。在尸体的底下,是一大滩暗褐色的干涸血迹。
      幸好尸体趴着,简时宇没有看到被毁掉的脸,否则他极有可能晕过去。
      
      忽然,他的视线被尸体的右手吸引——上面戴着一只黑色的手环,正和他手上的这只一样。
      简时宇觉得喉咙发干。
      
      张衍显然是受到了刺激,他颤巍巍地指着尸体说:“他身上的那套衣服,还是我给他拿的……这太可怕了,我没想到他会这样……”
      张衍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
      
      “你们晚上做了什么?”简时宇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紧张地盯着张衍。
      张衍摇了摇头道:“亲都没亲上,这家伙说参加生日Party太累了,倒头就睡……”
      简时宇惊讶地看着他。
      这太奇怪了。号称gay圈百人斩的张衍,居然亲都没亲到唐子铭。
      
      简时宇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心里很难受。他有好多疑问想问地上的这个人,但是现在却毫无办法。
      为什么他会在半夜给自己发消息,为什么手环会改变他的外表,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忘了他以前长什么样……
      
      简时宇和张衍一起被警方带走做笔录。在这期间,简时宇被要求拿出身份证确认身份。
      简时宇犹豫地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正想着怎么解释,却发现身份证上的照片已经换成了他现在的样子,令他瞠目结舌。
      
      做完笔录之后,审问员还特意问了一下他手上为什么会有和死者一样的手环。
      “他昨天生日宴会结束后送给我的……”
      
      如果换作过去的肥宅简时宇,估计会被当做撒谎——谁会送丑八怪同款手环呢?
      但是现在的简时宇,哪怕他说唐子铭送了他一架飞机都有人信。
      
      “我靠!”张衍愤愤不平,“敢情那家伙看上你了啊?!”
      说着,他看了一眼简时宇,又说:“不过看上你也不奇怪……”
      试问这张脸谁看了能不心动?
      
      在警局等待了一天,法医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唐子铭属于自杀身亡,根据监控以及血迹判断,死亡时间是凌晨3点15分。
      
      3点15分……
      简时宇飞快地拿出手机,查看他和唐子铭的聊天记录,聊天的时间恰好是3点15分。
      恐惧像洪水一样吞没心脏。
      
      简时宇并没有因为获得好看的皮囊而欣喜,离开警局后,他一路上都在回想唐子铭死在地上的惨状,心里越想越害怕。
      这个手环是不是杀人的……
      
      张衍看着简时宇失神的样子,试图安慰他:“别怕,那个家伙估计是心理有毛病。咱们不是被放出来了吗,和咱们没有任何关系,你放心吧。”
      简时宇失魂落魄地看着车窗外的大海。
      在这一瞬间,有一个念头划过他的大脑。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是什么,它便转瞬即逝了。
      
      回到学校时天色已晚,张衍殷勤地买了一个面包和一袋酸奶给简时宇。他刚回到宿舍,就被瞿凡告知,他的书包被辅导员拿走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给他的……”
      以前从来没给过简时宇好脸色的瞿凡十分愧疚地和他道歉。
      
      “不怪你。”简时宇摇了摇头,问道:“他办公室在哪?”
      “我知道,”正在玩游戏的陈一楷回答道,“在C区五楼504。我上次去送材料的时候见到过他。”陈一楷是班级的团支书,经常和老师打交道。
      
      简时宇把面包和酸奶放在桌上,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室友,心里感到一丝陌生的温暖。
      在今天以前,他的三位室友是绝不可能对他这么热心的。
      
      简时宇走出寝室,摸了摸自己的脸。
      原来有一张好看的脸,真的可以改变周围的人对自己的态度。
      
      唐子铭是为了追求这样的生活才戴上手环的吗?
      他为什么放弃了这样的生活?
      又为什么把手环送给我?
      简时宇没机会知道了。
      
      教学楼C区504。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程启却还坐在位置上整理资料,他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书包。
      最后一位女老师离开办公室,临走前对程启说:“程老师,今天怎么这么晚?以前你可是准时下班的啊。”
      程启抬头对她笑了一下,帅气的笑容令女老师面红心跳。他说:“今天要整理的文件有点多,我加会儿班,你先走吧。”
      
      女老师走了之后,程启抬眼看了一下黑色的书包。
      他想了一整天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看的人会用这么丑的包。
      时尚界的弄潮儿程启想立刻给他换一个爱马仕的包。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敲门声,简时宇推门进来。
      虽然白天已经被这张脸狠狠暴击过,但再度看到少年的眼睛,程启还是失神了。
      数秒后回神,程启的切换为冷冰冰的严厉教师,严肃地问道:“简时宇同学,你逃课干嘛去了?”
      
      “我去酒店了……”
      简时宇话刚一说出口,程启的脸色一黑。他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资料往桌上一放,低音炮变成了迫击炮:“酒店?你逃课是为了去酒店?”
      简时宇愣了一下,他愣愣地说:“酒店……怎么了?”
      
      “和谁去的。”
      “张衍……”
      “你和张衍?”程启的眼神里带着难以捉摸的情绪。他站起身,走到简时宇面前,1米88的身高直接气场碾压可怜的简时宇。
      简时宇怯生生地看着他。
      
      程启忽然不生气了,他微笑着说:“也是,你是成年人,辅导员没有资格管你的私生活。”
      简时宇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急忙开口解释:“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但是,你和张衍为了去酒店开房,一个公然翘课,一个半途早退,全然不把我这个辅导员放在眼里,你知道这种行为有多么恶劣吗?”
      
      简时宇慌乱地说:“程老师,我是因为有急事去酒店找张衍……”
      “这种事也叫急事?”程启的笑容淡了许多。
      “因为唐子铭出事了,所以我去帮忙……”
      程启的笑容彻底消失:“张衍还叫了别人?!”
      
      “不是,你想到哪儿去了,是他们俩开房,然后张衍发微信给我说……”
      “你是要详细地说一遍你们开房的全过程?”程启看着少年漂亮的眼睛,对他不检点的行为非常失望。
      简时宇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被叫去警局做笔录这件事要是说出来,说不定会惹上更大的麻烦……
      
      程启见他不反驳,面无表情地说:“我不追究你的私生活,那是你的自由,但是逃课就是你的不对。下不为例,懂了吗?”
      这都什么事儿啊?简时宇觉得自己心累极了,他委屈地低着头,一天的疲倦和恐惧都在此刻决堤,他点了点头,声音沙哑地说:“我知道了……”
      
      听到少年可怜巴巴的声音,程启心中的怒气立刻消失一大半。他向来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可是对着眼前这个少年,他却怎么都生不起气。
      “吃过晚饭了吗?”程启的声音又变回了性感的低音炮,还带着一丝温柔。
      简时宇点点头,又摇摇头。
      
      程启单手把书包从桌上拿起来,反手扛到自己肩上,露出一个帅气的微笑。
      “走,带你去吃饭。”
      简时宇惊讶地抬头看他,刚想说张衍给自己买了面包,但是从小畏惧老师的他生怕程启生气,只好答应了。
      程启看着少年想拒绝却又不敢拒绝的眼神,心情忽然好了很多。他发现自己好像很喜欢少年在自己面前露怯的模样。
      
      “我和张衍真没什么。”
      坐到程启的跑车上,简时宇想了想,还是坚决地撇清他和张衍的关系。
      
      程启见他态度诚恳,便点点头说:“没事,我只是生气你们俩逃我的课。我上了好几个班的英语课,只有你们俩敢逃课。”
      简时宇低低地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车子开出校门,程启勾起唇角说:“带你去吃烤肉吧。”
      “我太胖了,我不能再吃了……”简时宇下意识地说,眼神里闪过一丝自卑。
      程启嗤笑一声,嘲笑道:“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还说自己胖?你该多吃点肉,这样才能更壮点。”
      
      简时宇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换了个身体。
      早上在厕所,他用手摸过自己现在的身体,因为当时惊慌,并没有在意身材怎么样。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这具身体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还有腹肌和胸肌,只不过没有太明显。
      
      于是,简时宇把自己的卫衣撩上去,露出自己流畅的腹肌线条,小声地说:“现在的身体……好像有一点点壮。”
      程启看见他的动作,差点把车撞到安全岛上。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程启咽了下口水,声音发涩:“我收回我的话,你这样挺好的,可千万别再练肌肉了……”
      “你不是说壮一点好吗?”
      “不好。”
      程启不允许这种充满少年感的肉/体变成可怕的肌肉男。
      
      车子开到了烤肉店,辅导员程启带着逃课学生简时宇出来吃烤肉,画面一时间居然还挺和谐。
      简时宇不太熟练地用夹子翻转烤肉,不小心把油渍弄到了袖子上。程启体贴地拿过夹子,并温柔地说:“简同学,你是眼神不好还是手抽筋?”
      
      简时宇被嫌弃惯了,他红了脸,也不反驳,只是默不作声地学程启的动作。
      期间,程启不少次对简时宇发出嘲讽,但两人之间的氛围倒是融洽了不少。
      “还是第一次有人请我吃烤肉……”简时宇喝了一杯可乐,在烤肉的烟雾中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谢谢程老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回去一定好好学你的课。”
      
      程启咽下一口酒,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暖光灯下漂亮而又帅气的少年。
      第一次有人约他吃烤肉?不可能吧……
      程启在学生时代,三天两头就有人约他吃饭,而他仗着自己长得好看,专门挑贵的去吃,现在想想还挺不要脸的。
      
      简时宇往烤盘里放了几块五花肉,发出“滋滋”的声音。他的嘴唇因为酱料的原因而有些发红,看得程启出神。
      
      简时宇叹了口气说:“以前……我长得不好看,大家对我都很冷漠。”
      程启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简时宇没有接着说下去,他低头给程启夹了一块肉。
      
      “其实,没必要在意别人的看法。”程启忽然认真地对他说,“我上小学的时候,还因为自己是左撇子而被嘲笑。但我妈从小就告诉我,左撇子比较聪明。所以,每次我被嘲笑的时候,我都懒得同那群傻瓜说话。”
      
      简时宇被逗笑了。雾气沾湿了他的镜片,他把黑框眼镜摘下,认真地对程启说:“程老师,你人真好。”
      程启看着他,忽然说:“你不戴眼镜更好看。”
      简时宇笑了笑。他看着程启夹烤肉的左手,忽然怔住了。
      
      那个在车上一闪而过的念头,在此刻清楚地冒了出来。
      他慌忙放下手中的夹子,胡乱擦了擦手,也不管烤盘里的肉被烤得有些焦了,拿出手机,微颤着手点开唐子铭的微信聊天框,快速地看了一眼凌晨的聊天记录。
      
      简时宇心里的猜想,变得清楚而明晰。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简时宇缓缓地打了一行字,按下了发送。
      那行字是:“你还活着,对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