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没过一会儿,东山门大开,御兽宗山门内飞出一行三只白鹤。
      
      白鹤身上各坐了几个人,其中一位老者取出一张阵盘,向东山门外抛出。瞬间,一层幽蓝色的阵盘符文腾空而起,东山门外所有骨龄在二十岁以上的人被全部驱逐出半里开外。
      
      “御兽宗弟子入门考核正式开始。入门考核第一步,踏上登仙梯,落日前抵达山顶,即有拜入山门初步资格。”
      
      “现在,每人一粒辟谷丹,登仙梯,开!”
      
      苍老的声音在整个东山门外回荡,东山门旁雾蒙蒙的石梯,随着老者的话落陡然恢复清明。原本有些浮躁的人心也跟着寂静下来。
      
      同一时间,众人手中都多出一枚莹白如玉的丹药,想来便是老者方才所说的辟谷丹。
      
      东山门外的少年少女和孩童们纷纷向他行了一礼,将辟谷丹服下,相继踏上登仙梯。
      
      楼青茗两人将辟谷丹放入口中,她看着前方陆续踏上登仙梯的人的人影,拉着楼青蔚的手,一边往登仙梯上行去,一边低声嘱咐:“如果路上没有看到我,你只管往山顶上爬,咱们山顶见。”
      
      楼青蔚郑重点头,声音明显有些紧张:“茗茗,咱们肯定能考核成功,是吧。”
      
      楼青茗捏了捏他与自己相似的脸,笑:“当然。万一你发挥失常也不用害怕,到时候就来给我做贴身小童,一样能进去宗门。”
      
      见这蠢孩子还若有所思点头,楼青茗强忍住翻一个白眼的冲动,故作低落:“也不知道如果我考核失败,得去做谁的小童。”
      
      楼青蔚一愣,而后连忙拍胸脯保证:“茗茗别怕,我肯定会考核成功。如果茗茗真的考核失败,还能做我的贴身小童。“
      
      说完,他用坚定地看着她,并给了楼青茗一个汗津津的握手。
      
      楼青茗赶紧低头,掩饰住眼底逐渐盈满的笑意。
      
      “咱们也走吧。”
      
      “嗯。”
      
      楼青蔚紧紧抓住楼青茗的手不放,一起踏上登仙梯。却在脚步刚刚踏上,就感觉到身边没了楼青茗的身影。
      
      他板正着小脸,看向遥不见顶的登仙梯,深呼吸一口气,大踏步向山顶走去。
      
      御兽宗的青龙殿中,凡是没有闭关、且有收徒需求的修士们,都在各自峰主的带领下汇聚一处,通过观看水镜中娃娃们的表现,决定各自心仪的徒弟人选。
      
      虽说此刻登上仙梯的考核者们年岁不一样,但年纪小的孩童有心思清明的优势,年纪大些的少年则有体力充沛的长处,所以,并无人感觉不公平。
      
      不同于其他修士们的表情严肃,凑到一处的几位峰主表情闲适,正凑在一处闲聊。
      
      “你们听说了吗?上个月无影阁的少阁主虞勉重伤了,听说经脉和丹田中异火乱窜,丹霞宗都说治不好了。”
      
      “异火这玩意儿本就难缠,还是经脉和丹田里更难祛除,如果不是虞勉是天冰灵根,正常修士都不一定能坚持到回宗呢。”
      
      “也是银霜海那个阵师老不羞,一大把年纪了,还亲自下场找个小娃娃麻烦。”
      
      乌雁峰峰主俞沛听到这里,也不免感慨:“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虞勉那孩子,可惜了,如果他是我的弟子,我保准现在就为他打上门去。”
      
      一边说着,一边从面前的水镜挪开视线,看向众人。
      
      青龙殿中短暂一寂,众人面上现出一种诡异的纠结,而后纷纷大笑。
      
      俞沛身后的契约妖修风雁见众人的反应,差点气歪了嘴:“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我们乌雁峰就不配拥有一个聪明徒弟吗?”
      
      俞沛的老对头吕朔好笑地摆手:“风雁你别生气,这话可不是我们说的,是你那个不成器的契约主子自己整出来的乱子。”
      
      俞沛前些年去挑衅碎星宗的谭泽,让对方给他占上一卦,算算他的徒弟缘,结果当时的谭泽是在酒后,占卜完后用词相当不客气,直接和他说:“你这辈子身边就是聚集了一群憨货的命,铁定收不到个聪明徒弟。”
      
      这话差点没让俞沛气歪了鼻子,自此之后是见谭泽一次,就打一次。
      
      而当时谭泽的那句批言,也随着那次之后传遍了整个修真界。现在想想俞沛收到的这几个徒弟,虽然品性都不差,可不就是没有一个聪明绝顶的嘛。
      
      成天靠着运气吃饭,能吃到几时?!
      
      其他三个俞沛灵宠纷纷把风雁围了起来,七嘴八舌抗议:
      
      “肯定是风雁你这个名字风水不好,乌雁峰什么乌雁峰!咱们再打一架,我感觉用的名字,乌狗峰,肯定能收到好徒弟!”
      
      “滚滚滚!什么乌雁乌狗的,当然用我的,叫乌虾峰才旺财!”
      
      “嗷嗷嗷!”
      
      ……
      
      风雁一巴掌将几个造反的老伙计拍到地底下:“今年份儿的挑战已经用完了,想改峰名,明年请早!”
      
      俞沛被这些灵宠和师兄弟吵得心烦,转头对着大徒弟道:“纪安啊,你瞧,师父这峰主当得多心累啊,就等着你们这群小一辈来接班了。”
      
      邢纪安额上青筋直跳,想想他下面那三个憨傻呆的师弟,强抑制住自己的暴脾气,诚恳建议:“师父,徒儿以为,您是时候该收一个聪明些的徒弟了。”
      
      这一憨一傻一呆,如果不是他亲师父收的,他分分钟忍不住自己将要喷薄而出的火爆脾气。
      
      俞沛察觉到周身温度有些升高,不动声色的瞟了眼大徒弟头发丝上那些噼里啪啦的火星,识相的默默移开视线。
      
      关于收徒弟这事儿,他几乎已经放弃挣扎了,全凭缘分。
      
      你说这原本看着都是些聪明的小人儿,怎么一入到他门下就都变傻了呢?!
      
      登仙梯上,上辈子早已经走过不知多少炼心幻阵的楼青茗,全程通过的比较轻松,几乎没费多少力气。
      
      脚下踏过的一个又一个影像,大部分都是前世的,只有少少几幅画面才是今生,还都是与她那位生下她和蔚宝第二天就跑得没影的生母有关。
      
      楼青茗从始至终都眯着眼睛,或偶尔驻足,或狡黠一笑,仿佛是清灵湖水下的活泼鱼苗儿,自带灵动色彩。
      
      对于时不时出现在眼前的画面,她大多都视若无睹,只有偶尔发现自己几乎快将那影像中的人儿忘掉,才会停停脚步。
      
      即便如此,她心中也不由感慨。原还以为她上辈子已经没有遗憾,这辈子应该抛开过去,洒洒脱脱的重新开始,却没想到,原来她心中竟然还挂念着那么多事儿。
      
      想想她上一世,好容易卸任了世俗界的女皇,结果进入修真界后又阴差阳错,又于百年后接手了腾蛇宗的宗主之位,一辈子兢兢业业,将腾蛇宗一个小小的四等宗门,发展为二等。
      
      得亏她现在是重生在了另一方她也没听说过的小世界,这如果是原先的世界,她还真不一定会像现在这样洒脱。就这样,她还经常感慨,索性她陨落前已经将宗主之位传给了一位看好的弟子,还好心爱的储物戒指投放到罡风乱流,否则她真是想想就是一阵心梗。
      
      抬脚再次上迈,脚步刚刚落实地面,就见面前画面再次一荡,眼前出现一个人。
      
      那是位一身月白长衫的昳丽少年,他面容精致,气息内敛,整个人娇弱得仿佛一朵儿娇嫩欲滴的白刺玫。他看着她的目光清凌凌的,扬眉浅笑时,柔弱中带着十分清雅的魅力,似是能将她的魂儿给勾走一般。
      
      他缓缓启唇,声音优雅清灵:“心悦君兮,君可知?”
      
      楼青茗呼吸一窒。
      
      他羞涩浅笑,笑容似在含苞轻颤:“辞还想为师姐生个娃娃。”
      
      楼青茗抬手捂住胸口,制止自己蹦跶得欢快的小心脏。下一刻,手又仿佛被烫到了一般,迅速缩回,并且立即回神。
      
      平的!
      
      她现在的胸还是平的!还是一个奶娃娃!
      
      既然是平的,那蹦了也白蹦跶!
      
      早在重生在这方世界时,她就粗略测算过了。距离她前世陨落已经过去了十万年之久,十万年的时间啊,足够发生很多事情。
      
      或许眼前的这朵娇嫩欲滴的白刺玫,已经变成了蔫哒哒的老白菜后作古,也或许飞升离开了修真界,与她一别两宽。总之,她和他已经没了可能,必须打住!
      
      做完心理建设,楼青茗最后看了眼某人那柔弱到仿佛不堪碰触和呵斥的表情,叹出一口气,对眼前的身影不再留恋,大踏步踏破幻境,继续向前而去。
      
      有缘无分!有缘无分!
      
      富香这一路上也遇到了许多幻境,但她年纪还小,心思澄明,因此路上并未驻足多长时间。因为精神上的过于兴奋,她一路上虽然身体逐渐疲乏,却步速不减,越走越带劲儿。
      
      青龙殿中,俞沛看着水镜中的富香,对身边的灵兽和大徒弟道:“这丫头怎么样,这干劲儿十足的模样,简直和我小时候一个样儿。”
      
      邢纪安眯起眼睛,只看水镜中的表现似乎并无什么不妥,但是,“师父咱再多看看,看到最后再定,时候还早着呢。”
      
      御兽宗东门的登仙梯,前半段考验耐性,中半段考验胆量与御兽宗之间的缘分,后半段考验心性。
      
      对各位等待挑选弟子的峰主们而言,中后段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现在确实言之尚早。
      
      俞沛又看了两眼,将水镜的画面更次更换,对大徒弟道:“你说这次为师有没有可能遇到一个合心意的徒弟?”
      
      邢纪安视线牢牢定在水镜中分毫未动,动也未动:“看缘分。”
      
      风雁连连颔首:“找一个与雁有缘分的,铁定聪明!”
      
      “狗!与狗有缘的!”
      
      “虾!”
      
      “嗷!”
      
      画面一转,水镜上出现一位狭长瑞凤眼的精致女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