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登仙梯上,楼青茗看着眼前戛然而止的石梯,空旷山涧上的三根粗长铁链,和山涧对面继续蜿蜒而上的登仙梯,瞬间明了这一关的用意。
      
      通过山涧,抵达对面的石梯,继续前行。
      
      无人引导,无人解说,这一关完全靠小娃娃们的领悟力和勇气。
      
      楼青茗站在原地前后看了看,确定至今她身边仍旧没有一个人影,她仍处在独立空间中,兴致盎然地翘起嘴角,舒展了一下四肢:“哦豁,这就刺激了。”
      
      像这种头顶灼灼烈阳,脚踏万丈深渊,猎猎强风中大荡铁链,想想就倍儿合她心意。
      
      山涧中.共有铁链三条,一低一中一高。
      
      最顶上的那根铁链位置有些高,楼青茗惦着脚尖也够不着,因此自动放弃。
      
      剩下的两条,楼青茗看了看自己的五短身材,为了避免最后这两根铁链被风吹得摆动幅度不一致,她到时一个也保不住,再度放弃一条。
      
      做下决定后楼青茗也不犹豫,她像只小豆虫般,扑到了最下面那根铁链上,用四肢缠到那根铁链上,一拱一拱地往前窜。
      
      从楼青茗踏上墨色铁链的第一瞬间,山涧上本就随着狂风不停抖动的铁链,晃动得越发厉害。且随着她在铁链上的逐渐前行,千丈山涧下源源不断的兽鸣声在交叠嘶吼。
      
      楼青茗手脚牢牢抓着铁链,小身子随着铁链一甩一甩的,丝毫不惧。甚至还在被甩至制高点时,没忍住勾起唇角,自喉间发出低低的轻笑。
      
      用水镜看到这一幕的俞沛和邢纪安:……
      
      邢纪安:人来疯小皮丫头无误,和他那个不省心的二师弟一个类型。
      
      俞沛:“这小娃娃不错,精力充沛还活泼,一开始就知道只选一条铁链,一看就是个聪明的。”
      
      邢纪安:……他感觉他和师父看的不是同一个水镜。
      
      爬到山涧中央时,铁链被甩动得越发剧烈。楼青茗低头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山涧,兴奋得发出嘘的欢快口哨。
      
      就在她准备继续前行时,却见山涧下陡然发出一阵刺目的金色光亮,一阵低沉并雄浑的兽吟蓦然响起,空旷、悠远、苍凉。
      
      楼青茗心头一动,垂首看着身下深渊中兽吟传来的方向。
      
      似乎感应到什么,山涧中的山风渐停,原本在深渊之下层层沸腾的兽吼声也霎时停止.
      
      由极吵至极静,不过一瞬。
      
      楼青茗心间一颤,她眼睁睁看着山涧下那抹朦胧的金光在下面盘旋了数圈,突然一冲而起,飞掠至她身边盘旋了数圈,又重新飞回山涧底部。
      
      楼青茗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层层雾霭中的金光影像,却与它隔着叠叠白雾,始终迷蒙不清。
      
      半晌,直到那抹金光消失不见,楼青茗震颤的心跳才逐步恢复平缓,她疑惑低语,“那是什么?”
      
      她话音方落,深渊下原本安静下来的兽鸣声又陡然拔高起来,风势也顺势增强至原先的强度。
      
      来不及思考,各式各样的灵兽虚影就从脚底越出,飞至她身边环绕,或小心打量,或低吼试探,或大声咆哮。楼青茗挑眉,感觉对比起刚才那抹被云雾环绕的金影,面前这些灵兽虚影简直蠢萌到不忍直视。
      
      这样想着,她也没再思考刚才的问题,环着铁链继续前爬。后半程路上,除了一堆蠢萌的灵兽影像骚扰,顺利到不可思议。
      
      当双脚重新踏上实地,楼青茗再次回头,山涧下的兽吼声消失一空,风势消弭,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这丫头一看就是我御兽宗弟子,竟能吸引上来这么多兽魂。”
      
      “刚才那道金光是哪个?”
      
      “不知,那涧下的兽魂多了去了,我又哪能一一记得清。”
      
      青龙殿中见到这一幕的修士们都在低声讨论,俞沛也捋着他纤细的八字胡低喃:“那金影,以前好像从未出现过……”
      
      接下来的路途,楼青茗走得稍慢。如果说,在通过问心锁之前的石梯上遇到的幻境都是入门级别的炼心,那么后半段,则是专心级别的炼心幻境。
      
      眼见通过一个又一个幻境,身上背负着的压力也越发沉重,楼青茗的心神却越发平静。此时天边太阳已经逐渐西斜,楼青茗看着还差几步就能抵达的山顶,勾起唇角,坚定不移地挪动着已经酸疼的双腿,向台阶上迈去。
      
      微风轻轻拂过,楼青茗眨了眨眼。
      
      她眼前景象一变,虽说她仍旧是与现在一般的五六岁孩童身高,人却已置身于破败萧条的冷宫之中。
      
      脆弱苍白的父妃抱着一把小木剑,双目空洞且混乱地说着一些疯疯癫癫、让人难以听懂的疯话。据传她的父妃是被母皇从宫外抢来的,因为手段太过激烈,损了神志。
      
      她的两位兄长因为身形过于高大健壮,行事懦弱,可以想见,未来很难许配个好人家。
      
      作为这启华冷宫中唯一的女儿,也是未来的顶梁柱,楼青茗小小年纪就肩负了照顾父妃和嫁兄长的重任,她有责任为他们遮风避雨,并安排好未来。
      
      她细心筹谋,耐心策划,最终于十二岁那年成功逼宫。
      
      站在半人高的台阶之上,楼青茗看着眼前这个逼疯了她父妃的糟老婆子,淡然唤道:“母皇。”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她母皇更是其中翘楚。哪怕她父妃早已疯癫,也会闲着没事儿去他那处,于是才相继有了她两位皇兄的出世,和她这位天生聪慧心眼多,并最终将糟老婆子踹下皇位的天下救赎。
      
      也幸亏有了她的出世,否则还不知道她家那一疯两傻的小男人们,会被欺凌到什么地步。
      
      这一年,她铁血地软禁了提前退位的母皇,顺便搞死了几个以前成天跑到她们面前趾高气昂、浓妆艳抹的糟老头子妃嫔,楼青茗坐上了高高在上的纯金皇位。她看着皇位下在她雷霆手段下,被搞得服服帖帖的朝廷大臣,满满的成就感充塞在心中。
      
      原本她以为,接下来她除了发展发展朝政、造福造福百姓,就只需为她那两位外表健壮却内心敏感的兄长寻找勇武女郎,让他们嫁个好人家就可。顺便也为自己多寻摸几位绝世小美男,填充一下后宫,应付一下自己未来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却不想她的世界会在某一天,突然发生了变化。
      
      修仙者!
      
      还是一位看不惯女子登基的男性修仙者!
      
      “区区世俗界异族女子,见我还不下跪?”
      
      年仅十三岁的楼青茗脊背挺直,漫不经心开口:“你是深闺弃夫?还是后院怨夫!一开口就忒酸!”
      
      既然从这人的表情和语言判断,他根本就不会放过自己一命的打算,那她又何必对其弯腰求饶?!临死之前将自己怼到舒爽,才是真的爽。
      
      三角眼男修大怒,他抬起长剑,就准备将她一击灭杀。却在下一刻,那位生她、养她,一直被她认为是普通人的疯傻父妃,突然从后殿冲了出来,抽出一把不知从哪里取来的剑,将那男修斩杀在剑下。
      
      只那一下,父妃本来被她精心养护的容颜,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由繁茂年华,跃至天命之年。
      
      父妃用尽最后的力气捏碎了一块玉牌,他歉意地看着她,甚至来不及多说一句话,就溘然长逝,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父妃在她记忆中的第一次清醒,也是唯一一次清醒。
      
      只这一次清醒,他就为她付出了生命。
      
      之后不久,父妃的师父来到皇宫,带走了父妃的尸骨。在临走前,他为她和两位兄长测过灵根,两位兄长只是普通人,反倒是她这位女皇,竟是少见的单品金灵根,且灵根数值颇高,几近天灵根。
      
      父妃的师父看着他,询问:“你要想清楚,你是想要留在这里,还是走出去。”
      
      “留在这里,你将会是女皇,万人之上,无人能出其右;但若离开,你不仅要从头开始,其中更是会有许多的艰难险阻,甚至可能会早早地丧失生命。”
      
      “你想好了吗?”
      
      楼青茗坐在皇座之上眼神恍惚。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如果自己留在这里,她将会开创千年以来最强盛世,史书留名、后世称赞。将会女孙繁茂,成为在位时间最长女皇,将会广纳后宫,各种类型美男统统手到擒来,全部对她芳心相许、生死不移。
      
      凭借她现在所展现出来的才智与手腕,未来绝对一片坦途。
      
      但如果自己如果选择离开,未来将会面对有艰辛、有背叛、有伤亡、有勾心斗角,更甚至,她还看到了自己最终直至死亡,也没有踏上这条道途的终点,平白留下许多遗憾。
      
      是选择鲜花美眷、死得万人铭记,还是选择一路艰难困苦、死得轻如鸿毛。
      
      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选择。
      
      生活再美满又怎样,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她在意的,是生活中还有没有更多值得她去克服的困难,值得她去铭记的对手,和值得她去探索的风景。以现如今的庚梁国况而言,太过没有难度。
      
      于她而言,有挑战,总比无趣要来得重要。
      
      更何况,楼青茗清了清嗓子,真诚地看向父妃的师父:“就我们这个国家,真的没有一个能入得了我的眼美男。我说真的,刚才我脑海中那一晃而过的满后宫美男,您真的不是在驴我?!”
      
      她曾经被全国第一美男吓得回到寝宫,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压惊压了三天,她会说?
      
      既然现在庚梁国已经满足不了她寻找小郎君的愿望,那她何不将目光放得开放一些,拓展到整个修真界去寻摸?!
      
      没错,哪怕为了洗眼睛,她的向道之心也是少有人能达到过的坚定。
      
      她会找到最美的男修,让他为自己生下最可爱的孩子!
      
      幻境已经消散,楼青茗大踏步的迈了出去,成功踩上了最后一道台阶。
      
      脚踏实地,站在地面上。
      
      刚刚舒出一口气,踌躇满志,楼青茗就猛然想起,这一世的自己已被天道阉割,丧失了让男人怀孕的能力!
      
      闹心到心梗,她绝逼不承认,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接受现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