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001章 ...

  •   晨曦初露,东方欲晓。
      
      一位年约五岁的精致女童正四仰八叉躺在面壁室的两张蒲团上,满脸红晕睡得正香。
      
      突然,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一位与女童长相有五分相似的男童走进房间,本是担忧的小大人表情,在看到自家双胞姐姐酣畅的睡姿,又转为哭笑不得。
      
      他一把掀开女童身上盖着的牡丹纹金色小被,嗅着她呼吸间带出清冽的酒香,上手开推:“茗茗,茗茗,快醒醒,我们该出发了。”
      
      女童沉浸梦乡,岿然不动。
      
      男童又推了两下,到嘴边的话头一转:“茗茗,叶姨要过来了,你……”
      
      女童反射性坐起身,睁开一双狭长的瑞凤眼,半遮半露的瞳仁瞬间清醒:“醒了醒了,我醒来了。”然后她就看到旁边又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弟弟,雾蒙蒙的瑞凤眼瞬间眯成死鱼眼状。
      
      楼青蔚睁着双与她完全不一样的丹凤眼,气呼呼道:“茗茗,今天要去拜宗门了,你前天还喝酒,也不怪霍姨叶姨生气。”
      
      楼青茗揉头的动作一顿:“我睡了一天多?”她不是只睡了一晚上吗?
      
      楼青蔚大力点头:“已经一天多了,如果不是霍姨给你喂了粒辟谷丹,你现在就该饿废了。”想起自家胞姐对酒水的独特痴迷,他就忍不住想叹气,“快起吧,再不起,叶姨就真该进来了。”
      
      楼青茗连忙起身,想要撸两把头发,在碰到叶恬不知何时为她打理好的包包头,又将手放下,向胞弟真诚点头:“蔚宝你信我,其实我也不想喝。”
      
      她上辈子哪怕活了一千余岁,也没感觉酒水这东西有多好喝过,哪想到这辈子一投胎,就马上转了性子。如果不是她生带记忆,自制力强悍,早就一头钻进酒缸子里拔不出来。
      
      真是见了鬼了!
      
      楼青蔚对她的话也不当真,刚将人拉出面壁室,就看到霍玲和叶恬已经等在小院内,两人身边还有一只趾高气昂的金色大公鸡。
      
      “霍姨、叶姨。”
      
      大公鸡见两人出来,抖了两下翅膀,迈着六亲不认的八字步走到楼青茗身边,用身子轻轻蹭着她。
      
      楼青茗却动也没敢动,她看着叶恬那似笑非笑地嘴角,反射性绷直脊背,开口忏悔:“叶姨霍姨我错了,我那天就不该贪杯,更不该喝酒。”当时是断酒了一个多月,实在是到了她自制力的忍耐极限,一个没有控制住。
      
      叶恬直接被气笑,“啪”的一巴掌拍裂了小油丫头诚恳做戏的表情:“每次都道歉,道完歉后坚决不改。”
      
      楼青茗站姿挺拔,在叶恬面前连动也不敢动,谄媚并讨好笑:“怎么会,人家其实真的是馋的不行,叶姨你确定我身上没被种什么酒虫?”
      
      叶恬嗤笑:“就你一个连修真路都没踏上去的小油丫头,谁会在你身上浪费酒虫?!想得美!过来我们该出发了。”
      
      说罢,就将两人小崽子往灵剑上一放,直接往御兽宗方向出发。
      
      小院内,金色大公鸡看着瞬间自院内消失的几人身影,不舍地昂脖打鸣:“喔喔喔——”
      
      楼青茗她们暂住的柘景城,就在御兽宗的山脚下,因此她们前后不过一盏茶时间,就来到了御兽宗的东门山下。
      
      今日是各大宗门十年一度的大型招新年,今天五月初五,是今年大招的第一天。
      
      此时,御兽宗东山门外已经聚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少年少女和孩童。
      
      抵达目的地,叶恬低头,看着身前的楼青茗整一个精神奕奕,没有丝毫宿醉的头疼反应,奇怪地与霍玲嘀咕:“也不知道他俩的父亲是不是酒鬼出身,他们的母亲好像不是啊。”这神奇的体质,百喝不醉,醒来后还没任何宿醉反应,关键这小丫头还没修炼过。
      
      霍玲神情清冷,就连语气都冰冰凉凉的:“既然茗茗喜欢,那咱们这一阵子就给她多采购一些放到储物袋,反正她也喝不醉,不会误事。”
      
      叶恬摩挲着下巴:“是权当离别前的最后心意?”
      
      “全部采购灵酒,以那丫头之后刚刚踏上道途的修为,一天也喝不了几口,喝多了还得担心灵气爆体,刚好。”
      
      “好主意!”叶恬脸上终于露出笑意,“就不信这样都治不了她,哈哈哈哈。”
      
      两人身前,楼青茗和楼青蔚听到叶恬畅快的笑声,互视一眼,齐齐松出一口气。
      
      说起带大他们的这两位姨,霍玲虽然常年面带冰霜,偶尔几句还将人噎的说不出来话,但她面冷心善,楼青茗与楼青蔚都不怕她。
      
      反倒是叶恬,别看她长得娇娇俏俏的,常年笑不离脸,但这绝对是一个狠人。爱好挑刺,特长吵架,有一次两人更是眼睁睁看着,叶恬在一处世俗界中与一位十里八乡闻名的泼妇对吵,吵着吵着还给吵到陡然顿悟,突破了许久没动的境界。
      
      更狠的是,她突破完事后,还不忘又找回人家门上,和人吵完,直到对方服输后才肯离开。
      
      自此,原先还在叶恬面前会耍几分性子的两人,在面对叶恬时,就只剩下如出一辙的乖巧。
      
      真是不敢不乖,不能不巧。
      
      解除危机后,两人不禁抬头向四周张望细瞧。
      
      今日东山门这一批,都是骨龄在二十岁以下的毫无修炼经验者;明日西山门还有一批,是大龄、不限骨龄的修士招收考核。只是到时,西山门那里的考核对比他们这批未曾踏上道途的,会更加残酷。
      
      霍玲看着身前两人的表情,轻轻摩挲着他们的脑袋,低声道:“以你们两人的资质,我本可以带你们去拜更好的宗门,现在却只带你们来御兽宗,你们可会怨我?”
      
      楼青茗和楼青蔚齐齐摇头。
      
      他们知道霍玲为什么这样说。去年初时,霍玲曾闭关为两人测算过,彼时测算过的最适合两人的宗门是无影阁,内域三大一等宗门之一。
      
      哪想等到去年末,霍玲准备带两人前往无影阁所在青钊城前,突然心血来潮又再次卜算了下,结果却又突变成了御兽宗。
      
      彼时霍玲还以为是测算失误,又反复测算过数次,结果却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御兽宗。
      
      一个是前途光明的一等宗门,一个是实力一般的二等宗门,这其中的差别,堪比天和地。
      
      不要说别人,就是霍玲自己都接受不了。
      
      一等宗门和二等宗门之间,相差的绝对不止是地位、机缘和同门人脉,还有门派底蕴、实力和资源。
      
      也因此,最终哪怕霍玲最终做出决定,与叶恬一起带着两人来到了御兽宗所在的柘景城,却直到前几天,都还在对测算的结果反复思量。
      
      楼青蔚看着霍玲眼中的真心疼爱,一板一眼道:“宗门好不好不重要,合适的才是最好。”
      
      楼青茗也跟着点头,小大人般笑着安慰:“反正都是正道宗门,又能差到哪里去,多谢霍姨和叶姨这些年对我们姐弟二人的尽心照顾和费心庇护。”
      
      “多谢霍姨和叶姨。”
      
      两个小娃娃长相有五分相似。男娃娃楼青蔚长着一双秀气的丹凤眼,性格细腻,文静秀气;女娃娃楼青茗则是一双撩人的瑞凤眼,性格有些皮,好酒还爱耍嘴皮。两个人无论是长相性格,都仿佛反过来的,让叶恬时常感慨他俩是不是在娘胎时被生错了性别。
      
      霍玲欣慰垂首,“蔚宝与御兽宗还算比较相合,只是茗茗,你的财运与这宗门颇为相克。”
      
      楼青茗拍了拍胸脯,笑着打趣:“不怕,没灵石了弟弟养。”
      
      楼青蔚认真点头:“对,我养。”
      
      叶恬和霍姨被两人的小模样逗笑,叶恬还拍着楼青茗的肩膀打趣:“霍姐你不用担心。你看茗茗,小小年纪都知道弄只鸡回来养,肯定是和御兽宗相合。”
      
      楼青茗死鱼眼:不!
      
      她只是喜欢吃鸡。谁能想到难得捡到一只蠢鸡,竟是一只开了灵智的,让她连下嘴都不能,反倒被那只蠢鸡追着啄着跟在屁.股身后,要认她为主。
      
      它知道她上辈子都吃过多少鸡、啃过多少鸡屁.股吗?
      
      叶恬看着楼青茗的表情就是一阵发笑:“三花喜欢你,想要认你为主是好事,怎么你还愁眉苦脸起来。可是嫌弃它炼气一层,还是五灵根?”
      
      楼青茗眯眼反驳:“那倒不是。只实在是它屁.股太翘,我怕自己养着养着就忍不住把它给啃了。”
      
      这是来自一个鸡屁.股老饕对它最大的执念。
      
      叶恬大力拍了下她肩膀,将楼青茗拍得一个踉跄,娇笑:“别闹,三花都开灵智了,你这样说,它该伤心的。”
      
      楼青茗捂着肩膀龇牙咧嘴:这手劲儿,忒大了。
      
      霍玲也笑:“三花我们就先为你养着,如果你们这次能入御兽宗,我和你们叶姨就在柘景城住到年底,你们修炼到炼气一层后就下来寻我们。”
      
      楼青茗和楼青蔚点头,牢牢将这件事记在心底。
      
      霍玲看着两人那副笃定的模样就是一阵不舍,没忍住又是一阵细细嘱咐。
      
      楼青茗眨眨眼,面上认真听着,心思却有些飘远。
      
      上一世,楼青茗本是庚梁国中一位冷宫皇女,上有一位神志不清的父妃,下有两位懦弱只会哭哭啼啼的皇兄,为了生存,作为父妃和皇兄们的唯一依靠,楼青茗精心谋划,在她十二岁那年逼宫造反,掀翻了她的母皇,成为新皇。
      
      后她又因为庚梁国中的小郎君们长相实在太丑,偶得机会进入修真界,拜入腾蛇宗,准备为自己寻找一个比她还要貌美几分的小郎君。却未想修仙界中的男子与庚梁国的男子很是不同,太过魁梧雄壮,少有她喜欢的那一款弱柳扶风型。
      
      之后,她从腾蛇宗一名普通内门弟子,一直混到腾蛇宗宗主,好容易有一个差不多能看过眼的小师弟非要往她嘴边送,想让自己拱一拱他那颗窝边草,她刚有些心动,还在尝试玩养成呢,一朝变故就让她身陨,带着记忆完美转世。
      
      而且还一转世即被天道阉割,失去了让男子怀孕生子的能力,只是一具普通女体。
      
      楼青茗:……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前世给小师弟买的那百八十瓶美容丹和养颜丹,都是给别人养的了!
      
      别问,问就是心痛。
      
      在距离四人不远的位置,富香看着对她不停嘱咐注意事项的父亲,面上有着些许不耐。
      
      “爹爹你放心好了,女儿这次一定能够进入御兽宗的,而且,还能拜一个厉害的师父!”富香仰着张肉嘟嘟的可爱小脸,说得肯定。
      
      富敛看着女儿这莫名自信的模样,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但也没有说什么丧气话。
      
      反正现在不过五月初五,若女儿在御兽宗这边没成功,他还能带她多跑几家其他宗门看看,只是御兽宗距离他们家族最近,他最想女儿拜进这里罢了。
      
      富香看父亲不信,嘟了嘟小嘴:“女儿是说真的,我早在去年的时候就梦到了。我今年,就在今天,不仅能够拜入御兽宗,还会拜在一位特别厉害的仙长门下,成为亲传弟子,以后日子过得可舒服了呢。”
      
      虽然那梦境有些断断续续,大部分时候还很模糊,但她却清楚的记得,她在拜入御兽宗后,不仅成为亲传弟子,有师父和几个师兄护着,还会遇到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男修。她非常喜欢他,喜欢到一直追着他到处跑!
      
      只是之后的梦境有些莫名其妙,她为了救下那个男修,接连将两位师兄给牵连至死,那位男修也对她没有丝毫倾心,师父还说要将她逐出名下……但是梦境嘛,后面肯定是反的,她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所以父亲您就放心好了。”
      
      富敛揉了揉女儿可爱的小发髻,开心笑道:“好好好,香儿肯定能梦想成真。”
      
      富香想着梦境中的那位俊美男修,也捂着小脸跟着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张,敲锣打鼓啦啦啦~(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