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心尖宠》溜溜猪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27 08:49: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谈判 ...

  •   韩江脾气不好,经常动不动就发火,刘楠跟徐泽都习以为然。
      更何况刚刚被人□□的无视了。
      
      盛倪走了以后,刘楠看着她的背影惊奇的说:“哇,看着不是小傻子啊。”
      其实学校的学生都知道十二班有个小傻子,样子萌萌呆呆的,“小傻子”这个称谓没有歧视的意思,就是觉得她有几分呆萌,跟其他的女生不一样。
      
      韩江也看着她在雪地里缓步离去的背影,女孩子个子小小的,包裹在大大的羽绒服里,雪地里穿白色衣服并不是很明智,她被旁边开过去的一辆自行车给撞到了,对方把她搀扶起来,关切的问着什么。
      
      少女好脾气的拍了拍身上的雪,说没事,两人还在交谈,她看上去脾气还挺好的样子。
      典型追女生的套路。
      徐泽嚼着口香糖,幽幽的说:“这种颜值也有路人缘啊,对了,盛景刚才跟我说要我们等她一下。”
      
      韩江轻哧的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说:“什么盛景?”修长的手指在羽绒服外面的衣料上面点着什么,好像在计数。
      
      徐泽吃惊:“你今天来不是给她加油的吗,她说要当面感谢一下你。”本来盛景还说了要请他们几个吃饭,但是老爷们儿没有让女孩子请客吃饭的道理吧,徐泽拒绝了,盛景好多歹说要见韩江一面,不过她现在还没出来。
      
      徐泽补充了一句:“没你点头我不敢答应,不过这是咱们学校校花。”
      韩江的目光凝视着不远处正在跟电车男扯皮的盛倪,对方非说弄伤她了,要送她回去,盛倪不肯,当街拉拉扯扯起来。
      
      很明显是追女孩子的套路,不过女孩子不愿意的话,显得手段太low了一些。
      韩江走了过去,就那样往旁边一站,气势上就压倒了别人,旁边的小女生着急忙慌的带上了眼镜,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藏在了眼睛后面,她显然有点慌。
      
      想想刚才色厉内荏的样子,还当自己是小老虎啦?
      “干什么,人家说不让你送。”他数了时间,整整忍了他一分钟,够了啊!
      那人也不是善茬:“关你屁——”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韩江的拳头直接就揍了过去。
      
      他很少发火打人,尽管如此,他在学校的威名也从未削减过。
      那人想还手来着,却不料韩江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最后打到人都怕了,他自己脸上也挨了好几下。
      最后朝外面吐了一头血沫,撂了一句狠话,叫韩江等人在这里等着。
      刘楠朝着他的车屁股踹了一脚:“等你大爷的,给老子滚!”
      
      盛倪看着爆燥如雷的少年,只有她知道刚才那个的人都抓到她手腕了吗。
      韩江一定是看到这一幕才暴跳如雷。
      匆匆忙忙的对这帮人说了一声谢,逃也似的就跑了。
      她抑制不住刚才看见韩江露出“那种”表情时的震惊。
      跟“他”太像了。
      
      ****
      
      盛景从容的走了过来:“谢谢你,韩同学。”有些女孩子其实挺奇怪的,看着这种画面,不仅不会害怕,竟然还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
      她身上穿着一件精致的毛呢大衣,跟刚才那个穿着劣质羽绒服的少女相比,显然她像养着的娇花。
      
      脸上还带着精致的妆容,头上烫着成熟的大卷,为了这次演出,她还特意去做了一个造型,就这外型在十七中已经是相当有名,韩江对她没有任何印象:“感谢我?”
      他看了一眼本来站在旁边一脸惊恐的盛倪,她早走了。
      盛景被他这个问法弄的有点懵,羞怯的咬着下唇:“谢谢你今天能过来,我挺高兴的。”
      
      韩江:“啊?”
      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尴尬,盛景好歹也是小名人,这样跟他示好,换做其他男生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吧,韩江居然无动于衷,盛景突然想起学校里面那些关于韩江的留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毛着胆子跟他表白:“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能不能跟你做个朋友?”
      韩江点燃一根烟,冷漠道:“不可以。”
      
      被这样直接的拒绝,盛景差点都站不稳,强烈的自尊心和好奇心让她想要知道原因:“为什么?”
      韩江瞥了她一眼:“没有为什么。”韩江做事从不讲为什么也没有人敢问他为什么。
      看心情。
      比如今天,心情就不是那么美丽。
      
      ****
      
      盛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很远,看不见韩江那些人了以后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刚才真的要吓死她了。
      
      下雪天的路不好走,刚出了个路口,一辆白色的保姆车从右手边蹿出来。
      “吱——”的一声,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盛倪一个趔趄,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眼镜掉到了地上。
      
      对于盛倪来说,这种白色漫天的天气,走路分辨颜色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谁注意到有辆白色的车飞过来呢。
      “不好意思小姐。”司机从车上跑了下来,不住的给盛倪道歉,看见她在雪地上乱摸,还把她当成盲人:“我没有注意到您眼睛看不见,您是要找盲杖吗,这里没有看见。”
      
      被人当成盲人的盛倪:........
      “我不是盲人,我的眼镜撞掉了,麻烦帮我找一下。”盛倪抬头,一双浅色的眼睛眯眯蒙蒙的看着开车的司机。
      
      小年轻也是在娱乐圈打滚了很多年的,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这么好看的一张脸,顿时愣住了,都忘记自己要给人找东西的事情了。
      高度近视眼在看人的时候,会很用心很认真的去看,给人感觉那双眼睛对你放电一样。
      小年轻就被电到了。
      
      “您看见我的眼镜了吗,我的近视度数比较高,看不太清楚。”
      “找.....找找看,我马上帮你找。”面对着少女的凝视,小年轻一颗心脏跟被电流击中了一样,慌慌张张的摸了很久才摸到一副眼镜:“给你。”
      盛倪接过眼镜到了谢,匆匆朝地铁站的方向走了过去。
      
      车开出去好远,方赫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应该问别人要一个电话之类的。
      海城太大,再遇到的概率几乎为0。
      车后面坐着自家师兄孟晗,看见方赫锤脑袋,孟晗睁开眼睛笑了起来:“怎么了,小方哥有什么懊恼的事情。”
      
      今天是方赫跟孟晗一起去经纪公司,方赫要蹭人家的车,就主动当起来司机。
      就算他是当红流量爱豆,在孟晗这种级别的艺人面前,也要以晚辈自居。
      
      当着自家师兄的面,方赫也不遮掩什么:“刚才差点撞到了一个女孩子。”这不是重点。
      孟晗眉头锁紧:“怎么样,没事吧,下雪天开车要小心一点。”
      
      “这不是重点。”方赫现在想想刚才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还觉得没看够:“那个女孩子好漂亮,特别是那双浅褐色的瞳孔太美太仙了,不过她的近视度数蛮高的,离开了眼镜根本看不到东西,也就是因为这样,刚才近距离看我的时候,跟放电似的。这要近娱乐圈,肯定能火透半边天,可惜我刚才发愣,忘记问她要电话号码了,现在想想就后悔,这种级别的颜值,真不是整容脸能比的。”
      
      错过一次,后悔一年。
      
      浅褐色——
      孟晗蹙紧的眉头更深了,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突然拔高了声音:“回去,给我回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呼吸陡然变得急促起来。
      方赫要哭了,一贯沉稳的师兄这是怎么了?
      
      当然,最后根本没有找到,等他们回到刚才那个地点的时候,只有一片车轮急刹车的印子,和一串串的脚印。
      孟晗捏紧了手里的一枚钻石戒指,戒指的边缘深深的刻近肉里。
      浅褐色的瞳仁,高度近视的眼睛。
      是她吗?
      即使不是她,也是她身边最亲近有血缘关系的人。
      
      ******
      
      盛倪从音乐厅回来以后直接回到了家里。
      果不其然家里的人没有好脸色,盛景的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应该是刚刚哭过。
      呵,还以为盛景跟粉丝开趴体去了,没想到去找小姨当帮手啊。
      除了马群,还有马群的妹妹马琴也在。
      
      马群拉长了脸坐在沙发上,看见她进门冷哼了一声:“我怎么养大一个你这样的女儿,这么不孝,还没有长大就会跟爸爸妈妈谈条件,谁家姑娘跟你似的,你看看你姐姐。”
      
      盛景小公主一样被父母围绕着,一脸委屈,看见盛倪进门,她脸色酒更不好了,竟然敢要挟她,她就不信妈妈治不了她。
      盛倪木然的看了母女两个一眼,自觉从来没有融入到人家的圈子里,所以也不用顾及什么:“姐姐也可以不用我替唱的,既然她要我替唱,为什么我不能提要求,而且荣誉都是她的,我有什么?”
      
      “妈,我知道妹妹不喜欢我,从小就看我不顺眼,但是我做错了什么。”盛景表现的真是又表又立,哭起来跟自己完全没有做错一样。
      到底是谁看谁不顺眼啊请问。
      
      从小到大,只要是盛倪有的东西,盛景肯定也要有一份。
      盛景有的,盛倪就不一定会有了。
      盛倪翻了个白眼,懒得跟她说,越说越错。
      
      自从她重生回来,周围的气场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不仅盛景注意到了,连马群也注意到了小女儿的这种变化,是啊,盛景是能唱,从小到大不知道砸了多少钱在盛景身上,结果她每次去面试都过不了,但是第一次盛倪帮盛景替唱,她就过了一场面试,后来盛景的演出,盛倪在后面唱,确实也让盛景小小的红了起来。
      
      马群没有想到从小地方回来的女儿竟然能用这么硬气的口吻跟自己说话:“盛倪,我们把你养这么大,要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她突然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能赶她出门吗?不能,能让她不替唱吗?也不能。
      
      盛倪的眸子里面带着看笑话的神色:“你说养我养到这么大?”好过分好气哦,她不是从记事起就住在爷爷奶奶家,这个所谓的爸妈要不是看着快要高考了压根没有想过要把她领回来吧。
      盛倪的眸子里面写满了“有没有搞错”这几个字,嘴巴上一点也不退让,她不仅要攒够钱够自己生活,到时候要把一直疼爱她的爷爷从老家接过来养老,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钱才是她现在需要的:“姐姐这一年也赚了不少钱了吧,而且如果能够参加巡演,演出费相信也不低,我提的要求似乎不过份。”
      
      马琴冷哼一声:“小小年纪就只知道钱,你知不知道姐妹之间还有谦让。”
      马群的这个妹妹嫁的比较好,夫家比盛家这种小本经营的要稳定,比如她拎着的小香包,马群很喜欢但是从不曾买上一个。
      盛倪饶有趣味的看了马群手上的包包一眼:“是啊,姐妹间要懂得谦让,我记得小姨你的那个包包,我妈妈就很喜欢,要不你当长辈的给我一个示范,给我做个姐妹谦让的典范。”
      
      马琴脸色一变。
      要说马群有事让她出出嘴皮子可以,让她给点实际的,她可是一毛不拔的主。
      “你这个死丫头,说你一句能顶十句。”
      “是啊,我没教养,我有娘生没娘养呗。”从没养大过盛倪的马群脸色更难看了。
      
      盛倪说完这句话,推开门进了自己的卧室。
      忍不住大笑起来,她在脑补马家姐妹现在呆滞掉的表情,太搞笑了。
      怼人可以发泄负能量,对身心有益,以后还需要你们帮我调剂心情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盛倪:只有我知道你不是暴躁哥吗,为我韩爸爸打call!
    跟大家解释一下,穿书改成了重生,最开始的文案是文中的桥段,在比较后面了,不是写的很小很小的小孩子,是从女主没有认爸爸的时候写的(只有我知道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