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心尖宠》溜溜猪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7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纠缠 ...

  •   回到房间,盛倪把房门关上,从衣柜里面掏出爷爷送的那把破旧的小提琴,打开手机给爷爷发视频。
      爷爷退休前是小提琴老师,盛倪的小提琴就是跟爷爷学的,她从小到大也没有多余的钱买一把更好的琴,这把琴看着虽然旧了一些,但是音质还不错。
      
      镜头打开了,对面出现一张慈祥的老人的脸:“倪倪,好几天没有给爷爷发视频了。”老人的神情很严肃,又好像在撒娇。
      盛倪还从来没有跟爷爷提过替唱的事情,她的声乐基础是奶奶教的,她很害怕爷爷知道替唱的事情会伤心难过,所以上辈子到死都没有让爷爷知道替唱这件事情。
      
      现在想来自己当真是不孝顺,爷爷奶奶用尽毕生精力去教导她,没有想过自己疼爱的小孙女会成为别人幕后替唱的那个替身吧。
      想到这里鼻子有些发酸,她把摄像头对准外面:“看,爷爷,海城也下雪了。”
      爷爷的注意力被外面的大雪吸引住了,但很快就皱起眉:“不要因为天气冷就荒废了练琴,爷爷教导你这么多年,是想看见我的孙女能够把一件事情坚持下来。”
      
      盛倪没有拜过师,她的老师就是爷爷,小时候她看见别人学什么就特别喜欢,但是总是不能专一的学一样,爷爷说这样不行,不如老头子亲自教导你小提琴,没想到盛倪这一学就爱上了。
      爷爷也从没有让她出去表演过,大概也是对她的水平不太自信吧。
      
      盛倪在镜头前拉了一段很流畅的曲子,对面的爷爷听得呆掉了一样,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确实很有天赋。
      但是盛倪跟其他孩子不一样,天赋太高,容易折翼,所以从小到大,爷爷都是批评居多,也很少让她出去参加表演或者比赛。
      老人突然发现自己教书育人一辈子,现在连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教不了拉。
      
      心情相当的复杂。
      盛倪以为自己今天终于要受到表扬了,谁知道对面的老人劈里啪啦的又批评了她的一些技巧性的错误,顺便在对面演示了一番。
      确实,跟爷爷比起来盛倪的水平还是一般般的拉。
      
      客厅里,听着小房间里传出来的断断续续的小提琴声音,盛景撇撇嘴,又在拉那个破小提琴了,连个培训班都没上过,靠自学算什么事。
      还有那个老头子,盛景对老家的爷爷没有一点印象,还真是很疼爱盛倪哎。
      她匿名登陆进学校论坛,发了一个帖子“惊!原来转校生四眼妹是校花的亲妹妹!”
      
      ****
      
      不管怎么说,盛倪在十七中算是火了,特别火的那种,原因是她是校花盛景的亲妹妹,还是双胞胎啊。
      二楼:我去,这差距也太大了吧,盛景那么漂亮,那个四眼妹竟然是她亲妹妹,这是一个爹妈生的吗?
      三楼:简直不可置信啊,我见过你们说的那个四眼妹,带着茶色眼镜的那个嘛,有人跟我说她好像眼睛有问题。
      四楼:不可置信,校花竟然有个那种颜值的妹妹,请问她爸妈生她的时候是把颜值耗尽了吗?
      五楼:不止如此,盛景唱歌也好听,钢琴也谈的很好,听说《夜夜》选了她作为巡演的独唱,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有大型经纪公司签她了。
      六楼:学校外面很多星探整天在外面堵盛景啊,你们不知道吗,为了保护她,她爸妈每天都会过来接她放学。
      
      .......
      
      四十九楼:我是你们说的那个主角的同学,老实说她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差,小姑娘学习很勤奋努力,上学期期末考试还是我们班前十名。
      六十七楼:只有我注意到父母过来接盛景吗,为什么不连妹妹一起接了啊,姐妹两个的待遇差距是不是有点大。
      
      盛景本来是想抛出来一个话题让大家讨论一下的,也好让校园网络暴力来的更猛烈一些,把嚣张成那样的盛倪彻底湮灭,让你平常看上去纯良无害。
      好让你知道你姐还是你姐,而且学校有很多女生嫉妒她,把那些嫉妒她的人的注意力转移到盛倪身上也不错。
      
      谁知道聊着聊着就歪了楼,甚至有人发出来图片出来八卦,为什么姐姐脚上穿着的鞋是几千块钱的名牌,妹妹脚上穿着的是几十块钱的小白鞋,虽然说姐姐是小红人,这区别也太大了吧。
      虽然出来讲公道话的人有那么几个,但是大部分被盛景的盲目追随者给带歪了楼,盛倪确实受到了不少来自于互联网上面恶意的揣测和歧视。
      
      就在盛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盛倪也在看手机,那几张淹没在评论区的偷拍图,就是她自己找来,换了一个匿名ID发到论坛上去的,虽然只有少数几个人理智的认识到了这一点,绝大部分的少男少女还是选择无条件的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但是没有关系,谁也没有办法一步到位的扭转别人的观点。
      至少也证明了一点,眼明心亮的人不是没有。
      
      校门口
      开学的第一天,殷黎早早的就到了学校门口等盛倪。
      盛倪骑着她的小单车,把单车寄存在校外的寄存处,一次□□了一个月的寄存费以后,被人拉住了手腕。
      是殷梨,上辈子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在她火灾过后疯狂寻找她的那个人,当初就是她跟那个神秘男人一起找到的她。
      这是重生回来后第一次见到殷梨,心里如同有一道暖洋洋的溪水缓缓淌过。
      
      拉着盛倪进了一家奶茶点,两人点了一杯热奶茶喝了,殷黎兴致勃勃的说起寒假发生的各种。
      “盛倪,你总算来了,我都等了你好久了,论坛上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吗?”
      论坛上的事情,她说的大概是自己跟盛景是不是姐妹这件事情吧,其实还有很多人都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毕竟盛景从没有在公开场合下承认过这是自己的妹妹。
      
      在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有些事情是隐瞒不了的,盛倪装作不知情也不可能啊,她点点头:“怎么了?”
      殷梨惯会大惊小怪,果不其然她很夸张的长大了嘴巴,相信连她都意外自己最好的朋友就是那个优秀的不要不要的盛景的妹妹,但是她不好意思打击闺蜜:“就是觉得你们姐妹有点不太像。”
      
      盛倪耸耸肩,这不是很正常吗,人靠衣裳马靠鞍,她穿着十九块钱一件的T恤,怎么跟小公主一样的盛景拼颜值啊,而且她还是个视力有问题的人。
      她推了一把鼻梁上的厚框眼镜:“你也觉得我跟她差距太大,不像是姐妹对吗?”其实她真的没有那么在意颜值这种事情,不过看起来现在这个社会,颜即是正义。
      
      殷梨不好意思的耸耸肩:“没有拉,我担心你去学校会听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提前跟你讲一下,你觉得不舒服的话要跟我说哦。”她抬起头看这不远处,前面几个少年从另一个方向走来,为首的就是韩江。
      他长得实在是太打眼,没有办法不吸引人的目光,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长相太烧包了。
      “哇,韩江。”周围的小女生议论:“听说他是你们学校的校草,好帅啊。”
      
      殷黎也看着韩江发呆,不过本校学校都知道韩江的名声,知道他脾气不是很好,最好少惹他。
      韩江似乎也看见了离他不远处的盛倪,漆黑的眸子有意无意的扫过这边,依然是懒散的样子。
      他看见有人刻意接近了盛倪,拉起她的头发,往他的衣服领口下的拉链锁扣上一挂。
      
      韩江:........
      肇事者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快步走远以后,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不远处两个女生捂着嘴,眼睛巴巴的盯着这边,她们要给盛景出气,以前就听盛景提过家里有个妹妹很喜欢嫉妒她,没想到是新转学来的四眼妹,就她那种颜值,也就能稀罕稀罕盛景了,姐妹两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颜值,就是对这个心态不好的妹妹的啪啪打脸。
      谁叫十七中的校花又漂亮人也好呢,她要是稍微有暗示不喜欢谁,立马就有很多女生帮忙diss对方。
      为什么要选韩江,谁都知道十七中的校霸脾气很不好,特别不喜欢女生招惹他。
      
      走了几步以后发现头发被扯住了,回头一看竟然刮到了对方的衣服拉链,两人离得很近,对方身上逼人的气息在这个时候特别明显。
      盛倪的眼睛高度近视 ,带着厚厚的眼镜刚从开着暖气的奶茶店里出来,眼前还是雾蒙蒙的,她平视只能看见对方凸起的喉结,从身高和气息辨认出来对方是个男生。
      
      她伸手去解自己的头发,却发现眼睛看不清楚,越解缠的越紧,少年的呼吸也越发急促。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个子已经逼近成年人,甚至比大多数成年男人还要高,变声期刚过,嗓音带着年轻男人独特的音质。
      一旁的男孩子们痞里痞气的怪叫:“哇,妹妹不舍得让哥哥走啊。”
      这些人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动不动就自称哥。
      
      旁边的殷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支支吾吾的不肯出声,盛倪一着急,一张白皙的脸憋得通红,道:“对不起,我的头发好像卡住了,你别着急,我再看看。”
      她伸出手指出来,修长的手指跟葱段一样洁白,韩江觉得自己内心有一种特别变态的念头。
      他想咬一口。
      
      看见了她眼镜上面的雾气,轻哧一声,没有说话,也没有催促他。
      但是旁边的男孩子的怪笑声音让她心里很慌。
      刘楠呆呆的看着犯傻气的女孩子,认出来了是那天在音乐厅外面见到的小姑娘,也是最近学校论坛上面特别火的四眼妹,猜测道她可能被人报复了。
      
      “四眼妹,别着急,越着急缠的越紧,实在不行就把头发剪了吧。”刘楠的声音痞里痞气。
      “不要剪不要剪,再等我一分钟好不好。”嗓音很甜,甜到人心里,又很软,棉花糖一样的柔软。
      刘楠盯着她白皙的后颈和茶色的厚镜片,突然想说他妈的这样的嗓音为什么要配这种颜。
      
      头发都留到齐腰,要剪掉这一头的头发得剪到齐肩,女孩子自然是舍不得这一头的秀发。
      徐泽挑眉,看了韩江一眼,他害怕韩江当街揍人,已经做好了要规劝老大的准备了,在学校门口暴打女孩子确实不好。
      刘楠已经注意到韩江的神情很不对了,他黝黑的眸子盯着女孩子的手指看,并没有发火的意思。
      
      盛倪又急又气,怎么就勾住别人的衣服拉链了。
      而且倒了八辈子霉对方还竟然是个男的。
      冰凉的空气里面还有对方身体传过来的热度。
      滚烫。
      
      她心里丧气的想,一定是盛景想看自己的笑话。
      气的手指都在发抖,脑子都不合适了。
      
      越解越紧,难道真的要剪掉头发吗?
      “别急。”对方好脾气的说,指节分明的大手也意图在自己的拉链扣上面拨动两下。
      就在盛倪准备放弃的时候,她想到了什么,把眼镜从眼眶上拿了下来,回头从背后的包包里,掏纸巾擦眼镜镜片。
      空气中一下子凝固起来。
      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齐齐盯着少女那双眼睛。
      
      清晨的柔光打在少女的脸上,使得她瓷白的脸庞看上去更加柔更加美。
      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形成一道阴影,眼睛的轮廓有些深,眼神因为看不见而懵懂。
      淡褐色的眸子在光线的折射下,呈现半透明的状态,可以说很少有人是这种眼睛的瞳孔,所以看上去非常的特别。
      
      刘楠那一刻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退后一步骂了一句“我艹!”
      就连旁边看热闹的女孩子也呆住了。
      捧着嘴吃吃笑着的神情定住,像两个神经病一样,等到她们准备举起手机的时候,她的脸被韩江掰了回去。
      
      韩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一刻他脑子里面似乎有烟花在脑中炸开,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要怪只能怪那个教语文的体育老师。
      他只知道自己不对劲,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开始,情绪被莫名牵动着。
      
      盛倪这才注意到对方的不对劲,他用手把自己的脸掰了过去。
      这个动作实在是太暧昧了。
      她的脸又红了,因为离的太近,还能感觉到对方灼热的呼吸和抬起的头。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能污染这个美丽和惊心动魄的画面。
      盛倪带上了眼镜,目光跟对面那个刚好低头的男生撞到了一起,是韩江。
      “同.....同学你好。”

  • 作者有话要说:  韩江会暴打小同学?
    嘿嘿,你确定不是自己脑补过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