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大佬的心尖宠》溜溜猪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27 07:40: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姐姐 ...

  •   
      伴奏声音渐渐响起,坐在观众席上面的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盛倪摸着手上的话筒,不出意外,今天她的计划就能实现第一步了。
      优美的歌声在音乐厅中间回荡,盛倪的声音像是流畅的小溪,蜿蜒曲折,是山间最美丽的风景。
      
      盛景站在台前,很投入的演唱着这首歌,不远处是盛倪,她看了一眼台前表演的十分投入的盛景,把音卡在了一个很关键的地方。
      
      台上的伴奏还在继续,主唱却停了下来,盛景站在台上无比的尴尬。
      是盛倪主动切掉了自己的声音,她不唱了!
      
      盛景脸色发青。
      台上台下都安静的可怕。
      那一刻她才算意识到,一旦离开了盛倪,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攥紧麦克风的五根手指发白。
      
      “怎么回事啊,景景才唱到高潮部分,是麦坏了吗?”
      “主办方,快去看看是不是音响出了问题啊!”粉丝比本人还急。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主办方的音响师,现在停十分钟时间,我们检查一下音响。”对方知道盛景的粉丝非常难搞。
      
      幕布后面,盛倪把话筒丢在一边悠闲自得的翻手机。
      上辈子她没有想过盛景会有这么火,按这么算,每次盛景给自己的一百二百的零花钱,真的是打发叫花子。
      
      不出意外,盛景找到她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很,特别是看见盛倪气定神闲的模样,盛景差点在后台发起火来。
      “你跟我出来一下。”盛景的声音冷冰冰的。
      
      上一世她每次都在挣扎着要不要去给盛景替唱的时候,盛景也是在背后语重心长的跟她说自己如何如何不容易,希望盛倪能够体谅一下她,软的劝不动就会来硬的。
      结果这一体谅就是一辈子,一辈子只能在阴暗处生活的人,有着正常人感觉不到的恐慌。
      上辈子盛倪偶尔看见韩江,突然也有这种感觉,她觉得韩江似乎也是这样的人,阴暗处的小小人。
      
      盛景把盛倪带到了昏暗的安全通道,这里一般没人会来。
      “盛倪,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唱就直接说。”
      “我有跟你说啊,管用吗?”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你不是说你嗓子受伤唱不了,难道这一辈子我都要在你背后唱。”盛倪的语气非常犀利:“你不会想要我在你背后唱一辈子吧。”
      
      “盛倪,你......”盛景不知道怎么跟她形容现在的感觉,总之有一种小狼崽子长大了的即视感:“你以为我像这样,从你第一天开始代替我唱,你的声音就让听众记住了,要是突然换回来——”
      盛倪冷冷的打断她:“你不能总一辈子靠我帮你唱吧。”
      
      盛景脱口而出:“为什么不行,你以为就你这素质你能出道吗,就你这眼睛别人看着就够了,哪怕你唱的再好,也不要忘记自己是个色盲,你看到哪个娱乐圈的女明星是色盲。哼,盛倪,不是我说你,你替我唱,我还能分一些钱给你,将来你也不至于太过凄凉,你自己想清楚好自为之。”
      
      因为我需要,所以你不能拥有你自己的人生,这就是盛景的神仙逻辑。
      这些年,盛景对她打击最大的就是容貌问题,她知道自己眼睛有问题,但是这不是阻挡她独立和自由的借口,她不欠任何人的,马群夫妇的抚养之恩,在上辈子她也算还干净了,这辈子她只想当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盛倪笑了笑,语气里面充斥着轻慢和挑衅:“有本事就自己唱,我现在缺钱,以前的价格都不作数了,要我唱可以,价格重新谈。”
      她已经想好了,等到她年满十八岁,就从这个家里搬出去,她现在不适合跟盛家的人翻脸,现在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攒够足够的钱,她可以替盛景唱,但是一定要有相应的报酬。
      等她不唱了,到盛家还能绑着她唱歌不成!
      
      盛景气急败坏:“你还想要什么,爸爸妈妈这么辛苦的养着我们,你做这些付出都不愿意吗?”
      “他们养的是你又不是我!”盛倪永远都记得自己从小是在哪里长大的:“怎么样啊,我的姐姐。”
      
      她永远都记得上辈子盛景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些话:“我的好妹妹,你知不知道自己本来不该遭受这些的,谁叫你自己那么贪心,想要从幕后走出去,我怎么能容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呢,你就安心躺在这里吧,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感觉不到痛苦了。”
      
      盛景笑的张狂,她大概也猜不到最后会有个疯狂的年轻人把盛倪救了出去,让这个秘密重现人间。
      盛倪死后,同时也是盛景的地狱。
      
      *******
      
      盛景甩开门走了出去。
      半分钟后,周围陷入到一片黑暗中,正在深呼吸中的盛倪看见黑暗中一点深绿色的火光。
      她的眼睛辨不清红和绿,她知道那点绿光其实是火光。
      楼梯下发出巨大的响动,头顶的灯光亮了起来,半层楼梯底下站着一个个子很高的少年。
      
      盛倪一眼就认出他来,是韩江,他站在楼梯底下。
      十七中的校霸,从没有人赶在韩江面前表白,因为被他凶一顿的概率太大了。
      高中时代,学校不少女生都躲在教室的窗户边上,看操场上的韩江跑步,看篮球场上的韩江挥汗如雨。
      
      昏暗的光线照在他脸上,轮廓很深,眼角细长,鼻子立体,眸子黝黑深邃,脸上带着百年如一日的没有睡醒的高级感,眼皮子就那样很随性的耷拉着,带着些许慵懒。
      少年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冰冷,他一步步的走上楼梯,直到盛倪旁边一米开外才停下。
      看见韩江,盛倪抿了抿唇,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但脚却不争气,将她定在那里。
      
      韩江又看了她一眼。
      盛倪就那样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带着厚厚的茶色眼镜,额前有几根呆毛竖着,让人有一种要按下去的冲动,又有一些碎发很随意的散在红红的耳朵前。
      
      她的耳垂肉乎乎,耳垂下面是白皙细长的天鹅颈,在这么昏暗的地方,都清晰可见白皙的颈部上跳动着的静脉,一根根律动着刺激着人的视觉神经。
      白色的羽绒服把她包成了蚕宝宝,看起来乖巧安静无害。
      又奶又凶。
      
      韩江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彻底的消失了很久,盛倪才敢从楼梯间走出去,尽管如此,她刚才紧绷着的小腿都在微微颤抖,还在为刚才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感觉到害怕。
      曾今有人说,韩江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女孩子。
      当时她没有细想,韩江讨厌她?
      韩江什么时候讨厌过别人啊,他可能压根就对任何人没有印象好吧。
      
      对于她来说,暴虐如这位大佬一样的男人,真是比盛景还可怕的存在,他的眼神里永远看不到人类该有的光芒,甚至在看着人的时候,都带着一股冰冷的凉意。
      韩江不发脾气的时候,比发脾气更可怕。
      
      难怪学校里的人都说韩江自带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大概是这种波澜不惊,跟正常年纪的少年不太一样。
      幸好,他只是看了两眼就走了。
      看见关上的门,盛倪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小命还在就好。
      
      盛景出去以后,外面给她吹彩虹屁的粉丝们围着她。
      此时的盛景已经小有名气,哪怕是这种小规模的试唱,都会有部分粉丝过来围观,大部分都是年纪十几岁的小男生,他们看盛景的目光带着崇拜和仰慕。
      
      “景景,你没事吧。”
      “没事,刚才应该是音响出了问题,等下重来一次,不好意思了。”
      小男生屁颠屁颠的吹彩虹屁:“没关系的啦,我们都很支持你的,你的歌声真的好好听,你一定会红的,水晶男孩支持你!”
      盛景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是笑得很勉强,她怎么没有发现盛倪已经渐渐跟自己离了心。
      不搓搓这丫头的锐气看来是不行了。
      
      重来一次,效果不仅达到预期,还超过预期让主办方非常满意。
      总导演当场就露出了笑容。
      盛倪看着舞台前笑容灿烂的盛景,爬的越高,跌得越惨这个道理,希望盛景能够知道。
      
      盛倪从音乐厅的后门悄悄的离开了。
      裹紧羽绒服,看着这个白茫茫的世界,突然感觉自己没有地方去了一样。
      她掏出手机出来,按亮了,又默默的关上,又按亮,又默默的关上,这个时候还没有微信,微信应该是几个月以后开始启用的,也没有朋友圈这种东西,QQ的群里的好友基本上都在老家,现在正在放寒假,想约个人出来都不容易。
      
      周围有点吵。
      一旁韩江跟一群年纪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也从音乐厅走了出来,男孩子们在一起总是特别吵特别闹,这群熊孩子也不例外。
      几个男孩子注意到在踢地上的雪的乖宝盛倪。
      “喂,韩江,那是咱们学校的乖宝宝吗。”
      “十二班那个女孩子,怎么带着那种奇怪的眼镜,她也是来看盛景的演出吗?”
      
      韩江的目光扫向一旁无聊发呆正在跟雪球较劲的少女,比起刚才头发呆呆乱乱的样子,带着毛线帽和围巾的盛倪看上去更萌更呆,看起来像个包子一样,突然换了个话题:“中午吃什么?”
      一向酷到没边的老大突然对吃这个话题感兴趣。
      
      刘楠兴奋的举手:“东兴路那边开了一家川味火锅,好辣好够味,天冷适合吃辣的,咱们撺一桌,去吃个火锅吧。”
      徐泽摇摇头:“去吃羊蝎子吧,男人嘛,冬天吃羊蝎子补补,晚上干活才有力气。”
      “我操,是你自己要干还是韩哥要干啊,我韩哥力大无穷,不需要吃什么东西补都能艹到让人嗷嗷叫。”
      
      这样的荤段子飘进盛倪耳中,让人面红耳赤,她上辈子也活到过二十五岁。
      听到别人在韩江面前说这种话,感觉会很奇怪。
      她抬起头,一脸呆呆的看着男生的方向,几个男生围着韩江,他就像是王一样,站在众人中间,他最高,气势逼人,神色淡淡的。
      韩江没说话。
      
      对面的刘楠看他对川味火锅不是很感兴趣,实在是没招了,说:“咱们要不去老地方吧,韩哥?”
      “又是老地方?”
      韩江漫不经心的看着不远处正在发呆的女孩,她跟姐姐大吵一架大概是不想回家才在外面逗留,看起来好乖好傻的少女,就站在雪地里傻晾着。
      
      他撇撇嘴:“要不要一起。”这话明显是对盛倪说的。
      周围的男生不敢做声,但眼神出卖了他们,韩江谁啊,冷酷的大帅比,从来只有女生贴他的份,还没有主动邀请过女生一起吃饭啊,今天是吃错了药才性情大变的吗。
      
      很明显这是下套啊,盛倪记得黄金定理,那就是要离韩江远一点,省的没事找事,给自己找麻烦。
      少女往身后看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左右,意识到韩江这句话是对她说的以后,使劲的摇摇头,仓皇逃走。
      留下身后一群哄笑的男生。
      果然,他们就是想看自己仓皇无助时的样子。
      混蛋啊!
      
      刘楠当韩江逗她玩:“韩哥你可真坏,别吓人家小姑娘了好不,想想中午该吃啥。”
      韩江看着少女雪团子一样离去的背影,一脚踹在旁边堆好的雪人上。
      雪沫四散而飞,溅了刘楠徐泽等人一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