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木偶 ...

  •   回到唐励尧在市区的住处,差不多十一点了。
      
      和顾缠想象中有着喷泉雕像的庄园式豪宅不一样,唐励尧独自住在一套高档小区的复式江景房里。
      
      “一共五间卧室,都有独立的卫浴,除了我睡的那间,你喜欢睡哪儿就睡哪儿。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家政都有过来打扫,不脏。”
      
      打开指纹锁,唐励尧将顾缠的小行李箱放在客厅里,直接回房间躺着。
      
      骑了几个小时的自行车,他有些疲惫。
      
      “厨房橱柜里有袋装的螺蛳粉,估计过期了,只剩下啤酒可以喝,你想吃宵夜的话点外卖,地址是……”
      
      还挺细心,不像温秘书说的那样难相处嘛,顾缠给出初步的评价。
      
      逛完三间卧室,她选择了一间有落地窗的。
      视野开阔,俯瞰江灯,重要的是距离唐励尧最近。
      
      两点多钟的时候,顾缠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有“哗啦啦”的声响,骤然醒来。
      
      仔细听,应该是唐励尧睡醒起来冲了个澡,又回去继续睡了。
      挺奇怪的,睡半天了又爬起来洗澡?
      
      她披件外套来到他房门口,“笃笃笃”敲几下门:“小唐先生,你还好吗?”
      
      唐励尧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家里突然响起女人的声音,太不习惯,惊得他霍地睁开眼睛。
      
      “小唐先生?”
      “哦,我没事。”
      
      “那打扰了,我就在你隔壁,感觉哪里不对劲,你一定要大声喊我。”
      虽然顾缠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好。”
      
      顾缠回去房间,怕听不清他的呼喊,特意将门留了条缝。
      
      这一折腾,她有点睡不着了,索性掏出手机来看小说。
      
      唐励尧惊醒以后也有点睡不着了,无聊地翻了会儿朋友圈,起床去顾缠门口:“你微信号多少?”
      
      顾缠记不住:“我看看……”
      
      唐励尧搜索她的微信号,昵称“见手青”,头像是一株蘑菇。
      
      好友申请通过以后,他迫不及待的点开她的朋友圈。
      
      竟然全是读书笔记,而且多数是些无脑霸总小说,原\子弹当烟花燃放的那种。
      
      这让唐励尧很难接受啊!
      要知道顾缠身上早被他们贴上了“高人”的标签,谁知道“高人”体内竟然燃烧着熊熊的玛丽苏之魂?
      
      唐励尧禁不住发散思维。
      
      今天下午他才觉得顾缠和他之间过于巧合了,但又没个解释。
      
      现在知道了顾缠是个资深玛丽苏,那会不会是顾缠看上了他,先用邪术害他濒死,又用血救活他,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再用邪术入梦折磨他,她又恰好能驱邪,顺理成章来到他身边当助理,想和他上演一出日久生情……
      
      唐励尧在床上翻来覆去,脊背发凉。
      真是太有可能了。
      
      无论是英俊的长相还是雄厚的财力,他都非常符合霸总言情小说男主设定啊。
      
      唐励尧躲在被子里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弱小无助可怜。
      
      “噗嗤”一声又笑了。
      笑自己戏精。
      
      ……
      
      顾缠早上五点钟才睡着,九点钟又被电话铃声叫醒。
      温秘书乘坐的飞机落地了,询问她昨晚的情况。
      
      挂了电话,顾缠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才发现客厅沙发上有人。
      
      除了穿着兔耳朵珊瑚绒睡衣的唐励尧,还有一位穿黑色皮夹克的青年男人。
      
      寸头,肤色古铜,浓眉厉眼,脖子上露出大片纹身。
      乍一看,说他身上背着几条人命顾缠都相信。
      
      “我们聊天吵醒你了?”唐励尧皱了皱眉。
      
      想起昨夜那些胡思乱想,他的耳朵根微微泛红,清清嗓子,介绍道,“这是我朋友彭非,来给咱们送早餐的。”
      
      彭非点头示意,表面高冷,其实早对顾缠这位“神秘高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
      
      没想到是个瘦巴巴有些病态的小姑娘,除了漂亮,毫无特别之处。
      
      顾缠也朝他点了点头,去往餐厅。
      她同样听过彭非,也是个富家子弟,唐励尧的头号铁哥们。
      
      但两人的父辈在生意场上属于竞争对手,两家关系十分恶劣。
      之前唐励尧出车祸,就有一个小道消息说是彭家干的。
      
      “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唐励尧收回心思,认真审视手中一沓照片。
      
      其中一张照片,拍的是观景餐厅望江楼。
      那五个差点杀掉他的家伙,上车前的最后一站正是望江楼。
      
      他们极有可能是在吃饭时“撞邪”的。
      
      但温秘书不信,还将他困在疗养院里,他只能交给彭非。
      
      彭非掏出打火机:“同时交给三家去查,确实没有任何问题。”
      
      先从餐厅老板、服务员查起。
      再通过监控,将在那个时间段内进出望江楼的客人全查一遍。
      
      “查了几个月,连人家跑丢一年的猫都找了回来……”
      
      喝着牛奶,默默听他们聊天的顾缠险些呛到,不知道彭非最后一句是真是假。
      
      “但我想来想去,问题只能是出在这家餐厅啊。”唐励尧失望,但又不会太失望,灵异事件原本就不容易留下痕迹。
      瞧见彭非点烟,他抬手指着阳台,“去外面抽。”
      
      彭非顿住,这才想起来顾缠还在背后不远处吃早餐。
      
      他将烟掐灭:“尧哥,你真相信世上有妖魔鬼怪?”
      
      “我可是被按着头相信的。”唐励尧反问,“怎么,你还是不信?”
      
      “我……”彭非不好说,相比较唐励尧因为车祸伤及大脑,患上了严重精神病,他更愿意相信邪祟的存在。
      
      唐励尧收起照片:“等我恢复一阵子,再亲自过去看看。”
      
      彭非脸色一沉:“尧哥,你不信我?怀疑我在包庇我爸?”
      
      “瞎想什么呢?”唐励尧好笑,“就算我不信你,还不信你爸的能力?他有这魄力和本事,我家早破产了。”
      
      彭非表情变得复杂:“你在我家装窃听器了?”
      唐励尧抢救那会儿,他冲回家质问他爸,他爸就是这么说的。
      
      顾缠小口咬着三明治,认真听两人聊天。
      
      原来之前的车祸有猫腻?
      
      若是唐励尧一早介入了灵异事件,那他被噩梦缠身,和她的血或许没关系?
      
      可她一出现,他噩梦里的换骨怪就会退散该怎么解释?
      
      难不成自己是小说里所写的某种纯阳之体,所过之处,邪祟让路?
      
      顾缠默默吃完早餐,清理桌面,没有理由继续待在厅里,只能回卧室去了。
      
      彭非待了一会儿也走了,顾缠听见唐励尧在卧室里打游戏。
      
      九点家政过来打扫卫生,十二点半私厨送来营养餐。 
      
      一整天下来顾缠几乎见不着他,吃饭都在卧室里,十足的宅男做派。
      
      而顾缠的时间都用来研究那些声控智能了。
      
      ……
      
      很快,顾缠知道自己错了,唐励尧并不是个懒宅,甚至非常自律。
      经过充分的补眠,他开始掐着点早睡早起,锻炼身体。
      
      等确定自己完全复原,甚至比车祸前更有精力的时候,他才开始约朋友见面。
      
      被温秘书阻挡着,半年没见了。
      当然,他本身也不喜欢自己狼狈的模样被朋友们瞧见。
      
      约的九点半,唐励尧九点二十才出门,在玄关换鞋子时,衣帽整齐的顾缠从卧室走了出来。
      
      唐励尧道:“你不用跟着我,在家陪我睡觉就行。”
      
      顾缠脚步一顿。
      
      他意识到说话有歧义:“我的意思是……”
      
      她找个借口:“在屋里待好多天了,我有点闷。”
      
      “那走吧。”唐励尧仔细回想,两人同居十来天,顾缠竟然没有多少存在感,怎么做到的?
      她说她闷,他竟然生出一丝愧疚。
      
      直到两人搭乘电梯时,唐励尧那一丝愧疚突然化为挫败!
      
      哦豁,她说什么?
      和他同住她觉得闷?
      
      闷等于无聊。
      第一次和女孩子单独同住,对方觉得他无聊?
      
      “顾小姐……”他喊。
      “嗯?”顾缠抬头。
      
      唐励尧强行忍住:“没事。”
      
      “肯定有事。”顾缠打量他,这个行走的衣架子今天穿了件鹅黄色的宽松毛线衫,外套中长款的驼色薄风衣。
      
      鼻梁上还是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但细链的颜色和之前那副不同。
      
      “真没事。”唐励尧摆出一副臭脸,跳脱的思绪很快又被另一件事情冲淡。
      
      他没驾照又不想坐车,此时彭非正在楼下,准备骑摩托车载他出行,多出个顾缠该怎么办?
      只能让彭非又喊了个圈子里的女骑手过来。
      
      难道往后出个门都要这样搞?
      太麻烦了。
      
      他开始认真考虑顾缠的提议,搞辆小毛驴。
      
      ……
      
      约饭的餐厅叫做望江楼,正是唐励尧让彭非调查的那一家。
      
      预定的位置,也是之前凶徒吃宵夜时坐的那张桌子。
      
      唐励尧他们加上顾缠有九个人,坐八人桌难免拥挤,但这几个大老爷们只顾着为唐励尧庆祝劫后余生,嘻嘻哈哈的,并不在意环境带来的不舒适。
      
      倒是餐厅老板紧张的一直流汗,唐家少爷出事儿以后,警察曾来调查过,他知道凶徒最后一站是自家餐厅。
      
      唐励尧一直在医院疗养,刚出院就约了一群人过来聚会。
      
      无论怎么看都是来者不善。
      
      唐励尧冤枉得很,他虽不是单纯过来聚餐,也不是来找茬的。
      
      实地考察没看出异常,就开始专心和朋友们喝酒聊天了。
      
      稍后一行人从望江楼离开,来到一家会所开始第二场。
      
      一群男人待在KTV也不唱歌,凑在一起玩儿扑克牌,输的人还要吃一罐气味堪比生化武器的鲱鱼罐头。
      
      于是闪烁着炫光的宫殿式大包厢里,充斥着音乐声、喧闹声,还有令人作呕的臭味。
      
      顾缠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除她之外,还有一位穿着香奈儿套裙的漂亮姑娘也没参与进去。
      
      她是第二场才加入的新人,叫佟妮妮,自从瞧见顾缠的第一眼就充满敌意。
      “小顾,你给尧哥当助理多久了?”
      
      顾缠喝一口雪碧,在心里算了算日子:“十几天吧?”
      
      “你现在住他家里?”
      
      顾缠被她充满攻击性的眼神盯得不爽,不想回答。
      
      “那你肯定会时常见到彭非。”佟妮妮坐姿端庄,眼神凌厉的警告,“听好了,彭非是我的,你不要打他的主意。”
      
      顾缠:“……”这和她预估的情节不太一样耶。
      
      佟妮妮微微抬着下巴,像只优雅的白天鹅:“我从小就认识彭非,为他挨过几十刀……”
      
      顾缠吃惊:“几十刀???”
      
      “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彭非走了过来,那张酷脸冷的吓人,“是我让你去整容的吗?”
      
      顾缠:“……”什么鬼,脑海里刚要浮现出黑帮火拼大戏,竟然是整容。
      
      佟妮妮噘起小嘴嗲声嗲气地说:“干嘛对人家那么凶……”
      
      长沙发另一头正打牌的男人们突然安静下来,有人作势呕吐,有人哈哈大笑。
      
      唐励尧按了按太阳穴,表情无奈,招呼彭非回来:“行了,两个妹子聊天你跟着瞎参合什么?”  
      
      他和彭非小学五年级时认识的佟妮妮,小丫头因为又黑又胖经常被欺负,又是个暴脾气,每次都和对方死磕。
      
      有一次被欺负惨了,是彭非出手拉了她一把,往后这假小子就跟着他俩混了。
      
      谁知道高一暑假那年,情窦初开的佟妮妮向彭非表白遭到拒绝以后,不仅性情大变,还走上了整容这条不归路。
      
      更可怕的是,她还按照彭非当时最喜欢的一位霓虹国“女老师”的外形来整。
      
      于是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彭非的“爱好”。
      
      丢脸不说,搞得彭非再也无法直视那位女老师的片子,生出心理阴影。
      
      连带着唐励尧都对“爱情”这玩意儿产生了几分恐惧。
      
      “你别逮着个新人就瞎说。”彭非磨了磨后牙槽,给了佟妮妮一个警告的眼神,继续打牌去了。
      
      包厢里恢复热闹,闷闷不乐的佟妮妮起身去洗手间补妆。
      
      回来后她垂着眼睑,脸色愈发阴沉。
      
      或许是开关门时带回了一阵凉风,顾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坐立不安,她也去了趟洗手间。
      
      佟妮妮则慢吞吞的拿起一个苹果削皮。
      
      现在的娱乐场所基本都是切好摆好的果盘,不提供刀具,怕出意外。
      
      但佟妮妮特喜欢亲手削苹果吃,熟客了,知道她来,会所每次都会提前准备好。
      
      削完一个,佟妮妮扔去一边,又拿一个新的继续削。
      
      一圈、一圈、一圈……
      
      她盯着刀刃的一双眼睛逐渐失去焦距。
      
      ……
      
      包厢内部自带的洗手间金碧辉煌,连智能马桶都是黄金配色,两侧还有雕花扶手。
      
      顾缠蹲个马桶蹲出了登基的感觉。
      
      洗完手她没急着出去,摸出手机先咔咔拍了几张相片。
      
      也就是这时候,她才注意到洗手台上的物品。
      
      除了化妆盒、无烟熏香、插花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胡桃夹子士兵木偶摆件,眼睛似乎一直在注视着她?
      
      顾缠和它对视了半分钟,看它也眼熟。
      
      终于想起来了!
      
      她曾看过唐励尧扔在茶几上的照片,都是从监控上截取的,那五个凶徒吃宵夜时的场景。
      
      先前在望江楼,她还特意和脑海里的照片仔细对比过。
      
      作为一家开了二十几年的金牌老店,五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改变,还是一样的桌椅、桌布、暖色吊灯。
      
      不过窗帘上的绳结换了新款式,窗台上多出一盆多肉植物,少了一个胡桃夹子小摆件。
      
      那个摆件,和眼前的一模一样。
      
      胡桃夹子系列确实挺常见的,但也不是哪哪都有吧?
      
      她先仔细看了看,又伸手拿了起来。
      
      刚触碰的一瞬间,一股直攻灵魂的冷意猝不及防的袭击了她!
      
      顾缠剧烈地打了个哆嗦,嗡嗡作响的脑袋里浮现出三个字——阴魂木。
      
      阴魂木绝大多数来源于棺木,但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冤死的人。
      咽气前就被封了棺。
      深埋地下超过一百年。
      
      若是一尸两命,时间将会缩短。
      
      顾缠小时候听过的床前故事里,提到过很多次阴魂木,故事的具体内容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这种邪物通常被咒术师拿来下降头和诅咒。
      
      糟糕,顾缠黝黑的瞳孔紧缩,想到了佟妮妮!
      
      ……
      
      外间佟妮妮还在削苹果。
      
      一圈,一圈,一圈……
      
      那双逐渐失去焦距的眼睛,慢慢又重新聚拢起了光芒。
      
      终于,她停止削苹果的动作,抬起头,目光冷冷地望向长沙发的另一侧。
      
      以往她的目光总是定格在彭非身上,这次却转向了彭非身边的唐励尧。
      
      她如同木偶一般僵硬地站起身,一手拿着削好的苹果,一手攥着水果刀,快步朝唐励尧走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刚复更,今天三更哈,这第一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