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助理 ...

  •   黑色轿车换成越野车,载着顾缠一路驶出市区,沿着一条崎岖山路,颠簸向上。
      
      目前,唐励尧住在半山腰上的一家高档疗养院里,据说是唐家御用的风水大师挑的地方。
      
      进入疗养院后,车子在青石板道上缓慢行驶,停在联排别墅区最尾端。
      
      顾缠下车时,温秘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穿着立领对襟的天青色中式长衫,从内至外写满了儒雅。
      
      他领着顾缠穿过花园,进入一栋三层小洋楼里:“小唐先生睡着了,很难得,咱们先在客厅坐会儿吧。”
      
      “好。”
      “喝点儿什么?”
      
      “白开水。”顾缠口渴了,“您不是说他最近整夜无法入睡的么?”
      怎么她一来,他就刚好睡着了?
      
      温秘书从护工手里接过玻璃杯,弯腰,双手放在顾缠面前的茶几上:“所以我才说非常难得。”
      
      通过监控能看到他睡的挺沉,睡眠监测指数也一切正常。
      
      解释一堆,顾缠只听懂了现在最好不要去打扰二楼卧室里的唐励尧休息,等着他被噩梦闹醒。
      
      最多再等半小时,一定会被闹醒。
      
      大叔用的是“闹”,不是“吓”,看来唐励尧并不怕这些。
      
      来都来了,那就等吧。
      
      顾缠端起杯子喝水,边和温秘书聊天,边打量房间。
      
      偌大的客厅,挂满了八卦镜、黄符、桃木剑、水晶球、十字架以及造型诡异的剪纸。
      
      看来为了唐励尧的噩梦,的确各种法子都用上了。
      
      找上她估计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而两人聊来聊去,温秘书问得最多的,就是她从前有没有经历过灵异事件。
      
      没有。
      从来没有。
      
      顾缠打小居住的白蛾子山,隔几百米才会有一户人家,每次和小伙伴玩耍之后,她得摸着黑穿过一片坟地,再钻两个阴暗潮湿的山洞才能回家。
      
      若是世上真有鬼怪邪祟,她撞见的几率应该挺大的吧?
      
      “这就奇怪了。”温秘书低头看一眼腕表。
      
      距离阿尧入睡,过去一个半小时了。蓝牙耳机里,负责监控阿尧睡眠质量的医生仍然没有预警。
      
      一个多月以来的第一次。
      
      再一想,阿尧好像是从汽车载着顾缠进入盘山公路之后,开始逐渐犯困的。
      
      温秘书沉吟片刻,从沙发起身:“帮忙做个实验吧?”
      
      顾缠仰起头:“实验?”
      
      “我让司机送你离开疗养院,走远点儿,再回来。”温秘书是想观察一下唐励尧的反应。
      
      “又和我有关?”顾缠拧起眉毛。
      
      唐励尧死里逃生,是因为输了她的血。
      撞邪,是输血后遗症。
      今夜邪祟暂时退散,是她在他附近的缘故。
      
      怎么有点“遇事不决,量子力学”的味道,啥解释不通的事情都往她身上扯?
      
      见她坐着不动,温秘书劝说:“我会额外再付给你一笔丰厚的酬劳。”
      
      太有说服力了,顾缠无法拒绝。
      
      *
      
      唐励尧确实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几个月来,每当他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总会感知到床边站着一个“怪物”,用它那冷冰透骨的手指,一寸一寸丈量着他的骨架。
      
      同时,耳边还会传来“嚓嚓”的声音。
      像是按照他骨架的形状,在打磨骨头。
      
      伴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磨骨声响,他的意识逐渐清醒,但身体却动不了。
      
      等它打磨好一根骨头,声音会暂时停止,唐励尧的脖子就会开始发凉。
      
      是它掐住了他的脖子,从喉结位置撕开他的皮肉,“刺啦!”一声,简单的就像脱下一件有拉链的衣服。
      
      然后用那根精心打磨好的骨头,替换掉他的骨头。
      
      撕裂的痛感刺激着唐励尧僵硬的身体,换骨的折磨迫使他在激烈的挣扎中彻底醒来。
      
      次次如此。
      
      但今晚不太一样,换骨怪迟到了。一场梦快要大结局,唐励尧耳边才开始出现“嚓嚓”磨骨声。
      
      而且在准备撕他皮肉的时候忽然消失,隔一会儿,又重新开始磨骨,再消失……
      
      好像玩游戏时出现了Bug,不断读档重来。
      
      最终读档失败,换骨怪没再出现,唐励尧极其难得的一觉睡到自然醒。
      
      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中午。
      
      唐励尧心情大好,觉得自己没事了。
      
      原本也没觉得有多大事儿,重复着同一个噩梦而已。除了每天得多睡几次、输液补充营养剂之外,还好。
      
      精气神都还好。
      
      温秘书却十分谨慎,非得将他“囚禁”在这家疗养院里,用仪器监控着他的睡眠,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适时地叫醒他。
      
      因为他噩梦里的换骨怪,每次只换掉他一根骨头。
      
      正常成年人一共有206根骨头,将他一身骨头全部换完以后,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怎么样,今天睡饱了吧?”温秘书躺在一侧的按摩椅子上休息,看上去极为疲惫。
      
      唐励尧眉飞色舞地讲起噩梦里不断读档的事。
      
      温秘书说:“那邪祟害怕顾小姐,只要她出现在你周围一千米左右的地方,它就不敢出来祸害你。”
      
      “顾小姐?”唐励尧愣了愣,“我的救命恩人,奇迹小姐?”
      
      “是的。”温秘书扔了份文件夹过去,“可难为了顾小姐,夜里配合我试了十几遍,早上才休息。这会儿正在隔壁房间,你小声点儿。”
      
      唐励尧打开一瞧,是一份聘用合同。
      
      乙方那栏写着“顾缠”,职务是他私人助理:“所以她是这方面的大师?”
      
      “不知道。”温秘书看不懂,顾缠自己搞不懂,“走一步算一步吧,先将她请到你身边再说。你拖不得,你爷爷那里也拖不得。”
      
      唐励尧自言自语:“是不是太巧了……”
      
      温秘书:“你在嘀咕什么?”
      
      “温叔,你觉不觉得好巧?”唐励尧下床走去温秘书旁边,盘腿坐在飘窗上,“你瞧,奇迹小姐本身充满神秘,她刚来榕州,我就险些被邪祟害死,她恰好献血救了我。现在,我又被换骨怪缠上,请了一堆行家都压不住,却唯独怕她……”
      
      “行了,你闭嘴吧。”温秘书平时说话总是慢条斯理,待谁都温和,唯独对唐励尧特别不客气。
      
      唐励尧的父母是家族联姻,生了崽子完成任务以后,两口子就开始各忙各的,将孩子扔给唐老爷子。
      
      唐老爷子更是大忙人,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温秘书在照顾唐励尧。
      
      从小管到大,当爹又当妈。
      
      而唐励尧对谁都不客气,独独对他特别尊敬,再不满也不会和他顶嘴:“您先听我分析……”
      
      温秘书厉喝:“你超车挑衅,碰到了硬茬子,这也和人家顾小姐有关系?”
      
      一听这话,唐励尧捧着心口简直要晕过去:“究竟要我解释多少遍,您才肯信我啊?!”
      
      他压根儿没有超车挑衅好吗?
      
      那辆越野车原本一直是在他后方的,不知怎的,突然提速撞上来!
      
      万幸的是他特别爱惜自己,日常出门骑行,也会穿着特别定制的、赛场规格的摩托车护具四件套,才没受太重的伤。
      
      紧接着,车上那五个人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从车载工具箱里拿出锤子、扳手,冲上来就想要他的命!
      
      而在搏斗中,唐励尧发现他们的精神状态很不正常。
      
      他夺走他们的扳手,将他们的骨头敲碎了好几根,这些人不仅一声不吭,连面部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
      
      就像几个机器人,不会累,不知疼,不要命。
      
      这不是撞邪了这是什么?
      
      可惜事发路段没有监控,他口说无凭,那五个人在医院醒来后大概是怕担责任,一口咬定是他先超车,不停变道挑衅,还竖中指骂人,他们一时昏了头才撞上去的。
      
      虽然越野车提前关闭了行车记录仪比较可疑,但他们都是外省过来旅游的,有律师有老师,身份上毫无疑点。
      
      没有任何理由杀害他。
      
      相比之下,唐励尧和他的小团体则是劣迹斑斑。
      
      连一手将他养大的温秘书都不相信他,何况警察。
      
      “算了,不解释了。”唐励尧心力交瘁的摆了下手,不再自取其辱。
      
      他没有怀疑顾缠的意思,就是觉得巧合有点多。
      
      “那不是巧合,是你爷爷吃斋念佛为你求来的化险为夷。”手机短信铃声响了,温秘书伸手进口袋,“还有高僧开过光的祖传灵物,赐给你的好运。”
      
      唐励尧双手合十:“是是是。”
      
      但他心里认为最该感谢的是自己。
      
      要不是他从小痴迷武术,基本功够扎实,根本不用急救,当场就去世了。
      
      被撞伤之后1V5,还是对方五个先倒下,这战绩够他吹一辈子。
      
      即使没救回来,他也不枉此生了。
      
      “顾小姐睡醒了,现在要回家收拾行李。”温秘书取过外套,“走,跟我出去道个谢。”
      
      “现在?现在不行。”唐励尧用手按了按睡久了支棱起来的头发,从飘窗下来,往浴室走,“我不能这样见人啊。”
      
      得先泡澡,敷面膜,再做个发型。
      
      怕被温秘书数落他事儿逼,他煞有介事的说:“要见救命恩人,不能草率。”
      
      反正晚上顾缠还会回来,温秘书不再坚持:“顾小姐不是真的助理,纯粹是保护你的安全,你别太作。”  
      
      ……
      
      趁着有车,顾缠先去一趟咖啡店将现在的工作辞掉。
      
      没有合同约束,店里也不缺人手,店长见她又是坐着豪车来的,特别热情爽快的给她结了工资。
      
      她还在实习期,一个月工资两千八,每天都要忙到晚上九点多。
      
      做唐励尧的私人助理,是按年薪计算的,合同书拿出来时,她竟然一眼看不出来是多少钱,得数一数几位数才敢确定。
      
      会签这份合同,纵然有好几个原因,将这一大笔钱赚到手绝对排在第一位。
      
      她欠顾严很多钱,房租、伙食费,还有之前生病去医院的医疗费。
      
      刚来榕州的前两个月,她不适应城市生活,融入不了社会,找不到工作,衣食住行全靠顾严。
      
      但顾严不是白给的,花他一毛钱都要记在便利贴上,算上利息,贴满她卧室三面墙。
      
      顾严脸上每一个毛孔都写满了对她的抵触,想她早点搬出去,怕她这个扫把星连大哥都克。
      
      所以回家的路上,顾缠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直到家门口也没拿定主意。
      
      兄妹俩住在一栋两层高的老式自建楼房里,一楼拿来开了间便利店,说是杂货铺子更为恰当。
      
      二楼则是一套两居室的住房,统共四十多平方,卫生间挂着一张布帘,连扇门都没有,确实不适合男女同住,哪怕是亲兄妹。
      
      旧楼是他们爷爷留下来的,算起来也有顾缠的份儿。
      
      但顾严却说他俩从小分了家,由他继承爷爷的遗产,她继承外婆的遗产。
      
      顾缠完全不反驳,心想你往后可别后悔。
      
      虽然是山村,但她和外婆住的可是雕梁画栋的“豪宅”!三进三出,有三十几间房。
      
      近些年发展原生态旅游,不少开发商将主意打到了白蛾子山,总有人上门来谈生意,想出高价买下她们的宅子,她和外婆舍不得卖掉罢了。
      
      收拾些简单的行李,顾缠下来铺子里:“哥,我给你的转账收到没?”
      
      顾严正坐在收银台后看杂志,他穿着高领毛衫,头戴一顶棒球帽,帽檐压的非常低,遮住大半张脸。
      
      昏黄的灯光下,外人不太容易看清他脸上像树根盘亘模样的疤痕。
      
      他不说话,算是应了。
      
      顾缠说:“我换了一份新的工作,条件不错,就是得搬过去住。不过你别担心,那里很正规,是唐……”
      
      顾严打断:“我担心了?”
      
      顾缠:“那你不好奇我做什么工作能拿这么多钱?”
      
      顾严不耐烦:“和我有关系吗?”
      
      不怕我学坏?顾缠在心里问。但他八成会说,坏人遇到她也是坏人倒霉。
      
      算了,现在一切都还没有搞清楚,顾缠决定先不告诉他了,省的被他抓住把柄——“瞧见了吗,你果然是个怪物!”
      
      “那我先走了,还有些东西没拿完,过几天再拿。”
      
      走之前,想起自己为凑整数多转了七块钱给他,便顺手拿了两袋标价三块钱的面包,和一包一块钱的餐巾纸。
      
      拉着行李箱,顾缠用嘴撕开面包袋子,垂着眼边吃边走。
      
      路过昨晚好心为她照路的老奶奶家时,下意识的抬起头瞧了瞧。
      
      被黄昏笼罩着的破旧楼房二层,头发花白的老人家还是老样子,手拿绷子,做着针线活。
      
      顾缠被面包噎的皱了下眉,回想起外婆五十几岁的时候,穿针都得喊她来帮忙。
      
      这老人家起码八十多了,也不戴老花镜,视力可真够好的。
      
      ……
      
      回到山上的疗养院时,别墅门口依然有人接她。距离太远顾缠看不清是谁,只知道不会是温秘书。
      
      他出国了,半小时前的飞机,上飞机前还在微信上和她打过招呼。
      
      唐老先生的心脏病十分严重,这两年一直在国外休养。
      
      关于唐励尧最近的遭遇他一无所知。
      
      然而温秘书迟迟不回去,即使有唐励尧亲自打电话报平安,老爷子也开始起疑了。
      
      等顾缠下车后,梳着大背头的男人走上前:“你好,我是小唐总的事务秘书,崔杨。”
      
      顾缠和他握手:“你好。”
      
      崔杨笑道:“往后我负责小唐总的工作,你负责日常生活,咱们合作愉快!”
      
      顾缠像个复读机:“合作愉快!”
      
      “哎!不用拿下来了!”崔杨看到司机准备将顾缠的行李提下车,连忙制止,“小唐总说了,今晚他要回市区。”
      
      顾缠微微皱眉,没说话,绕过他走进院子里。
      
      唐励尧正从屋里出来,和顾缠走了个对脸。
      
      他个子很高,穿着配色夸张的带帽卫衣,双手插在休闲裤口袋里,走姿有点拽。
      
      微卷的黑发随意但不凌乱,冷白皮,桃花眼,高挺却又不过分突兀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带细链的复古金丝眼镜,为他的张扬里添了几分书卷气。
      
      顾缠走近才发现,那副眼镜没有镜片,只是个装饰品。
      
      也可能是用来遮挡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的黑眼圈。
      
      但总体气色还算不错。
      
      唐励尧也在打量顾缠,他见过她的照片,本人和照片没有差别:黑直发,瓜子脸,五官精致漂亮。
      
      只可惜面无血色,嘴唇苍白,身材过于清瘦,瞧着有点营养不良。
      
      顾缠停在他面前:“小唐先生,回市区这事儿和温秘书说过了?”
      
      唐励尧笑道:“有顾小姐在,去哪里不一样?”
      
      顾缠担心:“万一我对它的影响只在山上有用呢?”
      
      唐励尧轻松地说:“那就再回来呗,反正也不远。”
      
      顾缠心道做一次噩梦,又要被换一根骨头,这是温秘书最怕的。
      
      好像已经换掉一百八十多根了。
      
      不过温秘书的交代里,没说必须得在疗养院里待着。
      
      对她的叮嘱也只是跟好他,而非管着他。
      
      大概也是清楚她不可能管得住这位大少爷,别被他甩下就不错了。
      
      顾缠侧身让道,让雇主先走。
      
      唐励尧走出别墅的铁艺大门之后,带好耳麦,懒懒散散的抬起一条大长腿,跨骑上一辆宝马山地车。
      
      顾缠坐上旁边的越野车,打开车窗问他:“你准备骑自行车回去?”
      
      为了多拿几个月的工资,她不得不为唐励尧这条金大腿的身体健康着想。
      
      山路崎岖,距离市区挺远,几个月没睡好了,能受得了吗?
      
      唐励尧摘掉耳麦:“你说什么?”
      
      顾缠很有耐心的重复一遍。
      
      “不用担心。”唐励尧笑道,“我体力好得很。”
      
      体力不好也没辙,他晕车,吐的可厉害了。
      
      大多数晕车的人自己开车是不晕的,唐励尧连开车都想吐。
      
      从前学车那会儿,吐的学不了,他整个挂耳塑料袋往两边耳朵上一挂,手握方向盘的时候低头就能吐,才把驾照拿下。
      
      否则也不会去玩摩托车。
      
      不过现在他连摩托车都没得玩了。
      
      因为上次的事故,温秘书说要让他长记性,竟然大义灭亲,翻出他很久以前超速的视频来了一手举报,他的驾照被吊销了。
      
      “温叔现在肯定特后悔,不然往后我就可以载着你,方便你更贴身的保护我。”唐励尧阴阳怪气地哼笑着。
      
      “其实你可以搞辆小电驴……”顾缠比划着,“就那种满大街跑的电瓶车载着我。”
      
      “开什么玩笑?”唐励尧一脚蹬地,双臂于胸前交叉,摆出“禁止”的动作,“我一个玩重型机车的型男,怎么能骑小电驴?”
      
      若是被圈子里人看到,他往后还要不要混了?
      
      宁愿步行八百里,绝对不骑小电驴!
      
      有那么夸张吗,顾缠不是很能理解:“那你闲了教教我骑小电驴,我载着你,这总行了吧?”
      
      唐励尧:“?”小姑娘还挺幽默。
      
      

  • 作者有话要说:  捡起来继续写这本,第一章有改动。
    明晚九点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