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保护 ...

  •   此时唐励尧玩牌又赢了,指挥着彭非打开鲱鱼罐头。
      
      “不玩了,真没劲!”输了的长发仔捏着鼻子哼唧。
      
      “就是,玩德州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咱们比大小啊!”其他人跟着起哄。
      
      唐励尧推了推镜架,得意地挑眉,不接他们的话。
      
      平时玩儿这种需要动脑子的牌,他能够保持在十输一。
      拼运气,那就真得看运气了。
      
      “少废话。”彭非将罐头递过去,“是不是玩不起?”
      
      “我他妈都吃掉七八罐了,实在吃不下了!”长发仔起身要逃。
      彭非去抓。
      
      “先欠着不行吗!”长发仔往人背后躲。
      
      彭非的胳膊肘被谁撞了一下,手里的罐头泼出去,场面顿时乱七八糟。
      
      被“关”久了,唐励尧发现看他们闹腾也是一种快乐,唇角愉悦地翘起。
      
      佟妮妮绕过嬉闹的人堆儿,躲开唐励尧的视线,来到他身边。
      
      从小的玩伴,没人会防备她,包括听见她名字就头疼的彭非。
      
      佟妮妮的眼神现出一丝挣扎,但不过两三秒钟就被压制,猛地扬起攥着水果刀的手臂,朝唐励尧胸口刺去!
      
      唐励尧只觉得胸口一痛,惯性后仰,背靠沙发,表情极度愕然。
      
      目睹这一幕的几个人都被吓到大脑空白,随后惨叫!
      
      “佟妮妮你疯了吗?!”彭非更是惊得面容扭曲。
      
      被彭非这么一喊,佟妮妮眼中的挣扎重新浮现,又迅速散去,拔刀再刺!
      
      但她握刀的手腕已经被唐励尧握住。
      
      唐励尧用力咬牙,拇指在她腕骨重重一按!
      
      她的手掌颤抖着打开,水果刀“啪嗒”落地。
      
      眼见暴脾气的彭非就要冲上来,唐励尧怕来不及,先将佟妮妮推出两米远,倒在茶几上,瓶瓶罐罐噼里啪啦掉落一地:“不要伤害她!她可能撞邪了,先控制住!”
      
      佟妮妮此刻的状态他很熟悉,和之前那五个凶徒差不多!
      
      彭非愣在原地。
      其他人也是呆呆傻傻。
      
      佟妮妮从茶几上挣扎着爬起来,面目狰狞的又朝唐励尧扑过去!
      
      “你们愣着干什么?!”唐励尧胸口痛得厉害,不知情况,他不敢乱动,对这帮蠢货无语极了,“快按住她啊!”
      
      彭非几人这才慌里慌张的将佟妮妮按在沙发上。
      
      挣扎中,她脖子上的青筋突爆,时不时浑身抽搐,口里发出嘶哑的、破碎的音节,无法分辨她想要表达什么。
      
      气氛诡异到令人头皮发麻,彭非说:“别都堵在这,一鸣,快叫救护车!”
      
      名叫程一鸣的瘦高个说:“我已经在打电话了……咦,手机没信号?”他往门口走,“我出去打。”
      
      其他人则围上唐励尧:“你怎么样啊尧哥?”
      
      “先躺着吧?”
      “需要人工呼吸吗?”
      七嘴八舌,说话还带着颤音。
      
      唐励尧现在心口不怎么痛了,脑壳痛。
      
      顾缠拿着那只胡桃夹子从卫生间跑出来,原本是想要告诉唐励尧,佟妮妮可能撞邪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她心里咯噔一声。
      
      跑近了瞧见唐励尧的伤势,她又松了口气。
      
      胸口有血,不过出血量不大,估计也就是伤到了皮肉组织,没扎到心脏。
      
      唐励尧拽开领口检查,伤口不深,确实没有大碍。
      
      能捡回条命,是因为刀尖穿透风衣恰好卡在了他的吊坠上。
      
      那是一块儿铜鎏金的蹀躞(dié xiè),也就是古代钥匙扣,有个椭圆形的环,刀尖正是卡在了环里,卡的结结实实。
      
      上次他死里逃生,温叔让他感谢祖传吊坠的保佑,说是得道高僧开过光的,他还嗤之以鼻。
      
      现在是真信了。
      
      长发仔几人原本吓到腿软,瞧见这转折,总算稍稍平复一点:“握草尧哥你属猫的吧?!”
      
      “这运气,应该立刻去买彩票。”
      “尧哥还缺彩票那点钱?”
      
      说笑间,原本紧绷的气氛舒缓许多。
      
      唐励尧不接话,拨了拨头发,不想让人看到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心里真是烦透了这些阴魂不散的玩意儿!  
      
      气郁之下,他瞧见了顾缠,且注意到了她手里的胡桃夹子。
      
      顾缠还没开口,包厢里突然“呯!”的一声响。
      
      是程一鸣摔门的声音。
      
      他原本打算去走廊上打120,刚拉开门,中电似的,将开启一大半的门重新摔拢!
      
      随后,他转身跑回来,从茶几上抄起一个玻璃瓶,疯狂地想要朝唐励尧脑门上砸!
      
      彭非的弦早就绷紧了,反应快得很。
      
      按住佟妮妮的同时,抬起腿,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踹了程一鸣一脚!
      
      程一鸣向侧边扑倒,玻璃瓶与地面摔撞出刺耳的声音。
      
      “快按住他!”这次不必唐励尧提醒,大家已经意识到了问题。
      
      距离程一鸣最近的长发仔按住了他。
      
      他也像佟妮妮一样,趴在地上剧烈挣扎,浑身抽搐。
      
      原本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就这么出现在现实里,恐慌的情绪迅速蔓延。
      
      “这……?!”
      撞邪会传染?
      
      还是邪物准备将他们困在包厢里,谁再出去,谁就是下一个程一鸣?
      
      不确定,又不敢轻易尝试,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唐励尧。
      
      毕竟只有唐励尧曾经接触过灵异事件,而且唐家一直都挺信玄学的。
      
      唐家老爷子是位虔诚的佛教徒,没做生意之前,曾在寺庙当过几年和尚的那种。
      
      “尧、尧哥?”
      “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唐励尧哪里知道怎么办。
      
      他只有两项特长,特别帅和特别能打。
      
      无论是鬼要害他,还是人要害他,总得给他一个目标,让他知道拳头应该落在哪个位置。
      
      “我试试。”唐励尧表情冷冽的摘下眼镜扔在茶几上,捂住疼痛的胸口从沙发坐起身。
      
      “你还有伤,让我来。”彭非招呼人过来替他按住佟妮妮。
      
      唐励尧不理会,快步朝包厢门走去。
      
      “等等。”出声的是顾缠。
      
      唐励尧立刻停下动作,转头满怀希冀的看向她:“你有办法?”
      
      其他人顺着他的视线,也纷纷看向顾缠。
      
      除了知道顾缠为什么会跟在唐励尧身边的彭非之外,大家的目光都透出几分茫然。
      
      不就是个小助理么?
      
      顾缠头一次成为人群焦点,有些不自在。
      
      她将手里的胡桃夹子扔过去:“你把这个拿去厨房用大火烧掉,佟小姐他们应该就没事了。”
      
      唐励尧伸手接住,胳膊抬起的幅度过大,牵扯到了伤口,疼的眼皮儿霍霍一跳。
      
      若不是人多,估计得痛叫出声。
      
      他狐疑着打量手里的胡桃夹子,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木质小摆件而已。
      
      但他没多问,像是接到圣旨,点头说句“好”,疾步离开包厢。  
      
      彭非想要追上去。
      
      顾缠说:“你跟着他,他会更危险的。”
      
      阴魂木的诅咒影响不了唐励尧,否则不会连着两次借刀杀人。
      
      直接控制唐励尧,让他自杀不是更简单么?
      
      再一个,这种诅咒是有范围和时间的,唐励尧从包厢去厨房的路上,和路人擦肩而过,短短几秒钟,路人受影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彭非就不一定了。
      
      关于彭非是唐励尧手下败将这个传闻,综合外形、体格、气质各方面分析,顾缠都持怀疑态度。
      
      一只家养的优雅布偶猫,怎么可能干得过满山跑的豺狼?
      
      不管她是出于哪种考虑,唐励尧肯听她的话,彭非就不会怀疑,退回来,不跟着去了。
      
      顾缠走到他身边低声说道:“你也别闲着,去查一查吧。”
      
      “查什么?”彭非正担心唐励尧的处境,没反应过来。
      
      顾缠说:“去查清楚是谁把邪物带进来,放在咱们包厢洗手间的啊。这不是凑巧,之前小唐先生出事,凶徒也是受了类似的影响……”
      
      听着,彭非瞳孔紧缩。
      他们来这家会所完全是临时起意。
      没有预定,直接就杀来了。
      
      有机会进入包厢洗手间的除了他们自己人,还有中途进来打扫卫生的会所服务人员。
      
      彭非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神刀子似的从自己人身上刮过。
      
      “你们打起精神,照顾好妮妮和一鸣,顾小姐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彭非说完,扔下一屋子人快步离开。
      
      顾缠则在其他人又惊惧又疑惑的目光里,重新做回到角落里等结果。
      
      别人怎样看待她,她并不在意。
      她正在重新审视自己。
      
      从前,她是个唯物主义者,连看小说都只喜欢男女言情,而不是灵异神怪。
      直到被温秘书找上门,世界观才开始慢慢更新版本。
      
      尤其是今晚,经过一番亲身经历,她发现小时候外婆讲的睡前故事,那些个光怪陆离竟有可能真实存在……
      
      说句心里话,她挺后悔的。
      
      先前觉得报酬太过丰厚,简直就像中了彩票。
      现在才意识到钱要少了,她可能是在卖命。
      
      天上果然不会掉馅饼。
      
      ……
      
      这家会所一共九层,一楼大堂,二到五楼是KTV,六层餐厅,七到九楼是客房。
      
      唐励尧从三楼包厢出来,要去往六层的餐厅。
      
      手中拿着邪物,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电梯,他决定走楼梯。
      
      路上遇到服务员或者其他客人,即使顾缠没有提醒,他也知道避着走。
      
      时刻防备突然扎过来的刀子。
      
      跑进餐厅时,服务员看到他胸口的血迹,惊道:“先生,您……”
      
      唐励尧打断:“厨房在哪边?”
      
      服务员摸不清状况不敢说,餐厅领班认出了他,快步迎上来:“小唐先生……”
      
      “厨房在哪边?”他再问。
      
      听他语气急促,领班收起职业微笑,连忙指了个方向:“跟我来!”
      
      半夜一两点钟,即使是夜场,厨房也过了忙碌时间,只有几个炉子在炖着补品。
      
      唐励尧正挑选哪个炉子的火最大,手机响了。
      
      通过手表显示是个陌生号码,不是顾缠,他没接。
      
      挑好之后,他刚要将手里的胡桃夹子木偶扔过去,突然想起来自己压根就没存过顾缠的电话号。
      
      唐励尧接通电话:“谁?”
      
      ——“木偶还给我,我放过你。”一把低沉冷酷的男中音,“不然的话,相信我,你会死的更惨。”
      
      他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的,唐励尧心头泛起一股阴森森的冷意。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怒意,自己这半年来吃的苦受的罪,原来都是这王八犊子害的!
      
      怒意冲淡了惧意,他冷笑:“你觉得恐吓我有用?知不知道我三岁就开始接恐吓电话了,比你吓唬人多了。”
      
      他:……“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我,才让我三番四次的下咒杀你吗?”
      
      唐励尧:“知道原因你就不杀我了?”
      
      他:“不会。”
      
      唐励尧:“那我问个屁。”
      
      他:……“你真不好奇吗?”
      
      “我只好奇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唐励尧摆出一副“老子从没做过坏事,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的姿态,“已经连输两次了,一个loser,也配跟我谈条件?”
      
      说着,将手里的胡桃夹子扔进火堆里,毁了个干净。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