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明月像饼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08 00:40: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第四章:
      钟砚天生肤白容貌好,眼珠漆黑,黑白分明,浓密乌黑的睫毛微微垂落,低眉顺眼,看着便是个仁慈心善的儒雅少爷。
      
      青年如墨般的长发挽了起来,头顶玉冠,发髻干净利落,明亮清澈的双眸仿佛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深意,眼角含着清浅的笑意,诱哄顾盼将博平郡主送来的补汤喝了个干净。
      
      过了半刻钟的时辰,钟砚悄悄打量顾盼的脸色,女人气色红润,看着并无异常。
      
      钟砚心里有点失落,真是遗憾,顾盼居然没被毒死,他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捧了本书坐在竹窗边坐了下来,也不肯主动和她搭话。
      
      顾盼也没死皮赖脸的凑上去,很有分寸没有去打扰他,“我先走了。”
      
      日光细碎,热滋滋的阳光自他的头顶浇了下来,均匀落在他透白的脸颊,树叶斑驳的倒影恰巧停在他的眉心。
      
      钟砚捧着本诗经,里面的内容倒背如流,淡漠的瞳孔望着窗外的天空,毫无情绪变化。
      他的母亲对他说过的最多一句话是,钟砚你没有心。
      
      的确,他没有软心肠。
      不会心痛,不懂同情,亦不会愧疚。
      
      从小钟砚就没对什么事情或者人表现过很热衷的兴趣,他乖乖的完成老师布置的课业,学习礼数文化,每一样他都做得很好。
      但是他并不喜欢。
      
      十四岁那年,钟砚无意中知道他并非博平郡主亲生子,他并不觉得意外,也不难过。
      他甚至觉得,有没有母亲,于他而言都差不太多。
      十五岁那年,钟砚亲手掐死了一个醉醺醺侮辱他的仆人,当时气血翻涌,久违的快感席卷而来,他病态的欣赏着对方临死之前的丑态,逐渐爱上这种折磨人的手段。
      
      钟砚的手指修长细瘦,又白又嫩,圆润的指尖轻轻掐着诗经的边角,眯起眼睛,不受控制的想,等利用完了顾盼到底是掐死她好,还是用刀捅死她比较好。
      
      *
      顾盼被叫到了主院,博平郡主姿态高贵坐在主位,细细品味着口中的茶,过了半晌,才有空抬起眼睛看她,掐着嗓子发问:“砚儿怎么样了?烧可曾退了?”
      
      顾盼小心思量,答道:“烧退了。”
      
      这可不是博平郡主想听到的消息,顿时她连喝茶的心思都没有了,挑了挑眉,继续问:“我让你送过去的补汤可否都给他喝了?”
      
      顾盼哪能告诉她全都被自己给喝了呢,她低着头,撒谎起来面不改色,“都喝光了。”
      
      这碗汤里自然是没有加料,博平郡主只是给外人装装样子,偶尔心血来潮维持一下虚伪的母子关系。
      
      她有点怕钟砚这个孽畜,那双眼睛仿佛能吞人。
      
      没有完全的把握,她还不想这么早就和钟砚撕破脸皮。
      
      博平郡主的视线堪堪落在顾盼的脸上,心中止不住冷笑,顾盼长的虽然貌美,架不住她是个没脑子的蠢货,轻易就被外人三言两语煽风点火。
      看在这个蠢货和她站在同一边,博平郡主勉强对她摆了好脸,“你也辛苦了,一会儿让赵嬷嬷带你去库房挑两件首饰。”
      
      顾盼道:“谢谢母亲赏赐。”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赵嬷嬷看不出年纪多少,长了张凶脸,看着就是不好说话的人,一路无言领着她去了库房,拿钥匙打开箱子,“您挑两件吧。”
      
      这箱子里没什么好东西,多是金制发钗步摇,做工也谈不上精致,看上面的纹路似乎也有好些年岁。
      
      赵嬷嬷亲眼看着她挑了两件金钗子,心中不屑她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嘴上却还得说着软话,“郡主也知道以你的姿色跟着少爷是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肯听群主的话,将来的好处少不了你的。”
      
      顾盼顺势而为,装的自己很委屈,“这日子我真是受够了,他废物就算了,脾气还不好,你是不知道今早我给他上药,他有多嫌弃。”
      “我当然是向着郡主的,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顾盼抱着朱钗爱不释手,“这朱钗多好看啊,肯定值不少钱,那个废物可从来没给过我这些。”
      
      赵嬷嬷面色稍缓,心跟着放下来不少。
      
      当初顾盼敢如此大胆去算计钟砚,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她得了博平郡主的授意。
      
      晚些时候。
      顾盼瞅准时辰去了钟砚的屋子,打算和他一起吃个晚饭联络感情。
      
      屋门大开,烛火晃晃悠悠,院子里的灯笼都点了起来。
      
      顾盼的视线往里探了探,发现屋里平白无故多了个人出来,男孩神色倨傲,得意之色遮掩不住,标准的反派长相三白眼。
      
      男孩对着钟砚叫了声哥哥。
      
      钟砚淡淡看着他,“何事?”
      钟虔很小就从他母亲嘴里知道钟砚不是他亲哥,一直都对他不假辞色,又看钟砚腿脚不好,明里暗里没少欺负钟砚。
      
      钟虔天资愚钝,课业不好也不够聪明,看样样都比自己出色的钟砚就格外不顺眼了。
      
      钟虔笑嘻嘻的说:“我听先生说,他前些日子赠了你一方墨砚,可否能让弟弟看一看?”
      
      好砚不可多得,钟虔不喜欢舞文弄字,对读书也没几分兴趣,他只是喜欢抢钟砚的东西而已。
      
      “在桌上。”
      
      钟虔拿起桌上这块上等的墨砚,连连夸赞,溢美之词不断,最后才道出主题,“哥哥,这块墨不如给我用了吧,我瞧着格外的合眼缘。”
      
      “随你。”
      
      钟虔抢了他的东西却没得到应有的快感,好像他在云淡风轻的钟砚面前像个傻子在胡闹。
      
      他捏紧了手,不免恼羞成怒,倒了杯热茶,故意松了手,滚烫的茶水连带着茶杯一起倒在钟砚的腿上。
      
      这可是刚烧开的水,钟砚竟然能忍着不发出半点声音,好像疼的人不是他。
      
      顾盼进门,钟虔满脸怒气的快步离开,低声骂了一句,“残废东西。”
      
      她看了看地上的茶杯碎片,又看了看脸白的吓人的钟砚,问:“你没事吧?”
      
      钟砚的手指紧扣着桌角,腕上的青色血管若隐若现,面无血色,虚弱可怜,微微抿起苍白的嘴角,却是一言不发。
      
      顾盼走上前,握住他的手,“疼不疼啊?”
      
      青年眉眼冷漠,手指温度冰冷如雪,指尖微颤,火光在他玉白的容颜上摇曳,将他的脸照的明亮皎洁,“不疼。”
      
      顾盼才不信他说的话,她看得出男主还是很抵触她,不愿意和她有过多的接触,死鸭子嘴硬说不疼。
      
      《暴君》此书中,恶毒女配的下场算最惨,第二惨的就是刚刚欺辱男主的钟虔。
      钟虔锲而不舍的和男主作对,坚定的站在太子殿下那边,被男主抓到后破口大骂死不认输,最后被活活五马分尸而死,尸体拿去喂了狗。
      
      顾盼打了个冷颤,不禁开始思考,作者为什么要让这么个神经病小变态当男主啊!
      
      有病病。
      
      钟砚默不作声把自己的手掌抽了出来,眉峰像蹙着一层薄薄的霜雪,显然是不喜与人触碰。
      
      顾盼一咬牙,干脆豁出去,说:“你把裤腿往上掀一掀,让我看看。”
      
      钟砚的额角一抽,惜字如金,“不用。”
      
      顾盼点点头,“行吧。”她边动手边说:“那我帮你脱。”
      
      她都被自己这副不要脸的样子给感动了。
      
      钟砚似乎忍无可忍,拂开她的手,声音低哑,“我自己来。”
      
      顾盼也没打算偷看他,转身去柜子里找了烫伤药,回过头来,他已经将裤腿挽了上去,青年的小腿又瘦又白,肌肉匀称有力,被烫伤的那块地方格外显眼,红了一片。
      
      她看着都觉得难受,这男主在侯府里过的什么猪狗不如的日子啊。
      女人看了会流泪,男人看了要震惊。
      
      顾盼佩服小变态钟砚的忍耐度,都这样了还能忍着不叫疼。
      幸好他的伤口没有破皮,要不然就麻烦了。
      
      顾盼打了一盆凉水,拧湿了毛巾轻覆了上去,然后仰着半张脸,巴巴望着他问:“好点了吗?”
      
      钟砚的眼珠盯着她看,从她的脸上看见了“讨好”两个字,他冷淡移开眼,对她的厌恶仍旧没有改变。
      
      “嗯。”
      钟砚的声音很小。
      
      顾盼边替他抹上膏药边说:“你刚才怎么那么笨,就坐着让他用热茶泼你?这还好是腿,若是泼在你脸上可怎么办?”
      
      钟砚实在不想理她,但她这个令人讨厌的蠢货还有利用空间,他说:“没用的,躲不开。”
      
      钟虔有各种方法来折磨他,侯府里也没人会管。
      
      咳嗽犯了好几天,钟砚的嗓子一直没好全,说话的声音暗哑低沉,他缓缓抬起眸,定定凝神望着顾盼,“你以后也会像今天一样,一直都对我好?”
      
      顾盼看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心软,放柔了语气,“这是当然了。”
      
      她将烫伤药塞入钟砚的掌心,指尖相撞的瞬间,钟砚飞快避开了手,显然不想和她有不必要的触碰。
      
      坐在窗格下的青年模样俊俏,轮廓似鬼斧神工精致到极点,唇红齿白,文静乖巧,他微微别开脸,忍着被她触碰的不舒服,在心底无声说了两个字,“骗子。”

  • 作者有话要说:  俺来啦!!!
    追妻火葬场!我真的好爱!!
    大家收藏好不好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