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明月像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08 23:51: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第五章
      《暴君》此中钟砚和顾盼除了新婚之夜外,再也不曾同房同床而眠,交流甚少,感情淡漠。
      
      原主就是典型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配,乐此不疲的和男女主作对,内心阴暗变态的男主喜欢的当然是温柔美好的女孩子。
      
      原主一心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摆脱卑微庶女身份给她带来的耻辱和不平。
      
      顾盼的母亲原是府上的一名丫鬟,因为相貌出色被男主人看上眼,睡了一次就怀上了孩子,得了个姨娘的名头,她的母亲怯懦胆小,从小就不让她去争去抢,母女俩受了欺负也只会忍着,如履薄冰度过。
      
      原主就在年复一年的压抑中彻底变坏了。
      
      日日做着嫁给王权贵族的美梦,把病弱无能的钟砚当成自己的跳板,天天盼着自己的夫君早日去死,怎么会心甘情愿和他睡觉伺候他呢?
      
      所以当顾盼提出要打水帮钟砚沐浴更衣时,钟砚脸色都变了。
      
      钟砚紧绷着下颚,面色如霜淡漠无情,乌黑的眼珠动了动,过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用。”
      
      他边拒绝还边扭过身子,不太情愿让顾盼碰自己。
      
      “你出了汗不洗澡肯定又要生病。”
      
      “我自己洗。”
      
      这几天京城连绵细雨不断,下了有半个多月,钟砚膝盖旧伤发作,尖锐的刺痛从骨头里冒出来,几天高烧,又是雪上加霜。
      
      顾盼也是为了他好,才说帮他洗。
      见他不乐意,也不好勉强。
      
      顾盼想了想后说:“那我让丫鬟抬水进来,我就在外边,你如果不行可以叫我。”
      
      “我行。”
      “行行行,你最行了。”
      看不出来钟砚还挺有自尊,顾盼说完这句话抬眸发现钟砚的耳朵似乎红了。
      
      青年五指蜷缩,低垂眼睫,无声吐字,“不知羞耻。”
      言语粗鄙,愚钝蠢笨。
      
      热水很快被送进屋里,木桶被几道屏风遮挡,钟砚脱下来的衣服端正挂在上面,要带上垂落着半块青玉。
      
      顾盼望着那半块玉,突然间想起来另一半好像在她的手里,刚穿过来的时候,顾萝不断怂恿她砸了那半块玉佩。
      
      要说这玉佩的来历也简单,乃是钟砚逝去的外祖母给他留下的唯一遗物。
      他佩戴多年,从不离身。
      
      另一半会落在原主手里,还是她不要脸的去偷过来的。
      
      她正考虑着要怎么把玉佩还回去,屏风后的水声不知何时停了下来,钟砚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上身赤/裸,身材匀称,胸膛精瘦,肌理分明,锁骨凸出,上面的疤痕格外夺目。
      
      顾盼知道男主前期日子不太好过,但没想到会这么可怜,又被骂又被打的。
      
      而他本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不会喊疼也学不来示弱卖惨。
      
      青年的乌发散落在后背,发梢正滴着水珠,眼神淡淡,一直在压着咳嗽声。
      
      顾盼觉得这个小病娇似乎对自己的身体不太上心,昨天发高烧都不肯吃药,受了伤也一声不吭,那些看起来就触目惊心的伤口,他本人脸上好像就写着“无所谓”“随他去吧”几个字。
      
      钟砚低垂着眼,“我要睡了。”
      言下之意是请你离开。
      我不想和你睡一张床。
      
      顾盼装作听不出他的画外音,脸都不带红的,“嗯,好。”
      钟砚:“......”
      他缓缓抬起眼,漂亮的眼珠紧盯着她看,问:“你难道还想和我一起睡?”
      顾盼老脸一红,“我们是夫妻,理所当然要睡在一起。”
      
      男人的眉梢往上挑了挑,垂下眼睑,眸光往暗处沉了沉,嘴角微翘,觉得她的话讽刺至极。
      
      顾盼不给他开口拒绝自己的机会,背对着他褪下外衫,主动睡到靠墙的位置,盖好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
      
      钟砚沉默着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床中间像有一条无形的线,他虽没明说,丧气的眉眼仿佛就写着“不要碰到我”五个字。
      
      虽然已经是初冬时节,床铺上的被褥却很单薄,闻着有股熟悉的清香。
      
      男主气质冰冷,同床共枕也难逃他阴冷的气息,顾盼瑟缩的探出脑袋,指了指床头的烛火,“把蜡烛灭了吧。”
      “太亮了,我谁不着。”
      
      谁还不是个小公主了!
      
      钟砚抬了抬手,屋里的火光顿时全灭。
      
      微弱余光跌进顾盼那双明亮的眼眸,余光瞥见墙壁一角挂着的长剑,陡然清醒,瞌睡虫跑了个干净。
      
      剑鞘漆黑,剑柄上挂着黑色流苏,点着红石。
      书中对这把剑的描写并不少,男主看着文质彬彬,舞弄起刀剑不输他人,这是他最为心爱的宝剑,并且用来杀过不少人,包括他的母亲博平郡主和原主。
      
      女配那时身怀有孕,痛哭流涕的哀求他,男主偏就是无动于衷,还对着她的肚子捅,心肠不是一般的狠。
      
      如果有的选择,顾盼真的不想攻略这个丧病的小病娇,但若她不这么做,就要被系统人格抹杀。
      
      她换了个方向,揪着被子,唉声叹气。
      
      *
      钟砚做了一场梦。
      梦里面锣鼓喧天,熙熙攘攘的声音从他背后传过来,极尽研态的少女们打扮的光鲜亮丽,绯色罗裙金步摇,眉心点了时兴的花钿,耳坠摇摇晃晃。
      样貌最出挑的那个,不由自主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她漂亮的像从画中走出一般,红唇轻启,掐着嗓子说话有三分装腔作势,“嫡姐虽然姿色平平,但出身高脾气好,将来肯定是不愁嫁的。”
      
      她说这话时阴阳怪气,任谁都听得出里面的讽意来,明捧实贬,段位不高明。
      
      钟砚没有看热闹的打算,嘁了声后缓步离开。
      
      他没想过隔了不到半柱香的时辰,他又见到了顾盼。
      少女脱了鞋袜当着他的面往湖里跳,钟砚背着手在湖边站了一小会儿,冷眼看着她在湖水中间挣扎扑腾,没有要施救的意思。
      
      顾盼索性不装了,高高抬起下巴神情倨傲盯着他看,问:“你居然都不跳下来救我?!”
      
      钟砚冷声刺道:“你死了与我何干。”
      死了就死了,一条贱命。
      
      哪知道她从湖里爬出来,湿漉漉的手突然抓住他的手腕,阴谋得逞后对他笑了一下,随后恶狠狠的将他一并拽到了湖里,大声呼救,把花宴上的其他人都叫了过来。
      
      她死死纠缠,成事后得意洋洋。
      甚至不自量力曾经拿过匕首在他耳边低喃,“我要嫁的如意夫婿本该是这世间最尊贵的男人,当初我同你母亲说好的,我设计嫁给你,你丧了命,她就将我送到南安世子跟前做侧妃。”
      
      顾盼不知道他在装睡,没脑子的话不断从她口中吐露,“你怎么还不死?你这样的废物永远斗不过你的母亲,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信你母亲的鬼话,上了贼船。”
      “煞星废物。”
      
      钟砚忽的惊醒,耳边萦绕着她说的这四个字。
      漆黑的房间里,侥幸透进些许微弱的月光,青年脸色惨白,手作拳状抵在唇边,压低了咳嗽声,嗓子完全哑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着鬓角滑落,薄唇抿成一条薄薄的线,手指冰冷。
      钟砚侧目,冷淡的视线中仿佛带着其他的情绪,阴恻恻的双眸紧盯着身旁女人的脸蛋,从她的眉眼移到唇角,再到喉咙。
      
      她的脖颈又细又白,柔软娇嫩。
      
      钟砚的喉结上下滚了两圈,眸光逐渐暗了下去,女人软弱无力的双手不知何时起就搂着他的臂弯,双腿也毫不避讳打在他身上,柔软的唇瓣好似抹着一层淡淡的水光。  
      钟砚忍着心底的不舒服,抬起高贵的手,面无表情将她的手脚移开。
      
      来日一早,顾盼醒来时钟砚已经穿好衣服正坐在桌边用早膳。
      
      顾盼心中欣慰,小病娇总算肯好好吃饭了。
      
      只是他的腿伤貌似还没好全,旧疾复发治疗不力,自然难以痊愈。
      
      她看着钟砚走路的姿势都不太对,而顾盼对他那张可怜乖巧的脸又毫无抵抗力,忍不住多嘴,“你听大夫的话,乖乖吃药,把腿治好,好吗?”
      钟砚面色一滞,膝盖的伤还没严重到走不了路的地步,他不懂,顾盼为什么一脸心疼要命的表情?
      不过若是能治愈右膝,他也没什么意见。
      
      只是侯府里的灵丹妙药都送到了钟虔手中,从来不肯分他半毫。
      
      钟砚抬眸,“没有药。”
      他垂着脸,如此看来更为可怜,“药都被三弟拿去了。”
      
      顾盼略有为难,思考片刻后对他笑了笑,“我去给你拿药,你只要听话就够了。”
      
      钟砚温声道:“好,我听话。”
      他从钟虔手里套不出东西,顾盼可以,恐怕她要吃点苦头,但那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物尽其用,人也是如此。
      顾盼要犯蠢白白送给他利用,他便心安理得收下。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坐车去长沙
    所以来晚啦
    咣咣磕头
    明天时间估计也不会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