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三章
      钟砚一场后发了不少的汗,额前沁着水珠,脸色煞白,四肢无力,尤其是他的右腿膝盖又开始那种熟悉的尖锐的刺痛。
      这条腿是他七岁那年,他的母亲博平郡主亲手打断的。
      钟砚从小就被立为世子,言行举止被老师严加管教,从小便是个很循规蹈矩的听话孩子,他底下还有两个弟弟,不被拘束,且备受父母的宠爱。
      
      三弟顽劣,自小就喜欢做些摸鱼捉鸡的事,后花园里栽种了一棵高大榕树,他非要往上爬,硬拽着钟砚一起爬上最顶端,却没有站稳,从摇晃的树枝重重坠下。
      
      那高度原本也不至于会要人性命,大概只能说钟砚的三弟命着实不好,后脑勺竟是被尖锐的石头给磕中,当场毙命。
      
      博平郡主最疼爱她的小儿子,听到消息后几乎和疯了没什么两样,怒气怨气通通都发泄到钟砚的身上,满眼通红死死盯着钟砚,仿佛这孩子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是仇人。
      
      她咬牙切齿发自肺腑的说:“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一遍遍的质问,最后情绪崩溃,顺手抄起手边带着血的石头,恶狠狠的往钟砚的膝盖上砸。
      
      若不是侯爷匆匆赶过来拦着她,钟砚这条腿怕是真的要被博平郡主给砸废。
      
      在弟弟死之前,钟砚就有所察觉博平郡主并不是很喜欢他,发自内心的厌恶不屑遮掩,他装病装残,就是想看看博平郡主到底想干什么。
      他也是这两年才明白,他的母亲想要他的命,想将他从世子之位拽下去,可惜他乃是皇上亲封的世子,又从未出过大错,博平郡主也就没能得逞。
      
      少女馨香在鼻尖蔓延,钟砚抬眸静静盯了一会儿眼前的女人,这是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肤若凝雪吹弹可破,鼻尖泛着微微的粉色,莹润饱满的唇微微张开,气息香甜,脖颈细嫩软白。
      他眼中的神色暗了又暗,扯了一抹冷笑,稍纵即逝,立马又恢复成冷淡无绪的模样。
      
      顾盼花了大力气才帮他把衣服穿好,抬起眼睛就发现他额头上的伤口似乎又崩开了,“我去拿药给你换。”
      
      钟砚心底闪过一丝疑惑,没弄懂顾盼今天对他如此热络打的又是什么算盘,不过他一贯会利用别人,如今他手脚都不太方便,她喜欢做这些事,那就让她做好了。
      
      钟砚弯了弯嘴角,态度好了很多,“多谢。”
      
      顾盼被他这抹笑愣了一下,这男主笑起来真是相当的好看了。
      
      她拿着伤药细细抹在他血肉模糊的伤口,用湿布将周围的血污擦干净,随后温柔的给他包了一层纱布。
      
      钟砚全程没发出任何声音来,好像一丁点都不疼。
      顾盼不得不感叹一句,他可真是太能忍了。
      
      “辛苦你了。”
      顾盼受宠若惊,“应该的。”犹豫一会儿,她说:“毕竟你的伤与我有关。”
      
      床头小桌边的那碗白粥方才不小心被他碰到地上,瓷片四分五裂散落在地,小桌上也有零星几片漏网之鱼。
      顾盼收拾碎渣时,手掌磕碰到,鲜红的血珠立马溢了出来,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嘶”了一声。
      
      钟砚神色淡然,没什么变化,看见了也和没看见差不多,他天生冷血,并不是一个轻易就能被感动的人,心肠百般的硬。
      
      “疼不疼?”语气冷淡,眼中也看不出任何心疼的情绪,只是随口一问,继续做戏罢了。
      
      顾盼用纱布按住小伤口,“没事。”
      钟砚道:“记得上药。”
      
      在钟砚心中,顾盼迟早是要死的,但不是现在。
      他和顾盼的婚事,是他的母亲故意拿来羞辱他,一个低贱恶毒的庶女来配他这个病弱的废物,看笑话的人可不少。
      
      当初他被顾盼拽到湖里,这个草包女人要死要活要嫁给他,说自己丢了清白,若他不去,她便去上吊死了干净。
      这件事闹的很大,对于钟砚而言娶谁都一样,他只是不喜欢被逼迫被算计,被他的母亲掌控在手心里。
      
      成婚半年来,顾盼还真的把他当成是个死的了,拿了他母亲的好处,给他下过两三次的毒药。
      蠢的要命,毒的不行。
      
      顾盼的眼睛非常漂亮,眼珠乌黑像玻璃球干干净净,湿漉漉的眸一眨不眨的能把人心都给看化。
      
      她对钟砚眨了眨眼睛,听见男主的关心,突然间觉得他好像也没有书里面写的那么坏。
      顾盼仔细算了算,今年钟砚刚刚十九岁,还是一个称得上是少年的年纪。
      心思虽然重,但应该还没有《暴君》后期那么阴暗残忍。
      
      顾盼想起来钟砚一早上都没有吃东西,虽说他自己说过没胃口,但不吃饭怎么行呢?脸白的没有血色,虚弱的不成样子,看着就怪可怜。
      
      她说:“你要不然还是吃点东西吧?想吃什么我可以让厨房的人去做。”
      
      钟砚捂着胸口咳嗽两声,苍白如玉的脸一时间涨的通红,嗓子又沙又哑,“好。”
      
      他对顾盼微笑,“你也和我一起吃点吧。”
      顾盼不好意思说她吃过了,为难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她先一步去了外间,丫鬟们自作主张已经将早膳给撤了下去,她忍着脾气,心想钟砚在自己的院子里过的都是什么鬼日子,大概是前期虐他虐的深沉,后期男主才能顺理成章的大开杀戒!
      顾盼忍不住想吐槽,大概没有阴暗暴戾的人设,就不配当男主。
      
      她推开门,梳着双髻的丫鬟靠站在门边,一脸困顿打着瞌睡。
      顾盼挺直腰背,横眉冷对斜睨了她们一眼,“我看你们在侯府里的日子真是太舒坦了!”
      
      丫鬟们被吓了一跳,猛然惊醒,结巴着答话,“夫...夫人......”
      比起钟砚,她们更怕顾盼。
      
      这位夫人说话毒辣不留情面,不像钟砚从不管事,也不会惩治下人,所以她们才敢仗着博平郡主的风肆无忌惮,糊弄主子。
      
      顾盼冷笑两声,“谁是主子谁是奴婢?桌上的早膳我让你们撤了吗?竟然敢自作主张?”
      
      丫鬟低着脸不敢看她,“是顾萝小姐走之前让奴婢撤掉。”
      
      顾盼的眼神冷了几分,想起她之前惩治下人的手段,小腿肚都在打颤,赶紧跪了下来,“奴婢知错了,求夫人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顾盼低眸看着跪在地上见风使舵的小丫鬟,好想大声说——当个恶毒女配真的好爽啊!
      
      “去厨房让他们再做一份清淡的早膳。”
      
      小丫鬟犹犹豫豫,“可现下已经过了饭点了.....”
      侯府里的规矩几乎都是博平郡主一手定下,用膳时间都有明确的规定。
      
      顾盼瞥她,“你再说一遍?”
      小丫鬟被她的眼神给吓着了,哪里还敢多话,连滚带爬赶紧去了厨房。
      
      钟砚静坐在桌边,手里端着玉白的杯子,轻抿了一口凉水,润了润嗓子,才没有那么干涩。
      他很少侯府厨房里的饭菜,他的院子里原是有个小厨房,上个月被他母亲寻了个借口给打发走了。
      
      顾盼曾经主动给他送过三次饭菜,次次都被他发现里面下了毒,无色无味,毒性极强,落进肚子里就会即刻毙命的那种。
      
      这个蠢货心甘情愿被博平郡主当棋子利用。
      
      钟砚听着屋外的对话,嘴角的浅笑极冷,过了一会儿,“吱”的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顾盼端着厨房里新做好的馄饨和博平郡主送来的补汤。
      
      碗中还散着腾腾热气,色香味皆为诱人。
      
      顾盼热切的把碗推到他面前,“你趁热吃吧,这可是你母亲送来的补药。”
      
      她进屋的瞬间,钟砚便收起了嘴角的冷笑,又恢复成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低垂眼眸,看着桌上这碗汤,忽然间笑开,温声细语提议道:“一起吃吧,我看你方才也没吃多少。”
      
      顾盼连忙摆手,她怎么好意思和男主抢吃食呢!
      “不用不用,我吃过了。”
      
      殊不知,她的推拒加重了钟砚的疑心,觉得她不怀好意。
      
      久久过后,钟砚似乎还是没有动手要吃的意思,顾盼甘拜下风,“那就一起吃吧。”
      
      钟砚捏着勺子在碗里搅拌了一下,随即将勺子递到她嘴边,嘴角带笑,眼神却冰冷无意,“我喂你。”
      
      汤里如果有毒,顾盼也别想躲开。
      
      两人的脸近若咫尺,钟砚是顾盼见过模样最为精致的人,被这样一个人看着,她也会不好意思,小脸逐渐热起来,耳朵尖不受控制泛着娇俏的粉意。
      
      顾盼边咽下他喂到嘴边的馄饨,边美滋滋的想,好像攻略男主并没有那么困难啊!努力对他好,就能让他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被钟砚利用了个彻底,当了一次被实验的小白鼠而已。
      
      钟砚还拿了手帕替她擦了擦嘴,如果忽略他毫无感情的眼神,他简直像世上最贴心的爱人,“味道如何?”
      “好吃。”
      钟砚还是不能完全放下戒心,他母亲可比想象中更要恨他。
      
      四目相对,青年玉白的脸藏在朦胧的光影下,鼻梁挺直,薄唇微翘,对她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这抹笑能把人神魂都勾了去。
      “那就全给你吃了吧。”
      
      钟砚笑的纯良无害,心里想的也很简单,要死也是顾盼先去死。
      

  •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不会坑
    隔日更新的频率
    这本大概每天晚上九点更新,日更。
    本章留言下送红包
    你们骂我吧
    我欠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