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不过……等等。
      
      拐?卖?
      
      是的,拐卖→_→
      
      毕竟在洪荒大佬们眼里,只要有的选,正常人都不会进入西方灵山拜准提为师。
      
      这个故事……说起来就长了。
      
      洪荒上数得着的大佬们第一次见到准提,绝大多数是在紫霄宫。
      
      通天也是如此。
      
      而到如今,通天也不能忘怀那一日他与准提的初见——
      
      那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大家背起书包上学堂,各显神通地来到了紫霄宫,满怀期待地准备见一见那位强大到所有人都需下跪的鸿钧道祖。
      
      那天,大家都看出来了紫霄宫上的六个蒲团定有蹊跷,于是比法力比宝贝比兄弟比人缘,好不容易才分派明白了六个蒲团的归属,当然,三清以其盘古嫡裔的身份,占了其中之三。
      
      那天,紫霄宫中,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大家在热烈的气氛和“duang”、“duang”、“duang”的特效中准备恭迎鸿钧道祖大驾。
      
      然而,鸿钧道祖还没正式出现,两个和在场画风格格不入的道人先打破了紫霄宫里祥和的气氛。
      
      一个身穿道袍,面黄微须。
      
      一个头挽抓髻,面皮发黄。
      
      这倒不是什么特别标新立异的形象,当时基本都坐定了的大佬们并不想给这两位来迟了的远客一个眼神,更不要提给他们让路让座。
      
      但是架不住这两人会给自己加戏啊——
      
      前一个道人进来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扑地嚎哭,如丧考妣:“哇!师兄!我们这大老远的赶过来,却连个座位都没有呀!”
      
      后一个道人倒是很坚强很成熟的没哭,但是声音却透露着一种颓败和绝望,让人想到无人欣赏就独自凋零的花,一生寂寞到最后孤零零死去的老者,对这个世界明明充满了爱却得不到半点回应的盘古父神:“约摸是我等命苦,没缘分聆听大道吧。”
      
      现在说起来非但一点感染力都没有,想想两个大老爷们就这么哭了出来还有点搞笑,但就当时情景……那两位道人一开口,便特别神奇地,仿佛是有一股巨大的,混合了悲痛,消沉,绝望,沮丧,难过,总之所有你能想起来的负面情绪注入了听到这句话之人的内心深处。
      
      听到了这句话的人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大佬们都被这个情绪搞得有点困扰,一时半会儿都不能恢复正常心情,而此时,那个哭嚎出来,情绪特别激动的道人又继续难过了起来:“可是我们要怎么办呀……西方的一切都寄托在我们师兄弟身上了……”
      
      大概是那个颓败和绝望的情绪浸染来得太过让人难以释怀,听到了这几句话,大佬们都不自觉心里一揪,仿佛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轻轻挠了挠。
      
      心肠最软,最见不得人哭的红云老祖问了出来:“什么叫西方的一切都寄托在你们身上?”
      
      那哭嚎的道人便顺嘴卖着惨,哭得超级卖力:“西方……西方一共就来了我们师兄弟二人,要是我们听不清道祖讲道,就无法去给西方众生传道……那西方生灵就永远与大道无缘了哇,西方生灵又做错了什么呢……”
      
      他是负责哭,另外一个道人就是负责冷漠:“这都是命数……”
      
      到底都哭了什么,通天也就记得最开始的这几句了。
      
      反正,一个撕心裂肺,一个冷心冷情,互相唱和之下,紫霄宫中每个人都不自觉跌入了他们营造的那种“我就是西方全村人的希望!我听不了道那我们西方生灵都完了!你们不给我让座就是你们不体恤西方生灵的向道之心!”的气氛当中。
      
      这便导致了有蒲团坐的大能默默地觉得,如坐针毡——至少就通天而言,他在那么一瞬间都觉得自己屁股底下坐着的不是蒲团,而是西方若干生灵求道的唯一希望,仿佛是灭掉了希望工程宣传照中那个有着大大眼睛的小姑娘眼眸中的光,细细品来是一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罪恶感。
      
      而随着两人的表演越来越深入,通天“要不就给他们让个座儿得了”的欲望就越来越浓郁。
      
      更扎心的是,坐着蒲团的几个人越是不让座,坐在后头木得蒲团的大佬们看着他们的目光就越是谴责——就像公交车上的围观群众谴责九九六了一天都已经累成死狗的青年人不给闲了一天精力充沛出门只为遛个鸟的老爷爷让座一样,充满了道德优越感。
      
      这谁顶得住呀!
      
      蒲团之上,女娲是唯一的女孩子,女孩子的共情能力向来比男孩子要强一些;红云老祖是个老好人,从来就见不得别人哭;鲲鹏祖师修为最为浅薄,心境也最不稳定,特别容易被浸染;通天最为怜贫惜幼,平时在外面见到一只瘸腿的兔子都愿意把兔子带回昆仑山养着的。
      
      说白了,他们四个其实都挺危险,也就是一直“你爱咋咋地,不要打扰我修仙”的太清老子和“来晚了就不配坐蒲团,这个道理和湿生卵化者就不配修仙一样,都是不可被否认的真理”的玉清元始才能一如既往安座如常。
      
      于是通天、女娲、红云、鲲鹏就这么角逐着“谁比较狠得下心不给老爷爷让座”的胜利,女娲那边是个什么情况通天不知道,反正通天是在自己即将控制不住的时候,肩头传来了一股大力将他死死按在原地。
      
      而这个时候,哭得声嘶力竭的两个道人再度发力,入耳魔音一样影响着通天做选择。
      
      那样蛊惑人心的本事实在是强大得很,都已经被按了一把的通天还想再挣一挣,站起来给这位“全村人的希望”让个座儿,可就在这最后挣扎的一瞬间,红云老祖先起,鲲鹏祖师紧随其后站起身来,两人的声音也一前一后响了起来:“道友你坐吧!”
      
      他们俩站起来了,那两个道人立刻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爬五楼也不费力了,脸上还挂着泪花花呢都没来得及擦,直接一屁股坐在蒲团上。
      
      还有那么点如释重负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出来。
      
      而就在他们屁股接触到了蒲团的那一刻,什么绝望沮丧的情绪,什么窒息寂灭的幻象,什么西方生灵求道的眼睛……瞬间都消失了。
      
      到这个时候,紫霄宫中的众人才如梦初醒。
      
      红云老祖做好事不留名地憨厚挠了挠头,坐到了自己好基友镇元大仙旁边,鲲鹏老祖也不知道脑回路转到了什么地方去,恨恨瞪了红云老祖一眼之后也寻地方坐了下来,那时的通天其实挺不明白,鲲鹏你自己让的座,瞪人家红云干嘛。
      
      再之后,到五庄观拜访的通天和镇元子与红云满天满地的吹牛,说到接引准提这事儿,通天还白白多聊了一句那天那个绝望的情绪里面透露着的蹊跷。
      
      但镇元子却表示他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绝望的气息瞬间扑了我一脸”,“不给他们让座就是在谋杀西方万千生灵”之类的情绪,谈及红云老祖和鲲鹏祖师给那两个西方道人让座,镇元子只有一句话。
      
      “红云你是真的蠢,早知道我就自己坐蒲团了,让给你干嘛,那座位里肯定有天大机缘,你这次不把握住……唉!”
      
      至于老好人红云?
      
      就是摸摸憨厚的脑袋,嘿嘿笑着:“就是一时不忍嘛,没想那么多就让了,想来一切自有天意,没准我就是和蒲团无缘呢。不要想太多啦老友~~~”
      
      完全没有自己是被胁迫让座的意思,至于什么精神上的绝望更是提都没提。
      
      通天觉得这可能不太对,又找机会去试探了一下鲲鹏祖师。
      
      祖师一副我被套路了的样子,气呼呼地给通天说:“要不是红云让了座我怎么会让!你们三清连成一气一块不让,我总不能指望女娲一个姑娘站起来,这红云都让了我不让岂不是很没面子!”
      
      通天:???
      
      我真的不是很懂你……
      
      但鲲鹏祖师逻辑清奇,红云老祖心肠直率,这件事蹊跷得很,回昆仑山之后也去试探过太清玉清两个兄长,两个兄长倒是没有鲲鹏祖师那个神逻辑,只是反应和镇元子一毛一样,只会嫌弃红云和鲲鹏让座的行为。
      
      通天小心翼翼问:“那……两位兄长在他们哭的一瞬间,真的就没有那么一个善念,想着西方生灵也是可怜,干脆给他们让座得了?”
      
      两位兄长冷漠脸:“没有。”
      
      并且言之凿凿,几乎是耳提面命——
      
      善念个屁善念!通天你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呢!
      
      道祖说的是天下生灵有缘者都能来听道,有在紫霄宫门口立一个牌子叫“西方与狗不能入内”了么?
      
      他们哭的时候是说西方与紫霄宫路途遥远,神特么路途遥远!道祖宣布紫霄宫讲道和正式紫霄宫开始讲道之中隔着整整一年,路途遥远你倒是早点启程啊,你自己拖延症来得晚还说什么不给你留位置,你什么人呐我凭什么要给你留位置!
      
      你没位置那是你没缘分没资格说白了不配!
      
      再说了什么你们要是不能听道西方生灵就没希望了……感情没有蒲团就听不到讲道是吧,你是拿耳朵听道的还是拿屁股听道的?还有你们俩凭什么代表西方生灵全村人的希望啊?西方生灵知道他们被代表了么?
      
      总之喷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有理有据。
      
      完了还对通天耳提面命——你以后可不准犯这种傻,别人哭你就把好处给他啊,那我现在对你哭一场你把你的青萍剑送我好不好?
      
      通天弱弱捂住自己的青萍剑并且选择闭嘴。
      
      甚至开始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如果所有大能的记忆和他的不一样,与其怀疑所有大能都出了错,还不如相信是他一时白日梦。
      
      说不准……真的是自己错了呢?接引准提很有可能只是简单朴素地哭了一场?其他环节只是因为自己脑补太过?他们根本就不会那么牛逼的精神浸染更不可能改了他的记忆?
      
      但不管怎么样,接引准提浑身上下散发着穷酸的气质这件是基本可以确定的,准提此人不要脸起来当着所有人哇哇大哭这种事也是干得出来的,这样气质的老师能教出那样聪明灵秀的小姑娘简直就是洪荒一大未解之谜。
      
      于是,通天立在八宝功德池岸上,费解地看着半裸的准提。
      
      准提本来是在思考干啥通天突然来访的,可修炼者眼神一般都挺好,他能看到通天眼睛里倒映出来的自己上半身的裸.体……
      
      立刻麻溜儿抬起手来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惊恐地缩回了八宝功德池,就剩个脑袋露在外面:“你们来干嘛!你们怎么偷看我洗澡?!”
      
      镇元子:???
      
      通天:???
      
      我们?偷看?你?
      
      ……同学,我们怀疑你脑子有问题并且我们搞到了证据:)
      
      “放屁!”年纪尚轻,还没那么能摆谱的镇元子憋出了一句脏话,“你又不是大姑娘,我们看你有什么好处?”
      
      准提仔细想想,好像确实也是这个道理。
      
      但他又确实是个穷酸思路,既然大家都是蓝孩子实在是没什么好害羞的,那接下来他的第一反应就变成了:“那你们过来干嘛?是西方要有什么宝贝出世了所以你们才过来的对吧?可我完全没感觉到啊!”
      
      完了还贼兮兮地嘟囔了一句:“难道那宝贝和我没缘?……不行!西方的宝贝怎么可能和我没缘!没缘也是有缘!”
      
      耳聪目明的通天和镇元子,不得不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来这里面对这个沙雕”的哲学迷思之中。
      
      ——朋友!醒醒!你西方的灵脉都被打坏了哪里还有什么宝贝。
      
      不过还好,准提自己脑回路清奇异常,通天和镇元子一时半会儿无言以对,但这完全不影响那个小姑娘捉迷藏一样从两个大佬身后冒了个脑袋出来,娇声道:“师父你都在想什么呢!是我回来了!两位仙长是送我回来的!”
      
      准提关心则乱,看到了自己的亲亲徒弟的第一瞬间就直接从八宝功德池中起来,震惊道:“凰凰?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要换了几百万年之后,大家对西方准提圣人的德行都有了十二万分了解,便绝对能从他这时的眼神解读出一句话——
      
      干哦!通天你个混蛋!我还没去你门下渡人呢,你这为老不尊的特么先和我抢徒弟了?!
      
      但,现在通天对准提了解不多,实实在在不知道这位西方人到底有着怎样清奇的思路。
      
      于是他们现在眼看着准提从水里出来直接全身走光,通天面色一变,急急忙忙抬起宽袖挡住了萌萌哒小姑娘的视野,不让她看准提的裸.体,完事了厉声呵斥准提:“你作什么死呢!你徒弟还是个姑娘!你平时都是这么没遮没拦的吗?!”
      
      准提站起来不过是一时情急,起来的瞬间就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啥都没穿而凰凰还是个小女孩,这个画面对于小姑娘来说还是太少儿不宜了一些。
      
      他急急忙忙又缩回了池水里。
      
      “你们转过去!”这会儿的准提大姑娘又会害羞了,“等我穿了衣服再和你们说话!凰凰你不要瞎看,小心长针眼!”
      
      通天认真的觉得,自己或许不该来这里。
      
      我一个正常人面对你一个沙雕真的好累啊_(:з)∠)_

  • 作者有话要说:  提提:【萌萌哒】再说我沙雕我哭给你看哦,带情绪浸染的那种→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