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截教大师兄谈恋爱那些年》霜雪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19 00:07: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你做我徒弟,我带你回家。”
      
      很温暖,很治愈,很男神,这个架势一摆出来就是“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入场券,照理说但凡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应该拒绝对不对?
      
      但,那小姑娘看着俊逸无双的仙长,大眼睛里水当当地,看得通天心都软了,她才可怜巴巴地低头:“仙长,我是真的想跟您走的。”
      
      能这样说,肯定就是有点什么不太方便的事情,毕竟面前是这样可爱的小姑娘,通天也乐得多问一句:“那为什么不呢?”
      
      小姑娘沮丧极了:“我是有老师的,就不能再拜您为师了呀。”
      
      听了这句话,通天的第一反应是:“???”
      
      不是……这种情况他还真没遇到过→_→
      
      就他游历洪荒的经历而言,日常就是看到一个良才美玉,来一句“少年人,我看你和我有缘,要不要拜我为师鸭”之后就能收获一波纳头便拜,完事了昆仑山上便多了一枚毛茸茸的小可爱。
      
      但现在倒回去想想……老实说,确实不太对劲。
      
      不是这丫头不应该有老师,而是自己之前遇上的那么多毛茸茸不应该都没有老师。
      
      通天不禁开始怀疑人生。
      
      他回头,给自己的小秘书一个眼神,传音问:“对啊……之前我收的徒弟怎么都没提过这茬呢,难道他们见到我之前都没有师父?”
      
      小秘书云霄头皮一紧:“老师您别看我啊!我入您门下之前没有师父,真的……”
      
      “不是说你有,我是看着你化形的,我能不知道你么。”领导皱眉,内心默默吐槽云霄小可爱还是没有多宝毛茸茸那么解语花,可惜了现在的多宝道人挨了打,迷迷瞪瞪到自己师弟师妹都认不清了,只能去问云霄,“我是说,为什么我没遇上过这种事,不应该啊?”
      
      云霄一愣。
      
      随后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轻声传音:“老师,至少就我所知……定光师弟是有的。”
      
      “没有吧……”通天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之前问他愿不愿意拜我为师,他也没提过自己原本有老师这一茬啊,拜师拜得爽快极了……”
      
      然后云霄苦笑,不敢说,只敢让通天自己意会。
      
      通天也不是真的一点人情世故不懂,看着云霄那不好言说的模样,不过片刻也明白了。
      
      ——事实上,谁会拒绝他呢。
      
      盘古嫡裔,天道宠儿,这世上第一批大罗金仙,紫霄宫鸿钧道祖座下一共六个蒲团他们兄弟就占了三个,蒲团肯定有点什么特殊含义,他的前程肯定不只是一个大罗金仙。
      
      这样的他,愿意收定光为徒,然后定光原地扔了本来的师父转拜通天为师,装作原来那个师傅没有存在过……真的是很常规的操作,淡定。
      
      通天不由得有点堵心,想想定光当年那一点犹豫都没有的翻身拜倒,现在再看看面前这个乖萌乖萌的,明知拜他为师便能结束偷人参果这一桩尴尬事,却坚持没忘了自家老师的小姑娘……
      
      嫌弃定光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主要是现在……妈哒更想收她做徒弟了怎么办QAQ
      
      然后,忍住,深呼吸,告诉自己“不,你不想”,强行把自己的想法转到了“到底是什么神仙配得这样的小丫头做徒弟”上,然后掏出手指算了算。
      
      但算不出来。
      
      索性问:“小丫头,你的老师是谁呀?”
      
      小姑娘理所当然地开口:“老师就是老师呀?老师难道还有别的名字吗?”
      
      通天:???
      
      我没有办法和三岁的孩子交流,真的:)
      
      不过也还好,通天没办法了,他门下还是有很多能人的。
      
      譬如多宝道人正在用着自己和若干沙雕师弟师妹交流的经历,对小姑娘循循善诱着:“你家老师平日里总有和人往来吧,往来的时候他的朋友都是怎么称呼他的,那就是他的名字了。我们现在想知道的就是他的名字,这样我们才能把你送回你家呀。”
      
      面前这位老鼠哥哥倒是一本正经想帮自己的样子,并且之前在人参果园里他对自己也超友好,笑容也特别阳光来着……
      
      小姑娘极喜欢他o(* ̄︶ ̄*)o
      
      于是毫不犹豫把这个老鼠哥哥丢到了好人阵营里,很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自家老师平时往来的人物,然后开口:“我师伯叫我老师一声师弟。”
      
      多宝:???
      
      爸爸的哥哥叫伯伯?
      
      你觉得你这句话有意义吗?
      
      多宝缓好半天,才气若游丝地道:“不是……你们师门就没别人了?连个访客都没有?访客怎么称呼你家师父的?就像镇元大仙叫我家老师上清道友,我家老师道号就是上清……”
      
      小姑娘萌萌哒地眨眨眼。
      
      多宝鼓励地看着小姑娘希望她努力想起来一点什么。
      
      然后,小姑娘坦荡兮兮地开口:“我从没见过我们师门有人过来,家里一共就我,我师父,我师伯,没啦。”
      
      行,可以,你们师门很自闭。
      
      我也要自闭了:)
      
      多宝败北,然后镇元大仙又找到了一个切入点:“那你是怎么来的人参果园?”
      
      他还隐去了后半句话:“还来得无声无息,你要是没刚刚好撞上了多宝他们,把人参果敲走了我都不知道你来过。”
      
      真的,就镇元子看来,通天的徒弟们已经很厉害了——无论是现在人模狗样跟着通天过来领人的赵公明和云霄,还是已经被打得苦逼哈哈,至少得搁床上趴仨月的多宝道人金灵圣母,其实都是厉害人物,他们虽然没有能够成功从五庄观弄到人参果,但他们至少能摸到人参果树呀!
      
      你看看玉清元始的徒儿们!
      
      ——同住昆仑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元始的徒儿们看通天师叔门下的师弟师妹们玩得这么happy,都是少年人谁还能不贪玩的,哪怕玉清元始管孩子比通天严,孩子们也会趁着老师闭关悟道或者出门访友的时候悄悄咪咪出门去浪,就这,广成子赤精子那几个可也没少来骚扰五庄观。
      
      不过那波熊孩子么……连果园的门都不知道往哪开,一进五庄观就能被阵法搞迷路:)
      
      于是对上清的徒弟们,镇元子还能提起兴趣把通天叫过来,俩老同学一块打打天才们的屁股,乐淘淘地看天之骄子们一边揉屁股一边暗搓搓发誓“下次我还来!不达目的不罢休!”,可对于玉清的徒弟们……
      
      看学神学霸们吃瘪其乐无穷,看学渣学水吃瘪……图啥呢?你不觉得伤眼吗?
      
      于是,通天成为了五庄观的常客,但元始甚至不知道自家徒弟来过五庄观,每次广成子他们都是在阵法里绕着绕着就到千里之外去了。
      
      就是这么差别对待(ˉ▽ ̄~) ~~
      
      但是,面前这个小丫头和这一群尚未长成的天之骄子是同一个级别的?甚至于……甚至于镇元子其实大概能感应到多宝他们进人参果园的时辰,但却不知道这小丫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镇元子震惊极了。
      
      但小姑娘仍然是不太懂镇元子在纠结什么,她只是坦荡而天真地开口:“您把我身上的法力束缚解开,我给您演示一下。”
      
      这么个小姑娘也闹不了什么大事情出来,镇元子便伸手在她眉心一点,将她冻住的法力解封。
      
      随后,小姑娘就抬起粉粉嫩嫩的小手,在空气中轻飘飘的一划。
      
      一划,便是一道空间裂缝。
      
      她还特别无辜特别委屈地解释:“大仙你不要怪我啊,我就只是在房间里打坐,坐着坐着觉得肚子好饿呀,好想吃个香香甜甜入口即化的果子,可是我身边的果子都吃完啦,新的果子得等明天才能有,我……我就划出来了个裂缝,钻进去,再出来就刚刚好……在那个胖娃娃果园里了呗。”
      
      完事了她还从自己袖子里掏了个人参果出来,怯怯递给镇元大仙:“我其实敲了个果子下来的,但又想着不告而取的话好像有点不太对,决定给这里的主人说一声再吃,主人不答应的话我就把果子还给他,反正果子也熟了该摘了,不会给他造成什么损失的……”
      
      结尾陈词就是哭丧个脸,嘤嘤嘤道:“我哪里知道这是在偷呀,果子我还给您,大仙您放我回家好不好,我不吃果子了,也不计较您打了我一顿还不行么。”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放不放你回家了的问题了。
      
      看着那个空间裂缝慢慢弥合起来,镇元子扶额,真的许久都没有觉得这么槽多无口了——
      
      你师门都不给你吃饱的吗!
      
      我人参果园的禁制这么容易破开的喽?
      
      还有你啥时候摘的果子!卧槽照理说人参果树上还有一个阵法,你……你摘果子怎么阵法不响的?
      
      而从来都自视甚高的上清弟子们也开始怀疑人生——以他们的消息灵通程度,自然是知道元始师伯的徒儿们连人参果园都摸不到,少年心里都好胜,甩开了隔壁一大截这种事情可是狠狠满足了一把他们的求胜欲。
      
      但,现在这个小姑娘,竟然……
      
      #妈的心态崩了#
      
      #那我以后还拿什么吹牛逼啊#
      
      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镇元子缓了好半天,心累地说:“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你现在愿意回家,就能回家喽。”
      
      小姑娘点头:“您不锁着我的法力,我自然是可以随时回去的。”
      
      “那……”镇元子心里的卧槽尼玛简直无处诉说,“你回一个我看看?”
      
      小姑娘也不客气,手上又是一划拉,这次动的法力有点多,划拉的裂缝有点大,完全足够她钻进去。
      
      但她到底是个讲道理的小姑娘,也没有自己溜进去就完事了,还记得回头:“我要进去的话您可能就找不到我啦,我能走了吗?”
      
      “我们能否跟着你进去看看?”通天和镇元子都快好奇死了,几乎是同时开口。
      
      “当然可以呀。”小姑娘并不拒绝,还把空间裂缝撕得更大了一些,方便两位大佬从容而体面地进出。
      
      “你们就在此不要走动。”因为并不知道裂缝那边是个什么地方,通天和镇元子都没有带徒弟过去的意思,只分别回头叮嘱,“我们去去就来。”
      
      徒弟们肯定没什么不同意见。
      
      空间裂缝那头,是一处深不见底,绿如翡翠的池水。
      
      翡翠镜面微有波澜,时不时往上面冒那么几个气泡,很明显的下头有个人在泡澡。
      
      那个小姑娘从空间裂缝中出来后就站定了,对着池水大喊:“老师!有客人!快出来!”
      
      水面下的人应该是听到了小姑娘的呼喊,镜面的波澜便略大了几分,几道涟漪扩散开来之后,池水里冒了个脑袋出来。
      
      那人眼神悲悯,面容清透,青年模样,本是再精致不过的容颜,绝对不算难看,却不知怎么地……仿佛有偌大烦恼萦绕于心一般,极周正耐看的一张脸上无端显出一点苦相和穷相来,放个碗在面前就能原地乞讨的那种。
      
      再往下嘛……滚动的喉结,平直的锁骨,宽阔的肩膀,和再往下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不过下面是什么好像并不重要。
      
      主要是,现在跟着从空间裂缝里出来的通天和镇元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水中刚出浴的青年。
      
      准?!提?!
      
      你从哪儿拐卖的这只乖乖巧巧萌萌哒的徒弟?!
      
      还不给人家吃饱!你个辣鸡!
      
      (╯‵□′)╯︵┻━┻
      

  • 作者有话要说:  准提:【苦逼】穷,养不起_(:з)∠)_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0621675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上花开、平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4721586 52瓶;穿云箭 50瓶;白色的冈布奥 20瓶;桂圆酱酱、妙语天下 10瓶;Day Break 8瓶;快乐暑假 3瓶;橘生、岳蜻、小小文盲、革革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