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猫八先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05 10:43: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奇怪的室友 ...

  •   段戾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气场和普通学生也不太一样。
      
      祁无过并非是自卑的青年,为了维持人设,他并没有搭话而是安静地看着段戾整理东西。
      
      段戾整理完行李,拿了洗漱的盆转身准备出门。
      
      这种老式宿舍,房间内是没有卫生间的。每一层有一个公共厕所和洗漱区域,洗澡则是在一楼的澡堂。
      
      段戾爱干净,床铺和桌面永远是一尘不染的,从外面赶回来后第一时间下去洗澡,很符合他的生活习惯。
      
      “你也要去?”段戾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问了一句。
      
      男生之间并没有约着一起洗澡的习惯,或许是祁无过的目光太专注让段戾误会,才会有这么一问。
      
      祁无过摇头,说道:“不。”
      
      门关上之后,祁无过起身走到了段戾的床铺前。
      
      他的回来绝对不是偶然,祁无过凭借直觉和丰富的游戏经验,敢对此事打包票。
      
      祁无过倒也没有去动段戾的东西,段戾那人看起来就是严谨得有强迫症的样子,动了对方东西肯定会被发现,接下来会造成什么后果也说不定。
      
      他只是在观察段戾带回来的行李箱,黑色款一看就价值不菲。
      
      只是祁无过看了许久,也没在行李箱的外部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祁无过一愣,这手机在游戏中几乎就是个摆设,这个时候响起来很是奇怪。
      
      他起身走到书桌前,低头看了一眼。
      
      来电人是郑华。
      
      “无过,你今天看新闻没?”
      
      无过停顿一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现在在哪?“
      
      郑华说道:“我们刚到酒店安顿下来,就看到新闻了……”
      
      郑华沉默许久,像是有什么很难开口的话。
      
      祁无过并没有催他,只是静静听着电话那边的动静。
      
      电话那边很安静,安静得有些不正常,没有任何声音,呼吸声也没有。
      
      就在这种有些诡异的氛围中,郑华开口了:“段戾出国坐的就是那趟航班。”
      
      祁无过眉头一皱,问道:“名单确认了吗?”
      
      郑华说道:“遇难人员名单还在核对中,有些乱,我们不是段戾的亲戚,也没办法得到太过详细的消息。不过值机的名单已经出来了,你没看吗?”
      
      “宿舍网络出了点问题,我这边打不开网页。“
      
      “哦,你稍等一下,我微信发给你……”
      
      郑华的话没有说完,电话就这么突兀地断了。
      
      段戾推门而进。
      
      他的头发刚洗过,有些凌乱地搭在额前,这反而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要平和许多,身上那种凌人的气势似乎收敛了许多。
      
      “在打电话?”
      
      段戾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他的眉骨有些高,轮廓深邃,看过来的时候会让人有些压迫感。
      
      祁无过心大,倒没有太多其他感觉,直接开口答道:“郑华的电话,说他们刚到。”
      
      段戾一听,眉毛就皱了起来,很是惊讶的样子。
      
      “郑华?你确定?”
      
      祁无过点头:“是郑华,怎么了?”
      
      段戾说道:“你看到新闻没有?前往K市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连环车祸。“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了。”
      
      “郑华他们的车在里面,我之前打过电话,没能打通。”段戾的表情很严肃,对于此前祁无过说的话似乎很不理解。
      
      祁无过直接拿出手机,按出通话记录:“通话记录……”
      
      他话没有说完,就停了下来。
      
      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的并非是郑华的名字,而是“未知来电”几个字。
      
      祁无过微微一愣,直接抬手就打了过去。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结果,祁无过盯着手机没有吭声。
      
      段戾或许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低声说道:“其实我临时改变主意没有登机,就是因为看到微博上有人说连环车祸的事情。”
      
      祁无过思绪还沉浸在刚才那个电话之中,听到段戾说话脑子也没转过弯,只是抬起头呆呆说了句:“啊?所以呢?”
      
      段戾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说道:“你之前和吴威吵架的时候,无心脱口而出的话,我有些担心你因为这件事情内疚。”
      
      祁无过听完,理了理思绪才弄清楚段戾的意思。
      
      前情提要来自那本日记,吴威看不起日记的主人,加之宿舍还有一个在各方面让他难以望其项背的段戾,心态就更加扭曲了。
      
      具体表现在吴威无时无刻都要从祁无过这个角色身上找存在感,方式自然是冷嘲热讽或是其他小小的恶作剧。
      
      游戏主角虽然自卑又老实,毕竟也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再怎么样也会有几分脾气。
      
      这些摩擦积累到最后,便演化成前段时间的一场争执。
      
      当时游戏主角在忍无可忍之下,和吴威吵了起来。不过他不善言辞,最后也就是反驳了一两句后被吴威单方面讽刺而已。
      
      他没有动手,在宿舍里打架闹大了只会对学业造成不好影响。
      
      气急之下,他说了一句像你这种人会受到惩罚的。
      
      吴威接了一句,难不成还能让我出去玩的时候七十码不成?
      
      现在想来,到时一语成谶。
      
      以人物性格来说,吴威如果真死在车祸中,他心中肯定是会不好过的。
      
      祁无过看了一眼段戾,心中有些疑惑。
      
      段戾的性格是这种善解人意的性格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思前想后,也不知道作为一个暗恋者,面对心上人突如其来的关心应该有什么反应。
      
      “我去洗澡了。”
      
      祁无过最后甩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落荒而逃。
      
      浴室在一楼的走廊尽头,是那种四周一圈水龙头,互相都坦荡相见的老式浴室。
      
      祁无过一走进浴室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浴室里面太过干燥。
      
      眼下整栋宿舍楼只剩下了他和段戾两个人住在里面,热水供应时间也缩短,每天晚上只供应一个小时的热水。
      
      刚才段戾上楼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浴室里面却意外的干燥。
      
      干燥得像是这一整天都没有见过水的样子,祁无过放下脸盆,在浴室里转了一圈,确定整个地板都是干燥的。
      
      这个老式浴室通风做得不是太好,天气再怎么热,水分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蒸发完毕。
      
      那刚才身上带着沐浴露清香的段戾,究竟是在哪里洗的澡?有问题的是浴室还是段戾?
      
      祁无过心中有些疑惑,绕着浴室走了一圈。他走到角落的时候,停了下了脚步。
      
      角落的地方,是个下水地漏。地漏上缠着一团头发,黑色长发。
      
      在女生宿舍的浴室,出现这种情况或许并不奇怪。
      
      然而这是一个临时用作男生宿舍的地方,整栋宿舍楼现在只剩下了祁无过和段戾,他们两人的头发都很短。
      
      祁无过蹲下去看了看,确认即使是他一头头发都掉光,也无法造成这种后果。
      
      更加诡异的地方在于,纠缠在下水道口的头发一般都是凌乱毛躁夹杂着灰尘杂物,总之看上去会脏兮兮的。
      
      眼前的这团头发却不一样的,乌黑且泛着光泽,似乎还长在妙龄少女的头上。
      
      祁无过研究片刻之后,果断起身离开。
      
      他还没作死到这种地步,会好奇到想要去把那团头发挑出来看看究竟是全貌是怎样。
      
      祁无过走到外间的时候,不知哪来的一阵妖风,把他的盆吹翻在地上。
      
      沐浴露的盖子被摔开,淌了一地。
      
      “唉。”
      
      祁无过叹了口气,虽说情况诡异,也不能就这么走了。
      
      谁知道把这东西留在这里,第二天会不会进来检查的宿管大妈会不会因为踩到沐浴露滑倒,导致关键NPC死亡而无法通关。
      
      其实从进入这个奇怪的逃生游戏祁无过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除去周遭的发生的一切,更加不对劲的是他的心态。
      
      祁无过人生的二十余年都很平凡,没有遇到过任何灵异志怪的事情。在进入此处后,他的接受度却十分良好,甚至对于可能出现的厉鬼也没有什么恐惧心理。
      
      他觉得自己似乎曾经同鬼打过交道,并且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祁无过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这些自己奇怪的情绪,一边拿了拖把清理掉地上沐浴露。
      
      他很专心,完全没有注意到内间发生的事情。
      
      地漏上的头发扭动着,蔓延开来。那团黑色的头发,沿着墙角爬上了天花板,随后和斑驳的天花板融合在一处。
      
      黑色的头发变成一团霉斑,扭动着向着外间而去。
      
      霉斑到了祁无过的头顶,他依旧在收拾残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异状。
      
      一缕黑发从霉斑中蜿蜒而下,眼见着就要落到祁无过头顶。
      
      “恩?\"
      
      祁无过突然觉得头顶凉飕飕的,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看。
      
      在他的头顶,是一大团霉斑,糊在斑驳的墙面上。这种通风不好的旧宿舍,在天花板上出现一两块霉斑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祁无过低头,继续手头的事情。
      
      那缕长发又落了下来,慢慢地接近祁无过的肩膀,像是试图从后肩绕到他的喉咙前面。
      
      很快,这个人就会吊死在浴室,和很多来到这里的人一样。
      
      发丝碰触到祁无过肩膀的瞬间,猛地缩了回去,暗红色的火焰沿着发丝席卷而上,数秒之内就把发丝燃烧殆尽。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烧焦的味道,头顶的大块霉斑退得一干二净。
      
      祁无过恰好收拾好一切,闻到蛋白质燃烧的味道,抽了抽鼻子觉得很是疑惑。
      
      “这是有人吹头发吹糊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