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猫八先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5 10:4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迷雾 ...

  •   祁无过上楼,在洗漱间那边接了桶凉水给自己冲了冲。回到宿舍的时候,他看到段戾坐在书桌旁看手机。
      
      祁无过想了想,问道:“高速公路车祸那事情怎么样了?或许郑华他们没事。”
      
      段戾直接把手机递过来,说道:“还在救援中,出事情的车太多了,具体信息不太清楚。”
      
      祁无过看了一眼手机,惊讶的发现段戾的手机有网络。NPC的待遇和玩家真是天差地别,他心中不免觉得有些不平衡起来。
      
      段戾却误解了祁无过的意思,开口说道:“或许他们真的没事,别太担心。”
      
      祁无过抬头看了看段戾,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奇怪,温和得和长相一点都不搭。
      
      当天晚上,祁无过睡得不算太好,倒不是因为今天的经历太过奇特,而是他不习惯。
      
      祁无过是个享乐型的人,即便居无定所,在暂住的城市都会挑选极为舒适的住处。
      
      简单来说,自从毕业之后,他就没有睡过木板床了。现在再度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这让祁无过觉得有些难以入睡。
      
      对床的段戾很是安静,安静到没有任何声音。
      
      在这种漆黑的环境中,人的听觉被无限放大。
      
      祁无过想起曾经念大学的时候,半夜失眠之时也是如此,能听到草丛里的虫鸣声。
      
      相较起来,眼前的情况就十分不一样,天地之间没有任何声响,包括虫鸣声。这种处处存在的违和感,随时提醒着祁无过,他不在一个真实的世界。
      
      祁无过才觉得这种安静太过于不真实,耳边就突然出现了声音。
      
      滴答——滴答——
      
      水滴落的声音,外面没有下雨,这水滴的声音又是怎么来的?
      
      大概是阳台上的下水道漏水吧,这种破旧宿舍可以理解。
      
      祁无过翻了个身,数着规律的水滴声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段戾的床铺已经收拾整齐,一点褶子都没有像是没人睡过一样。
      
      祁无过抓了抓头发爬下床,看了一眼时间。
      
      上午十点半。
      
      段戾推门进来,见祁无过起床,只是点了点头就回到自己书桌前面。
      
      祁无过洗漱回来的时候,段戾正在看书。
      
      “吃午饭吧。“
      
      两人一同到了食堂里面,食堂里依旧冷清。
      
      开放的还是孤零零的两个窗口,祁无过想起昨天的“鸡爪”,决定还是换另外一个窗口打饭。
      
      祁无过见段戾端着餐盘去了昨天的那个窗口,拉了他一把。
      
      “到这边。”
      
      段戾有些疑惑,不明白明明有两个窗口,为什么还要两人挤到同一个窗口去。
      
      祁无过压低声音说道:“那个窗口的食堂大叔不太讲卫生……”
      
      段戾却说:“大叔?食堂打饭的从来都只有阿姨啊,哪来的大叔?”
      
      “……”
      
      祁无过一愣,走到一旁看了看。
      
      果然,在窗口里面打饭的是一个胖胖的中年阿姨。
      
      “或许是临时来帮忙的?”
      
      食堂的电视依旧在播放着午间新闻,空难和高速公路的连环车祸在持续跟进之中。
      
      高速公路上的连环车祸伤者已经送往医院,死亡人数约莫有二十几人。
      
      只是名单并不会在新闻中公布出来,祁无过看了几眼,便没有再继续下去。
      
      段戾却是突然的拍了他一下:“那辆车……”
      
      祁无过抬头,看到一辆白色商务车出现在镜头中。
      
      “那车好像是郑华他们的。”
      
      祁无过一愣,说道:“他们应该是受伤被送到医院,昨天那个电话的确是郑华的声音。”
      
      段戾点了点头,并没有纠结于那个奇怪的未知来电,也没有说郑华他们的电话到现在也没能打通。
      
      这回打饭的阿姨抖得一手好勺子,祁无过没有经验,还是按照昨天那个大叔给的量点的菜。结果盘子里剩下的全是青椒之类的配菜,他是个无菜不欢的人,却陷入无菜可吃境地。
      
      祁无过起身,想去加个菜,却发现那边窗口已经关了一个。唯一开放的窗口,透过玻璃他隐约看到昨天那个大叔憨厚的脸。
      
      祁无过昨天没吐,并不代表他愿意再次在餐盘里发现辣炒人手,即使只是幻觉,也还是很倒胃口的一件事情。
      
      “怎么了?”
      
      祁无过见段戾疑惑地看了过来,回答道:“我想加个菜……”
      
      或许是他的人设和脸上为难的表情让段戾误会了什么,他直接起身,走向窗口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吃食堂里的菜,估计到毕业饭卡里的钱都用不完。”
      
      祁无过看着他的背影,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段戾这是误会他穷到不敢再多点一个菜。
      
      想了想刚才看到的余额,祁无过不得不承认段戾的推断很符合逻辑。
      
      他坐下之后,见到段戾的手机放在桌上,屏幕亮着,正打开了一个搜索界面。
      
      段戾的手机能上网,祁无过想起这出。
      
      他回头看了一眼段戾,估摸着对方回来的时间,随后直接拿过手机,在上面输入了关键字。
      
      航空公司提供的登机名单已经完整公布出来,上面没有段戾的名字。
      
      祁无过关掉页面,放回手机没多久,段戾就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段戾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祁无过吃饭。
      
      这种气氛,让祁无过难免觉得有些尴尬,便随意找了个话题。
      
      “吴威走之前,说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原来是女生宿舍,还出过事?”
      
      段戾点头,说道:“恩,当初确实是有女生在假期被杀害,后来又闹出了几起跳楼之类的事情。就有人把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了,说四号宿舍阴气太重怨气不散之类的。”
      
      祁无过见段戾眉头微皱,似乎对于这些说法有些不屑一顾,便也没有多问。
      
      他只是觉得这个游戏的主题迟迟未能明确有些奇怪,据之前新手课堂的老手所说,游戏中所有的诡异事件都是有关联的。
      
      这些灵异事件会串联成一条主线,从中便能找出逃脱的条件。
      
      然而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祁无过所得到的信息,依旧只能整理成两条毫不关联的主线。
      
      一条是四号女生宿舍的凶杀案,另一条则是生死未卜的室友。
      
      祁无过抬头看了一眼段戾,始终觉得这人的出现绝非偶然。
      
      他的直觉向来很准,段戾这人的存在感太强,即使是在刚才的空难名单中没有他的名字,祁无过始终没有放下心中的疑虑。
      
      “吃完了?”
      
      祁无过回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很没礼貌地盯着段戾看了许久。
      
      对方这个时候才发出疑问,算是很有耐心了。
      
      祁无过心里不免冒出个想法来,段戾这人相处下来,似乎不像日记中描述的那般孤傲又难以接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体贴?
      
      ***
      从食堂出来,段戾说要买些东西,两人便一起去了开在食堂附近的超市里面。
      
      这个超市挺大,从零食、生活用品甚至到文具书籍一应俱全,充分考虑到大学生的需求。
      
      名字也很有校园特色,就叫“教育超市“。
      
      祁无过没有习惯跟在别人身后逛超市,便独自晃到了文具区那边,随后便看上了即便是花光身上钱也要买下的东西。
      
      结账的时候,段戾有些惊讶的看了祁无过一眼。
      
      “你会画画?”
      
      祁无过笑了笑,说道:“以前学过一点,刚好放假能打发时间。”
      
      “会画画挺好的。”段戾停顿一下,说了一句,“我很欣赏会画画的人。”
      
      祁无过并不是那个暗恋段戾的人,也没有因为这句听起来有些暧昧的话而心跳加速。他买速写本和彩笔的原因很简单,无聊。
      
      祁无过生平就两个爱好,网络和画画。如今没了网络,便只能通过画画打发一点无聊的时间。
      
      他不是个主动的人,也没有什么积极去寻找线索,迅速通关大杀四方走上游戏巅峰的想法。
      
      车到山前必有路,车没到的话就好好享受一下当下。
      
      即便是在危机四伏的灵异逃生游戏中,祁无过的生活哲学依旧不会有任何改变。
      
      两人才走出超市,祁无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屏幕上的备注名字是勤工俭学中心赵老师。
      
      祁无过这才想起来自己此时的身份是个贫困生,就快穷得吃不起饭了。
      
      “你好,赵老师。”
      
      电话那头的语气有些不好:“祁同学,你怎么回事?已经通知过你今天到食堂那边去刷碗的,你怎么还没过去?”
      
      祁无过一愣,反应挺快地说道:“抱歉,我马上过去。”
      
      果然在这个逃生游戏中,即使你不做些什么,线索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祁无过越发觉得自己的游戏方式无比正确,便同段戾说了一声,独自返回食堂。
      
      半小时过后,祁无过蹲在食堂后厨刷碗。
      
      他并不是四体不勤的人,年少时的一些经历让他刷起碗来动作挺利落。刷完碗之后,祁无过还要负责打扫一下后厨的卫生,把垃圾桶推到外面指定地点才算完成。
      
      突然,水槽里有个异物吸引了祁无过的注意。
      
      亮晶晶的,不像是食物残渣之类的东西。
      
      祁无过想了想,仗着戴了橡胶手套,直接去捞水槽里的那个不明物体。线索不收集,大概没法推进进度。
      
      水槽里的不明物体是一片指甲,亮晶晶的是指甲上贴着的美甲水钻。
      
      指甲断裂的边缘呈锯齿状,很不整齐,可以从这形态想象出断裂的时候指甲的主人有多么痛苦。
      
      祁无过捏着这片指甲,倒是没有觉得毛骨悚然,反而只是想起来了之前吴威发给他的那些东西。
      
      当年发生在女生宿舍的奸杀案,犯人并没有抓到,但从透露出来的各种传言,众人都认为那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变态杀手。
      
      他不仅残忍地杀害了女生,还把她的双手切断。
      
      直到最后,女生双手的下落也没有找到。
      
      红色指甲,食堂大叔奇怪的双手,还有出现在辣炒鸡爪里的人手,四号女生宿舍的这条剧情线,已经十分清晰了。
      
      如果被害女生是这个逃脱游戏的主线,那逃脱条件应该就是替她报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