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猫八先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5 10:41: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暗恋日记 ...

  •   祁无过是个很懒散的人,很少主动做些什么改变周围的形势。
      
      眼前的事情却有些不同,根据刚才的老手解释,鬼域空间的范围不大,一般会局限在这个地方。
      
      比如祁无过的这个游戏,应该就是在大学校园范围内,没有网络没有外卖没有淘宝的地方,祁无过待不下去。
      
      他整理了一下眼下的线索,大学校园,曾经的女生宿舍,出门旅游的舍友,这是几个关键信息。
      
      游戏的主题尚未清晰,逃脱条件并不明确。
      
      祁无过能做的,也只有出门转转。
      
      他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多,按照大学生的行动轨迹,应该是去食堂吃晚饭。
      
      刚才在新手课堂中祁无过看起来心不在焉,关键信息却是记在心里。
      
      在这个逃生游戏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每个角色都有一定的设定,在还没有找出逃脱条件的时候,最好不要脱离角色设定,否则可能会导致剧情BOSS提前出现。
      
      用游戏术语来说,等级低的时候就乖乖收集信息升级,这个时期碰上BOSS就是被秒杀的份。
      
      想到这里,祁无过出门向着食堂方向走去。
      
      学校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即使在饭点,食堂也没几个人,空空荡荡的。
      
      食堂的窗口只零星开了两三个,没有太多选择。
      
      祁无过随便挑了个窗口打饭。
      
      窗口内的食堂大叔黑黑壮壮的,看上去很老实的样子,人也不错,给祁无过打肉的时候并没有抖勺子。
      
      只是有些事情不太对劲,祁无过上前一步,凑近了去看。
      
      握着勺子的那只手,白皙纤长,保养得很好,涂了大红色的指甲油。
      
      祁无过抬头,看了看抬头纹像是用耙子挖出来的憨厚大叔,一看就是常年劳累的人。无论是白皙纤长的手还是指尖蔻丹,似乎都同他不太协调。
      
      “同学,怎么啦?是不是吃不饱,我在给你加点?”
      
      食堂大叔浑厚的声音响起,祁无过回过神来。
      
      再看那手,又不一样了,皮肤黝黑粗糙,上面都是老茧。
      
      祁无过笑了笑,说道:“不用,够了。”
      
      他刷完卡,端着餐盘离开。走了几步,祁无过又回头看了一眼,食堂大叔低头在给其他同学打菜。
      
      大叔似乎觉得脸边有些痒,抬手抓了一下。
      
      祁无过却隐约看到,那似乎是一缕黑发落了下来。
      
      在这游戏中,生理机能依旧在正常工作,除去被厉鬼杀死外,不吃饭也是会饿死的。
      
      祁无过觉得腹中饥饿,便暂且把关于食堂大叔的疑惑抛之脑后,找了个位置坐下吃饭。
      
      他的位置正对着一台电视机,电视正在播放晚间新闻。
      
      手机没有网络,祁无过便只能一边吃饭,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新闻。
      
      “……飞往F国的航班TD2485号在起飞五分钟之后,突发机械故障,在机场上空爆炸……“
      
      “……桂安高速发生连环车祸,高速公路已经封闭,请绕行……”
      
      接连两条新闻,都是不太好的消息。
      
      祁无过本来没有想太多,身后两位女生的交谈声却引起他的注意。
      
      “听说的软件工程系的段戾暑假就是到F国诶,不会……“
      
      “你瞎说什么呢,去F国的航班这么多,哪会这么倒霉……”
      
      祁无过垂下眼睛,看似在认真吃饭,实则把这两条新闻和身后女生的讨论记在了心里。
      
      眼下并不是现实世界,在这种奇怪的游戏世界,或许不经意的一句话就是关键信息。
      
      空难,车祸,出国的段戾,自驾游的郑华和吴威,这些似乎同此前的信息链接成了一条逻辑链。
      
      难道这个游戏的主题和室友有关,祁无过想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食堂大叔的方向,刚才的那些异状又是什么?支线任务吗?
      
      祁无过的筷子停了下来,并非因为思考得太过深入,而是看到餐盘中奇怪的东西。
      
      今天的菜是一个辣炒鸡爪,一个炒青菜。
      
      托刚才食堂大叔没有抖勺子的福,辣炒鸡爪量很足。吃掉上面几块后,藏在下面的鸡爪才露了出来。
      
      眼前的这一截怎么看也不像是鸡爪,鸡爪在炒制之前的用油炸过,表皮皱起,并且因为用老抽腌制过,颜色呈褐色。
      
      没有太过在意的话,一般人还真就这么吃下去也发觉不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祁无过是个插画师,对于人体结构,动物结构都很敏感。
      
      即便是辣炒鸡爪都被高温油炸过导致脱水而缩成一团,仔细观察依旧不应该是鸡爪的结构。
      
      他夹起鸡爪,把遮盖在下面的部分暴露出来,展现在祁无过面前的是熟悉的红色指甲。
      
      祁无过看了半晌,把鸡爪连同筷子扔在了餐盘里面。
      
      “这指甲油质量还真好……”
      
      说完,他端起餐盘走向了垃圾桶。
      
      祁无过走出食堂的时候,到没有太多反胃的感觉。
      
      眼见未必为实。
      
      祁无过从能识字起就对于这些灵异怪志方面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这些年读了大量相关的书籍,绘制的插画也多是同神鬼怪有关的内容。
      
      或许是某种奇怪的天赋,他能辨别出那些异闻是有理可依的,哪些又是完全的无稽之谈,像是曾经从事过相关职业一般。
      
      看到餐盘中的人手之后,祁无过在一瞬间的恶心之后,便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些书籍。
      
      厉鬼不能直接接触生气旺盛的人类,他们只能通过影响人的五感,令人心生恐惧。恐惧或是其他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护着人类灵魂的肩头三把火变得微弱之后,厉鬼便能够为所欲为。
      
      祁无过向来以直觉行事,他并未太过纠结自己对于这些事情的了解究竟是从何而来,就顺理成章的接受。
      
      刚才出现在餐盘里的人手,不一定是真的。
      
      虽说陡然发现让祁无过没了胃口,倒也不至于让他生出什么毛骨悚然或是恶心得吐出隔夜饭之类的情绪。
      
      七月正是盛夏,步行道两侧高大的树木也无法抵挡滚滚热意。傍晚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穿透树叶的重重防护,洒落在行人身上。
      
      祁无过无精打采地拖着步子向着宿舍方向走去,想到那个破旧宿舍没有配备空调的事实,让他变得更加沮丧起来。
      
      没有网络没有空调,果然还是赶紧离开才是上策。
      
      怀着这种心理进入宿舍的祁无过,在踏进宿舍楼的时候,却迎来一份小小的惊喜。
      
      他整个人都清凉了下来。
      
      宿舍楼的光线不太好,黑洞洞的张着口,内里像是装了超大功率的空调。
      
      很舒服。
      
      祁无过满足地眯了眯眼睛,随后走向楼梯间。
      
      整个宿舍楼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祁无过的脚步声。
      
      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望去。
      
      外面的阳光像是被无形的墙阻挡了去路,在宿舍楼的门前留下泾渭分明的界限。
      
      祁无过回头倒不是为了再感慨一下外面的高温,而是听到了脚步声。
      
      不属于他的脚步声。
      
      那是高跟鞋的声音,在这男生宿舍,又哪来的高跟鞋声音。
      
      祁无过又转身看了看宿管大妈的房间,里面没人。
      
      男生宿舍管得不严,现在人也少,宿管大妈不在岗位上的情况很常见。
      
      “影响五感,食堂是视觉,现在是听觉吗?”
      
      祁无过耸了耸肩,垮下肩膀拖着步子上楼。没有电梯的宿舍楼,简直是反人类的设计。
      
      他回到宿舍,坐在书桌前发了会呆,然后才起身开始翻看属于他这个角色的东西来。
      
      几分钟过后,他在抽屉最隐秘的地方,翻出本日记本来。日记本绝对是了解角色的最佳途径。
      
      此前在新手课堂中的那位游戏老手说过,游戏模式分为单人模式和多人模式。
      
      单人模式的游戏主题是围绕玩家扮演的角色的,而多人模式则是众玩家进入某个地点发生的剧情中。
      
      简单来说,就是单人模式类似角色扮演游戏,多人模式则是组队进行的网络游戏。
      
      既然如此,这个逃生游戏的主题定然是围绕在自己周边的。
      
      祁无过如今不能确定的是,同主题有关的是几个室友或者是食堂大叔周遭诡异的事件,或者两者皆有之。
      
      翻完日记之后,祁无过却陷入长久的无语之中。
      
      日记中的内容出乎他的意料。
      
      他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从山沟沟里考出来的青年,于是日记的前半部分大多对于陌生环境的不安,以及因为难以融入周遭环境的惴惴不安。
      
      后半部分的内容却是风格迥然不同,完全变成了暗恋日记。
      
      暗恋对象是他的室友,段戾。
      
      其实在祁无过看来,这份暗恋更像是一种憧憬。
      
      在日记的描述中,即便是加上了暗恋滤镜,段戾也依旧是个冷淡神秘的人。他不太合群,和班上同学甚至宿舍里的室友都少有往来。
      
      段戾是个有些高傲的人。
      
      这种性格和骨子里有些自卑的日记主人,应当是八字不合的。所以这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从憧憬慢慢变成爱恋。
      
      祁无过的手指从日记本的中缝划过,那处留下了粗糙不平的锯齿状纸张,应该是有几页被撕掉了。
      
      撕掉的内容,很关键。
      
      “你在看什么?这么出神。”
      
      低沉带着些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祁无过手一抖,下意识地合上日记。
      
      理由很简单,这声音来自日记中频繁出现的那个人,段戾。
      
      段戾拎着上午离开时拎的行李箱,衣服也没有换。
      
      他站在破旧的宿舍里,莫名让本就不宽敞的空间有种变得更加狭窄的感觉。
      
      压迫性太强,也不知道这个自卑的人设怎么会暗恋攻击性这么强的人,祁无过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挂上了礼貌的笑容。
      
      “你怎么回学校了?不是要出国玩吗?”
      
      “不想去。”
      
      段戾的回答很有他的风格,简洁又充满着土豪的任性。
      
      他说完,便转身回到自己书桌前,打开行李箱收拾东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