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修) ...

  •   一般来说,如果真的有人重生了,那他估计会把自己重生的情况捂得紧紧的,生怕别人发觉到一点不对劲。如果有人发现他重生了,那或者他被认为神经除了问题,或者被送去研究,还有其他情况。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那句话一出口,邹言心里好似卸下重担,轻松了不少。
      
      他没有出现类似“万一被人发现我重生了会怎么怎么样”这种想法,他潜意识里认为对季清宇说出“自己重生”并不会引起什么严重的后果。
      
      听到那个问题,季清宇愣了愣。
      
      邹言却不等他的回答,继续说了下去:“我重生了。”
      
      季清宇一脸听天书地听着他说话。
      
      邹言说:“上辈子,你和我领证之后不久,你就去了国外,什么都没给我留下来,一句话也没有。我被新来的上司找了个理由辞退,后来沦落到搬砖,被从五楼掉下来的砖块砸了脑袋,所以我死了,又回到了现在。”
      
      季清宇准确地领略到了邹言话中的重点:“你沦落到搬砖?”
      
      “你以为呢?”邹言瞪着他,“被辞退后,我找工作都不顺利,只能做搬砖这种不用身份证的工作了。”
      
      听了这话,季清宇确定了心下所想。
      
      如果这话说的是别人,季清宇还会相信,但用在邹言身上,他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邹言初高中时期就是学校里面的学霸,是他这种学渣需要仰望的存在。
      
      他的学霸不仅在于学习,赚钱能力也在其中。当初邹言的母亲生了病在床上拖了两年,耗光了家里的资产,找人借了一大笔钱,还是邹言自己赚钱还上的。
      
      邹言说辞了工作沦落到搬砖,季清宇不信。
      
      季清宇问他:“那我妈呢?”
      
      邹言一愣。
      
      季清宇:“你不是有我妈的电话吗?我抛下你走了,你就没打电话给她?”
      
      邹言想了两秒:“我打过电话的,可是打不通。”
      
      季清宇又问:“你没去过我家?”
      
      邹言回答:“你走之后,我去过两次,第一次进了门,被你哥哥赶出去了;第二次连门都进不去,后来我就不去了。”
      
      季清宇不敢置信:“那你就这么放弃了?”
      
      邹言奇怪他的问题:“不然呢?我没钱没势的……”
      
      季清宇逼问他:“你就没想过出国找我吗?”
      
      邹言一愣:“我……”
      
      季清宇不给他思考的机会:“你既然知道我在国外有个白月光,就该知道他是一头金发对吧?”
      
      邹言犹豫了两秒,用力点头。
      
      季清宇看着他:“绿眼睛?”
      
      邹言点头。
      
      “黑皮肤?”
      
      邹言还是点头。
      
      季清宇没再问,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季清宇看着他:“我相信你重生了。”他清楚自己没有白月光,如果有,也只会是面前这个人,刚才说的那三样特征是他信口胡诌的,邹言根本没有重生,他只是脑袋暂时出现问题而已。
      
      “那我们不用领证了?”
      
      “暂时不用了。”
      
      邹言:“那我的辞职?”
      
      “可以。”
      
      ……
      
      和季清宇开诚布公地谈了一场,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季清宇没有再提过和他领证的事情,和他一起在病房的时候话少了,多数时间都在低头按手机,抬头的时候则是在发呆。
      
      邹言总觉得他心里似乎有什么烦恼。
      
      他们已经不是即将领证的关系了,邹言也就没多问。
      
      邹言醒来第三天,医生终于允许他出院了。
      
      出院当天,谢文捷过来送他。
      
      其实邹言住院这几天,谢文捷都有过来,只不过季清宇在场,他没敢进病房,只敢在邹言出院的时候出现一会儿。
      
      季清宇去开车,谢文捷将邹言送到医院门口,再次向他道歉:“实在是对不起啊,平白让你进了一次医院。”
      
      邹言完全不在意:“没事。相反我还想谢谢你呢。”如果不是谢文捷那一砸,他或许就不会重生了。
      
      谢文捷茫然:“诶,谢我做什么?”他除了砸人和叫了救护车,根本没帮上什么忙,就连医药费也不是他出的钱。
      
      邹言没解释,他一手揽了谢文捷的肩,将他拉到一旁,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哎,我们加个好友吧。”
      
      这人算是自己的“债主”,这么点小要求,谢文捷根本不会拒绝,他拿出手机,打开聊天界面。
      
      邹言和谢文捷互相扫二维码的时候,另有一把手机凑了上来。
      
      季清宇道:“也加我好友吧。”
      
      邹言加他的好友,谢文捷十分乐意,季清宇加他好友,谢文捷不敢拒绝。
      
      他偷偷抬头看了季清宇一眼,又很快移开视线。这么些天来,谢文捷只知道邹言的名字,而季清宇的名字他还不知道。
      
      加完好友,谢文捷麻溜地滚了。
      
      “上车吧。”季清宇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并稍微侧身。
      
      邹言略微犹豫,打开后座车门坐了上去:“我坐后面就可以了。”
      
      他现在决心要跟季清宇掰了,再坐副驾驶座就不太合适了。
      
      季清宇没有强求,他觉得自己要给邹言时间适应,他自己也需要时间去适应邹言现在的改变。
      
      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但是没有同居,只是偶尔会在对方家里过夜。
      
      上个月邹言提了同居,季清宇没答应。那时候他们俩订婚时间已经定了下来,季清宇买了房子,装修还没到位,为了给邹言一个惊喜,他拒绝了同居的提议。想着过不了多久他们就领证了,到时候就能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了。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时候答应同居了,说不定邹言也不会遭遇这场意外了。
      
      季清宇将车开到最低限速:“小言,我今晚去你那过夜……”
      
      “不行。”邹言坐在后座,敲了敲他的椅背,“你好好开车别说话。”
      
      季清宇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闭了嘴。
      
      第一个红绿灯是红灯,季清宇停了车,开口道:“这几天到我那住?”
      
      邹言道:“送我回家就行了。”
      
      季清宇:“……我妈挺担心你的,这两天你过去一趟可以吗?”
      
      听到这话,邹言坐直身子。
      
      季太太对他很好,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没端架子。除了衣着打扮,就跟普通人家的女主人一样,从来没让他感到不适过。
      
      邹言每次去都能收到季太太的礼物,礼物并不贵重,是邹言能接受的东西。
      
      如今他和季清宇掰了,也该给季太太一个说法才是。
      
      邹言道:“后天是周六……伯母有空吗?”
      
      “有的。”
      
      两人不过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十几秒的红灯就过去了。
      
      这辆车不便宜,邹言坐在后座,几乎没有感觉到晃动,他半闭着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季清宇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将车开得越加平稳。
      
      接下来一路绿灯。
      
      车停在邹言小区的楼下。
      
      邹言做了个梦,梦的前半段是美梦,他成为了天皇巨星,有猫有狗有钱,不少人调侃他是个人生赢家;梦的后半段也不知道是不是噩梦,梦到自己牵了一个人的手出来,对粉丝说他是自己的爱人,粗粗一看,和他牵手那人长得还挺帅,仔细一看,这不是季清宇吗?
      
      意识到这点,邹言被自己吓醒了,一睁开眼,面前就是季清宇凑近的脸,他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季清宇往后退了点:“我们虽然暂时不领证了,但还是情侣关系吧?”
      
      “不,已经不是了。”邹言道,“你都已经承认自己喜欢其他人了,我们的关系当然就这么结束了。”
      
      季清宇突然握住他的手:“我没承认,我也还没同意。”
      
      邹言的思绪有一半还沉浸在刚才那个梦里,季清宇动作突然,他一抖,下意识往后抽了一下手,没能抽回来。
      
      季清宇说:“既然是情侣,牵个手,接个吻什么的应该正常吧?”
      
      邹言怀疑他刚才是想趁着自己睡着,偷吻自己。他们之间已经做过更亲密的事情了,邹言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听季清宇这么一问,他仿佛回到了和季清宇第一次的时候,比那时候还要紧张。
      
      那时候季清宇问他“可不可以”,他同意了,季清宇才温柔地做。
      
      而现在邹言怀疑,就算他说了不行,季清宇也可能不顾自己的意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既然不喜欢了,我们怎么还可能是情侣呢?”
      
      季清宇看出邹言有些紧张,他松了手:“只要还没分手,我们就是情侣。”
      
      邹言趁机将手附上车门把手:“那我们现在分手吧。”
      
      季清宇:“我不同意。”
      
      邹言:“……”他现在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季清宇变了,以前季清宇对他都是体贴的,从来不会强迫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除了床上那点事之外,对他算得上是百依百顺。
      
      季清宇道:“现在我没去国外,你没去搬砖,我也答应你暂时不结婚,答应让你辞职。你想象中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一切还没发生。所以,我们暂且不分手,等你想清楚了再说这件事,好吗?”
      
      邹言心说他已经想清楚了,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他也想清楚了。但听季清宇的话,仿佛他占了好大便宜似的,他决定在这个地方让步:“好吧,那以后再说。”
      
      邹言打开车门,迅速下了车:“我……你回去吧,我上去了。”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谢谢你送我回来。”
      
      季清宇目送邹言消失在楼道里,他又在车里坐了会儿,才驱车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