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邹言是认真的。
      
      看了邹言的眼睛,季清宇这样想。
      
      也就是说,被砸了脑袋之后,邹言不想和他结婚了?
      
      这怎么行?
      
      季清宇难得焦虑起来,他好不容易才把人追到手的,现在……
      
      他看了看邹言还包着纱布的脑袋,上手轻轻碰了碰:“你是不是碰坏了脑袋?”
      
      这话听起来像骂人,邹言脸一黑,推开他:“没有!”
      
      “那你怎么突然反悔了?之前不是说好了吗?”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邹言说,“我不想跟一个不喜欢我的人结婚。”在他看来,季清宇和他领证之后去了国外,为的就是他那个藏在国外的白月光。
      
      季清宇觉得自己非常冤枉,二十几年来他就喜欢过一个人,那就是邹言。
      
      “宝、宝贝,”这个称呼季清宇不常说,此时说出来还有些结巴,“我就喜欢过你。”
      
      邹言想,季清宇应该是心虚了。因为季清宇以前很少喊他“宝贝”,嫌肉麻,几次喊出来还是因为做错事,而这种情况下季清宇喊出来不是心虚是什么?
      
      邹言盯着季清宇看了一会儿,突然道:“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顿了顿,他补充道,“在高中的时候。”
      
      季清宇:“你……想起来了?”
      
      邹言问他:“你是不是去了国外?”
      
      “是。那时候我……”
      
      “那不就是了。”邹言打断他,只觉得自醒来之后的疑惑解开了,高中时期,季清宇去了国外,遇上了他的白月光,因为各种原因,他回来和自己结婚,一领了证,就立马飞到国外去找他的白月光了。
      
      邹言道:“你心里一直有个白月光,而他现在在国外。”
      
      季清宇张了张嘴:“宝贝儿我没有什么白月光在国外,我心里的白月光就只有你一个。”
      
      现在到嘴里的肉马上就要飞了,哪里还管得上自己喊出来的称呼肉不肉麻。
      
      可就算这样了,邹言也没有松口的打算:“我们还是不要领证了,你以后就……唔唔。”
      
      季清宇怕他说出更过分的话,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顺手按了呼叫铃。
      
      季清宇向来不会做这种过分的动作,只不过此时实在忍不住了。
      
      邹言瞪了季清宇一会儿,季清宇才松了手,他凑过去抱了一下邹言,一触即离,安慰道:“我们先不说这种话,让医生看看你脑袋还有没有其他状况。”
      
      这还不是怀疑自己脑袋出了问题吗?
      
      心里这么想,邹言还是没说什么,他之所以答应和季清宇领证,也是因为他和季清宇有感情,只不过后来季清宇离开太久,消磨了他的感情……
      
      想到这里,邹言有点不确定自己对季清宇还有没有感情,他看着季清宇,得不出结论。
      
      医生很快就来了,给邹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又将他送回病房。
      
      邹言问医生:“我可以出院了吧?”只不过是脑袋被磕碰了一下罢了,他哪里有那么金贵,如果不是昏迷了,他也不会来医院的。
      
      医生还没回答,季清宇先说:“不行。你脑袋不是还痛着吗?再过两天吧。”
      
      邹言看向医生。
      
      医生点头道:“再住院观察两天也是好的。”
      
      最近病床并不紧张,有人上赶着送钱,他哪里会拒绝?
      
      ……
      
      医生离开之后,季清宇私下里又找他聊了一下邹言的情况。
      
      “你说他臆想出了不存在的事情?”
      
      季清宇点头:“他认为我……”看着医生的脸,他临时改了说辞,“他在昏迷之后对我产生了误解,而在昏迷之前并不是这样的。”
      
      “会不会是误会?”医生反问他,在他看来,季清宇的描述根本和邹言这次的伤无关,只是单纯的认知问题,“在他对你说出那些话之前,他有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其他人向他传输了错误的认知?”
      
      听医生这么一说,季清宇才想起来邹言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并不是他。
      
      意外发生的时候他也没有陪在邹言身边,在期间如果有人对他说了什么,他也是不知道的。
      
      邹言除了脑袋上有点痛之外,身体上并没有什么问题,他睡了一天多了,现在醒了也睡不着,季清宇不让他接触工作的事情,他只能拿着手机消遣。
      
      季家小王子订婚典礼取消的事情在娱乐版块上占了一席之地。
      
      报道内容还算客观:“……据季清旭先生所说,在两位新人赶赴礼堂的路上发生车祸,因此订婚典礼取消……至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甚至几个月内,季家会不会再次举办订婚典礼,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这篇报道上还附着一张图片,图片上是订婚典礼的场景,拍到了季清旭。
      
      看完报道,邹言笑了一声,莫说接下来一个月几个月内了,甚至是几年内,他都不可能和季清宇结婚了。如果再有订婚典礼,那应该是季清宇和其他人。
      
      报道之下是网友们的评论,看热闹的居多,但其中不乏冷嘲热讽。
      
      多数人怀疑所谓的“车祸”只是一个借口,至于他们为什么突然又不订婚了,网上众说纷纭。
      
      “还能有什么原因,季家对儿媳妇不满意了呗。”
      
      “你们说……这‘车祸’会不会是小王子不想订婚而找出来的借口?小王子没有到场,所以季哥哥才会说出了车祸。”
      
      “如果我是季小王子,我也不会娶的,与其一生都搭在一个人身上,还不如趁年轻多勾搭几个。”
      
      “现在那个‘儿媳妇’多半躲在哪里哭了吧?差点就能成为人生赢家的女人/男人,没想到临时出了变故。”
      
      邹言看到了几条在暗讽他的评论,他只是笑笑,并不搭理,也不为此生气。
      
      他退出这个报道转而看起了其他娱乐新闻。
      
      #当红女星疑似深夜幽会陌生男子#
      
      #知名导演钟怀光耗时四年准备的收官之作《逃生》即将开拍#
      
      #知名影帝郁永歌确认加盟《逃生》#
      
      #据传当红花旦颜思岚近日遭遇车祸,疑似季小王子将要订婚的对象#
      
      季清宇推门进来的时候邹言正好看到这条八卦。
      
      邹言将视线转移到季清宇身上:“颜思岚?”
      
      季清宇脚步不停,发出疑问:“什么?”
      
      邹言收起手机:“一个女明星。”
      
      季清宇到他床边停下:“你以前不是不关心明星的吗?”
      
      也不是不关心,邹言作为一个秘书,娱乐八卦多少是要知道一些的,但他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一个人。
      
      现在季清宇从邹言嘴里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心下有点吃醋,他还来不及做些什么,就听邹言的下一句话。
      
      邹言:“据说是你将要订婚的对象。”
      
      季清宇看着他,认真道:“我想要结婚的对象从始至终只有你。”顿了顿,他又补充,“订婚对象也只有你一个。”
      
      邹言敛下笑容,不去看他,看见季清宇一脸认真的样子,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但明明是季清宇抛下他到国外去的。
      
      季清宇凑近了一些,坐到床上:“宝贝,我们还是去领证吧?”
      
      听到这声“宝贝”,邹言感觉浑身不适:“不、不行。”
      
      喊第一声“宝贝”的时候季清宇只觉得肉麻,喊第二声的时候他觉得倒也不是那么难以出口,而且邹言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宝贝,这么喊倒也合适。
      
      季清宇压低声音,问他:“为什么不行?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我们俩结婚,我家就是你的家了,你是我的宝贝,而我也是你的……”
      
      季清宇压低声音说话就像恶魔在耳边低语,直击的确实是邹言心里最想要的东西。
      
      他想要一个家。
      
      几年前他父亲的遗体装在棺材里被送回了家里,两年后他的母亲病逝,他就成了孤家寡人,这么多年来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家。
      
      不过现在听季清宇在他耳边说话,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悄悄离他远了一些。
      
      邹言道:“你喜欢的又不是我,为什么非要跟我结婚呢?以你的身份,找谁不可以呢?”
      
      邹言这话让季清宇想起了医生对他说的话,他道:“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说我喜欢……别人?”
      
      “没有谁。”邹言摇头。
      
      但季清宇似乎认定了邹言听谁说了什么,邹言住院这两天,听他旁敲侧击地询问了好几遍,都快被逼疯了。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季清宇这么粘人!这么烦人!还……这么肉麻!他以前对季清宇的印象是颜好身材好,对自己体贴,为人彬彬有礼,别人不想说的会懂眼色不问下去。
      
      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是那句“宝贝”出口?还是自己拒绝了和他领证?
      
      邹言想不通。
      
      他冷着脸从墙边的一边走到另一边,看向坐在病床上的季清宇,问他:“这都两天了,你不用去上班吗?”
      
      季清宇摊手:“那是我哥给我练手的,我去没去并没有什么差别,而且你这个秘书不在,我去了也没什么用处。”
      
      闻言,邹言翻了个白眼。
      
      他大学毕业后就进了季清宇所在的公司,没多久就升到秘书这个职位。他会进这个公司,是看中了这家公司的发展潜力。进去以后才发现以前这个公司的利润是负增长的,自从季清宇来了之后,接了几个大单,利润一年比一年可观。
      
      有好几份需要季清宇批的文件都是他批的,现在想来,他对这个公司的贡献应该比季清宇大才是。
      
      说到秘书,邹言就有句话想说:“等出院后我就递交辞呈,你记得批准一下。”
      
      季清宇皱眉:“为什么又要辞职?”邹言自醒来后就太奇怪了。
      
      季清宇有点焦急,这两天他除了上厕所,都和邹言形影不离,但总感觉两人似乎远离越远了。
      
      “你不跟我结婚了,还要辞职,辞职之后呢?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邹言有点心软,他嘴一张,一句话脱口而出:“你知道重生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