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季清宇的声音通过话筒之后听起来有点严肃,小年轻本来就认为自己做错了事,再听到这么严肃的声音,他有点怂,期期艾艾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报了医院的名字。
      
      在小年轻开口说话的时候,季清宇就已经迈开腿往外走了,对方说一句,他就“嗯”一声。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车里,民政局门口才出现有关他的八卦。
      
      一对年轻夫妻一直没收回目光。
      
      女方:“他那辆车估计得有上千万了吧?”
      
      男方伸手搂住了女方的腰,有点吃醋:“上千万又有什么用,你没看他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还是没等到老婆?”
      
      女方:“他老婆可能出了什么事吧?如果是我,就凭他那张脸,就算我残了,也会爬来跟他领证的。”
      
      男方:“你确定?你不觉得他很‘凶’吗?他在那里站了那么久,都没一个人敢找他说话。”
      
      听了男方的话,女方略微犹豫,想到那辆豪车,又想到那双长腿,刚想说话,男方搂腰的手一使劲:“该我们了。”
      
      女方还没放弃:“他长得不凶,看起来‘凶’是因为气场……”
      
      ……
      
      季清宇心急如焚,将车开出了最高限速,一路畅通无阻,连红灯都不跟他作对,很快就抵达了医院。
      
      邹言已经被送进去检查了,小年轻一个人在楼道里面对面无表情的季清宇瑟瑟发抖。
      
      季清宇瞥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年轻站在两米开外,看着季清宇一身正装,脑子里浮现了两个字——完了。
      
      这两人是未婚夫夫,今天估计是他们结婚的大喜日子,而自己把其中一个砸昏迷了……
      
      季清宇在椅子上缓了会儿,才想到要给他妈打电话。
      
      订婚双方昏迷了一个,这场订婚典礼自然是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季太太接到小儿子的电话还有些意外:“怎么了?”
      
      季清宇:“妈,今天订婚取消吧。”
      
      季太太惊讶:“怎么了?”
      
      “在路上出了点意外,礼堂去不了了。”
      
      季太太焦急起来:“你们没事吧?没受伤吧?”她现在还以为两人坐同一辆车,季清宇口中的“意外”自然被她理解成了车祸。
      
      “我没事,小言撞了脑袋,昏迷了。”季清宇看了小年轻一眼,“没有生命危险。”
      
      被季清宇一看,小年轻一抖。
      
      季清宇:“我们现在在医院。我知道了。谢谢妈。”
      
      如果下午邹言醒了,他们自然是还可以赶上订婚典礼的,但邹言毕竟受了伤,季清宇是不想让邹言继续再操劳的,他虽然不甘心,但订婚取消了是最好的。
      
      季太太将电话挂断,第一时间唤来了大儿子,大儿子叫做季清旭。
      
      这一场好好的订婚典礼被临时换成了商业交流会,客人们没有怨言。
      
      季清旭亲自给两家媒体说了这件事,说了新人不能出场的原因,让他们照实报道。
      
      季清旭走后,李思偷偷问:“新人真的是出了车祸吗?”
      
      张哥反问:“不然呢?”
      
      李思干笑:“这也太巧了吧?”
      
      她可是听说这场订婚典礼之后,季家的小王子也要在公众面前出现,媒体宾客都到场了,才突然说出了车祸,这可能吗?
      
      会不会是季家人对小王子即将订婚的这个人不满?还是说这个人的父母并不满意这桩婚事,所以才没让人过来的?
      
      李思全程都注意场内,可是她没有找到可能是订婚对象父母的人。
      
      张哥知道她在想什么:“别想了,看看季家小儿子这几个月内会不会再次订婚就好了。”
      
      ……
      
      邹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的脑袋上缠了一圈纱布,还能摸到肿起来的地方,轻轻一碰就是一阵疼痛。
      
      接着他看到了洁白的天花板,鼻尖是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原来他还没死?
      
      在邹言的记忆中,他被从五楼掉下来的砖块砸了脑袋,砖块的棱角磕破他的脑袋,血流了一脸,那种伤势还能被救回来吗?
      
      邹言转了转脑袋,看到了病房墙角有个坐在椅子上抱着腿的青年,和青年对视了几秒钟。
      
      小年轻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人已经醒了,急急忙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凑了过来:“你、你醒了?”
      
      病床旁边还有把椅子,小年轻没敢坐,他就站在旁边等邹言的回话。
      
      邹言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仔细想又想不出他的名字,于是问道:“你是?”
      
      “我、我叫谢文捷。”说了自己的名字,谢文捷又道歉,“昨天真是对不起了,我没想到手机会掉下去,也没想到会砸到人……”
      
      邹言眯了眯眼睛,觉得谢文捷说的这件事自己有印象,但好像又和记忆中对不上号,几年前他似乎就有被手机砸到过的经历。
      
      邹言:“你说……手机?”
      
      谢文捷到墙角拿了手机,顺手递给邹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邹言没说话。
      
      这部手机装着黑色的壳子,除了屏幕碎了,其他地方没有凹痕。
      
      他将手机交还给谢文捷,顺道安慰他:“每个人都有手机砸脸的经历,你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就别太在意了。”
      
      邹言这么说,谢文捷还是在意,首先他担心面前这人会出现后遗症,其次每次看到这人的男朋友他就感到害怕。
      
      如果不是几分钟前季清宇出去了,这会儿邹言醒了,谢文捷估计不敢凑上来说话。
      
      他尴尬地笑了两声当做回答。
      
      邹言问他:“你那时候在看什么?”
      
      谢文捷愣了两秒才知道他问什么:“看小说……”在看什么小说他却是不肯说的。
      
      邹言看出他的勉强,刚想说话,病房门突然开了。
      
      季清宇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病床上的邹言醒了,他三两步就到了床前,探了探邹言额头上的温度:“感觉怎么样?”
      
      邹言看了他两秒:“……还好。”其实他脑袋上那个包不碰也能感到疼痛。
      
      季清宇看着他的眼睛:“怎么了?”
      
      邹言移开视线:“没什么。”
      
      当邹言闭上眼睛的时候,看他会觉得他很帅,但一旦他睁开眼睛,其他人先注意到的就会是他的眼睛,才会去注意他的外表。
      
      邹言的眼睛很漂亮,黑白分明,季清宇第一次被他吸引就是因为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
      
      只要他看着邹言的眼睛,就知道邹言有没有说谎。
      
      “饿吗?”
      
      邹言犹豫了一秒,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饿。”
      
      病房里有张桌子,在邹言住进来后,桌子上就一直备着一份粥,粥已经凉了。
      
      “凉了,我再去给你买一份。”季清宇提着粥往外走,走了两步,回头看站在墙边的谢文捷,谢文捷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依旧没有接收到他的意思,季清宇只好自己走了。
      
      病房门重新关上,谢文捷才道:“他、他刚才看我是什么意思?”
      
      邹言莞尔:“大概是想让你去买粥吧。”
      
      经过邹言的提点,谢文捷才想起来这两人是情侣关系,有这人在场,那黑西装男看着都没那么可怕了。而爱人醒了,做男朋友的自然是想多陪他一会儿的,自己是不是该识趣一点?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季清宇就提着粥回来了。
      
      谢文捷找了个借口溜出病房,给他们两个留了单独相处的空间。
      
      现在不是饭点,粥不是很热,刚好能入口的程度,邹言很快就吃完了。
      
      肚子里有了东西,邹言觉得自己似乎重新活了过来:“刚才谢文捷说昨天……”
      
      邹言说话时,季清宇猛地凑近:“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领证?”
      
      邹言一愣,听见季清宇的这话,他才想通了其中关节。
      
      是了,以前他被手机砸到的那天,是为了和季清宇领证,所以抄了近路,才会不幸被砸的。
      
      他昏迷了一天,之前的订婚典礼自然就没有进行下去,几天后他和季清宇领证了,订婚典礼没有,结婚典礼也没有。除了季家人,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和季清宇的关系。
      
      结婚证到手之后,季清宇就突然对他冷淡起来,几个月后,去了国外,至此,邹言再没有听到过季清宇的消息。
      
      而领结婚证的时候,他还是季清宇的秘书,季清宇到了国外,他上司换了人,被人找了个由头炒了,后来他找工作怎么都不顺利,才沦落到搬砖,被从五楼掉下来的转头砸破脑袋。
      
      所以他现在是重生了?重生到和季清宇领证那时候?
      
      想到这里,邹言不禁想称赞谢文捷一句:手机掉得真是时候。
      
      邹言发呆发得有点久,季清宇又问了一句:“我等领证已经等了好久了,我们什么时候再去一次民政局?”
      
      邹言看季清宇“装”得情真意切,心里冷笑,面上故作为难:“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季清宇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
      
      邹言道:“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我无父无母的,而你家却……你也不是真心喜欢我,一张结婚证算不了什么的。领证这件事,就算了吧?”
      
      季清宇多次想打断邹言的话,但还是忍着情绪听完了他的话。
      
      听完邹言的话,季清宇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来:“……你说什么?”
      
      真是晴天霹雳!
      
      说好的领证对象醒来后突然反悔,他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作者有话要说:  邹言没有重生,他以为自己重生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