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中午十二点半,艳阳高照。
      
      邹言穿着一身白色西服,驾驶着一辆五六万的二手小车,正堵在前往民政局的路上。
      
      正值上下班高峰期,他已经在路上堵了一个小时多了,从民政局上班堵到下班,再过半小时就又该上班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可能不太好,这条路他以前也走过,当初并没有这么堵。
      
      今天是邹言订婚的日子,一大早他就被男朋友从床上挖了起来,花费几小时做了一套造型,期间滴水没沾,好不容易结束了,被男朋友拉去民政局领证的路上,他又想起来自己的户口本忘带了。
      
      只能半路返回家中,他拿了户口本,再次驾车离开的时候,车在家门口就熄火了,几年前他学过修车,车熄火的原因并不复杂,在不弄脏衣服的情况下,就自己小心翼翼地修了。
      
      离家之后他就开始堵车,堵到现在,车还在半路上。
      
      虽然男朋友对他说不要着急,安全为上,但人一生可能就只有这一次领证的机会,而且今天还是他们订婚的日子,请帖都发下去了,说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小车龟速行驶,邹言往窗外看了一眼,一打方向盘,转了个地方。
      
      他绕了几条路,将车停在了路边,给男朋友发了条消息,拿上东西,自己下车。
      
      这地方离民政局不远,他走路走个十几分钟也就到了,总比继续在路上堵个一小时的好。
      
      ……
      
      帝都中心有一座专门供新人举办婚礼的礼堂,今天在这里举办的是一场订婚典礼。
      
      还没到下午两点,受邀请的客人便陆陆续续到了。
      
      季家在帝都是有头有脸的存在,多的是想攀附他们的人,即使只是一场订婚典礼,也有不少人挤破头想来参加,可惜连礼堂的门都进不去。
      
      能来的都是和季家交好的人。
      
      有几位记者在季家的允许下,架着摄像机拍摄这一场订婚典礼。
      
      季家的人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出于各方面的考量,便让两家媒体参与了这次订婚典礼。两家都是正规媒体,报道的也会是客观事实。
      
      今天订婚的主角之一,是季家的小王子,他自出生起,就被称为人生赢家。
      
      名叫季清宇。
      
      季清宇父母俱全,爷奶健在,他上面还有两个伯伯,几位堂兄,还有一位亲哥哥,他是这一辈最晚出生的孩子,可以说他是自小就被捧着长大的。
      
      哪怕他是个败家子,只要不犯事,家里的积蓄也足够他挥霍几辈子了。
      
      季清宇被家里保护得很好,网络上甚少出现他的照片,就算有,最多也只是一个侧脸。
      
      从他的侧脸来看,能看出他帅得人神共愤——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才这么说的。
      
      可就算季清宇长得极丑,也有不少人想要嫁给他,因为他身后靠着一座钱山。
      
      自从季清宇即将订婚的消息传出去,就有人对他订婚的对象心生不满。
      
      说他订婚的对象“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祖上积了八辈子的德”,“一跃成为人生赢家”,语气酸溜溜的,却连季清宇的对象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
      
      李思作为一个被台长看好的实习记者,有幸也能跟在前辈身后见证这一场订婚。
      
      她垫着脚尖,试图从在场的三四十人里看出哪两位是今天即将订婚的人。
      
      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华裙艳服,个个穿的都是正装。
      
      李思她……看不出来里面哪两位是今天的主角。
      
      她偷偷拉了一下前辈的衣摆,小声道:“张哥,里面哪位是小王子啊?”枉她作为一名记者,竟然连这种眼力都没有。
      
      张哥转头看了她一眼。
      
      李思又问:“还有,他的未婚妻是……”
      
      张哥收回目光,道:“他们还没到场。”
      
      李思惊讶极了。
      
      在她的观念里,未婚夫妻不是该比客人要早入场的吗?
      
      李思:“那……他们的长辈呢?我好像就看到一个?”
      
      今天只是订婚典礼,季清宇的爷奶和两位伯伯没到场,到场的只有他的父母,以及他的哥哥。
      
      现在在招待客人的是季清宇的父亲。
      
      季太太正在礼堂的房间里打电话,和自己的小儿子。
      
      季太太:“你们现在到哪了?”
      
      “还在路上。”季清宇站在民政局门口,“妈,这边堵车多严重你是知道的,我和小言先领证,之后再过去,应该是来得及的。”
      
      季太太看了时间,快一点了,民政局下午是一点开门。
      
      她道:“你们慢慢来,赶不上也没关系,把时间推迟就是了。”
      
      季清宇在那边笑了笑。
      
      订婚典礼邀请的都是关系比较好的商业伙伴,人数不多,他们来这里,又岂止是为了祝贺这对未婚夫夫?
      
      季清宇甚至怀疑,这只是借他订婚名义举行的一场小型商业交流会。
      
      ……
      
      邹言下了车,走了两步,蹲下来把开了的鞋带重新绑了。
      
      这附近是一片老旧的居民区,最高的楼不过七层,楼与楼之间间隔不过一辆车的宽度,窗台上的栅栏都生锈了,路上没几个行人。
      
      走过这片居民区,再过两条街,就是民政局的后门了。
      
      邹言走在这条路上,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自己脚步声的回音。
      
      他以前也走过这条路,都没出现过意外,不过今天是个例外。
      
      有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砸到了他的脑袋。
      
      邹言感觉到脑袋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他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脑袋,耳边听到了“啪”的一声,有东西落在了他的脚边。
      
      那是一部屏幕朝下的黑壳手机。
      
      邹言蹲下身捡手机,站起来的时候顺便抬头看了一眼。
      
      他在五楼窗台处看到了一个人的脑袋,以他的视力可以看到窗台上那个人捂着嘴一脸惊吓。
      
      估计窗台上那人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机会掉下去,还会砸到人。
      
      邹言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手里这部手机也不知道是哪一家出厂的,从五楼掉下来还没坏,只是碎了屏幕。
      
      屏幕亮着,上面是一部小说的阅读界面。
      
      《天皇巨星也是人生赢家[重生]》
      
      小说的内容邹言看了几行:“重生回来以后,他才发现对方另有所爱,当初和他结婚只是权宜之计……”
      
      邹言看了这几行字,还没浮现自己的看法,眼前一黑,整个人软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直到邹言倒在地上,五楼的小年轻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下了楼。
      
      他觉得自己闯祸了。
      
      地上这人身穿白色西服,头上抹着发蜡,靠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小年轻十分怀疑这人是去参加婚礼的,这人可能还是新郎官。
      
      “醒醒。”小年轻推了邹言两下,看到了他的脸。
      
      邹言五官俊朗,皮肤白皙,身高腿长,酷似大明星。小年轻瘦瘦弱弱的,扶了邹言两下,都没能把这么一个昏迷过去的大男人扶起来。
      
      他眼尾瞥见自己掉在一旁的手机,才意识到自己还能打电话叫救护车。
      
      叫完救护车他才想起来一件事情,高空抛物砸到人是可能会出人命的。
      
      等确定邹言没死,他才浑身失了力气,瘫坐在一旁。
      
      他还年轻,还有大好前途,可不想就这么背上人命官司。
      
      ……
      
      一点的时候季清宇收到了邹言发来的消息,说他二十分钟之内就到。
      
      季清宇在民政局门口等了二十分钟又五分钟,这才靠在墙边给邹言打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人。
      
      小年轻捧着邹言的手机,就快哭了:“你、你是机主的男朋友吗?”
      
      季清宇直起身子:“我是。他人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了,开文啦!
    都看到这里了,就点个收藏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