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所畏惧》初云之初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8:03: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嚣张 ...

  •   净衍大德所说的话,给了葛老太爷无限的自信,越看乔毓越觉得顺眼,连带着她早先那些胡作非为,都没有那么扎眼了。
      
      他是信佛的人,总觉得这是佛祖对于葛家的恩赐,略经思量,便决定叫乔毓与其余几个女郎往大慈恩寺走一遭,叫她们替自己还愿。
      
      乔毓听闻这消息,倒有些意动,一来可以出去走走,二来,或许可以借机打探一下王氏母女的消息。
      
      新武侯夫人病歪歪的倒了几日,竟染上了头疼的毛病,说话声音略微大些,便觉疼痛难耐。
      
      饶是如此,她也唤了二娘去,强撑着身体,嘱咐道:“老太爷与净衍大德有些交情,你此去或可寻他说说话,备不住,他会透露几分天机给你……”
      
      净衍大德闻名京师,却极少会出现在人前,二娘有些意动,想起乔毓,又觉得膈应:“六娘也去,我一见她便觉得烦。”
      
      新武侯夫人一听这名字便头疼,勉强忍着道:“你不理她便是了,机会难得,总要去走一遭。”
      
      二娘只得道:“好吧。”
      
      ……
      
      第二日清晨,葛家几个女郎梳妆之后,便乘坐马车,由新武侯世子骑马在前,领着往大慈恩寺去了。
      
      乔毓是头一次出府门,见什么都觉得新鲜,跟山炮进城似的,掀开车帘左右张望。
      
      二娘与乔毓坐在同一辆马车里,见她这等做派,越看越觉得丢脸,想讥诮一句,又怕被怼,只得忍耐下去,勉强合上了眼。
      
      如此走了一阵儿,眼见要出城了,乔毓却瞥见远处人群聚集,似乎有什么热闹看,忙吩咐道:“停下。”
      
      新武侯世子听葛老太爷提过她命格,态度愈加温和,催马到车帘前,笑问道:“怎么了?”
      
      乔毓抬手一指:“时辰还不急,我们去那儿看看。”
      
      新武侯世子顺着一瞧,眉头微皱,温煦道:“那不是什么好地方,还是别去了。等还愿完,我带你往别处去玩儿……”
      
      乔毓听他如此讲,更觉好奇:“那是什么地方?”
      
      新武侯世子顿了顿,还是道:“菜市口。”
      
      “哇,”乔毓欣然道:“那更要去看看了!”说完,也不理会新武侯世子脸色,搁下车帘,径自跳下马车。
      
      这是杀头,又不是唱戏,你怎么这样高兴?
      
      新武侯世子脸色一僵,怕出什么意外,忙叫碧池取了帷帽给她,又下了马,亲自跟过去。
      
      乔毓到了近前,便听周遭人议论,说今日被处刑的乃是盘踞在长安西侧雁归山的盗匪,时常劫掠过往客商财物,为防泄露消息,又杀人灭口,堪称罪大恶极。
      
      她往里瞅了眼,左右推推,硬是挤到了近前,回头瞥见新武侯世子与二娘似乎在往这边儿来,兴高采烈的招手道:“你们快来,我占了个好位置!”
      
      新武侯世子:“……”
      
      二娘:“……”
      
      谁,谁说要去看了啊?!
      
      二人僵硬着脸站在不远处,动作皆有些迟疑。
      
      新武侯世子还好,二娘却是后悔,自己为何要下来趟这趟浑水了。
      
      乔毓恍若未觉,热情道:“快点啊,晚了就没位置了,你们不会是怕了吧?喂,大婶你别挤我……”
      
      新武侯世子毕竟是郎君,不好叫人说胆怯,只得迈步向前,二娘想要退缩,瞥见乔毓似笑非笑的神情,终于还是一咬牙,跟在了新武侯世子身后。
      
      劫匪约莫有十三四人,已然被押到刑场,跪地等候处刑,底下乌压压都是百姓,人数颇多。
      
      新武侯世子僵笑着劝:“六娘,这场面血腥,没什么好看的……”
      
      “好看,”乔毓欣然道:“这种渣滓赴死,人间安泰,真是天大喜事。”
      
      她看看新武侯世子,再看看二娘,疑惑道:“你们不这样觉得吗?”
      
      新武侯世子与二娘心中MMP,脸上却露出了职业假笑:“当然。”
      
      几人说话时,便听人群一阵纷议,原来是行刑的时辰到了。
      
      二娘娇养闺中,如何见过这个,心中惊惧,面色发白,两股战战,不过勉强支撑,方才没有就地倒下罢了。
      
      她想要走,亦或是蒙住眼睛,只是如此一来,倒像是输给乔毓了似的。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见乔毓神色如常,便咬紧牙根,忍了下去。
      
      刽子手手中钢刀雪亮,阳光下闪耀着骇人的残忍光芒,当它高高挥起时,二娘已然吓得呆了,想要合眼,眼皮子却不听使唤。
      
      新武侯世子看得不忍,伸手遮住她眼,不叫她瞧这血腥一幕。
      
      乔毓笑嘻嘻的一瞥,兴致勃勃的解说道:“啊,他举刀了,挥下去了,啧,脑袋掉了,啊呀,血喷的这么高,都沾到人衣襟上去了,呀,脑袋滚下来了……”
      
      新武侯世子:“……”
      
      二娘:“……”
      
      “二姐姐,你还好吗?”回去的时候,乔毓神情担忧,道:“我看你脸色有点儿差。”
      
      二娘真想将她脑袋拧下来,也放地上滚滚,只可惜暂时还做不到。
      
      她想笑一笑,却连挤出一个表情来,都觉有些困难。
      
      虽没有亲眼瞧见那血腥一幕,然而有人绘声绘色的说了出来,其实也同亲眼瞧见无甚区别。
      
      她冷下脸来,怨恨的瞪着乔毓:“小贱人,猫哭耗子假慈悲,收起你的假惺惺来!”
      
      “二姐姐,你这么说话,便伤姐妹情分了,”乔毓一副受伤的样子:“我只是想提醒你回去换条裤子,不然湿淋淋的,多丢我们家的脸啊。”
      
      二娘花容失色,神情惊慌,下意识低头去瞧,见并无异样,方才略松口气。
      
      乔毓哈哈大笑:“二姐姐,你别怕,我同你开玩笑呢。”
      
      如果目光能化成刀,乔毓八成会被砍成薯片。
      
      二娘怨愤的剜了她一眼,铁青着脸,再没有开口说话,进了大慈恩寺,也只同聚在四娘一处,不知是在说些什么,连净衍大德的事情,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乔毓也不在意,为葛老太爷还愿之后,便打算同其余人一道回府,不想四娘竟到近前去,温声提议道:“我听说,六娘是被大慈恩寺下的一户农家救起,今日既然到了,何妨前去一叙?”
      
      乔毓不甚在意的笑了:“一个农妇罢了,有什么好见的?”
      
      四娘美目微闪,看她一看,掩口笑了:“毕竟是你的救命恩人,既然路过,还是去看看吧。”
      
      乔毓无可无不可道:“好吧。”
      
      ……
      
      旧地重游,乔毓心中其实有些感慨。
      
      新武侯府虽然富贵,但相较而言,还是这座破败的旧屋舍,更叫她觉得亲切。
      
      王氏母女已经离去,柴门处已经落了灰,新武侯世子打发人去问,却知是那母女俩救起一位贵女,发了笔横财,早就搬走了,还有人远远的看,低声猜度这些衣衫华贵的男女,是否便出自那家高门。
      
      不远处有座粪池,空气中飘扬着难闻的气息,二娘拿帕子掩住口鼻,瞥乔毓一眼,含讥带讽道:“鸡窝里飞出只金凤凰,倒是她们的福气。怕只怕飞出来的是只野鸡,空欢喜一场。”
      
      乔毓道:“二姐姐,你裤子干了?”
      
      二娘面色顿变:“你!”
      
      乔毓懒得再看,往茅屋另一侧的小径走了几步,失落之余,又有些安心。
      
      王氏处置的很好,满村落的人都知道她们救了高门贵女,搬进了长安城,即便来日自己离开新武侯府,他们也没必要再来找王氏母女封口了。
      
      长安乃是大唐帝都,天子脚下,新武侯府不至于为了两个无关紧要的村妇杀人,平白招惹是非。
      
      她暗自思量的时候,其余几位女郎也四下去瞧,见惯了都城繁华,偶尔瞥一眼乡野风情,倒也有些意趣。
      
      乔毓有些出神,冷不丁后边儿伸出一双手,猛地用力,将她往前一推,作势便要跌进不远处的粪坑里。
      
      乔毓被这变故惊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向前两步,腾空而起,一脚点在墙上,借力退回,另一条腿顺势横扫,看也不看,便将身后人踹进去了。
      
      “扑腾”一声闷响,恶臭瞬间袭来,旋即便是一声惊叫。
      
      乔毓半点儿都不觉得同情,回身一瞧,倒有些诧异。
      
      掉进去的不是二娘,而是惯来温诺的三娘。
      
      她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也不管粪坑里扑腾的三娘与前去拉她的仆从,慢悠悠到二娘面前去,笑吟吟的唤了声:“二姐姐?”
      
      二娘见事情有变,面色便有些难看,却还是强撑着,冷笑道:“你竟敢推自己亲姐姐下去,简直是疯了,即便是老太爷,也不会饶恕……”
      
      “嘘,”乔毓手指点在她唇上,待她停住,又指了指那粪坑,善解人意道:“你自己下去呢,还是我送你一程?”
      
      三娘在里边儿扑腾,带起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二娘只是闻到,都觉得恶心,心下胆怯,却冷脸道:“六娘,你真是疯了吗?”
      
      乔毓一脚将她踢下去:“走你——”
      
      又是一阵叫人脑仁儿发酸的尖叫声。
      
      四娘与五娘在侧,瞧见这变故,脸都吓得白了,手指哆嗦着指向乔毓,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乔毓浑不在意,吊儿郎当的近前去,向四娘道:“四姐姐,我坏不坏?”
      
      四娘目光畏惧,颤声道:“你,你……”
      
      “坏吧?”乔毓笑嘻嘻道:“你不敢说,那我就自己说啦。”
      
      四娘面颊抽动几下,瞥一眼狼狈不堪的二娘与三娘,更不敢开口了。
      
      “我呢,就是想告诉四姐姐一个道理,”乔毓两手叉腰,浑身上下都写着嚣张跋扈,为所欲为:“那就是——坏人怎么可能过得惨呢哈哈哈哈哈。”
      
      一句话说完,不等四娘回应,她抬手一记耳光,将人打翻在地,神情惋惜的笑道:“四姐姐,恕我失礼,你这个智商,只适合做个好人。”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