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所畏惧》初云之初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8:04: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杀心 ...

  •   新武侯世子离得远些,正在与随从说话,察觉到女眷们似乎出了事,忙往那儿赶,人到近前一看,当场就呆住了。
      
      二娘与三娘沾了一身……说出来都恶心的半凝状物体,叫仆从们围着,神情怨恨惊惧,却没说话,活像是丢了魂儿。
      
      四娘瘫倒在地,脸颊上老大一个巴掌印儿,正捂着脸,面色惶惶。
      
      看起来唯一正常点儿的,大概就是缩在一边儿,努力减小自己存在感的五娘与叉腰站在中间,一脸老子谁都不怕的六娘。
      
      新武侯世子有些头疼,再一闻那味道,真是连隔夜饭都想吐出来,掐了掐眉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娘本性懦弱,遭逢这等变故,除去伏在地上干呕,哭的眼泪鼻涕齐出之外,便什么都做不了。
      
      二娘虽也觉得恶心,吐了会儿之后,便怒目转向乔毓,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怨毒,几乎要喷出火来,只恨不能就地火化了她。
      
      什么仪态,什么文雅,她半点儿都顾不得了,嘴唇一动,便要咒骂那小贱人几句。
      
      乔毓瞥见,掩住口鼻,嫌弃的提醒了句:“二姐姐,当心淌到嘴里去,你不觉得恶心,我还心里膈应呢。”
      
      二娘硬生生给噎了回去,心中既恨且怨,又自己身上臭气熏天,心下酸涩至极,眼泪顺势滚落。
      
      新武侯世子听仆婢讲了事情经过,眉头大皱,厉色道:“六娘,你怎敢如何胡闹?二娘、三娘、四娘,她们都是你的姐姐!”
      
      “关我什么事?”乔毓满不在乎道:“是她们先想害我的啊。”
      
      “可她们毕竟没有害到你,你却真的伤了她们。”
      
      新武侯世子面色铁青:“再则,三娘当时只是想同你开个玩笑,你何必如此小气?即便你气她胡来,又与二娘、四娘有何干系,你为什么要牵连她们?”
      
      乔毓嗤笑一声,答非所问道:“哥哥,你知道老子为什么要骑青牛出函谷关吗?”
      
      新武侯世子皱眉道:“为何?”
      
      “因为老子高兴!”
      
      乔毓半点儿不在意他脸色,答了一句,又笑嘻嘻问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还有,她们身上臭死了,回去的时候我不要跟她们坐在一起。”
      
      这话说的,死人都能给气活。
      
      新武侯世子脸色冷凝,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狠狠剜她一眼,又叫人搀扶起两个妹妹:“回府!”
      
      ……
      
      这件事闹的不算小,府中总共就五个女郎,乔毓一股脑收拾了三个,别说是新武侯夫人,连葛老太爷都有些坐不住了。
      
      二娘归府之后,便先去换了衣裳,又叫人去备水沐浴,连加了几瓶香露,才肯进水去泡。
      
      然而,人间的区区小技,怎么可能同大自然发酵的鬼斧神工相提并论?
      
      香气与臭气融合,反倒形成了另一种令人闻之作呕的异样气味。
      
      二娘边洗边哭,越想越觉得委屈,到了这会儿,她全然不记得是自己威逼三娘去推乔毓一把,这才遭了这场祸事,只觉得乔毓可恨,该死,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新武侯夫人收拾不了乔毓,新武侯又不在府中,她能够求助的人,显然就是葛老太爷了。
      
      二娘狠狠将眼泪拭去,先去寻三娘、四娘,又找了新武侯世子作证,叫几人与自己一道去向老太爷哭求,这才将头发打乱,哭着往目的地去了。
      
      乔毓被人叫过去的时候,便见府中几个女郎跪在地上痛哭,新武侯世子站在一侧,神情不忍,葛老太爷面沉如水,却瞧不出是何心思。
      
      她也不怕,大喇喇的走进去,低头瞧了眼,笑道:“呀,怎么都在这儿?留下吃晚膳吗?”
      
      “二姐姐,那会儿我都瞧见了,”乔毓用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道:“你从粪坑里爬出来,拿袖子遮脸,一边儿往外跑,一边儿打嗝儿,别想着骗老太爷一顿饭。”
      
      二娘怒极,身子直哆嗦,连哭都忘了,猛地站起身,手指一屈,便要抓烂她的脸。
      
      乔毓轻轻松松的躲开了,二娘也被周遭女婢拉住。
      
      一只茶盏砸到地上,“砰”的一声脆响,登时安寂起来,落针可闻。
      
      葛老太爷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向乔毓道:“怎么回事?”
      
      “祖父,你要替我做主啊!”
      
      乔毓面上嚣张之色顿敛,神情凄楚,还没说出什么来,眼泪便先一步蜿蜒流下。
      
      她生的也美,珍珠似的泪珠儿从眼眶滚出来,流到面颊,倏然落地,颇有种梨花带雨的清婉风姿,叫人爱怜不已,较之底下哭的鼻涕眼泪一脸的几人,真是楚楚动人。
      
      连知晓原委的新武侯世子都有些心软,想着她毕竟还小,不懂事也是有的,若是老太爷动怒,自己或可一劝。
      
      葛老太爷目光幽深,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毓眼眶泛红,神情委屈道:“我知道,我是外边儿长大的,姐姐们都不喜欢我,可我没想到,她们竟能下此毒手,几人联合起来,欺辱我一个弱女子……”
      
      欺辱我一个弱女子。
      
      一个弱女子。
      
      弱女子。
      
      我呸!
      
      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二娘听她如此颠倒黑白,恨得心口作痛,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目光怨愤,死盯着她,一时竟没说出话。
      
      乔毓不看她,也不看别人,只低着头哭,弱小无助又可怜。
      
      葛老太爷静静看了她一会儿,半晌,方才道:“六娘,她们都是你的姐妹,要友爱扶持。你的脾性太烈了些,要改。”
      
      乔毓抬起眼来,风姿秀逸,梨花清婉:“祖父,你需要的不就是我这种人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两面三刀,心思机巧……”
      
      她拿帕子拭泪,举止中满是柔弱之美,斜一眼其余几人,低笑道:“那些姐姐妹妹真情相依,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废物,留着也没用呀。”
      
      葛老太爷为之一怔,略一思忖,神情中闪过一抹赞赏。
      
      新武侯世子与二娘、三娘、四娘几人,却都愣在当场。
      
      “几位姐姐,你们别生我的气呀,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你们今日吃了亏,来日就会记住,伤在自家人面前,总比折损他人手中要好。”
      
      乔毓缓步轻移,到了跪在地上的几人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微笑道:“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若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没本事,棋差一招,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她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但不知怎么仍有种高抬下巴,蔑视世间的感觉,那语气又太过理所当然,好像再纠缠下去,便只会显得她们蠢,且愚不可及。
      
      二娘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时之间却又说不上来:
      
      难道自己被人踢进粪坑,受了这么多委屈,到最后反倒要谢她不成?
      
      凭什么!
      
      乔毓从头到尾都没把那几个战五渣看在眼里,回身去瞧葛老太爷,笑吟吟道:“老太爷,我说的对不对?”
      
      葛老太爷定定看了她一会儿,皱纹丛生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来:“你果然是这一辈儿里最出挑的。”
      
      乔毓笑着奉承道:“都是老太爷教导的好。”
      
      “好了,”葛老太爷一锤定音:“累了一日,都去歇着吧。”说完,便站起身,撑着拐杖,往内室去了。
      
      乔毓目送他离去,脸上笑意方才淡了些,扫了呆若木鸡的几人一眼,又重新笑了起来。
      
      葛老太爷的态度如此明确,倒叫憋着满腔怒气而来的几人更觉气怒,只是不敢对老太爷的决定有所异议,扶着侍婢的手起身,就此准备离去。
      
      乔毓懒得理会,径自出门,打算去用晚膳,拐出去没多久,却见三娘守在路边儿,见她来了,有些讨好的唤了声:“六妹妹。”
      
      乔毓道:“你有事吗?”
      
      “今日之事,委实不是出自我本心,”三娘有些踌躇,怯懦道:“二姐姐拿阿姨威胁我,我实在是不得已,这才……”
      
      “这关我屁事?你以为我会可怜你吗?”乔毓毫不客气道:“别做梦了。”
      
      三娘怔住了。
      
      “若被推的人不是我,早就掉粪坑里爬不起来了,到那时,你会去捞我吗?”
      
      乔毓懒洋洋道:“你阿姨可怜,你受人所迫,所以你就能动手害我?柔弱少女莫名为人所害,我也很可怜啊。”
      
      三娘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柔弱少女乔毓撇撇嘴,绕过她,转身走了。
      
      ……
      
      新武侯夫人知晓此事,已经是晚间时候,怒气上涌,腾的坐起身来,便要去寻乔毓晦气。
      
      “这小贱人!”她扶住作痛的额头,叱骂道:“自从她来了,府中便没有一日安生,我再留她不得!”
      
      二娘伏在母亲床头痛哭,新武侯世子心中不忍,又想护着乔毓,顿了顿,还是将葛老太爷搬出来了:“阿娘,大事为重。”
      
      新武侯夫人面色顿变,神情几转,终于道:“二娘,你先回去,阿娘必然会给你讨个公道!”
      
      二娘没有得到准确回答,如何肯走,只是一抬头,便见母亲神情狰狞,心中一突,不敢多问,抹着眼泪走了。
      
      仆婢们将门合上,新武侯夫人面色阴鸷,冷冷道:“大郎,那小贱人留不得!”
      
      “老太爷只觉得她会与侯府互为依存,却没看出她的豺狼本性,现下就这般作态,来日真进了宫,难道会庇护葛家?她那等性情,如何拿捏的住!”
      
      她牙根紧咬,目光中杀机迸现:“大郎,我总觉得——她若真得了宠,头一个就要害咱们!”
      
      新武侯世子见过乔毓行事,倒有些赞同母亲的言辞,只是乔毓貌美,真要杀了,他可舍不得,这便一思忖,他忽然冒出一个血脉喷张的念头来。
      
      六娘既不会进宫,他便将人扣下,寻个宅院安置,自己受用了,岂不两全其美?
      
      这念头一冒出来,便如同野草一般在他心底扎根,再斩不断。
      
      新武侯夫人见儿子不语,眉头皱起,催促道:“大郎,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新武侯世子心下定了主意,忙笑道:“儿子在想,此事宜早不宜晚,不妨今夜便动手,叫人往屋里吹一支迷香,将人弄出去便是。老太爷那边儿,咱们再慢慢说,总不至于为了一个没影儿的指望,要了儿媳与孙儿性命吧?”
      
      新武侯夫人目光骤亮:“还是你想的周到。”
      
      她眼底闪过一抹厉色,不知想到了什么,狰狞的神情中有些快意:“别叫她轻易死了,非得多吃些苦头,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人手便由儿子安排,至于府中巡逻之人,还要请母亲调遣开,”新武侯世子想起花容玉貌的美人,心口烫了起来:“我这便安排人准备,午夜时分动手。”
      
      “好。”新武侯夫人只消试想一下乔毓来日的凄惨,连头都没那么疼了。
      
      ……
      
      半夜时分,正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也是最不容易被惊醒的时候。
      
      乔毓却很清醒。
      
      自己闯的祸,自己心里门儿清,今日这事,葛老太爷那儿能糊弄过去,新武侯夫人那儿却不成。
      
      早先的挑衅,加之今日伤了二娘,她只怕很难再忍下去。
      
      执掌高门的主母,不会像小女儿一样玩口舌之争,那样的话,输赢都没意思,倒不如一劳永逸,直接将人除掉,岂不痛快。
      
      葛老太爷再生气,也不会杀了儿媳,为自己报仇。
      
      再则……
      
      乔毓能感觉到,今日那席话说完,葛老太爷欣赏之余,也有一瞬间动了杀机。
      
      葛家将她接到侯府,费尽心力教养,百般纵容,当然也指望能在她身上得到回报。
      
      从葛九娘往日里的言辞神态中,乔毓隐约猜到了几分。
      
      他们大概是想将她送进宫。
      
      天下美人何其多,葛家人为什么非自己不可?
      
      或许是因为,自己跟某个人很像,他们觉得,只要自己进宫,就能得宠。
      
      像明德皇后吗?
      
      乔毓含了块儿荔枝糖,懒洋洋的躺在塌上,瞧着自己指间那根小指粗细的笔杆儿,悠悠笑了起来。
      
      午夜很快就要来了。
      
      ……
      
      魏平与张贺一身夜行衣,按照新武侯世子吩咐,避开巡逻守卫之后,顺利到了乔毓院中,悄无声息的停在了她窗外。
      
      那窗扇闭合,被一层薄纸糊住,算是一点弱不禁风的抵抗。
      
      魏平放风,仔细左右动静,张贺自怀中取出一根细管,小心翼翼的捅破窗纸,深吸口气,正待吹进去时,两眼忽然瞪大,面色惊恐起来。
      
      窗户里边儿探出一根笔杆,正对着他面孔,袅袅冒出一股白烟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