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所畏惧》初云之初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1-28 18:02: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父子 ...

  •   乔毓不擅琴棋书画,倒很喜欢调香之类的巧技,向葛九娘讨了些珍稀香料,叫碧池带回去,往自己院中去鼓捣。
      
      新武侯世子知晓乔毓身份,既垂涎她美貌,又因她与明德皇后生的相像,起了几分别样心思,听闻她喜爱调香,便叫人取了些格外罕见的作为礼物,亲自送了过去。
      
      对于好东西,乔毓一贯来者不拒,收下之后,又同新武侯世子抱怨:“二姐姐心胸也忒狭隘,我同她说笑几句,便生气了,竟还闷出病来了……”
      
      新武侯世子作为郎君,很难理解女儿家之间的勾心斗角,这也是世间大多数男子的通病。
      
      一个妙龄女郎,只要不是坏的头顶生疮脚下流脓,即便是刁蛮些,也有她的动人之处。
      
      听乔毓说完,他便含笑附和道:“二娘脾气大,你多担待些便是。”
      
      说完,又去拉她的手:“六娘从小在外长大,怕是吃了许多苦,从前哥哥不知道,以后却一定会护着你的……”
      
      乔毓不露痕迹的避开了他,目光希冀道:“哥哥,你能不能带我出去转转?总是闷在府里,好没意思。”
      
      “现在还不行,”新武侯世子虽喜爱她美貌,却不至于色令智昏,笑容温和道:“明德皇后薨逝,勋贵间宴饮嫁娶都停了,虽说不禁止出门,但还是谨慎些为好,中书舍人许敬宗,便是因为在孝期失礼,被贬到洪州去了。”
      
      乔毓有些遗憾的“哦”了一声,拉下脸来,道:“哥哥事多,我便不搅扰了,碧池,送客。”
      
      过河拆桥也没有这么快的,新武侯世子当场怔住,碧池倒是有所猜测,战战兢兢的上前去,赔笑道:“世子……”
      
      “好吧。”新武侯世子目光微沉,盯着她看了几瞬,复又笑道:“六娘,你好生歇息,我这便走了。”说完,起身离去。
      
      乔毓懒得起身相送,口中却很客气:“碧池,好生送哥哥出去。”
      
      ……
      
      张妈妈往葛老太爷处去回话,将乔毓诸多表现一一说了,便垂下头,静立不语。
      
      “我早先猜的果然不错,”葛老太爷目光中有些自得:“连字都写不好,显然不是什么正经出身,也没人仔细教过。”
      
      张妈妈却有些迟疑:“万一是她装的——”
      
      “哪有这么容易。”葛老太爷失笑道:“不擅书法的人想写一笔好字并非易事,但书法大家想写一笔坏字,也没那么容易。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改不了。”
      
      “老太爷睿智。”张妈妈恭维一句,顿了顿,又道:“二娘不甚喜爱这个妹妹,世子倒是走动颇勤。”
      
      “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葛家上下,任何风吹草动,都很难瞒过葛老太爷的眼睛,他敲了敲烟袋,悠然笑道:“你猜,六娘知不知道她并非葛家血脉?”
      
      这样的问题上,张妈妈如何敢开口:“奴婢不知。”
      
      “我猜,她是知道的。”葛老太爷面上笑容敛去,淡淡道:“只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们需要用到她,她也需要一块跳板,登上那座高台。”
      
      他抽一口烟,眯起眼来,好半晌过去,方才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在感情面前,女人是很愚蠢的,有时候,这比利益更能束缚住一个人。”
      
      张妈妈会意的笑,葛老太爷却皱起眉来,神情踌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沉声吩咐道:“叫葛禄往大慈恩寺走一遭,请净衍大德过府一叙。”
      
      张妈妈听得一怔:“净衍大德?”
      
      所谓的大德,乃是对高僧的敬称,纵观大唐,也不过十人而已,且皆为僧官,受命于鸿胪寺之下的崇玄署。
      
      这十位大德官阶不算高,声望却很高,大多留于寺庙之中译经,偶尔会往宫中讲经,很少会出现在俗世之中,故而张妈妈一听,便愣住了。
      
      “昔年在太原,净衍大德曾欠我一个人情,”葛老太爷目光幽深:“我知道他于面相颇有精研,叫葛禄去请他来,助我定一定心。”
      
      ……
      
      昨夜刚落了一场春雨,到第二日清晨,空气似乎也格外清新起来。
      
      乔毓叫去花圃中摘了几朵沾露海棠,梳妆之后,簪到鬓边,这才心满意足的出门,往凉亭中去寻葛九娘等人。
      
      葛老太爷坐在不远处楼阁之上,面色沉沉,唯有紧握住拐杖时青筋迸现的那双手,将他此刻的忐忑暴露出来。
      
      他身侧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僧,慈眉善目,神态恬静,目光在乔毓停了会儿,眉头及不可见的一蹙,待她远去,方才垂首,念了声佛号。
      
      葛老太爷笑问道:“大德,如何?”
      
      “女处尊位,履中居顺也。”净衍大德道:“此女有母仪天下之像,贵不可言。”
      
      葛老太爷大喜过望:“果真?”
      
      净衍大德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葛老太爷脸上的笑意,比旭日东升时射出的日光还要耀眼几分,却见净衍大德站起身,施礼道:“尘缘已了,贫僧这便告辞了。”
      
      葛老太爷殷勤挽留道:“大德何妨稍加停留,府上已经备了斋饭……”
      
      净衍大德客气而坚决的推辞了。
      
      葛老太爷不好强留,亲自送他出去,目送那一行人远去,方才缓缓回府。
      
      ……
      
      直到登上马车,净衍大德脸上才浮现出一抹异色:“怪哉!”
      
      他身侧的小沙弥不解道:“大德可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我今日见到一人,面相极是怪异,”净衍大德自语般道:“像是生,也像是死,像是破灭,也像是新生,天生一股悍勇之气,锋芒难挡。”
      
      “居然有这样的人吗?”小沙弥听得不明所以,好奇道:“若有机会,真想亲眼一见。”
      
      “还是不见为好,”净衍大德摇头失笑:“这种人天性如火,寻常人降服不得,贸然临近,恐怕生灾。”
      
      他自觉说的有些多了,摸了摸小沙弥光滑的头顶,忽然察觉路线不对,向赶车人道:“法慧师弟今日归京,不是说要去接他吗?为何直接返回寺中?”
      
      小沙弥忙道:“大德在新武侯府停留的久了,法慧大德先一步寻了来,正巧有几位中官来请,便进宫去了。”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方才忘记同大德讲了。”
      
      “进宫去了?”净衍大德微微蹙眉,忽然转头,望向皇宫方向,低语道:“多事之秋啊。”
      
      ……
      
      明德皇后薨逝,皇帝辍朝百日,诸多政务自然堆积到了皇太子的案前,好在他虽年轻,却也干练,又有诸多属臣帮持,诸事都料理的井井有条,无人能挑出毛病。
      
      这日清晨,天色微亮,皇太子便起身洗漱,更衣用膳之后,又往显德殿去,向皇帝问安。
      
      日头尚未升起,东方混沌,道路两侧仍点起着灯,远远望去,浩荡而又缥缈。
      
      皇太子到了显德殿外,便见殿内灯火通明,人声赫赫,不觉微怔。
      
      侍从们见他前来,忙躬身施礼,皇太子淡淡颔首,又道:“父皇何在?”
      
      侍从恭敬道:“天色将亮,圣上便起身了,洗漱用膳之后,又协同禁军修习箭术,直至现在。”
      
      皇太子应了一声,便进门去,人一入内,便见军容肃整,声响不绝。
      
      弓弦拉到极致时的紧绷声,弓箭飞射时的破空声,夹杂着中靶时的闷响声,以及不时响起的喝彩声,在宽阔的显德殿前交织成一片。
      
      皇帝身着常服,袖口收窄,手中弓弦绷紧,猝然松手之际,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正中靶心。
      
      年轻的禁军们扬声叫好,神情敬慕,极为振奋,反倒是年长些的,因为见过皇帝戎马军中的英姿,并不像年轻人那样激动。
      
      武德九年,突厥寇边,直逼帝都长安,皇帝设疑兵之计,与其签订渭水之盟,虽然使突厥人退去,但终有城下之盟的耻辱在。
      
      此事不过几日,皇帝便召集禁军,道:“朕不欲令你们前去开凿池塘,筑造宫殿,只欲士卒修习骑射,专于技击,望你们横扫前敌,使边关再无祸乱。”
      
      在那之后,皇帝便以显德殿为靶场,每日晨起带领禁军修习箭术,每隔两日,又往御林苑去修习骑射,中靶次数多者,便赏赐弓箭财物,亲自勉励。
      
      显德殿前习箭射靶,这显然不合规矩。
      
      先王制法,有以兵刃至御所者,刑之。
      
      御史也曾上疏言及,只是皇帝置之不理,终究无计可施,只得默许此事。
      
      明德皇后薨逝之后,皇帝辍朝百日,不再理政,每日带领禁军修习骑射的事情,也暂且搁置,不想今日清晨,竟又恢复原态了。
      
      皇帝并未注意到皇太子已经过来了,内侍总管高庸先瞧见,忙低声回禀:“圣上,太子殿下到了。”
      
      皇帝转目去看,皇太子向他致礼,父子二人短短对视之后,皇帝便将手中弓箭递与高庸,往前殿去了。
      
      皇太子自然跟上。
      
      或许是因为皇太子年幼之时,皇帝并不在身边,所以较之晋王与昭和公主和父皇的亲近,这父子二人在一起时,总显得有些拘谨,不甚亲近。
      
      明德皇后在时,中间有人转圜,倒还好些,现下皇后辞世,便叫父子二人之间,多了一层微不可见的隔阂。
      
      明德皇后过世之后,除去必要的奠仪,皇帝都在显德殿闭门不出,皇太子诸事甚繁,每日天不亮便要起身,往显德殿问安时,皇帝多半未起,是以此次父子相见,竟然已经隔了小半个月。
      
      皇帝方才一番活动,身上已然生汗,内侍递了巾帕过去,擦过脸之后,方才仔细打量皇太子,半晌,方才道:“太子清减了。”
      
      皇太子道:“国事要紧。”
      
      皇帝不置可否,道:“总要顾念自己的身体。”
      
      皇太子应了声:“是。”
      
      如此一来一往之后,内殿之中便安寂起来,内侍们垂手而立,噤若寒蝉,连跟随皇帝多年的高庸,都默默的低下了头。
      
      皇帝定定看皇太子一会儿,又将手中巾帕递与高庸,道:“你是不是在怨朕?”
      
      皇太子抬眼看他,那双与父亲相似的眼眸里,透出几分薄而淡的情绪,半晌,他答非所问道:“儿臣知道,对于父皇而言,这天下才是最要紧的。”
      
      皇帝动作停住,看皇太子一眼,忽然肃了神情:“太子,你知道这天下,正是何等光景吗?”
      
      皇太子淡然道:“桑农凋弊,饥寒重切。突厥侵扰,州县騷然。”
      
      皇帝颔首道:“原来你都知道。”
      
      他往上首处落座,静默之间,竟有些失神之态,半晌,方才道:“阿琰,并不是所有伤心,都需要表露出来的。”
      
      皇太子目光微动。
      
      “民生凋敝,内忧外患,”皇帝自语一般道:“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好了,”不再看皇太子,他吩咐道:“你退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