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06 ...

  •   
      打扫了一下倒骑驴附近的垃圾,沈寅初准备回家的时候,小广场也开始慢慢挤满了人。
      
      无数老头老太太,甚至不乏一些正当壮年者,头上顶着一只铝锅,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集体发功。
      
      ——九十年代并不是人们记忆中的朴实保守,反而充满了疯狂动荡。
      
      全国人民都在练气功,电视台公开播放的电视剧电影偶尔还会出现露丶镜头,学校组织小学生去电影院看鬼片,报纸上经常看见无头冤案……
      
      沈寅初听着旁边老头收音机里头的广告,那声音属于九三年的超级流量马俊壬。这个以马家军教练出名的老骗子这时候还没被揭穿,正充满力量地给保健品打着广告:“我们都喝众华鳖精!”
      
      这是个朝气蓬勃而又疯狂的年代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朔方的冷空气,他匆匆数了一下纸盒子里的纸币:去掉他之前放进去用来找零的零钱,一共赚了38块钱!
      
      这三十八块钱里头还有一些是成本,但是第一次出摊就能够赢利,已经足够沈寅初兴奋了。
      
      他之前购买食材的成本一共是二十六块,大概能做三十多份饭包,现在卖出去了一多半,就已经把成本收回还多了十块钱。
      
      十块钱看着不起眼,但这可是他第一次出摊啊!生意肯定是会越来越好的。
      
      不过,随着今天出摊,他发现了饭包比较严重的缺点:因为蒸锅体积限制,米饭和土豆泥都要在家准备,不能在小摊上直接做,而且需要二次加热。
      
      这样的情况下,他就不得不奔波于家里和小广场之间。好在距离不远,暂时他还应付得来。
      
      趁着上午又补充了一趟食材,忙忙活活下午晚上各出了一次摊,沈寅初最终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得透透的了。
      
      把车子停到自行车棚里,提着剩余食材往家走,沈寅初习惯性地往家里的那栋楼看。
      
      他前世看见过一句话,记得很清楚:有人等你回去的地方,才是家。
      
      生病的二十几年,他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并不仅仅是因为体弱多病不能出门。
      
      俗话说得好,久病床前无孝子,反过来也同样成立。
      
      他前世的家庭经济条件非常好,可除了提供足够的医药费之外,也实在是没有付出什么其他精力。他理解他们对自己冷淡,也理解他们把精力都花在弟弟身上。
      
      只不过,那个家他实在是产生不了什么感情。
      
      被楼宇间的一阵寒风打断了思绪,沈寅初抬头往二楼看去,正看见一个顶着两朵头花的小脑袋。
      
      小脑袋兴奋地起伏了一下,离开了窗子,转眼又换成了苏鲤的身影。
      
      苏鲤在家里头等沈寅初回来已经等很久了。
      
      这年月的治安可不怎么太平,天一擦黑她就开始惦记着,只勉强自己在书桌前写教案罢了。刚听到大闺女报信,就赶紧走到窗前朝下面望。
      
      沈寅初挥了挥手,加快了脚步进了楼道,蹭蹭几步就上了二楼,正好苏鲤也刚开了门。
      
      “回来了。”
      
      门开了,沈寅初一眼就看见桌上还没动过的饭菜,他心里头有点愧疚。
      
      接俩孩子回家,还做了饭,他其实一点也没给苏鲤分担到什么。
      
      “要不,下次你跟俩孩子在娘家吃吧,我自己卖小吃,随便吃一口怎么不是了。等我这么长时间,给我闺女都饿坏了吧?”
      
      苏鲤也没跟他争这个,点了点头道:“东西给我,你快点进来洗个手。”
      
      桌子上的饭菜算是挺丰盛的,周日剩下的一盘排骨,一盆香喷喷的酸菜、里面放了五花肉和血肠,一小碟酱黄瓜。桌上没什么新鲜蔬菜,现在的反季节蔬菜远远不像十几年后那么普遍,酸菜和窖藏的白菜土豆萝卜,几乎是东北人冬天能吃到的全部蔬菜了。
      
      “我妈做的酸菜,说叫我给你好好补补,猪血都是自家弄的,干净。你尝尝?”
      
      “好,这就吃。”
      
      沈寅初洗完了手,没坐下吃饭,而是走到挂起来的外套前面,先掏出了两个小圆盒子。
      
      虽然只回到了这个家两天,但是他观察下来,也对这个家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
      
      老式结构的房子,除了铺了地板革之外几乎没什么装修,更别提儿童房了。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沈寅初一直不怎么回家,两个小女孩已经习惯了跟妈妈在大床上一起睡,次卧基本上相当于客房。
      
      整个家里头的吃喝穿用,也都跟房子一样朴素。一对双胞胎穿得干净整洁,但是也称不上是时髦漂亮。家里头没什么零食,玩具也不多,一个纸箱子就全都装下了。
      
      想起之前躲开他的小闺女,今天路过商店的时候,沈寅初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买了两盒大大卷回来。
      
      这东西九三年刚推出的时候,两块五一个,简直堪称奢侈品。苏鲤平时过日子俭省,又不喜欢给孩子吃零食,两个小女孩看见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
      
      “先收起来,吃完饭再吃!”苏鲤眼疾手快地先拦了下来,又看沈寅初,“瞧瞧你,还没吃饭呢就给零食。”
      
      苏鲤嘴上抱怨,脸上却微微漾开了笑。怎么看都带着三分娇嗔。她自己也醒悟过来,微微清了清嗓子低下头去盛饭。
      
      “嗯嗯,我知道了,下不为例。”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姐姐不停地把泡泡糖吹出泡泡又吹破,妹妹看了半天,掐下来一段大大卷递给沈寅初。
      
      “霜霜想让爸爸给你吹泡泡?”
      
      为霜点点头,漂亮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可是……
      
      沈寅初把大大卷塞进嘴里,一边偷看旁边白露的小嘴,有点犯愁。
      
      ——他也不会吹啊!
      
      于是,第二天上午去买食材的路上,沈寅初特地买了块泡泡糖练习了一路。
      
      白露不但能连吹三个泡泡,甚至还施展了泡中泡这种绝技,瞬间把他这个当爹的比下去了!
      
      沈寅初也几乎没有过什么童年,他格外喜欢昨天晚上跟两个小姑娘一起玩的时间。但是昨天妹妹都一直跟在姐姐屁股后面,要是不会吹泡泡以后不带他玩了怎么办?
      
      不过,一直到买完食材,沈寅初还是没能练习成功。眼看着小吃摊前面已经围上了人,他也只能吐掉泡泡糖包好丢掉,开始准备卖饭包。
      
      抬起头目测了一下,沈寅初估摸着,今天中午的生意,能比昨天还好一点。
      
      “来两个一块五的,白菜切碎,肉酱辣椒酱。一个要葱花一个不要葱花。”
      
      这一听就是熟客,沈寅初虽然没认出来,还是寒暄了两句:“哟,今儿又来捧场了啊。”
      
      “可不是嘛!”
      
      来人有点兴奋,把手上两个饭缸子碰得叮当作响:“我昨天晚上跟你这买完,回家就剩下一口,我媳妇儿尝了非得叫我今儿再买两个。”
      
      沈寅初刚想再客气两句,突然听见后面一阵起哄。
      
      “哟,这不是咱沈技术员吗?”
      
      “不对,我记得沈技术员要提副队,应该叫小队长了吧?”
      
      “你们没听说吗,小队长可是停薪留职了!”
      
      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几下挤过来,斜靠在窗口旁边,一脸玩味笑容看着沈寅初:“沈老弟,挺能耐啊,那么好的职位说不干就不干,看来卖这小吃……能发大财啊!”
      
      说完这句,他还特地回头跟几个人抬了抬下巴:“你们瞅瞅人这思想觉悟,说下海就下海!说摆摊就摆摊!这才是劳动人民呢,那叫什么……勇于从基层做起?是不是?”
      
      “哈哈哈哈,哥你可不能小看人家,现在下海发财的可多了,没准儿下一个就到寅子了呢?”
      
      “就是,寅子啊,咱哥儿几个给你捧个人场,请咱一人吃一份?”
      
      带头的姓李,叫李敏贵,是沈寅初从前的狐朋狗友之一。他年纪比沈寅初大,但是学历不行,是个初中毕业。虽然顺利地进了矿里头,但是想当小队长却是妄想。
      
      为着这个,他平时明里暗里也没少损沈寅初。偏偏原主是个傻大方,浑听不出来,又好面子。随便吹捧两句就行,没少请这帮“哥们儿”喝酒。
      
      “李哥啊,”沈寅初嘴上搭了话,手上活计却一点都没落下,“您可甭损我,谁不知道我是把脑袋撞了动不动头疼才停薪留职的?摆摊一天能有块八毛的不错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赔本呢。”
      
      “不过,兄弟几个给我捧场,我是真心地感动。小本生意,可不就全靠咱乡里乡亲地帮衬着么!”
      
      李敏贵听着这话有点不对,可是他几时看过沈寅初这傻大方这么客气地跟他说话?
      
      忍不住就点了点头:“那是,要我说,你当初考上矿院回来能当技术员,也就是运气好一点……”
      
      “是是是,对对对,”沈寅初今天做饭包的手明显快多了,眼看着面前的几个做完,捧起来小纸盒伸到了李敏贵跟前,“我知道李哥是来帮衬我,我也不客气了。大家也不用太夸张,一人来个两块的加根香肠就行,四个人加起来十块钱,我这就做,咋样?”
      
      周围安静了一瞬间。
      
      “寅子,你……”
      
      不等李敏贵把话说出来,沈寅初赶紧先一步张嘴,笑呵呵地看着对方:“哥,给十块钱就行了!给我这小吃摊捧个场就行,多给我绝对跟你急!”
      
      “别看谁都知道我李哥大方,但是我也绝对不能占你便宜,我可不是那瘪三儿!”
      
      小广场离着医院最近,很多护士过来买饭包吃,被一圈女孩子看着,李敏贵就算有心思赖账、他也豁不下去那个脸去!
      
      狠狠心,从兜里头掏出一张大团结扔进去,沈寅初乐呵地把纸盒子收回去,高声道:“谢谢我李哥给捧场嘿,四份饭包,这就做好!都要啥酱?要不要葱花?”
      
      李敏贵木着一张脸,随便指了指,一边觉得刚刚沈寅初这小子的话不对味儿……
      
      啥叫“绝对不能占你便宜”,啥叫“我可不是那瘪三儿”?
      
      这小子骂人呢吧?!
      
      几个人买了饭包,也没心思继续在这叫人看笑话了,李敏贵边走边咬了一口饭包,差点一口都吐出去。
      
      “这孙子!咋这么辣!”
      
      偏旁边还有人不识趣:“李哥,辣椒酱不你自己要的么?挺好吃的,你不吃给我,别白瞎了。”
      
      “滚犊子!”
      
      李敏贵没好声气地骂了一句,心里暗自想着,等哪天的,肯定叫沈寅初他好看!

  • 作者有话要说:  涉及到真实人名和牌子会稍微改一下哈,给可能不了解的读者介绍一下,马俊仁是当年辽宁长跑队的教练,93年时队员战绩骄人,马家军的热度甚至可能比后来的刘翔还要夸张。顶级流量。
    但是后来被揭露是使用兴奋剂所致。他忽悠的中华鳖精,据说全厂只有一只鳖。
    后来的藏獒热,也有他在其中炒作。
    学校包场看鬼片这个是真事儿,作者儿时阴影的几部片子都是跟着学校去看的。什么《疯狂的兔子》、《毒吻》……还有什么儿媳妇割大腿肉给婆婆吃的苦情片…
    我也不会吹泡泡糖哈哈哈哈但是我小叔能吹泡中泡!
    附送饭包菜谱:一碗大米饭加二分之一的土豆泥(最好是蒸熟),一个白煮蛋,花生碎(用买的五香/酒鬼花生碾碎就可以),酱料最好是肉炒或者鸡蛋炒,酱本身味道不宜过重,可少放一点辣酱。香肠片可加可不加,拌匀后即可用白菜或者生菜包着吃,切碎拌也很美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