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第二天一早,四点钟不到,沈寅初就早早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在他回来之前,主卧室一直是苏鲤和两个小家伙一起住,他借着摆摊起得早、怕影响苏鲤上班为借口,自己住在次卧。
      
      虽然是穿成了沈寅初,也做好准备以这个身份活下去,但他可做不出现在就直接跟苏鲤睡在一张床上的事儿。
      
      起床洗漱,沈寅初赶紧去厨房先把土豆、鸡蛋、米饭都蒸上,这是饭包的主要材料。接下来还要洗干净白菜叶子,叠放在一起,磨碎炒香的花生米,把昨天炸好的肉酱和鸡蛋酱分别装在准备好的奶粉罐子里头。
      
      忙忙活活下来,等到早上这一波的食材准备好,已经是六点钟了。他赶紧收拾好厨房,又留了几个煮鸡蛋在桌上,这才抱着裹好棉垫子的几个桶下楼,装在倒骑驴车子里头。
      
      雨棚已经装好了,是昨天苏鲤带着两个孩子贴的塑料布,还特地反复检查了不漏风。不然东北的冬天,在外面摆摊可是能冻死人的。
      
      沈寅初也不顾面子地在棉袄外头又套了军大衣,一路瞪着倒骑驴到了小广场门口,挑了个好位置摆上。
      
      这年月,上冈市这样的小城镇还没有公交车,矿里职工虽然有通勤,但是却基本上只载家里头住得远的。大部分人还是以步行为主。
      
      整个上冈市的经济都是矿区带起来的,比起市-政-府,矿务局既有钱又有权,上冈市倒像是个大型的工厂大院。不管是矿里还是医院,职工多半都会选择早点出来去食堂吃一顿。
      
      这会子看见沈寅初摆的这个小摊,还有小摊前头的招牌,不少人都好奇地凑了过来。
      
      “白菜饭包,小份一块五,大份两块。肉酱、鸡蛋酱、辣椒酱,三种口味可两掺。额外加蛋五毛,加香肠五毛。”
      
      沈寅初已经在车子里头摆开了架势,他摆了个小马扎坐在里头,看见有人围上来,赶紧开始吆喝。
      
      “嘿,老妹儿,来份饭包尝尝不?”
      
      老实讲,沈寅初前世也没做过这些行当,不过他可不像原主一样死要面子。不等对面的麻花辫妹子说话,他先熟练地开始拌上一份。
      
      舀了两勺子米饭,又添了一勺土豆泥,加蛋在小钢盆里头捣碎,还不等放作料,土豆泥和鸡蛋的清香就已经从小窗口飞了出去。
      
      尤其是这天寒地冻的时候,米饭和土豆泥都散发着腾腾的热气,待到碾碎的花生洒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忍不住问了。
      
      “老板,这啥啊,闻着这么香呢?”
      
      沈寅初铲了一勺给外头的人看:“花生碎!黑龙江来的好花生,四粒红!先炒香了再碾碎,都是早上现弄的,能不香么?”
      
      一边说着,一边舀起一勺子酱汁:“有没有人要,肉酱是后丘肉炸的,还有鸡蛋酱和辣椒酱,放哪种都一样价!”
      
      东北早上的天儿,那叫一个冷,沈寅初昨天看了天气预报,今天最低温度有零下十五度。
      
      这样的天儿里,一群等着去单位吃早饭的大姑娘小伙子,饥肠辘辘地在这闻着土豆、鸡蛋、花生的香味,沈寅初搅合了两下酱汁,又一股香香的肉味儿传了出来……
      
      “给我来一份!都要肉酱!这是多钱的,一块五还是两块?”
      
      “一块五的,两块的比这多米饭和土豆泥,额外加蛋加香肠都是五毛,你加哪个?”
      
      沈寅初这句话问得就很有水平了,他不问“要不要”,而是问“要哪个”,跟着他思路走的小伙子顿时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加一根火腿肠。
      
      “加个火腿肠!”
      
      这时候的金锣火腿肠真的好吃,明显地能够吃到里面的精瘦肉,味道也不是后来泛滥市场的味精调味的火腿肠能比的。去批发市场买,一根三毛钱,小卖部卖五毛钱。
      
      “好嘞!”
      
      沈寅初熟练地在香肠上划了一刀剥掉肠衣,在旁边的小菜板上将香肠切成片,加到小钢盆里头。
      
      黄澄澄的土豆泥,雪白雪白的大米饭,再加上切碎的白煮蛋,和一大把花生碎。再浇上两小勺喷香喷香的肉酱……
      
      随便搅拌几下,香气就从狭窄的小窗口飘了出去,裹挟着热气,把大冬天早上的馋虫都勾引了出来。
      
      沈寅初特地用力搅拌了几下,叫一圈人看了个够,才摊开早上洗净的白菜叶,把香喷喷的拌饭倒上去包好,套上塑料袋递给外面给了两块钱的小伙子。
      
      “小心,热!”
      
      小伙子带着白色的劳保手套,结果白菜包的饭包,还能隐约感觉到热量。他早就等不急了,扒开塑料袋,上来就咬了一口。
      
      “咋样?好吃吗?”
      
      “顺子你给我尝一口!”
      
      一边许多人都等着这小伙子的“测评”,毕竟是从来没吃过的吃食,一两块钱虽然这群职工都花得起,可万一不好吃那就很心疼了。
      
      毕竟,在厂子里吃的早饭虽然味道一般,可是管饱又不花钱。
      
      第一个吃到饭包的小伙子哪有空回答?他大大地咬了一口,然后立刻就被幸福包裹了!
      
      东北的冷,是真的冷,那刀子似的凛冽的东风刮到身上,甭管你穿得多厚,都能立刻打透。
      
      在这样的天气里头,最让人感觉到满足的美食,必然是是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
      
      大口咬下去,带着一丝滚烫的口感里头,是东北大米的清香微甜,是黑土地土豆的绵软沙甜,是花生热闹又纯粹的香脆。
      
      而酱汁的酱香味,和鸡蛋压碎的蛋黄,又带来了一种极其鲜明的味道层次,中间偶尔点缀着香肠片和五花肉粒,还有切碎的葱花,每一口咀嚼中都带着惊喜。
      
      这么一口下去,浓浓的香味和暖意从喉咙一直到胃部,整个人都熨帖了,在这样冰冷的天气里头,一股热流再暖洋洋地上升到后脑,叫人忍不住赞叹一声……
      
      “好吃!”
      
      这么一大口的碳水化合物,又有五花肉炸的酱汁,你问腻不腻?
      
      不腻!
      
      咱东北的大白菜,放一个冬天也是那么水灵灵嫩生生,一口咬下去仿佛一口汁。沈寅初选的几乎都是靠近白菜心的部分,叶子完全没有汆烫,被热腾腾的米饭烫一下,既不会失掉那股子嫩脆,又更激发出白菜的香甜……
      
      一口下去又咬一口,鼓着腮帮子一口气咽下去两大口的小伙子顾不上给旁人安利,赶紧问沈寅初。
      
      “老板,你这摊子都几点开?晚上还开不?”
      
      “开,早上中午晚上都开!”
      
      沈寅初熟练地又舀好米饭:“还有没有人要?一块五的两块的,要哪种?用手拿着就白菜包着吃,拿走去办公室就白菜切碎了给你拌里面,更香!”
      
      “我要!”
      
      “一个两块钱的,再加香肠!”
      
      “我要加两个鸡蛋!”
      
      第一个吃到的小伙子虽然只说了一句好吃,可是谁也不傻,看他接下来就问这摊子的营业时间就知道了,肯定好吃!
      
      而且,这么大冷的天儿里头,在旁边光闻着那热腾腾的米饭香,就已经承受不住了!
      
      虽然一块五两块听起来贵,可是和小饭店比起来还是便宜不少的。看这一块五的饭包都要大小伙子两只手捧着,胃口小点儿的姑娘说不定一块五的都吃不完。
      
      “好嘞,来,钱放这个盒子里头。”
      
      这年头没什么大面值的钞票,平时最大的也就十元,几乎不愁找零。从卫生角度出发,沈寅初拿了个盒子里面备好了零钱,免得接触完钱再去做饭包手不干净。
      
      ——这年头还没有一次性手套,这天气在车里备洗手水肯定很快就冰冷,沈寅初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法子了。准备的时候都戴上手套,等到正式开张就脱掉手套,用盒子收钱。
      
      “看不出,老板你心还挺细,整这么干净?”
      
      沈寅初看见对方扔了一块五进来,笑笑把纸盒子放在一边,开始做饭包:“不干净能行吗?这可是吃的东西,进嘴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第二个顾客是个大姑娘,编着两根麻花辫,直接拿个在食堂打饭用的饭缸子递了进来:“老板你这么干净,以后我天天来吃!”
      
      “行啊,那就谢谢你捧场了啊,”沈寅初熟练地碾碎白煮蛋,边问道,“要啥酱?葱花要不要?”
      
      他手下活计挺快,饭包本来也不费事。几下拌好了,切碎了白菜拌在一起,又心细地先给饭缸子套了个塑料袋才放进去:“给,省得你还得刷饭缸子。”
      
      麻花辫姑娘接过饭缸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头,正要跟沈寅初说什么,立刻被下一个顾客挤开了。
      
      “老板!我要两块的,给我加俩鸡蛋,要肉酱!”
      
      “我也要两块钱的!鸡蛋酱!多加点,我口重!”
      
      第一天出摊,沈寅初没带太多食材。他完全没料到,就是这么一样朴朴素素的小吃,居然卖出了这么多!
      
      中间他腾出时间用燃气灶加热了一下米饭和土豆泥,甚至还有人排着队等着。等到七点多的时候,最后一份刚刚卖光。
      
      “老板,真没了?”
      
      买到最后一份饭包的,是刚刚下夜班的矿工。几个人结伴过来,正好看见小吃摊旁边不少人捧着饭包边走边吃,赶紧过来排队,却只买了一份。
      
      买到的是个中年人,豪爽地买了一份两块还加香肠的,一口下去……
      
      满足!
      
      劳累了一晚上,咬上这么一大口碳水炸弹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见他吃得香甜,其他几个哥们儿可不平衡了,愣是一人五毛钱买了个白煮蛋,这才犹有不甘地离开了小摊子。
      
      一边走,一边还大声地跟沈寅初抗议。
      
      “老板你下回多整点!咋有钱不挣呢?”
      
      “就是,下夜班就想吃这么一口,比那什么油条包子带劲儿多了!”
      
      “好嘞!”
      
      沈寅初带着点兴奋大声回道,坐在小马扎上用力地呼出一口气。
      
      这一早上,可够忙活的。
      
      不过,看着满满一纸盒子零钞,成就感和满足感也慢慢地从心底浮了起来。
      
      就这么继续!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写完这章就忍不住去吃了一顿饭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