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07 ...

  •   沈寅初的小吃摊开了快一个星期,是越来越红火了。
      
      虽然暂时还只有饭包这一种商品,但是光这一种小吃,就惹得有人大老远跑过来买着吃。
      
      这年头还算是卖方市场,比起单调的爆米花小笼包,选择尝尝新鲜的人不少。
      
      附近的职工和学生天天路过,闻着诱人的香气,看着长长的队伍,总有人出于好奇心过来买上一个试试。矿区人富裕,又喜欢吃,每次沈寅初准备出来的米饭和土豆泥,总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就被人哄抢一空。
      
      “不好意思,卖完了!下回的,下回再来哈,晚上我还出摊呢!”
      
      “同志,你就不能多准备点儿吗?”
      
      排在后面的短发姑娘有点不高兴地嘟囔着,嘴撅得能挂个油瓶:“我前天就没买着,今天又是!”
      
      “不好意思啊妹子,”沈寅初其实累得够呛,但是对没买到的顾客总是要笑脸相迎的,“下回我肯定多带点儿!这样,我记住你了,下次再碰见你我给你多加一勺花生!”
      
      “行,那我可记住了啊!”
      
      这边人一散尽,那边一个带着帽子鬼鬼祟祟的老头也悄悄地贴墙跟溜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寅初的老丈人,苏鲤她爹。
      
      老苏头本来也是矿里头的老工人了,去年才退休,因为苏鲤两口子的事儿成天愁得不行。现在听说沈寅初停薪留职去摆小摊,气得他差点找到小两口家里头,全靠苏鲤强拦着。
      
      沈寅初那小子他还不知道?最是眼高手低、鹰嘴鸭爪子!在矿上坐办公室还行,去摆摊?他能吃得了这个苦?
      
      虽然有闺女拦着,憋了几天,老苏头还是憋不住了。他披上军大衣、戴上帽子,装作买爆米花的样子远远地张望了小半天。
      
      一路回到家,老苏太太看他手里头拎着一小袋爆米花,皱着眉头过来接过去:“你是不是叫崩爆米花的给骗了?拎出去那老些大米,咋就崩出来这点儿?”
      
      “我还不行吃点儿?我溜达这么老半天,渴死我了,泡茶了没?给我整一口。”
      
      老苏头这才发现自己吃了大半袋子爆米花,口渴得不行,接过老苏太太递过来的大茶缸子,赶紧一口闷下去小半缸子。
      
      “等半天你也不回来,我叫小莲去接孩子去了,”老苏太太把爆米花放在桌子上,“你瞅瞅你啊老头子,咋越老越馋呢?你不是说给俩外孙女买爆米花吗,多大人了,还跟小孩儿抢吃的。,外头这老大风,你晌午饭不吃,上哪去了?”
      
      “我去看看咱姑爷,老二不说他在小广场那嘎达摆摊吗?我就溜达过去了。”
      
      “你说这老头子……”老苏太太忍不住乐了,“你不是说姑爷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吗?咋又去看他摆摊去了?就你这思想觉悟,还当劳动模范呢……嫌贫爱富!摆摊咋地了,摆摊不是为建设小康社会做贡献?老封建!”
      
      “谁说我封建了?我那不是觉得寅子不是那脚踏实地的人嘛……”
      
      老苏头嘴上啧啧做声:“不过,你真别说,寅子那小摊生意贼好!咱前院那个小萍嘴多刁?我眼瞅着买了那么大一个!全造了!”
      
      “我看姑爷这小吃摊儿啊,能成!”
      
      当初还在矿上干活的时候,老苏头就是全矿里有名的劳动模范,他倒不看重编制这些,看重的就是能不能干活。
      
      苏鲤来接孩子顺便吃饭,他在饭桌上还忍不住夸。
      
      “老大,你有功夫也去看看,姑爷小摊摆得可红火了!挣多少钱了?”
      
      苏鲤没仔细问过:“这还不到一个礼拜呢,我没问那么细,不过听寅子说还行。”
      
      老苏太太比老苏头心细些,看着苏鲤脸上不太高兴的样子,给她夹了块冻豆腐:“小鲤咋不高兴?学生给你气受了?”
      
      “没有……”苏鲤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我们班上同事在背后说道,说寅子摆摊……看起来太掉价。”
      
      老苏头一把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吹胡子瞪眼:“谁说的?!还当老师呢,上学都上到狗肚子里头去了!GE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这点道理都不懂?我跟你说,寅子摆摊辛苦着呢,你可别拿这些话去给他添堵!”
      
      老苏太太也生怕闺女想左了,细声细气地劝:“小鲤啊,你看寅子现在连摆摊这个苦都能吃下去,不就是为了回来跟你们娘仨一起嘛?我听你说的,寅子现在脾气也改好了,也不出去跟那些狐朋狗友瞎胡扯了,你可得把握住了这机会!”
      
      “我不能,妈你放心,我就是听着有些不舒服罢了。”
      
      吃过饭,苏鲤端起碗筷去厨房,老苏太太也赶紧跟了进去。
      
      “别用凉水,暖壶里有热水。”
      
      “知道了,”苏鲤动作麻利地开始刷碗,一边赶老太太,“妈,你快屋里歇着去吧。我干就行,都天天来家蹭饭了,碗还用你洗?”
      
      “美得你,我才不刷碗呢,”老太太嘴上这么说着,还是伸手给大闺女把袖子好好地挽了起来,“小鲤啊,我问你,姑爷回家这么些天了,我咋听露露说,晚上你还带着俩孩子睡呢?”
      
      听着老太太问,苏鲤脸上一红,倒了点小苏打,起劲儿地洗起碗筷来。
      
      “你这孩子,都结婚这么些年了脸皮咋还这么薄呢?”
      
      老苏太太着急了:“以前那是寅子不在家,现在在家了,咋还不在一起睡呢?霜霜露露都多大了,哪还用你哄着睡?听妈一句劝,明天就礼拜天了,你把家里收拾收拾!”
      
      被老苏太太这么一催,带着俩孩子回家,苏鲤看着沈寅初忍不住也带着点脸红起来。
      
      沈寅初正在算账。
      
      今天是周六,他摆摊到现在也有一个礼拜了。开始摆摊的时候,他手里头算上买食材的钱,一共有二百块。到现在,他手里头的钱已经变成五百七十多块钱了。
      
      一个星期,纯利润大概是三百七十块左右。如果把在家蒸米饭蒸土豆的煤气刨除,至少也能有个三百四五十块钱。
      
      “这么多?”
      
      苏鲤刚给俩孩子换完衣服,凑过来看了一眼沈寅初的账本,吃了一惊。
      
      “这比你上班赚得还多呢!”
      
      一开始沈寅初做这个小摊的时候,苏鲤虽然相信他,却也没想到能挣这么多钱。
      
      头一个礼拜就能挣三百多块,一个月下来岂不是一千多块钱?
      
      一个月一千块钱收入,就算在矿里头,也得是个小队长才行!
      
      “以前咋不知道摆摊这么赚钱?怪不得南方那么多下海的扒分的,我闲下来的时候也去给你帮忙吧?”
      
      沈寅初摇头:“不用,你带俩孩子就够累的了,我都没空帮你接孩子,哪能还让你帮忙?”
      
      和苏鲤的高兴形成对比,沈寅初却没有太兴奋的样子。小吃摊赚钱,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前世他看过很多人创业发家的奋斗史,九十年代这个时候出来摆个小摊子赚钱的,很多后来都靠收入跨越了阶层。
      
      “不过,这摊子我还得下点功夫。要是跟我上班挣得差不多的话,那我还不如上班呢,是不是?而且我现在可是早中晚一天出三回摊子,比上班三班倒时间都长。”
      
      他好好考虑过,饭包作为过渡商品不错,但是要长期做下去就难了。
      
      第一,饭包没什么技术门槛,就算是酱汁也很容易仿制;第二,蒸锅太大,实在是没法在小吃摊上做,来来回回太浪费时间。
      
      这几天,沈寅初一直在家里试着制作煎饼果子。等到煎饼果子的酱料和面糊都调整好,就轮到饭包退居二线了。
      
      正思忖着,他一抬头,突然看见苏鲤有点扭捏的样子。
      
      “咋了?有啥事么?”
      
      苏鲤有点不好意思,俩人虽然结婚好几年,可是真正相处的时间太少。更有句话叫“小别胜新婚”,叫她真的说出来,还得在心里头酝酿一下。
      
      “寅子,露露和霜霜也大了,过两天是不是应该收拾收拾,让她俩自己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东北方言中,“造”也当“吃”讲,“全造了”=“全吃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