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自打出生起,言邱就是个Alpha,上Omega生理卫生课都得回避的那种。
      
      他这下子才明白过来,自己先前戴着的那个黑色项圈根本不是他乱想的那样——那只是个抑制项圈。
      
      抑制项圈可以遮盖住位于Omega颈后的的腺体,用于防止信息素的扩散,防止意外发生,几乎所有未婚Omega都会佩戴。
      
      言邱尴尬一笑。
      
      原来是他错怪纪星岚了,纪星岚也没那么变态。
      
      但是,现在言邱后悔也迟了。
      
      少了佩戴抑制项圈,Omega颈后脆弱的腺体就会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还会不断地向空气中散发出甜美勾人的味道。
      
      纪星岚是原主梦寐以求的Alpha,言邱刚才和他共处一室,受到信息素的影响格外强烈。哪怕纪星岚没有刻意释放信息素,但是无意间散发出的那一点味道,那也是很致命了。
      
      言邱闻着这个味道就觉得腿软,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隐约感觉到空气变得有点热,心头也焦灼不安,有种说不上来的兴奋。
      
      言邱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少年。他闻到他身上那种淡淡的冷香,犹如月下竹林间流淌而过的一股甘甜的冰泉,似乎能轻松纾解开他心里那股压抑不下的燥热。
      
      言邱意识到了危险,尽力把持着不敢朝他身上靠过去。但他一边抗拒着,体内的反应倒是愈演愈烈,腺体散发出的Omega信息素越发浓郁,香甜可口,似乎是在恳求着身边的Alpha去占有他。
      
      没有哪个Alpha能抵抗这种侵占的本能,即使纪星岚的克制力比一般人强,但是冷不防遇上这种情况,也被言邱勾得红了眼睛。
      
      “你疯了?”纪星岚闻到了空气中甜甜的味道,神情一怔,咬牙切齿地说,“项圈呢?”
      
      “在……扔在楼上了。”言邱艰难地吞咽着口水,只觉得呼吸困难,恨不得一头栽进眼前俊美的少年Alpha怀里,让他尽情地抚慰自己。
      
      言邱坐立难安的同时,纪星岚也是一样的。
      
      即使言邱不敢靠近他,生理上对Omega的渴求也让纪星岚难以自制地往言邱这边靠过来。
      
      当言邱发现自己周身已经被对方的阴影笼罩,猛然抬头时,他看见纪星岚额角已经是薄薄的一层冷汗,似乎在努力克制着内心的那股冲动,白皙俊美的脸上终于有了点欲.望的表情,比冷冰冰的样子动人多了。
      
      纪星岚手抓着椅背,手背用力到几乎青筋暴起,尽力不让自己做出无可挽回的事。他紧紧地咬着牙,艰难地一字一句说:
      “快、离我远点。”
      
      言邱看到他狼狈的神情和微红的耳根,愣了一下。原来纪星岚还会脸红啊。
      
      言邱没什么情感经历,也不清楚信息素的作用有多恐怖。鬼使神差的,他伸手拨弄了一下那人的耳垂:“纪少爷,原来你还会脸红啊。”
      
      天天冷着脸的纪星岚居然还有这样一面,这可真是稀奇了。
      
      言邱那只作死的手还没收回来,在半空中就被另一只手死死钳住了手腕。
      
      纪星岚现在的情绪有些失控,低低地喘着气,下手没轻没重,用的力道比刚才还吓人,疼得言邱忙不迭甩开他,“嘶”地倒吸一口凉气。
      
      这下子可真的惹祸了。Omega的反抗好像拨动了什么狼性的开关一样,纪星岚仅存的理智全崩塌了,直接抓着他的手腕和肩膀一推,把人推到了沙发上。
      
      以前言邱和纪星岚体型差不多,顶多比他矮上一两公分,但是现在这具身子比纪星岚矮了一大截,骨架也呈现出Omega特有的纤细,完全没法和Alpha抗衡。
      
      少年的力气大得吓人,好像只是随手一拉,言邱身上的衬衣纽扣就分崩离析了,散落在地上骨碌碌地滚了两圈。
      
      纪星岚不甚在意地把那几颗纽扣踢开,抬起头来看着满脸惊恐的言邱。
      
      后者身上宽松的黑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落了,露出一边白生生的肩和大半截纤细的脖颈。
      
      纪星岚的眼神不自觉地就被吸住了。
      
      他才发现,Omega的脖颈竟然可以这么纤细脆弱,好像轻轻一扭就能折断。
      
      言邱看着他发红的眼睛,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把衬衣拉紧,急得一抬手就要打人:“你看什么!”
      
      但是这气急败坏的一巴掌还没挥出去,纪星岚已经把他的手腕压住按在了靠背上。
      
      纪星岚低头打量着面前的Omega少年。他的眼尾有一点红,因为气愤睫毛还在轻轻发抖,那样子很好看,有种格外张扬的美。
      
      明明害怕还要嘴硬的样子。一模一样。
      
      纪星岚唇角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意。
      
      言邱眼睁睁看着纪星岚受到信息素的影响失去了理智,鬼使神差地俯下了身。
      
      言邱看着他靠过来,吓了一跳。纪星岚似乎是想亲他,言邱下意识地偏头躲闪,温热的唇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顿时,言邱浑身跟过电了一样颤了颤,茫然地抬眼确认了一下面前的人。
      
      卧槽,他被谁亲了?
      
      被纪星岚??
      
      即使只是亲了一下脸,但是也够见鬼的了!全校闻名的一对死敌,现在竟然在沙发上纠缠!
      
      纪星岚似乎对言邱的闪避很不满,把他的手腕按住,另一只手强行扳着他的下颌不让他乱动。
      
      言邱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越凑越近,想要推开他,却浑身酸软无力,小腿不自觉地打颤,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的感知已经完全被信息素左右了,他从来没觉得和纪星岚贴近的感觉有这么舒服过。
      
      言邱绝望地闭上眼睛,在心里卧槽了一声。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再这样放任下去,那可就要出大事了。
      
      他理想中的对象可是漂亮的Omega女孩,而不是纪星岚这种掏出来可能比他还大的Alpha!
      
      室内的空气里蒸腾着滚烫而热烈的气氛,两股信息素气势汹汹地剧烈交融相撞,几乎要把屋顶都给掀了。
      
      纪星岚彻底被言邱的信息素勾起来了,他把言邱的脑袋搭在自己肩上,鼻尖轻轻地在他的腺体上擦过。
      
      轻柔的呼吸拂在Omega颈后腺体上,言邱眼神涣散,微微一哆嗦。
      
      就在言邱茫然地等着天花板时,忽然感觉到后颈的腺体被什么微凉的东西舔了一下,猛地打了个寒颤。
      
      他意识到了纪星岚想做什么。
      
      出于本能,他肯定想标记自己。
      
      但是纪星岚这一口要是咬下去,言邱就成了被他标记过的Omega,再也离不开他了。
      
      言邱眼看着失去理智的纪星岚张嘴要咬,立刻像条案板上的鱼一样死命挣扎起来。
      
      妈呀,要是被咬可就真的玩完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拼命挣扎间,言邱用胳膊肘抵着靠过来的少年,腿脚乱蹬,无意中一脚踹倒了茶几。茶几上面昂贵的瓷瓶重重地打翻在地,“嘭”的一声碎了满地。
      
      这一声巨响来得突然,猛地打断了室内愈演愈烈的气氛,让两人都夺回了片刻的理智。
      
      在纪星岚愣神的时候,门口等待的管家也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迅速敲开了门。
      
      “少爷,老夫人快到了,您快准备一下吧。”
      管家面对着叠在沙发上的两人,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不着痕迹地用话题掩饰过去。
      
      清新的空气从门口大量涌入,冲淡了房间里的弥乱的香味,二人这才从混乱中挣脱出来。
      
      言邱把感激不尽的目光朝管家投去,差点就给他的这位再生父母跪下了。
      
      纪星岚的脸色不太好看,他一向自制力很强,今天提起了言邱,他也不知怎么地就失控了。
      
      纪星岚从言邱身上退了下去,默默拉开了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新的项圈,二话不说给言邱戴上。
      
      除了眼眶依然有点泛红,纪星岚已经恢复了镇定:“这种事不能再有第二次,以后必须戴着抑制项圈。”
      说完,他又嘱咐了管家什么。
      
      管家很快从楼上找来了抑制剂和针管。纪星岚把言邱的袖子卷起来,亲自给言邱注射了抑制剂。
      
      看着淡蓝色的液体一点点注入自己体内,言邱心头澎湃的那股躁动逐渐被平复了下来。
      
      “你回房间里去躺着。我妈等会儿上来看你的时候,记得别乱说话。”
      
      纪星岚拿了个酒精棉球按在他伤口上,又叮嘱了言邱几句,就赶着他上楼。
      
      史上第一个差点被猥.亵的校霸言邱咬着牙,暗自发誓,一定要指示小弟把这家伙套麻袋打一顿。
      
      不,打一顿不解气。起码早中晚一天三顿。
      
      言邱刚一转头,背后的纪星岚忽然出声叫住他,神情显而易见地有些自责:
      “这次是我没克制住,我有错。”
      
      恍惚间,言邱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纪星岚居然还会道歉。
      
      低头乖乖承认错误的纪星岚,就像一只乖巧漂亮的大型金毛犬,看着似乎也没那么可恶了。
      
      “我知道你仰慕我,但是再仰慕我,也不可以用这种方式,”金发少年的态度似乎很诚恳,但是话说得莫名很欠揍,“万一我不对你负责,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言邱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是找个机会套麻袋打一顿吧。
      
      言邱冲他磨了磨牙,转身上楼去了。
      
      回到房间里,言邱按照纪星岚的要求,无可奈何地躺进了堆满毛绒玩具的大床,把粉红色的公主被单拉到脖子以上,撇了撇嘴。
      
      他没想到信息素的影响这么恐怖,不知道以后要是真的到了发热期,该怎么处理。
      
      抑制剂的起效很快,躺了没一会儿,言邱完全恢复了力气,耐不住寂寞地在柔软的床垫上打了个滚。
      
      他等了半天,纪星岚一直没过来。言邱猜想他多半是下楼去见他的母亲了,于是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才在书房里发生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当时的情况危急,如果没被打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言邱也没想到信息素的影响效果竟然这么强大,刚才差点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好在除了发热期,信息素的影响都是有限的,只要注意戴好抑制项圈就没问题了。至于发热期,大部分Omega都是靠着抑制剂度过的。
      
      这么想着,言邱暗自在心里发誓要离纪星岚远一些。
      
      这家伙可太危险了。
      
      纪星岚是个刚成年的Alpha,还没开过荤,正是肝火旺盛没处发泄的时候,下手没轻没重的。言邱又是个可爱的Omega,孤A寡O共处一室,无异于把兔子和饿狼关进一个笼子。
      
      不管怎么说,他离纪星岚远一些,肯定没有错。
      
      他不想当什么纪星岚的未婚妻,更不想和他结婚。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躲开纪星岚,可单凭他自己很难做到。
      
      就算躲开了那一群佣人,从别墅里逃出去,他现在也没处去。无主的Omega一个人在外面乱跑,绝对是非常危险的事。纪星岚起码长得帅,实话实说是个O都想睡,他不算太吃亏,但外面的野男人可就不一定了,每年这样骇人听闻的案件都会发生很多起。
      
      言邱从来没有这么孤独无助过。他知道自己需要找个人求助,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以前的朋友。
      
      别人未必认得出来他,但是言邱有把握,从小和他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谢羽肯定认得出他。
      
      他得打个电话,让他哥们知道自己的现状。
      
      言邱独自在偌大的房间里翻翻找找,从柜子里翻出来一大堆大牌化妆品和护肤品之后,终于在床头柜底层找到原主的终端。
      
      终端还有电,言邱按下电源键开机之后,用指纹解开了锁。
      
      但是看着屏幕上的拨号盘,言邱愣了片刻。
      
      卧槽,他不会背谢羽的号码。
      
      …………  
      言邱尝试输了几次号码都不对,抓了抓脑袋。刚把终端丢到一边,房门忽然就打开了,有个中年模样的贵妇人带着浑身胭脂水粉味,一阵风似的刮了进来。
      
      “我可怜的小丘……”
      纪夫人扑到床边,裙摆都拖到地下了,一双挂着金镯的胳膊抱着言邱的脖子不放。
      
      言邱一脸蒙逼,但是对方死死地抱着他不撒手,一边哀嚎,一边哗啦啦地流眼泪,泪水不要钱一样地乱流,把他的衣服都打湿了。
      
      纪星岚进门的时候,正好看见言邱被她勒得都快翻白眼吐舌头了,连忙拉开她。
      
      言邱咳了两声,感觉差点五脏六腑都要给吐出来了。他一边揉着自己的心口,一边打量着坐在床头的妇人。
      
      纪夫人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稍显皱纹的脸上依然能看出曾经的美艳。仔细看她的一头金发和深邃的眼眶,高挺笔直的鼻梁,就能发现纪星岚的美貌多半是继承自她。
      
      纪星岚用眼神示意言邱说话,言邱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讪讪地叫了一声:“阿姨……”
      
      纪夫人愣了一下,神情古怪地看着他。
      
      纪星岚只好抢先解释说:“他摔了一跤,失忆了。”
      
      纪星岚刻意隐瞒了言邱摔跤的惨烈程度,没告诉她是从楼上摔下来,只说是摔了一跤,但纪夫人还是捂着心口,紧张得要命。
      
      一听说言邱失忆了,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流。
      
      纪夫人摸出手绢来哭哭啼啼地擦眼泪:“我可怜的宝贝啊……怎么叫我阿姨了呢,你以前都叫我妈……”
      
      言邱看她哭得太厉害,实在没别的法子了,只好扭扭捏捏地开口,尝试着叫了一声“妈”。
      
      叫完之后,言邱还觉得有点别扭。他自幼被遗弃,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从来没叫过谁妈妈。
      
      纪夫人听了破涕为笑,擦了擦眼泪,高兴地应了一声。
      “有什么事情都跟妈说,纪星岚要是欺负你,我帮你揍他。”
      
      言邱眼里顿时泛光了。“真的?!”
      
      纪星岚瞪了他一眼,言邱立刻怂了,咽了咽口水,讪笑道:“不用,纪少爷他对我……”
      
      看着纪星岚威胁的眼神,言邱违心地说出来最后那两个字:“很好。”
      
      “那就好。”纪夫人看见混账儿子终于对未婚妻上心了,相当高兴。
      
      “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了?”纪夫人握着言邱的手,关切地问。
      
      很少有人这么关心自己,言邱有点不好意思卖惨,摸了摸鼻子:“没什么大碍。”
      
      纪夫人点点头,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春风和煦的笑容,嘴里却吐出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那妈妈就放心了。小丘,等你下个月身子养好了,就和星岚结婚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都把伏笔当成是bug,哭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