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那一瞬间,纪星岚眼中一闪而过的嫌弃,让言邱的自尊心受到了一百点暴击伤害。
      
      言邱赶快把裤子提了起来,正想像以前一样嘴上不饶人怼回去,再抬头时,面前的门已经关上了。
      
      纪星岚默默地带上门,只留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穿好衣服,到我书房来。”
      
      言邱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腹诽,这逼还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纪星岚。
      
      而且他刚才那算是什么表情,好像看光了自己,吃亏的是他一样。
      
      门边的鞋柜里有几双拖鞋,全是可爱款式的,平时打死他也不愿意穿的那种。
      
      言邱挣扎了一下,最后只能认命穿上了毛茸茸的粉红兔拖鞋走出了房门,每走一步,鞋上可爱的小兔耳朵就一颤一颤的。
      
      可恶!堂堂校霸穿着粉红兔耳拖鞋,这壮烈程度和俄罗斯壮汉穿上了芭蕾舞裙跳《天鹅湖》有什么区别。
      
      纪家的别墅规模很大,言邱只能跟在管家后面走。他发现从窗口望出去有大片的花草绿树,还能看见市区的标志性建筑。
      
      如果他没猜错,这里就是珩城大名鼎鼎的中央豪宅区。
      
      市中心寸土寸金,能在市中心买别墅的不是一般的有钱人,那是超级有钱人。
      
      兄弟们以前喝酒吹牛,都喜欢说等飞黄腾达了要在中心别墅区买套房。
      
      言邱一边打量着房子的内设,一边想,纪星岚还真挺有钱的。
      
      他们穿过挂满油画的西式长廊,走下回旋楼梯,来到了二楼的书房门口。
      
      管家在门外停住,朝言邱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自己进去。
      
      言邱往书房里瞄了一眼,门口正对着的是一堵墙壁,墙上靠着一个檀木书柜,上面满满当当地摆着中文外文的书籍。
      
      言邱望着那一柜子烫金书壳和封皮咋舌,家里摆一柜子典藏版书籍的,肯定是不好好看书的有钱人。
      
      管家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看样子是要在门口等。言邱不太想自己一个人面对纪星岚,于是问他:“你不进去?”
      
      管家摇摇头,脸上依然挂着敬业的笑容,恭敬地回答:“少爷的书房从不让外人踏入。”
      
      “外人?”
      他刻意强调“外人”二字,言邱听得出来他话中谄媚的意味。
      
      管家的意思摆明了是想说他们这些雇工是外人,但他这个未婚妻可不是外人,但是言邱这个真“外人”听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他不可能跟纪星岚解释自己不是他的未婚妻这件事,纪星岚要是知道了真相,笑都能笑话死他。
      
      男性Alpha的尊严不允许他在死对头面前丢面子。
      
      管家巴不得他赶快进去,免得少爷生气,于是又添油加醋地悄悄谄媚道:
      “少爷从前最宠爱的就是您了,快进去吧。”
      
      “……”言邱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不,这位兄弟。实不相瞒,你们家少爷以前最讨厌的就是我。
      
      既然横竖都是要挨这一刀,言邱也懒得挣扎,神情复杂地拢了拢身上的黑衬衫,确保刚才的尴尬不会重演,迈步踏进了书房。
      
      管家在他身后关上了房门,并悄悄为自己说的鬼话捏了把冷汗。
      
      狗屁的宠爱。
      
      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少爷从来不理会这个母亲硬塞给他的未婚妻,反倒是未婚妻被少爷迷得要死要活,作天作地惹少爷生气。
      
      今天少爷不知道跟着发什么疯,竟然肯让他进书房,也是实属难得。
      
      …………
      冷色的灯光洒满书房,把整个房间映得锃亮。
      
      言邱踩着一尘不染的棕色实木地板,进了冷香弥漫的书房里,一眼就看见那人坐在宽敞的办公桌前,只能看清一头金发和小半张脸。
      
      瞥见他的瞬间,言邱呼吸一滞,心头猛烈地跳动起来。
      
      此刻,纪星岚正交叠着一双长腿,坐在一张高大的办公椅上。
      
      出于军校生的习惯,他的脊背挺得笔直,高挺的鼻梁像是漆了层釉一般,上面架着一副金属细框眼镜。
      
      纪星岚和言邱同龄,今年刚刚十九,是个混血儿。他天生长了一张让Alpha嫉妒的脸,美貌像是用刀刻雕琢出来的一般锋利。
      
      纪星岚身上的黑衬衫外罩着熨得一丝不苟的白色正装外套,特别规矩地佩戴着勋章,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
      
      他身上有种同龄人没有的气质。这种气质不是一朝一夕能铸就的,是在出生于显赫军官世家,从小由内而外浸渗出的矜贵。
      
      也难怪全院的Omega都为纪少爷疯狂。
      
      低头看着自己现在单薄的身子,言邱竟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妒意。
      
      那一边,纪星岚手里抓着一个精致的打火机把玩,眼前的烟盒却还没拆封过。他只有无聊愤懑时才抽烟,但是今天似乎没这个必要。
      
      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纪星岚手里的动作随意一顿,抬起头一眼挑过来,正好撞上言邱的视线。
      
      视线相撞的同时,言邱闻到了他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像是月下冰泉般的清冷香味。
      
      纪星岚应该也闻到了他信息素的味道,似乎很短暂地愣了一下,随后微微勾起嘴角。他看着言邱欲语还休的眼神,不知道他亲爱的“未婚妻”又在玩什么鬼把戏。
      
      还没等言邱开口,纪星岚的目光下移,看见言邱身上黑衬衫时,眸色沉了沉。他用那双似乎能洞穿一切的深邃眼眸紧紧盯着言邱,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还敢偷我衣服穿?”
      
      言邱愣了一下,叫苦不迭。
      
      这件衬衫是他从衣柜底层翻到的,大概是原主出于爱慕之心偷拿了纪星岚的衬衫,用来留点念想或者是做一些不可告人的勾当。言邱后知后觉地想,怪不得这件和原主的画风格格不入,还大了一号。
      
      但是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他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之前言邱还觉得纪星岚是变态,现在反而他自己越看越像个变态了。
      
      一个暗恋纪少爷,对着他脱裤子还偷穿他衣服的变态痴汉。
      
      看着纪星岚的脸,言邱脑子里立刻把坦白的想法彻底pass了。
      
      当务之急,还是捂好马甲最要紧。
      
      言邱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纪星岚看了半天。纪星岚似乎对他这样反常冲撞的态度感到不爽,于是回瞪了他一眼。
      
      平白无故的,言邱立刻感觉一阵恶寒。他狠狠瞪了对面的少年一眼。
      
      纪星岚居然用信息素压制他!
      
      言邱感觉到这家伙很危险,自己目前的处境也过于被动。信息素压制的效果很明显,自己只能绝对服从于他。
      
      言邱不敢再盯着纪星岚看,下意识地就往后退,尽可能地想远离那个危险源。但是书房就只有这么大,言邱退无可退,后背直接撞上了墙上一个巨幅油画框,磕得肩膀生疼。
      
      言邱“嘶”地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稍微偏头,忽然瞥见那油画上的人很眼熟。
      
      一个五官俊朗的黑发少年。
      
      这不是……
      
      言邱眯起眼睛。
      
      画中人正是言邱自己。以前的自己。
      
      纪星岚的书房里怎么会有他的画像,还装在画框里端端正正地挂在办公桌正对面的墙上?
      
      那画像前摆着一个淡蓝色的瓷瓶,里面插着束新鲜的小雏菊,似乎还沾着晨露。
      
      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那么这幅肖像和花朵彻底表明——他真的已经升天了。 
      
      言邱不能淡定了。
      
      按照他先前的猜测,自己多半已经死了,现在无非是多了一条佐证,他也不算太惊讶。真正让他感到惊异的,是纪星岚的书房里为什么挂着他的画像。
      
      言邱心里纳闷。按他的想法,如果有一天纪星岚挂他的照片,那只可能挂起来练飞镖用的。
      
      少了他,纪大少爷不放烟花庆祝就不错了,怎么还哀悼起他来了?
      
      言邱眉头微微一皱,疑惑满满当当地充斥着他的内心,于是他下意识地就问了纪星岚:“言邱怎么了?”
      
      听了他的话,纪星岚愣住了,眼中顿时闪过相当不快的神情,一双眼锐利地打量着言邱。
      
      看着他的表情,言邱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纵然言邱看不惯纪星岚,但是印象里,主要都是自己挑事,纪星岚也从来没有生过气。
      
      但是眼下的情形,纪星岚分明是真的生气了。那张脸还是一样的俊俏,眼底的冷意却锋利得能杀死人。
      
      言邱在心底惊呼:不好,他黑化了!
      
      言邱下意识就想跑,但是纪星岚没给他这个机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一把抓起他的手腕,将言邱死死地按在墙上。
      
      看着纪星岚冰冷之下暗藏疾风骤雨的眼神,言邱可怜兮兮地缩了缩脖子。
      
      如果没有信息素压制,言邱倒也不怕他,他以前和纪星岚不分高下,谁把谁打趴下还不一定呢。
      
      但是这具Omega的身体本能臣服于Alpha,言邱被纪星岚按住手腕后就动弹不得,使不上劲。
      
      眼看着纪星岚的脸越凑越近,情急之下,言邱使出了吃奶的力道用膝盖往他腹部最脆弱的地方恶狠狠地踹过去——
      
      膝盖准确无误地撞在他小腹上,纪星岚却纹丝不动。
      
      言邱讪讪地收回腿,脸上浮现出一丝尬笑,场面陷入了尴尬。
      
      操。言邱一边尬笑一边在心里暗骂一声。
      
      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小了!
      如果纪星岚这王八蛋要是想强占他,他岂不是都没法反抗!
      
      一想起刚才那个皮质项圈,言邱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强压下心头的愠恼,气势上不能输,仰起脸,冷漠地反瞪回去:“你不说就不说呗,生什么气。”
      
      纪星岚看着他,眼神晦暗不明,没什么反应。言邱以为他还会做点什么,但是少年看了他一会儿,神情松弛了一些,竟然放开了他被捏得生疼的手腕。
      
      言邱揉着自己的手腕,心疼着看着自己这一身娇嫩的皮肉。
      
      就这么抓一下,手腕就红了。
      
      纪星岚眼神盯着言邱,看着他揉着自己纤细的手腕,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情。
      
      小丘今天很奇怪。
      
      这种奇怪,不像是撞坏脑子的那种奇怪,倒像是连性格都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平时那么蠢的一个家伙,竟然还学会了旁敲侧击打听别人的事,戳他的逆鳞。
      
      纪星岚朝言邱看了一眼,言邱正坐在地上揉搓着手腕,两腿岔开的坐姿比Alpha还豪迈。
      
      “我操,痛痛痛死我了,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言邱一边揉着发红的手腕一边龇牙咧嘴。
      
      纪星岚默默盯着炸毛的言邱看,似乎想到了什么,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神情渐渐柔和了许多。
      
      只有一个人会用那种态度和他说话。
      
      可是那人是个飞扬跋扈的Alpha,这辈子都不可能穿什么兔耳拖鞋的。
      纪星岚回想起自己看见了那条粉红猪款式的内内,顿时打了一个寒噤。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来,这情况都很可怕好吗。
      
      少年收敛了一下情绪,冷淡地说:
      “你撞坏脑子了?敢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真的失忆了。”言邱垂头丧气地坐在地板上,反驳道,“你跟一个失忆的人说这些话有用吗?”
      
      “别跟我玩这种把戏。你这是想时时刻刻提醒我言邱不在了吗?”纪星岚瞥了他一眼。
      
      “……言邱怎么了?”言邱感觉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少年顿时沉默了。从他的神情看来大事不妙。
      
      言邱一拍大腿暗自后悔,完了,他可能又说错话了。
      
      “你又不认识言邱,你紧张他做什么。”纪星岚眯着眼睛逼问道。
      
      “呃……我看他很眼熟,可能失忆前真的认识他。”言邱想起自己刚才的问题漏洞百出,不得不随口又扯了个谎。
      
      纪星岚不知道信没信,竟然出乎意料地没有发怒,反而动了动薄唇,认真回答起了他的问题。
      
      “言邱半年前出车祸了。”他眼里闪过的悲伤和恨意是那么沉重,以至于言邱以为他看错了,“我今天清早去陵园看他了。”
      
      言邱皱着眉打量着他。原来自己半年前就死了。
      
      这小O估计也是从楼上摔下来咽气了,言邱这才穿到了他身上。
      
      而纪星岚早上没在,竟然是去祭奠他了,算他有点良心。
      
      “小丘。”纪星岚看着形迹可疑的某人,别扭地叫了他一声。
      
      言邱看着他发红的眼眶,哼了一声:“叫这么亲热干嘛,我跟你很熟?”
      
      纪星岚明明眼眶泛红,语气依然冷漠:“我看你真的撞坏脑子了。小丘难道不是你自己的名字。”
      
      言邱这才反应过来,纪星岚未婚妻的名字就叫小丘,刚才管家也这么叫过,他下意识地就以为纪星岚是在叫自己了。
      
      言邱拍拍脑袋。自作多情了。
      
      “一会儿我母亲过来,别和她说太多,只说你失忆了就行。”
      
      这时候,管家敲门进来了。他端进来一盅鸡汤,说是老夫人让厨房煮的,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
      
      “哎呦,小丘少爷,地上凉,快别坐在地上了。”
      管家把坐在地板上的言邱扶了起来,给他拿来软垫,让言邱坐在椅子上喝。
      
      言邱乖乖坐下后,管家把汤匙递给他,这才松了口气。
      
      管家受老夫人之托,要照顾好小丘少爷。他刚才在门口注意着里面的动静,听着形势不妙,赶紧找个借口进来,预备拉架。
      
      如果放在平时,有人敢跟少爷提那位言少爷的事,他一定会发飙,但是这次,纪星岚竟然没太大反应。
      
      管家撤下托盘,这才放心地出去了。
      
      正好言邱也饿了,舀起一勺汤尝尝,名贵药材的味道很浓郁。
      
      除了药材的味道,空气中似乎还有一种淡淡的清甜,不过这味道极淡,不仔细闻就闻不到。言邱以为是点了香薰,没太注意。
      
      他一边掂着勺子喝汤,一边悄悄拿眼睛瞟纪星岚,只见对方坐在办公桌前专注地看着电脑,似乎刚才的争执只是他的错觉。
      
      这栋别墅里的所有佣人都对这个未婚妻避而不谈,言邱既不清楚他和纪星岚是怎么相识的,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如何。
      
      言邱竟然隐约有种他们不太相熟的感觉,但是他很快就把这个诡异的猜想排除在外。
      
      肯定是因为自己行为反常,纪星岚才对自己有所防备。纪星岚一向随性,怎么可能和自己不熟的人订婚。
      
      言邱埋头喝着汤,鸡肉炖得烂而不柴,香浓的汤上浮着薄薄一层金色香油。一盅汤喝完,言邱放下了勺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空气中弥漫着的香甜味道越来越浓烈了,找不到来源,就好像是自己身上产生的。
      
      纪星岚似乎也受到了这香味的影响,微微蹙眉朝言邱看过来。
      
      在灯光的映衬下,Omega少年纤长的睫毛像鸦羽一样浓密,柔软的棕发衬得他皮肤极为白皙透亮,漂亮的眼睛里蒸腾氤氲着雾气,让人想欺负,相当能激发Alpha的占有欲和保护欲。
      
      纪星岚的目光触及言邱的瞬间,表情发生了变化。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眼神里闪过一道压抑的光:
      
      “你的抑制项圈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抑制项圈这玩意儿还需要解释,难道我太老了orz
    以前的abo文写抑制项圈的很多,就是保护腺体、防止信息素扩散的而已。
    这没有什么“不尊重omega”的,没必要过度脑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