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听了纪夫人的话,言邱顿时五雷轰顶,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张着嘴说不出话。
      
      他以为给纪星岚当未婚妻就已经很凄惨了,这套餐现在还要强制升级了?
      
      纪夫人还以为他是高兴蒙了,抓着他的手笑笑:“小丘,你知道妈最疼你了。我们家一定不会亏待你,会给你们准备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言邱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纪星岚,后者却没什么反应。
      言邱只能支支吾吾地推辞说:“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们家不差钱,就差个儿媳妇。”纪夫人还以为他拥有勤俭持家的美德,紧紧抓着他的手,热情且豪迈地说。
      
      “……”言邱用眼神向纪星岚求助,纪星岚却置若罔闻,腰杆笔直地站在旁边一动不动,连一个字都吝啬说出口,好像一座俊美却莫得感情的雕像。
      
      言邱看着纪夫人眉飞色舞的神情,很不好意思搅了人家的雅兴,但是眼下显然还是阻止这场婚事最重要,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我不……”
      
      言邱正打算推辞,却忽然没声音了。他愤怒地瞪了一眼纪星岚,后者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但是言邱忽然腿脚发软冷汗直冒,就知道是他用信息素压制自己了。
      
      姓纪的小王八羔子为什么老和他玩阴的?
      
      言邱被他压迫得几欲吐血,他知道纪星岚那是警告他不要乱说话的意思。
      
      言邱不想七窍流血而亡,等那股强大的威慑力撤去,只好识相地闭上嘴,眼睁睁地看着纪夫人兴高采烈地谋划婚礼,甚至连他们的孩子上哪所小学都计划好了。
      
      “我把我当年和你爸爸结婚时候穿的礼服找出来了,尺码好像偏大了一些。不过没事,我找人改一改,给小丘穿。等你们的孩子要结婚了,还可以穿……”
      
      她一点都不像个年近五十岁的妇人,思维极其跳脱。
      
      纪星岚不动声色,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思。
      
      关于结婚的事情,纪夫人之前就和儿子商量过很多次。可惜纪星岚对小丘毫不上心,每次会都以各种毫不合理的理由推托,连借口都懒得编好点,就差直接把不愿意写在脸上了。
      
      纪夫人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纪星岚喜不喜欢小丘不是最重要的,纪夫人只是希望有一个可爱的Omega能够把他从痛苦中拉出来。她对纪星岚的精神状态依然很不放心,但除了让管家多关注一些也别无他法。
      
      现在看见纪星岚对小丘日渐上心,以及对婚姻态度忽然变化,纪夫人也很惊喜,觉得儿子似乎有希望从阴影里走出来了。
      
      言邱知道自己没什么拒绝的余地,只能转而把希望寄托在纪星岚身上——虽然他没什么表态,但言邱知道纪星岚不喜欢自己,大概不会和他结婚的。
      
      等纪夫人说累了,喝水休息的间隙,言邱终于找到机会,借口说自己困了想休息。
      
      纪夫人给他捻好了被子,让儿子留下来照顾他,终于面带着姨母笑,一步三回头地下楼去了。
      
      等她一走,言邱立刻像个弹簧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看见纪星岚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玩手机,似乎不打算解释一下刚才的事。
      
      “喂,怎么回事。”言邱先忍不住了,“你妈妈为什么说我们要结婚啊?”
      
      纪星岚把眼神从屏幕上挪开,淡淡地看着他:“你才知道啊。她急着让我们结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那你为什么不反对?你应该不想和我结婚的吧……”言邱的语气里染上了一层焦急。
      
      “谁说我不想和你结婚的?”纪星岚摇头,似乎觉得好笑。
      
      言邱振振有词:“豪门少爷被母亲强塞一个他根本就不爱的未婚妻,不难道不应该和母亲反抗到底,执意要追求真爱吗?”
      
      闻言,纪星岚却惨淡一笑:“我长这么大只喜欢过一个人。他死了我还能追什么。”
      
      用不经意的口吻说出来的话,听着却触目惊心。
      
      言邱愣了一下,饱含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那倒是挺不幸的。
      
      没想到纪星岚还有这样一个层故事,难怪脾气不好。看在他受过情伤的分上,自己以前应该对他好一点的。
      
      但是不幸归不幸,再不幸也不能拿他开刀啊喂!
      
      “咳,别开玩笑。你肯定不想娶我的,是吧。”言邱自己都不太有自信。
      
      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投射进来,撒在少年的脸上。明明长了一张天神般的脸蛋,笑着说出来的话语却像个魔鬼:
      “谁说的,有个漂亮Omega暖床,我不要白不要。”
      
      “你!”言邱往后缩了缩,尽可能离这个神经病远一点。
      
      纪星岚却还笑得出来,言邱被这家伙气得脸都红了,从手边抓起抱枕直接劈头盖脸地丢到了他脸上。
      
      …………  
      晚餐时间,管家上楼来催了三次,言邱才在纪星岚的搀扶下下了楼。
      
      虽然他三番五次申明自己不需要扶,但是纪星岚非要当着他母亲的面虚与委蛇,对他献殷勤。
      
      看他这舔狗的架势,言邱终于悲痛地相信,纪星岚还真的不打算反抗。
      
      那他是真的打算像纪夫人说的那样,和自己结婚,然后生孩子?
      
      一想到生孩子,言邱脑海里立刻闪过了几个R18的画面,单薄衣衫里的身体微微颤抖,呼吸困难。
      
      不,不,还是不要了吧。
      
      餐厅依然沿用了西式宫廷风格装饰,头顶高高悬着一盏璀璨的水晶吊灯,墙边是油画和瓷瓶,长长的餐桌上铺好了桌布和餐具,中间摆上插满鲜花的花瓶。
      
      房子的装修是纪夫人一手操办的,她就喜欢这样的格调,能让她想起以前的家。
      
      纪星岚搀着言邱的胳膊,好像把他当成了一个瓷娃娃照顾,不等佣人过来,亲自帮他拉开椅子,一副贴心的绅士做派。
      
      纪夫人坐在餐桌旁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琴瑟和谐”的温馨模样。实际上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言邱故意恶狠狠地踩了纪星岚一脚。
      
      被纪夫人那种灼热的视线扫过,言邱不由打了个寒噤。他只在疯狂磕cp的女同学眼中见过这样可怕的表情。
      
      言邱乖巧地和纪夫人打了声招呼,随后在心里腹诽道:还是个亲妈粉。
      
      纪星岚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他们明明只有三个人,却占用了一张长长的西式长餐桌,桌上已经摆着鹅肝酱和熏鲑鱼。
      
      言邱不习惯吃西餐。他从小到大吃得最多的就是中国第九大菜系——食堂菜。
      
      他对吃没什么追求,最喜欢吃的是路边摊大排档,但是显然这些地方和他如今准纪家少夫人的身份不符。
      
      拘谨的吃饭让言邱很不习惯,面前放了三副刀叉,他也不知道该用哪个,随便抓起一个叉子吃。
      
      主菜上桌之后,纪星岚也注意到了言邱艰难斗争的模样,主动帮他把牛排切成块,把澳洲龙虾肉都仔细剔出来,还顺手给他倒了小半杯葡萄酒,可谓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就差给他擦嘴了。
      
      言邱接过酒杯,和他对视了一眼,恍惚间竟然感觉到了一种以假乱真的温柔。如果换个Omega来,被纪星岚用这种方式对待,肯定已经晕得找不着北了。
      
      可惜面对他的是言邱,言邱只会在心里冷笑。
      
      演得太假了吧。
      也就能糊弄一下有cp滤镜的纪夫人。
      
      虽然纪星岚是有那么一点点帅,但是言邱有直男审美护体,不为所动。
      
      饭吃到一半,纪夫人接到了她老姐妹约去美容院的电话,这才想起来她今天急着来看言邱,连护理都忘了做,没等甜点上桌,急急忙忙就先走了。
      
      临走前,纪夫人还给了他一个飞吻:“妈妈过两天再来看你,我的小甜心!”
      
      佣人都站得很远,“小甜心”言邱专心致志地扒拉着蔬菜沙拉和冰淇淋球,纪星岚忽然开口:
      “言邱。”
      
      “嗯?”言邱没回过神,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纪星岚表情冷了下来,僵硬地问:“我叫你了吗?”
      
      言邱一怔,低下头“切”了一声,手心里却已经冒出了冷汗。
      
      就算他心再大,也觉得不对。
      
      他以为自己演技可以的啊,不会这么快就露馅了吧。
      
      言邱心虚地拿眼睛偷瞄餐桌对面的纪星岚。他该不会是真的知道什么了?
      
      但是纪星岚没什么表示,好像刚才的事都只是言邱的错觉一样。
      
      言邱巴不得他把这件事揭过去,也埋头吃饭不敢再提。
      
      好不容易吃完晚餐,言邱正准备溜,纪星岚忽然叫住了他。
      “吃好了吗?”
      
      言邱点点头,眼睁睁看着纪星岚抓起了餐巾——好像还真要给他擦嘴。
      
      言邱吓了一跳:“演够了吗,你妈都走了。”
      
      纪星岚笑笑,把手里的餐巾丢到了一边,恢复了正常的神情:“洗完澡到我房间里来。”
      
      纪星岚嘴角的那一抹笑意令言邱很不安。在言邱狐疑的注视下,他气定神闲地撂下了刀叉,自顾自地用毛巾擦手。
      “一定要来,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
      浴室的暖气开得很足,敞亮的灯光被镜子反射得有点晃眼。
      
      言邱屈着腿坐在浴缸里,慢悠悠地把水往自己脖子上泼,让晶莹的水珠顺着脖颈和一身细腻的肌肤滑下来。
      
      白天被纪星岚用力抓过的手腕上,现在有了两道淡红的淤痕,烙印在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就好像受到了什么虐待。
      
      言邱皱眉看着自己的手腕,越发不满意这具Omega的身体。
      眉眼是挺漂亮,但是没多少阳刚之气,浑身上下找不出几处有肉的,皮肤比姑娘还白嫩,稍微一碰就淤青,真的是个娇生惯养的瓷娃娃。
      
      言邱从浴缸里爬出来擦身子的时候,对着镜子沮丧地看着自己的身材。一米七多的身高对于Omega来说不算矮,甚至他腿的比例还很修长,但是站在纪星岚那样的Alpha面前,根本不够看。
      
      可是他跟纪星岚确认了,自己的的确确是死了,尸体早都火化了,找回原来的身体是彻底没戏了。
      
      言邱在浴室里洗了很久,纪星岚怕他是在浴缸里溺水了,于是过来敲了敲门:
      “怎么这么慢,等着我进去帮你洗吗?”
      
      言邱一个哆嗦,匆匆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没有,马上就好了,你走开点!”
      
      纪星岚不置可否,只说:“快点。”
      
      等到言邱匆匆擦干身子,披着浴袍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人了。言邱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滴水的头发,一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想起纪星岚的态度,显然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他说。言邱把头发擦得半干,还是走进了隔壁纪星岚的房间。
      
      纪星岚点了盏台灯,坐在窗边看书。
      
      听见开门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见站在门边的言邱,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洗过澡了?”
      
      言邱点点头,坐到双人沙发上,顺手抓过抱枕放在腿上。纪星岚朝他走过来,埋头在他颈间嗅了一下。言邱身上是沐浴露清爽的香味,混合着信息素淡淡的柑橘味。
      
      “干什么?”言邱见他凑过来,立刻缩了缩脖子,把他推开。纪星岚也不生气,眼里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扭头走到柜子那边去了。
      
      因为长时间待在封闭的浴室里,言邱的嘴唇湿润鲜红,脸颊上由于轻微缺氧产生了淡淡红晕。擦得半干的发梢还在滴水,几乎把他的前襟打湿了。
      
      纪星岚把书丢到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扭头对言邱说:“手伸出来。”
      
      这人忽冷忽热的态度有些捉模不透,让言邱有点心虚。
      
      言邱咬着牙,慢腾腾地把手伸出来,看着纪星岚朝他走过来,然后——跪了下来。
      
      言邱吓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言邱自上往下只能看见他的金发和左耳戴着的一枚耳钉。
      
      纪星岚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动作自然地捧过他的手,轻轻卷起他的袖口,露出了白皙手腕上的一道红痕。
      
      言邱也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刚才就注意到了这淤痕,没觉得有多疼,反而觉得Omega的皮肉太娇弱了。
      
      不过当纪星岚用手指轻柔地抚过那道红痕的时候,他还是装作很疼的样子,蹙眉“嘶”了一声。
      
      少年Omega垂着纤长的睫毛,上面还湿漉漉地沾着些许水雾,像是被弄哭了一样。果然,纪星岚眼中闪过一点疼惜的表情,手里的动作也放缓了不少。
      
      言邱垂眼看着面前的人,心里偷偷冷笑。
      
      现在知道心疼了,那之前是谁把他手腕掐红的?
      
      纪星岚拿着一个小瓶子,用棉签蘸着给他上药,细细地涂抹了一圈,然后用裁剪成长条的薄纱布在他纤细的手腕上包了一圈。
      
      药膏凉丝丝的很舒服,言邱感觉上了药的地方微微发着热。纪星岚又抓过他的另一只手腕,如法炮制地帮他上好药。做完这些,他这才放开言邱的手腕站了起来。
      
      看着手腕上薄薄的两圈纱布,言邱觉得有点不习惯。
      
      纪星岚这种态度,总觉得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过好歹是受了人家的照顾,言邱干笑了一声:“想不到纪少爷还会照顾人。”
      
      “很少。”纪星岚把药瓶放回抽屉,言邱忍不住盯着他修长的手指,“看在你是我未婚妻的分上,对你好一点。”
      
      言邱不大乐意地撇了撇嘴:“喂,你闹够了吗。闹够了去跟你妈说一声,我们不能结婚。”
      
      “谁说不能结,”纪星岚一挑眉,“当我的Omega不好吗?”
      
      撞上他戏谑的目光,言邱心头一颤,在心里暗骂一声后猛地别开眼去。
      
      “当你个头啊,你快去跟你妈说一声,我不能跟你结婚。”他佯怒道。
      
      纪星岚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拉上窗帘,把零星的路灯和皎白的月光隔绝在外。
      
      “不行,你必须跟我结婚。”他的语气温和中透出不容置喙的肯定。
      
      说着,他走到言邱面前,一手撑住言邱身后的椅背,慢慢朝他俯下身来。
      
      言邱往后缩了缩,眼睁睁地看着纪星岚伸手挑起了他的下巴,很温柔地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言邱僵住了。
      
      纪星岚怎么又亲他!过分了吧啊喂!!
      
      “你必须跟我结婚。”
      金发少年眼神闪烁,深邃的眼眸透出强到可怕的占有欲和隐忍绝望的爱意,让言邱恍惚间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轻而易举地把言邱掀倒在沙发上,随后提起膝盖,把一条长腿直接压在他身侧,伸手撩起他的衬衣。
      
      在言邱茫然的眼神中,少年温热的手掌轻轻覆上来,坦然一笑说:
      “你这里有我的孩子,难道这也能忘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言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猛男校霸,就是个仗义的小直A,这篇文也并没有打过强强的标签。
    然后,他要真不喜欢没人能真的强迫他,小情侣间的趣味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