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牛鬼蛇神生存手册》顾念之 ^第93章^ 最新更新:2018-07-22 20:01: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3、未解生死 ...

  •   梦境由上而下剧烈震动起来,那种强烈的抵触感再次从四面八方袭来,掠夺着空气挤压着空间,钱源跳下神台,一手背到身后撑住台子边沿,稳住一阵阵脱力的身体。
      
      原本对他视若无睹的人们像是终于发现,突然齐刷刷地看过来,所有目光都聚焦到一处,带着冷冽的锐意,从各个方向密密麻麻地扎过来。下一刻,不必号令也不必牵头,这些人整齐划一地蜂拥过来,手中或刀枪或木棍,不约而同地高举于顶,全部指往他的方向。
      
      钱源心头咯噔一声,他的行为刺激了这个梦境的自我保护,这些潜意识而生的心魔,出于保护领地的本能,此刻只想撕碎他抹杀他,把他彻彻底底毁掉!
      
      黑压压的人群逼压过来,遮挡住外面光景,他看不见那个广袖宽袍的仙人,听不见他的声音,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自己。
      
      钱源不顾一切地想往外冲,这些人却围住了他,围得水泄不通,没等他反抗就有人重重一拳打过去,牙咬破唇舌,血腥气从嘴角透出来,在他脸上画出殷红的线,像洁白无瑕的瓷器上,一道显而易见的裂纹。
      
      钱源本就气力不济,当即被打得身体一歪连连踉跄几步。周围没有可依靠的东西,他下意识抓了把,抓住一只冰冷冰冷的手,又很快被挣开,被反手攥住手腕,尖利的指甲一下扎进脉搏。见一人得手,剩下的人更加肆无忌惮地撕开最丑恶嘴脸,钝器砸向脊背,钱源几乎听到骨头砸断的声音,刀剑锋刃划开手臂、腿脚,一杆□□直刺进心口,血顿时喷涌而出,溅了那些人满头满脸。
      
      钱源半跪在血泊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支撑,他一手紧紧按住胸口,努力在人群的缝隙中寻找:“赵……月……白……”
      
      下一秒,一块大石冲着他的头颅砸过来,他避无可避。
      
      “赵……月……白……”
      
      急袭而来的大石忽然顿住,就停在额头上方一厘米的位置。钱源吐出口血,强撑着站起来:“赵月白……我……我来……带你回去……”
      
      像是时间凝滞,所有人僵直原地保留着刚刚的动作,钱源拨开停顿的人流,一步一步向外面走去。他浑身上下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没一块好肉,血从头到腿一刻不停地向外淌,在地上积起一滩又一滩的血迹。他走得很慢,每一步却稳稳当当地朝着一个方向。而那一串血色脚印的尽头,有一个人正呆呆站在那里,眼底的赤红已经褪去,留下的是迷茫不解,神情恍惚。
      
      钱源走到他面前,用尽全力抓住他的手:“醒一醒……好吗?”
      
      飘忽的目光终于落到他身上,赵月白像是用了很久才辨认出他是谁,骤然睁大了眼难以置信地喃喃出声:“钱……源……?不……不可能……”
      
      钱源笑起来,用力一拉,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住:“怎么不可能……我就在这里,我来带你回去……”
      
      赵月白愣愣地任他抱着,没有推开也没有别的动作,一直到察觉钱源的身体正一点点下滑,他才如梦初醒,慌得一把托住他:“你……你怎么了?!”
      
      “没……没事……”伤口蚕食着神智,纵然明知是梦境,浑身上下的剧痛还是抽走了所有力气,空气也在抽离身体,神经都被痛觉麻木,钱源想说只是做梦,醒来就好,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发不出声音,只能拼着最后的力气握着他的手。
      
      眼看着他面色迅速灰败下去,赵月白像是见到了最为恐惧的事,止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
      
      所有人转过身,目光冰冷地盯着他,穿透他道貌岸然的皮囊,直看进他心底最深处的隐秘。
      
      赵月白就在这些目光之下抬起手,缓慢而坚定地与他十指相扣,掌中灵光汇聚,凝成汩汩细流,沿着血脉经络注入他心口眉间。
      
      灵炁化雾,蒸腾着蒙上双眼,而在朦胧之间他似乎看到面前财神殿突然瓦解,所有百姓都变作魂灵漂浮在周围。身处之地变作九天,一座高台拔地而起峨峨高耸,云层滚滚会聚于此,雷电隐隐,就在高台之后。
      
      天刑台。
      
      而在台边,生长出了一簇又一簇的青翠嫩草,在这等肃杀之地依然生机勃勃。
      
      那些仙草时远时近,似乎触手可及,赵月白望着不断蓄力的天雷,突然想起当年说给小仙童的传说。
      
      “元始圣仙草生死人肉白骨,哪怕你魂魄碎成渣都能给拼回来,乃是超脱生死的至宝!”
      
      他苦笑一声,伸出手去,一把攥住了仙草。
      
      轰然雷鸣,九天震怒,有什么即将落下。
      
      赵月白不管不顾,五指一收,将仙草捏成齑粉,转而就想喂给钱源。
      
      递过去的手却被抓住,钱源奄奄一息,望着他嘴唇翕动,似在说:不必。
      
      赵月白低下头,轻轻闭了闭眼:“救你有愧苍生,不救你有负我心。”
      
      钱源执拗地摇头,挣扎着撑起身子,轻轻挣开他的搀扶,摇摇欲坠站在他面前,颤抖着捧起他的脸,万分虔诚地吻下去。
      
      刹那风呼海啸天地崩摧,轰鸣声中,赵月白听见他魂魄的声音:
      
      “跟我走,离开这里。”
      
      “停下来,相信我。”
      
      赵月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忽然全身放松下来,把整个梦境支配权拱手相让。
      
      云破雾散,天光大亮。
      
      .
      
      赵月白睁开眼,阳光穿过四窗岩的洞口照进来,轻柔地打在他脸上,在他眼前织成如丝如纱的屏障,将一切都笼罩得模糊而温柔。他抬手在眼前挡了挡,后知后觉发现竟不再是漆黑一片,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至少,已经能看见轮廓。
      
      那个轮廓在他面前俯下身来,半跪在他面前就如梦里那样,拾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柔声说道:“是我。”
      
      赵月白忽然就眼眶一热,竟有流泪的冲动。
      
      商钺在他们身后用力咳嗽:“喂,我还没死呢。”
      
      钱源回神,安抚地拍了拍赵月白,转身把他揽到身后嬉皮笑脸着拍马屁:“多谢山神英明神武的引魂香,没有它我们可能就困在梦里出不来了。”
      
      商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看向赵月白的眼神略显复杂:“我说……你以前是怎么修成神仙的?生死之事应该早就看开了才是,怎么到现在还会为这个迷局?难不成你从没亲历过乱世?”
      
      赵月白惭愧:“确实……没有……”
      
      商钺默然片刻:“你修了多少年成仙的?”
      
      赵月白想了想:“二百年。”
      
      “不对啊……”商钺负着手踱来踱去,“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两百年怎么着也会遇上一回分治乱世,你怎么会一次都没有亲历过?没看透生死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仙?”
      
      赵月白茫然地怔愣一会,闭起眼细细梳理着自己从入道到成仙,究竟修了些什么、参悟过什么。
      
      “我尚无知觉时就没了父母,是师父捡了我,将我养大。”
      
      “师父生性豁达,教会我许多东西,就连如何面对生死,也是他教我。我亲眼看他跟着鬼使无常离开人世,他与我说,生与死不过是首尾相接的轮回,结束亦是开始。”
      
      “师父离开后,我入红尘游历,当时正是治世,泱泱大国万方来朝。我在盛世中活过凡人的几十年,自以为看透红尘,俗世万端于我并无特别,也并无留恋不舍之处,便入了山林潜心修行。”
      
      “修行几十年,渡了第一个天劫,再次出山后,世间又是盛世。有人告诉我十几年前曾逢乱世,我见乱世之后山河重修,凡人历经再多战火再多苦痛,依旧能够重新站起,重整家园,便……放了心,游历一番后再次入山……”
      
      “我并非没有经历过山河破碎,只是从来旁观,那些逝去的性命于我而言就如花出去的银两铜钱,失去时固然可惜,但也终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我曾以为,凡人生生不息,天道循环往复,世事便是如此,不必因一人一物伤怀,不必为一事一时拘泥……”
      
      “我从未意识到……观世镜上生生死死瞬息而过,对于凡人而言,是多大的苦痛。也从未意识到,无能为力,是种什么感受……”
      
      赵月白垂下头,苦笑着自嘲:“我不是个好神仙……成仙全赖幸运,教授黄鼠狼时振振有词煞有介事,但实则,这些道理我自己都不懂……”
      
      商钺没有接话,心有戚戚地一撩袍子坐下,看着四窗岩外的松山竹海出神。
      
      钱源不懂神仙之事,本来还指望着商钺能安慰两句,没想到他也一声不吭,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入定反省的模样。无奈之下,他也爬上石床,坐到他们身边,转脸看着那两人,几次欲言又止。
      
      商钺不耐烦,头也没回:“有话就说有五谷浊气就放。”
      
      钱源思忖好一会,没问商钺,只是认真地望着赵月白,轻声问他:“明天,我可以带你去个地方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