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Chapter 11 ...

  •   “对。”
      
      夏安抬起头,再度望向叶矜。
      
      两人眼神在车内后视镜中短暂相遇,夏安张唇欲言又止,只见那双眼睛波澜不惊朝自己淡淡一瞥,又继续专注于正前方。
      
      得到叶矜肯定后,叶晚越发为自己的聪明而洋洋得意,“小夏阿姨,我们说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妈妈女朋友,晚晚的妈妈了~~~”
      
      这孩子……
      
      夏安头一回被个小屁孩难住,她脸上挂着的笑十分无奈,此时再看看驾驶座上的叶总,依旧保持女神姿态心无旁骛开着车,丝毫没有打算对叶晚解释什么。
      
      “晚晚,”夏安在心中酝酿措辞,耐心道,“女朋友是不可以随便给人做的。”
      
      “可是,”叶晚眉头一皱,十分认真说道,“阿姨已经答应我了。老师说做人要言而有信,不可以撒谎骗人的。”
      
      夏安在心里默默竖起大拇指,小小年纪,逻辑满分,不愧是叶总的闺女。
      
      叶矜表面虽然专心致志开着车,但事实上一直关注着后座一大一小的对话,看到平时在夜店和人侃侃而谈的夏小姐,现在却被个四岁小孩问到答不上话时,叶矜嘴角难得略过一抹笑意。
      
      “小可爱,阿姨也很想答应你。但是……”夏安顿了会儿,余光不自觉望了望前排开车的叶矜,“要互相喜欢才可以做女朋友,知道吗?”
      
      叶晚小脾气也挺倔的,听到这个回答便有些不开心了,她朝夏安撅了撅嘴,“阿姨难道不喜欢我妈妈吗?”
      
      夏安不知怎么继续解释下去,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班上其他小朋友都有两个家长的,就我只有一个妈妈,他们还笑话我,问我为什么只有一个妈妈,”叶晚说着沮丧低下了头,声音也变得小了,口吻特委屈,“我怎么知道……”
      
      夏安揽过叶晚抱在怀里,心疼揉揉她的小脑袋,垂眸若有所思。十一岁时,她母亲就离家走了,再没回来过,这种感受她了解,也清楚这对一个孩子的心理影响有多大,更何况叶晚还这么小。
      
      叶矜听到叶晚委屈的口吻时,神情黯然,她把叶晚从福利院接回家,一切都提供最好的,唯独没能满足小孩子最基本也最渴望的愿望,一个完整的家庭。
      
      “阿姨以后常来陪你玩,好不好?”
      
      叶晚不言语,将头扭向一旁。
      
      似是赌上气了。
      
      夏安继续哄着,“我给晚晚带好吃的。”
      
      十字路口,红灯。
      
      叶矜踩了刹车。
      
      “不要,我就要妈妈……”一向乖巧的叶晚固执又任性地对夏安说着,有点不依不饶。
      
      叶矜微微转头,带着点轻微呵责,“晚晚,别闹了。”
      
      叶晚只是闷了会儿,又说道,“晚晚不闹,晚晚乖。”
      
      然后归于沉默。
      
      夏安低头摸摸叶晚的脸蛋,年纪小小就这么懂事,未必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十分钟后,先送叶晚到了幼儿园。
      
      叶矜解开安全带,背对夏安道,“你在车里等会儿,我先送她去学校。”
      
      夏安看了眼还在失落的小不点,“一起吧……”
      
      叶矜没回应,但夏安知道叶总这是“随便你”的意思。
      
      十月了,夏天的气息越来越淡。
      
      这绝对是所贵族幼儿园,夏安从门口停的这一辆辆豪车就能看出。
      
      叶矜牵着叶晚走得稍前,一个优雅,一个可爱。夏安看着一高一低的背影,快步追了上前,三人肩并肩走着。
      
      来送孩子上学的,不少是一家三口同行,也难怪小家伙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晚晚?”夏安见叶晚还垂丧着脑袋,于是弯了弯腰,笑着轻轻拉过那只小手,温柔握在自己掌心。
      
      叶晚惊讶抬头,尔后终于绽开笑容。
      
      左手右手都可以被牵着,真好,叶晚瞧着夏安,一双眼睛又笑成了月牙儿。
      
      叶矜转头时,夏安正垂眸笑着,温柔如和煦清风,而昨晚,她还明明坐在街头的座椅上,一个人楚楚可怜。
      
      目光又落在夏安眉目间。
      
      素来对人不置可否的叶矜,私心觉得,她笑起来好看。
      
      “妈妈再见。”叶晚松开叶矜的手,挥手告别,只是另一只手还是牵着夏安,“阿姨……”
      
      夏安见她好像有话要对自己说,于是半蹲下身,“怎么了?”
      
      叶晚看了叶矜一眼,然后趴在夏安耳畔悄声说着,“你可不可以喜欢我妈妈?我妈妈很好很好的,我不想看她总是一个人。”
      
      小孩用软糯的声音,单纯而认真地说出这些话,戳中了夏安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她盯着叶晚满怀期望的眼眸,也凑到对方耳边,耐心低语,“会的。会有人喜欢你妈妈,会有人陪着她,她不会一直一个人。”
      
      “真的吗?”
      
      “阿姨不骗你。”
      
      叶晚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竟大着胆子亲了亲夏安的脸颊,“谢谢阿姨。”
      
      “乖,上课去吧。”
      
      叶矜站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小家伙才和夏安见过几次面,现在又亲又抱又撒娇,不得不说,夏小姐哄孩子倒是挺有一套。
      
      送了叶晚,夏安和叶矜安静往回走。
      
      “她刚刚跟你说什么?”叶矜还是好奇问了。
      
      “她说……”夏安想了想,一笑,“她说她爱你。”
      
      叶总给夏小姐投了个叶氏冷眼,显然不信。
      
      “晚晚真的很懂事。”
      
      “我知道。”
      
      两人走到车旁。
      
      夏安看了看不远处的公交车站,便停下脚步,她还是不太习惯麻烦别人,就算是些小事,“我从这儿自己回去就可以,不用麻烦……”
      
      还没说完。
      
      “顺路而已。”叶矜道,“上车,我赶时间。”
      
      几乎是命令式口吻,可能是高层领导当惯了吧,夏安想。
      
      夏安钻进副驾驶,扭头一看,叶总脸上依然是一副“跟你不熟”的神情,看不出她心情好坏。夏安耐不住心里的吐槽,既然赶时间,又何必送自己呢……
      
      只剩下她们两人后,对话少得可怜。
      
      夏安不知道叶矜是对自己这样,还是对所有人都这样。
      
      气氛好冷,比车里的冷气还冷。
      
      夏安尴尬摸了摸胳膊,然后没过多久,她就注意到叶矜将冷气开小了些。
      
      “我不冷。”夏安终于找到话题。
      
      叶矜沉默好几秒,才说,“我冷。”
      
      “叶总,晚晚她爸爸……”夏安试探着开口,在叶矜看了自己一眼后,夏小姐又把话咽回了肚子里,这个问题的确太私密了,对方也没打算主动提及。
      
      夏安扭头望向车窗外,心不在焉看风景,当做刚刚什么也没问。
      
      “晚晚是我领养的。”叶矜目视前方,主动说道,“不要让她知道。”
      
      “嗯。”夏安回过头,挺意外叶矜突然对自己解释。聊天短暂停顿几秒,夏安又开口问道,“你没打算找另一半吗?我是说,认真找的那种。”
      
      夏安突然这样问,是因为看得出来,晚晚真的很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像叶总这样优秀的女人,肯定不缺追求者。
      
      叶矜握着方向盘,“夏小姐,这好像与你无关吧。”
      
      “……”
      
      聊天结束。
      
      接下来十几分钟的车程,车内保持了十几分钟的安静。
      
      夏安想着心思,她第一次见叶矜时心里想的那个问题,她越发好奇了:什么样的人才能走进这样的女人的心?
      
      她很优秀,但更让人遥不可及。
      
      夏安悄悄看了眼叶矜,似乎明白叶总一直单身的原因了……
      
      嗯,情有可原,也难怪她四岁的女儿都替她操心。
      
      夏安下车前,叶矜想提醒她再好好考虑协议结婚的事,话到嘴边,还是没说。
      
      ——
      
      长南医院住院部,十楼血液科。
      
      “……抱歉啊经理,我今晚还是不能来。”夏安站在走廊尽头打着电话,“最近晚上都比较忙,实在抽不出时间。”
      
      “夏夏,我看你在这边干的不错才劝你的。你干脆把你现在的工作辞了,在我们这边全职,以你的能力,我保证你待遇差不了,绝对比现在挣得多。”经理也不知道夏安其实还是在读研究生,他只知道这姑娘生得一副好模样,不去做全职真是浪费人才。
      
      夏安谢了对方好意,还是婉拒了。
      
      1007病房,病床上的中年男人刚做完第五次化疗,脸色苍白看不到血色,已经憔悴不成模样。自去年慢粒急变后,夏河先就没有离开过病床。
      
      “爸,吃点东西吧。”晚餐是夏安从医院食堂打包过来的。
      
      夏河先在夏安身后仔细看了看,确定只有夏安一个人,有些失落,“小振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夏安拉了把椅子在病床旁坐下,敷衍答了句,“可能忙吧。”
      
      自从那晚过后,唐振没再去科室找过她,后来在医院见过一次唐振,不过两人没说话。
      
      夏安反倒觉得这样正好。
      
      “他都好几天没来了。”夏河先忧心忡忡,以前唐振可是天天都来的,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又问夏安,“你是不是跟他吵架了?丫头,要是、要是闹别扭,你就主动道个歉……”
      
      “爸,我求求你了,你别什么事都去麻烦他。”夏安打断夏河先,她不止一次交代,“人家没有义务帮我们。”
      
      “怎么能叫麻烦……”夏河先轻声嘀咕,“他都答应我了以后会照顾你。”
      
      夏安耐着性子,“我跟他什么关系,你就让他照顾我?”
      
      “小安,你别这么犟,爸也是为你好啊。万一我不在了,也有人可以照顾你,我好安心……”夏河先就盼着夏安能和唐振在一起,唐家条件还过得去,唐振知道他们家的情况,依然愿意娶夏安,要是女儿嫁到唐家,可以少吃多少苦。
      
      “老夏,你就好好准备手术,然后等着出院,别一天到晚瞎想,你让我放心点行不行?”
      
      “你不要小振的钱,哪还有钱给我做手术?”夏河先性格懦弱,又拿不定什么主意,否则当年也不会就那样让老婆给跑了。
      
      “奖学金和做项目的补贴,够了。”夏安随口一说,反正夏河先也不了解具体情况。
      
      夏河先思来想去,“你和小振结婚吧,不然我、我真的没办法安心做手术……”
      
      “你做手术跟我和唐振结婚有什么关系?”
      
      “你一个人负担这些,压力得有多大?不行,我不能拖累你……要么、要么咱不做这个手术了。”夏河先嘴里直念叨着,如果自己不做这个手术,夏安基本就没了负担,他何必做手术呢?他这条命就算捡回来,也是个累赘。“我不做手术了,没必要,咱不花这个钱。”
      
      越说越离谱。
      
      夏安下唇都快要咬破了,她无奈望着夏河先,都这个节骨眼了,“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我……”夏河先说来说去还是那几句话,“你可以给小振一个机会啊,先不提结婚,你们可以在一起试试。”
      
      夏河先不知道自己还落下多少日子,他真心希望夏安可以找个依靠,不要过得像现在这样苦,而唐振对夏安的好,他也是看在眼里的。要是夏安能和唐振在一起,说句不好听的,他死都瞑目了。
      
      夏安明白夏河先的想法,一方面是希望早点看到自己有个归宿;另一方面,他是希望有人和自己一起承担经济压力,如果和唐振在一起了,唐振帮衬自己显得名正言顺。但夏安还是直言,“我不会跟唐振在一起的,你也别抱这个希望。”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呢?”夏河先抓着床单,急了,“你…… 你答应跟小振在一起,我就答应做手术。”
      
      “爸?!”
      
      夏安冷静想了片刻,“我跟你直说吧,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夏同学:给老婆打电话,领证去。
    老叶就是看着面瘫,其实超可爱的,闷骚傲娇的宠妻狂魔
    前期可能慢热了点,后边两个人超甜超宠的!!!
    最后表白一下wuli晚晚,好可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