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Chapter 12 ...

  •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夏安说着,脑海里不自觉浮现起那张清冷漂亮的脸,她低头将晚餐粥点在移动餐桌上摆开,煞有其事道,“所以你不用再撮合我跟唐振。”
      
      “你有女朋友了?这、什么时候的事?”夏河先对夏安突然冒出来的女朋友颇为惊讶,他就是见女儿一直单着,才费尽心思想撮合夏安和唐振。
      
      关于与唐振结婚这件事,夏河先不止一次提起。
      
      夏安头疼自己与唐振的关系,很大程度是因为夏河先的干涉,她刻意和唐振拉开距离,避免误会,可夏河先却把唐振默认作了准女婿。
      
      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
      
      “谈了挺久了,没跟你说而已。”
      夏河先盯着夏安眼睛许久,“丫头,你是骗我的吧?”
      自己女儿,多少了解。
      
      “我骗你作什么,你真以为手术费我一个人拿得出来?”
      
      “真谈女朋友了?”夏河先听夏安这样一说,倒开始有几分相信,毕竟夏安还是学生,一个人怎么负担得起这高昂的治疗费用?“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过……她知道咱家情况吗?”
      
      “她知道。”
      谎话越扯越远。
      “那这姑娘对你还挺用心的……”夏河先愣了愣,又碎碎念叨。
      
      夏河先一直自责,他是个没用的男人,没文化也没本事,当年查出慢粒,老婆就离婚跟人跑了,第二年在工地干活又废了一条腿,此后粗活累活都做不了。
      这种家庭条件下,夏安不得不很早就出来谋生计,甚至补贴家用。
      女儿很优秀,人也生得漂亮,但凡放在普通家庭都前途一片光明,可她偏偏做了自己的女儿,生下来就是吃苦被拖累的命。
      
      所以夏河先愧疚,大半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
      
      “她对我很好,我们……打算结婚的。”夏安自然明白夏河先希望她和唐振结婚的用意,无非是心里放不下自己,大概说自己有归宿了,才是解决这个棘手问题的最佳办法。
      否则,她父亲总想把她往唐振身边推。
      
      “打算结婚?”
      
      夏安点头,“嗯。”
      
      夏河先想想也是,如果不以结婚为目的,对方又怎么肯为自己垫手术费,“对你好就行,好就行……”
      
      男人卑微而笨拙地重复着这句话。
      
      夏安将粥送到夏河先嘴边。
      
      “可以带她来,让爸见一见吗?”甚至在女儿面前,夏河先也是极度自卑。如若不是他的懦弱自卑,也没有夏安的独立要强。
      一个家至少要有一个人能顶事。
      
      “先喝粥。”夏安没正面回答。
      
      夏河先没继续说话,心想倘若见面,自己又得给女儿丢面子了。默默喝了小半碗粥后,夏河先还是禁不住恳求说到,“我看还是让我见一面吧,我好安心……”
      这样说,一来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夏安,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个女朋友;二来要是女儿真处对象了,还打算结婚,那自己至少也得见一面,了解了解情况。
      
      手术前心态很重要。
      夏安见他整天思前想后的模样,低了低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答道,“知道了。”
      
      ——
      
      晚十点,实验课结束。
      一群白大褂陆陆续续走出实验室。
      
      “夏安。”夏安被导师叫住,“看你最近有点不在状态啊,是不是太累了?虽然医院工作忙,但学业也不能松懈,大家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嗯,谢谢老师关心。”
      
      出了实验室,夏安往宿舍方向走去。
      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今晚的确很不在状态。
      
      走过湖畔,夏安顿下脚步,倚在栏杆旁安静吹着晚风。湖面水波荡漾,映衬着一座座实验楼的倒影,她认真望着,心绪却在其他地方。
      
      低头翻开手里的笔记本,夏安从夹页里拿出一张纸条,摊平后仍有些发皱,纸上隽秀的字迹被水渍浸润开,一串模糊的手机号码。
      
      三天前,叶矜给她的,她没扔。
      这三天,夏安攥着这张纸条,纠结过许多次。
      
      盯着手里的纸条,夏安的想法动摇了。
      协议结婚,其实未尝不可。
      毕竟叶矜需要一个名义上的伴侣,而她也需要。说起来,还能了了梁老太太的心愿……
      
      “夏安……”
      夏安抬头,又再遇了唐振,她把纸条捏进手心,然后直起身,继续往宿舍方向走去。
      
      脚步声紧跟在身后。
      过会儿,唐振疾步走到夏安面前,一面倒退走着一面解释,“对不起,我那晚太激动了。”
      “没事。”夏安轻语一声,绕过唐振继续往前走。
      
      “那不是你女朋友,对吧?”这几天唐振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他喜欢夏安这么多年,夏安身边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时刻关注着,夏安有了女朋友,这么亲密的关系,他没理由丝毫察觉不到,“我从来没见过你跟她在一块儿。”
      
      那晚他正在气头上,夏安说什么也就信了。
      
      “我跟她约会的时候,难道要告诉你吗?”夏安笑道。
      听到这句话,唐振非但不生气,反而释然道,“我送你回宿舍。”
      如果那女人真是夏安女朋友,怎么都没有再出现过?唐振越发觉得夏安在撒谎。
      
      夏安不再理会唐振,自顾自地走了。
      
      回到宿舍,一片漆黑。柯若初今晚又是跟了晚班,要明早才回来。
      
      夏安疲倦在书桌旁坐下,开了台灯,再度拿出那张纸条,支着脑袋盯了半晌后,她握着手机,对照那串数字拨了出去……
      
      电话那头,提示音嘟嘟在响。
      一声,两声,三声……
      夏安手心攥着一支笔,指尖掐着,眼睛盯着书桌前的一大摞书,浮想联翩。
      
      所以连恋爱都没谈过,就要结婚了?
      听起来,就跟做梦似的。
      夏安低头望着书本上的小方块字,满脑子想着的却是叶矜的脸,和她结婚?尽管是协议结婚,那她们也是彼此名义上的妻子。
      此时的心情,除了复杂还是复杂。
      
      那头依旧没人接。
      夏安举着手机,咬唇等了半天,结果等来一个无人接听。
      难道睡了?
      
      浴室,水汽朦胧。
      温水冲刷开泡沫,慢慢淌过凹凸有致的身段,叶矜站在淋浴头下,细细冲着身子,突然又想起那张清纯无害的脸,算来也好几天了吧,对方还是没有联系自己。
      
      对于夏安,叶矜发现自己频频判断失误。不过既然对方无心,她也不会强求。
      
      洗完澡,叶矜裹上浴巾走出浴室,等擦干身子换上睡裙后,才发现私人号码有一个未接来电。
      而且,是一个陌生来电。
      
      叶矜盯着那串号码,繁闷的心情忽而变得轻松,她直接回拨了过去,将手机贴在耳畔,顺势在床上坐下,身子半倚着床头,然后静等对方接听。
      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很容易猜出,毕竟这个私人号码,叶矜不轻易给人。
      
      十一点,夏安还在温书,尽管目光从一行行密密麻麻的专业术语上扫过,一个字也没记住,但还是在“认真”看着。
      打了那通电话以后,心不在焉。
      
      夏安左手摸过手机,想要不要回拨时,手机屏幕忽然亮了。大概那张纸条看了太多遍,所以这串号码夏小姐非常眼熟。
      
      随着手机震动,心跳有微微加速。
      滑动接听。
      对方没开口,夏安一秒过后才说,语气还算淡定,“叶总,是我。”
      
      果然是这个声音,叶矜垂了垂眸,轻语,“我知道。”
      
      对方一说话,夏安愣了会儿,许是到了深夜,她的声音显得特别轻柔,不似先前那般清冷,像是在自己耳畔说着悄悄话,换句话说,有些撩人。
      
      “我考虑过了……”前些天还信誓旦旦拒绝,今天又主动联系,夏安也是要面子的人,不得不说,这通电话让她有些许尴尬。
      
      “愿意吗?”叶矜打断夏安,直接问道,她办事向来讲究效率,只问重点。
      
      这时候干脆果决点反而没那么尴尬,夏安也直说道,“愿意,但我有个要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