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Chapter 10 ...

  •   
      “你们早点休息啊。”老太太正心花怒放着,笑眯眯拉着叶晚回房去。
      
      “奶奶,其……”夏安欲要解释什么。
      
      “我解释就行了。”叶矜低声叫住夏安,看了看她被雨打湿的头发,“你住二楼卧室,我带你去。”
      
      这套别墅是叶矜为了梁老太太养病新买的,她们也刚搬进不久,周遭安静空气也好,适宜疗养。
      
      站在玄关,夏安脱下有些磨脚的高跟鞋,换上一次性拖鞋。
      
      这双脚纤瘦,骨感而漂亮,叶矜只是低头那一眼,就瞥见夏安被高跟鞋磨破的脚后跟,因为皮肤细白,所以颇为显眼。
      
      二楼客房,抵得上学校两间双人宿舍。
      
      “洗漱用品等下送过来。”站在门口,叶矜说完,转身朝二楼另一个房间走去了。
      
      夏安望着对方漂亮的背影,“叶总。”
      叶矜慢下脚步。
      夏安声音不大不小,“谢谢。”
      叶矜顿了片刻,还是侧转过身道,“我说的事,你好好考虑。”
      夏安垂了垂头,没说什么,随着轻轻的关门声响,只剩她一人。
      
      “咚咚咚——”
      几分钟后,房外响起敲门声,夏安拉开门,送东西来的是保姆周姨,“夏小姐,这是洗漱用品,您早点休息。”
      
      “谢谢阿姨。”夏安接过,除了洗漱用品和睡衣,还有一小盒药膏,仔细一看,散淤青用的。
      
      关上门,夏安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轻轻一碰有些吃疼,她又想起叶矜那张总给人以清冷感觉的脸,握着手里的药膏,突然抿唇笑了笑。
      
      有的人,大概只是表面上凉薄。
      
      一楼房间,梁老太太要给叶晚讲故事,小家伙却嫌弃太姥姥的故事都老掉牙了,小声嚷嚷着,“我想去和妈妈睡……”
      
      “别闹,晚晚长大了,要懂事。”梁老太太说着,突然乐呵呵问起小不点,“乖乖,太姥姥问你件事。”
      “什么事?”
      “小夏阿姨是不是你妈妈女朋友?”
      叶晚懵懵懂懂,“什么叫女朋友?”
      
      “就是……”梁老太太觉得自己老糊涂了,上幼儿园的孩子哪懂这些,她换种说法,“那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让小夏阿姨给你做妈妈?”
      
      小叶晚的眸子里都闪着光,“小夏阿姨给我做妈妈,我就有两个妈妈了?”
      每回幼儿园开家长会的时候,同班小朋友都是带着两个家长去,只有自己是一个,叶晚也发现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不止一次去问叶矜,至今没有得到答案……
      
      “对啊,以后我们晚晚就有两个妈妈咯。”老太太也越说越开心,到这把年纪也没什么追求,就是放不下叶矜,总不能不结婚一直一个人,叶晚早晚也会长大的,不可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
      
      梁老太太清楚夏安为人,夏医生可是个难得一遇的好姑娘,当初住院时,她就琢磨了夏安要是单身,倒是和自己外孙女可以配,后来又想想她们年纪,得差了快十岁,怕叶矜不会喜欢。
      哪曾想到,今晚叶矜倒是把人家小姑娘直接带回家了,老太太见了自然高兴。
      
      叶晚又碎碎念叨了两句,抱着毛绒玩具迷糊睡着了。
      
      ——
      
      陌生的房间,熄了灯,一片漆黑。
      夏安躺着床上翻了好几次身,将侧脸埋进枕头里,却迟迟没有入睡。
      
      “结婚后,我可以承担你父亲的手术费,包括后续治疗费用……”
      协议结婚。
      夜深人静,夏安还在想着这件事。
      
      当下能拿出手术费,就把她折腾的够呛,如果手术情形乐观还好,倘若不乐观,骨髓移植的后续治疗极有可能是个无底洞。
      
      夏安很清楚她现在的处境,医院的工作越来越繁重,再加上学业压力,她已经越来越挤不出时间去兼职。
      
      不过,总会有办法的。
      
      夏安将整张脸都埋进枕头里,闷到自己透不过气,才仰卧看着天花板,大口呼吸着……
      
      这就是现实,她的人生,明天醒来,又得继续笑对。很多年前开始,不就是这样吗?那时候年纪小,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她还不是一样熬了过来。
      
      至少她现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离目标越来越近,也有能力拿到高额的收入。
      
      累点苦点只是暂时,比起有的人,她也能算是幸运。
      
      实在乏了,夏安入睡很快……
      做了个梦,还是那家清吧。
      
      “夏小姐,你单身吗?”
      “我单身……”夏安托腮望着叶矜,将脸蛋朝对方凑近,故意撩拨道:“叶总,你不是想要我做你女朋友吧?”
      
      话一说完,唇突然被叶矜吻住了,夏安心跳不能自已,然后忍不住闭上眼,生涩吻着对方的红唇。
      
      “我们结婚吧,我喜欢你。”
      “叶总你……嗯……”夏安刚想说什么,又被叶矜托住脸,两人再度吻上,女人香软细腻的唇舌反复勾缠,让人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清醒时,夏安的脸正发着烫。
      从来没接过吻的夏小姐,第一次梦到和人接吻。梦醒时分,那感觉真实到几乎分不清虚幻与现实。
      夏安睁开眼,走神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心还一直砰砰直跳着……
      仿佛刚刚真的有接吻似的。
      
      凉水浇在脸上,夏安恢复清醒。
      她洗漱完换好衣服,一拉开门,恰看到叶矜也从房间出来,一身职场女王范的打扮,不得不说,她的气质可真适合穿衬衫。
      
      两人在楼梯口相遇。
      夏安一眼望去,偏偏这时,又没节操想起了清晨的梦……
      怪尴尬的。
      对视几秒,叶矜没说话。
      “早。”夏安轻声哼了句。
      叶矜看到这张脸形容憔悴,就猜到夏小姐定然是一晚没睡好。
      笑起来单纯,心思却重的姑娘。
      就这样瞥了夏安一眼,叶矜径直下楼去了。
      
      夏安摸了摸自己胳膊,一大早又被冰山冷了一把,望着叶矜下楼的背影,夏安扶扶额头,还在为那个梦难为情。
      
      楼下餐厅,周姨正摆着早餐,梁老太太和小家伙也都起来了。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
      
      “小夏阿姨早——”叶晚已经扎上小马尾,换上了幼儿园的背带裤校服,一张肉嘟嘟的小脸笑起来别提多可爱了。
      
      夏安蹲下身,抱过叶晚,“晚晚早,这么早就换好衣服准备上学啦,真乖。”
      
      “嗯,晚晚最乖了。”叶晚性格特别黏,但是叶矜平时又严肃,小家伙都收敛着不敢太缠人,现在碰上夏安,便开始肆无忌惮撒娇,直往夏安怀里钻。
      
      “小夏呀,一起来吃早餐。”梁老太太热情拉住夏安的手。
      
      “奶奶,我今天还要去医院上班,就先走了。”夏安早上还是得回一趟学校宿舍,总不能今天穿着短裙就去医院上班。
      
      “哎呦,吃早餐能花多长时间,吃完早餐让叶矜送你。”梁老太太看向一旁的叶矜,“是吧,矜矜?”
      
      叶矜,到现在为止,夏安才知道她的名字。
      
      叶矜看向夏安,淡淡说道,“先吃早餐,我送你。”
      
      被一老一少拉着,夏安还是留下来吃了早餐。
      
      餐桌上,叶矜偶尔抬头看看对面,看得出来老太太很喜欢夏安,一个劲夸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自打老太太病重以后,就总有心结似的,叶矜已经很久没见她这样开心了,昨晚叶矜没直接否认夏安是自己女朋友,就是怕让老太太白开心一场。
      
      叶矜很少去期望一件事,但她这次,心底确实期望夏安可以答应。
      
      今天时间充裕,叶矜就亲自开车送叶晚去幼儿园,夏安正好蹭个叶总的顺风车。
      
      叶矜在前排开着车,夏安和叶晚坐在后座,两人一路有说有笑。
      
      “小夏阿姨,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叶晚人小鬼大,突然以相当严肃的口吻同夏安说道。
      “那你告诉阿姨,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我再说。”
      
      夏安笑,心想小鬼头能有什么要求,估计是买买糖果什么的,爽快答应,“好,阿姨先答应你,你说吧。”
      
      叶矜看了眼后视镜,也仔细听着,想知道这小家伙在卖什么关子。
      
      “小夏阿姨,你给我妈妈做女朋友吧!”叶晚抱着夏安的手臂,撅着小嘴撒娇说道。
      
      昨晚听梁老太太说,给妈妈做女朋友就能给自己做妈妈,叶晚就记住了,小孩子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夏安惊呆了,一阵无言,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语出惊人。
      
      叶矜听了无奈想笑,人小鬼大,也不知道这小家伙从哪学的。
      
      夏安望向左前方正专心开车的叶矜,盯了好一阵才问,“叶总,不是你教她说的吧?”
      
      叶矜抛回一个高冷不屑的反问,“我有那么无聊?”
      
      鬼灵精怪的小家伙,夏安只当是童言无忌,她捏了捏叶晚的鼻子,问,“小可爱,你知道什么叫女朋友吗?”
      
      “女朋友就是,小夏阿姨以后要给我当妈妈。”叶晚颇为认真地和夏安解释道,然后还去问一问叶矜,“妈妈,我说的对吗?”
      
      车内一阵安静。
      
      接着,夏安只听到叶总以一丝不苟的口吻,丧心病狂地回答道,“对……”
      
      

  • 作者有话要说:  叶总:不亏是我闺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