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2-01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Episode#11 ...

  •   揣着一肚子的气,尤霓霓回到教室。
      
      嗷嗷待哺的三人见状,又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决定取消盘问她的计划,拍拍她的后背,关心道:“10086和你说什么了,把你气成这样?”
      
      尤霓霓一听,稍微找回一点被气走的理智。
      
      气归气,戏还是要做一整套的。
      
      于是她怒拍桌子,指桑骂槐道:“服务态度太差!完全不尊重客户!准备换电信的卡了!有没有人和我一起?以后的话费我包了!”
      
      “……”
      
      这孩子怕是真的被气傻了。
      
      看她情绪不太稳定,她们纷纷贡献出自己的牛奶,安抚道:“好了好了,别气了啊,喝点牛奶开心开心。”
      
      换成以往,牛奶确实算是尤霓霓的安抚神器,但是今天这一招也失效了。
      
      她板着脸,退回其中一罐,郑重申明:“从此以后,我和‘旺旺’恩!断!义!绝!”
      
      ?
      
      连最爱都不要了?
      
      三个人深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识趣地不再打扰她,让她好好静一静。
      
      这一静,一直静到午饭时间。
      
      赵慕予和苏糊登记月考成绩,三个临时的饭搭子也早和初中同学约好,尤霓霓只能独自来到食堂。
      
      由于初中部和高中部同在一个校区,所以三中的食堂相对较大,分AB楼,总共四层。
      
      尽管如此,座位还是供不应求。而当代中学生对待“吃”这件事又堪比国家对待台湾问题,决不让步。因此,每天中午的食堂都犹如国家田径队选拔现场。
      
      在时间和速度全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尤霓霓保守选择B食堂的二楼,刚打好饭,正准备找座位,忽然看见昨天的瓜皮三人组,吓得她赶紧调头。
      
      谁知这一转身,手里的餐盘又被人端走。
      
      ?
      
      光天化日强抢民女餐盘?
      
      摊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尤霓霓看清了凶手的脸。
      
      只见他表情严肃,如同谍战片里地下组织工作者,神秘道:“小学妹,此地人多眼杂,不宜久留,咱们借一步说话。”
      
      “啊?”
      
      尤霓霓头一次见他这么正经,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自觉地跟着走,问道:“怎么了?”
      
      见她一脸担心,丛涵意识到自己演过头,换回正常语气,好好说话:“哦,也没什么,就是带你去见见陈淮望,你不是急着找他吗。”
      
      “……”
      
      尤霓霓立马停下脚步,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拒绝道:“谢谢学长,不过我不急着找他了。”
      
      说完,她伸长手,想要拿回自己的餐盘。
      
      丛涵一听,叹了口气,以一副迫不得己的样子,说出实情:“好吧,其实是陈淮望担心那三个垃圾找你麻烦,所以特意让我过来找你。”
      
      他会这么好心?
      
      不可否认,尤霓霓听见这话的当下,确实有点动摇,可最终还是不相信道:“你别骗我了。”
      
      丛涵捂着胸口,受伤道:“哇,小学妹,你这么说可真是太伤我的中国心了。不信你回头看看,他们是不是正在找你。”
      
      “……”
      
      半信半疑的人转过脑袋,正好和他们对上视线,而后三人突然激动,互相推搡着朝她冲来,就像小狗看见骨头。
      
      !!!
      
      这下她终于相信,拼命拉着丛涵的衣袖,示意他快走。
      
      三个瓜皮:???
      
      怎么回事?他们不过是想和她道个歉而已,跑这么快干什么?这让他们拿什么和陈淮望交差?
      
      *
      
      尤霓霓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小小忽悠了一把,一路跟着丛涵走到靠窗的角落,看见了陈淮望。
      
      和其他区域比起来,这里安静许多。
      
      他坐在阳光下,身后的梧桐树充当背景,散发出浓浓的秋日气息,连带着他整个人也沾染上一些,骨子里的凛冽似乎被削弱不少。
      
      可惜,上午那通电话给尤霓霓带来的坏心情尚未散去。
      
      就算刚才又被他帮了一把,她也不打算主动开口。
      
      陈淮望也没说话,只盯着丛涵的手臂看。
      
      上面还搭着一只小小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袖。
      
      丛涵第一个感受到这道视线,急忙借着放餐盘的由头,和尤霓霓拉开距离,顺便帮她拉开餐椅,率先出声,打破沉默。
      
      “坐,小学妹。”
      
      尤霓霓回过神,应了声,在丛涵对面坐下,后知后觉地发现,比起被那三个人追杀,和陈淮望一起吃饭好像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让她选择到底是吃巧克力味的屎,还是吃屎味的巧克力。
      
      幸好在场的都是明眼人。
      
      为了缓和气氛,坐下后,丛涵指着身边人聊胜于无的餐盘,告状道:“小学妹,你看看他,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挑食,是不是连小学生都比不上!”
      
      本来尤霓霓一点都不关心陈淮望的事,但看在丛涵的面子上,还是勉为其难地看了眼。
      
      然后,她沉默着,收回视线,重新盯着自己种类繁多,分量感人的餐盘,瞬间觉得自己像头猪。
      
      作为养生小能手,她第一次看见这么挑食的人,本能地想和他好好说这样做的坏处,可最后还是忍住,小声附和道:“对啊,男生怎么可以这么挑食。”
      
      这话一字不落地落进当事人的耳里。
      
      他没抬头,语气冷淡,“性别歧视?”
      
      “……”
      
      好吧,好像是有点性别歧视的嫌疑。
      
      尤霓霓自知理亏,只得郁闷地扒两口白米饭。
      
      没人说话的空气再次变得冷清。
      
      见一手好牌又被打得稀巴烂,丛涵保持微笑,继续开辟新话题,装作不经意问道:“对了,昨天5566不是双双请你喝茶吗,怎么,又缠着让你参加摄影比赛,为校争光?”
      
      化悲愤为食欲的人果然被这话题重新勾起兴趣,暂时把注意力从“吃”上移开。
      
      原来昨天文武把他叫到办公室是为了这事儿啊,可是,“摄影比赛?他?”
      
      尤霓霓承认,最后一个字她的确说得带了点个人情绪,但绝对没有看不起陈淮望的意思。
      
      她只是很难将他和“摄影”这么文艺的事联系起来。
      
      不过这反应正是丛涵想要的。他得意道:“是不是很想送他一首《不搭》?”
      
      尤霓霓上当了,小幅度而快速地点点头,而后好奇:“是什么摄影比赛啊?”
      
      “人体艺术。”
      
      “……”
      
      尤霓霓完全没料到会是这个答案,葡萄似的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虽然她知道不应该用世俗的眼光看待艺术,但当她的脑内不自主地浮现出相应的画面时,还是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感叹——
      
      “哇……哦。”
      
      蕴含多层含义。
      
      连看当事人的眼神都变了一变。
      
      陈淮望神色如常,看了眼一唱一和的俩人,发现她真的很好骗,低哼道:“他说什么你都信,自己没长脑子?”
      
      “……”
      
      尤霓霓脸一红。
      
      气红的。
      
      她想反驳,又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因为她真的对丛涵说的每句话都深信不疑。
      
      既然没办法反驳,那她只能又扒两口白米饭,堵住自己的嘴。
      
      没有交流,就没有伤害。
      
      见状,李寂好心提醒道:“小学妹,丛涵的嘴,骗人的鬼,这句话你可得记住啊,免得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
      
      “……”
      
      如果没刚才的事,尤霓霓肯定无条件选择相信丛涵,毕竟有一层江舟池的关系在。
      
      可现在,她陷入沉思,觉得李寂说这话或许有他的道理。
      
      而丛涵一听,不乐意了:“好啊,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们两爷子就这样合伙排挤我和小学妹!等我们舟舟后天回来,看我怎么揭穿你俩的真实面目!”
      
      我们舟舟?
      
      “他后天就回来了?!”
      
      久违的称呼激活尤霓霓体内的兴奋因子。
      
      她分分钟忘记刚才的纠结,囫囵吞下嘴里的食物后,兴奋确认,眼睛里还泛着喜悦的光影。
      
      丛涵第一次见她露出这么明亮的表情,意外道:“你也喜欢舟舟?”
      
      “嗯嗯嗯嗯嗯!”
      
      为了充分到位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尤霓霓疯狂点头,看得人直担心那纤细的脖子。
      
      一开始,丛涵就像她之前设想的那样,只当她的这份喜欢是爱屋及乌,正想和她好好交流交流,又发觉不对劲。
      
      她不是已经不爱第一个“屋”了吗,怎么还对第二个“乌”这么感兴趣?
      
      丛涵暗自琢磨了会儿,改变主意,侧过身子,面朝过道,冲她招招手,示意她靠近点,而后低声说道:“那我再给你说一个内部消息啊,你别和其他人说。”
      
      “真真真的吗!”
      
      尤霓霓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拥有这种幸福,赶紧自觉送上耳朵。
      
      在无限期待中,她听丛涵悄悄说道:“其实我就是个烟雾/弹,真正和他关系好的人是陈淮望,他俩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
      
      ……
      
      …………
      
      ………………
      
      确定不是在整她吗?
      
      尤霓霓枯了,心情复杂地看了眼斜对面的人,不再说话。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午餐结束。
      
      回教学楼的路上,丛涵陪她走在后面,看她这么难过,又拍着她的肩,安慰了两句。
      
      “你也别这么沮丧啊小学妹,他俩关系好又不影响你追星。不过,我是觉得啊,就算你不喜欢陈淮望了,但普通朋友咱还是可以当的对吧,没必要把关系弄太僵。毕竟他这个人小气吧啦的,万一在舟舟面前诋毁你,那你多冤。”
      
      “……!!!”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尤霓霓倒抽一口冷气,忽然觉得自己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间,否则为什么总是在她下定决心和陈淮望划清界限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件事,让她不得不向他低头。
      
      而且,扪心自问,她是那种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人吗?
      
      是吗?
      
      当然不是!
      
      可是,难道她就不能为了哥哥,昧着自己的良心,暂时变成这种人吗?
      
      不能吗?
      
      当然能!
      
      经过一番心理挣扎,尤霓霓握紧拳头,脸上带着赴死前的悲壮,眼神坚定道:“我懂了!”
      
      见她思想觉悟这么高,丛涵倍感欣慰,二话不说,拖走李寂,为她制造独处机会。
      
      尤霓霓心领神会,立马上前几步,走到陈淮望身边。
      
      见他不排斥,她便试探着开口:“今天上午你是因为刚睡醒才心情不好的吧?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有起床气,还凶了你,是我不对,你喝了这个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说完,她伸长手,将插好吸管的牛奶递到他跟前,顺带附赠一个灿烂的笑。
      
      陈淮望睨了她一眼。
      
      秋天的空气被阳光晒得蓬松柔软,散发着干草的气息,落进她琥珀色的眼睛里,仿佛秋意在她眼底渐浓。
      
      他脚步稍顿,在姑娘期待的小眼神下,嗓音平静道:“我们很熟?”
      
      “…………”

  • 作者有话要说:  闹别扭的望望可可爱爱哈哈哈,马上油腻腻就要追夫火葬场了!
    现在,先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到十年后,看看油腻腻会怎么哄他吧!
    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温馨小剧场——
    *
    每次惹陈淮望生气以后,尤霓霓总会趴在他的肩头,拿毛绒绒的脑袋蹭啊蹭,试图用撒娇蒙混过关。
    可是特别严重的时候,这一招也会失效。
    这种时候,尤霓霓就会拿出行李箱,把衣服当花瓣使,边收边说“望望爱我,望望不爱我”。
    陈淮望也不阻止,反倒倚在门框上,看她演。
    不幸的是,这次她算出来的结果是“望望不爱我”。
    尤霓霓更伤心了,拖着行李箱往外走,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最后抱了抱他,小声说道:“可是我会永远爱你的。”
    陈淮望不为所动,轻哼道:“告诉丛涵,以后他再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别来蹭饭了。”
    “…………”
    *
    本来以为看这篇文的都是图个开心的小可爱,没想到还是有一些……:)
    看来昨天早上做的和人撕逼的梦果然是有寓意的
    今天就认真说一句话吧,不喜欢就删收退出好了,别特意留评膈应人好吗
    *
    还好我昨天是写完了小剧场才看见,要不然今天都没小剧场了!而我成千上万(?)的鹿家军!誓要为小剧场君讨回一个公道!(应该会吧?
    谢谢【我是大白大白大白白】【崽崽王-zx】【我是老陈】【Diniver】【YoonsuI.】【Avril的小迷妹】砸雷还有大家的营养液
    昨天只不过是稍稍设了一个门槛,就评论骤减,大家这么真实的吗?!
    今天还是所有言之有物的2分评送红包,考验感情的时候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