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1-31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Episode#10 ...

  •   打完电话,丛涵哼着“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辽巅峰”,重新晃到教室门口。
      
      本来他是想亲眼见证俩人互加好友的温馨时刻,走过去后,看见的却是愁着一张脸的尤霓霓。
      
      于是他果断大手一挥,拍了拍她的肩,操着港普,安慰道:“别担心啦小学妹,上课之前肯定能加上的啦。”
      
      末了,冠冕堂皇加上一句:“我陪你一起等好了。”
      
      “嗯!”
      
      尤霓霓不知道他的心思,还冲他感激地点点头,和他达成战略合作,共同盯着那只小小的手机,期待着好消息的到来。
      
      画面很美,就像产房外焦灼等待的孕妇家属。
      
      还好这一过程并不漫长。
      
      很快,一个黑色头像出现在微信消息列表上。
      
      眼巴巴捧着手机的人眼睛一亮,一把举到丛涵的眼前,激动报喜道:“加上了加上了!”
      
      丛涵定睛一看,却被那明晃晃的“我是大傻逼”五个字闪瞎眼,激情辱骂道:“我靠!”
      
      骂完,又对上一道略微惊恐和困惑的视线。
      
      自知失态的人捡回知性学长的面具,清清嗓子,自圆其说:“哦,我的意思是,我靠,没想到他居然取了这么一个清新别致的微信名,真是条战狼。”
      
      “……”
      
      尤霓霓假装信了他的邪。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而这还得追溯到好几年前。
      
      当时微信正逐渐流行起来,可陈淮望平时连短信都懒得发,对这种社交软件更是毫无兴趣。所以,这个微信号从申请注册到投入使用,全由丛涵一手操办。
      
      微信名自然也是他的杰作。
      
      不过丛涵一加上就改了备注,哪儿知道他连名字都懒得换。
      
      还好尤霓霓并不关心背后的故事,毕竟对她来说,没加错人才最重要。
      
      谢过丛涵后,她蹦跶回教室,抓紧时间发送消息,手指在手机键盘上健步如飞。
      
      ——你今天怎么没来上学?
      ——昨天文武没有为难你吧?
      ——那群人在学校外面找你麻烦了吗?
      ——你该不会和他们打架,被关警察局了吧?还是在医院?严不严重啊?
      
      ……
      
      平时为了抢占哥哥的微博评论前排,尤霓霓练就超强手速,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一股脑地在微信和短信同步连发数条消息,而后乖巧坐在桌前,重启等待模式。
      
      谁知刚放下手机,前桌的双胞胎姐妹花突然转过来,使劲儿拍她们的桌子,兴奋道:“听说了吗听说了吗!昨天皮卡在梧桐林里把二百五好好收拾了一顿!当场救下一个女生!”
      
      姐姐张唯妙开了个头,妹妹张唯笑进行补充:“好像还是我们年级的!”
      
      皮卡?
      
      她的救命恩狗?
      
      尤霓霓一顿,这才想起自己这两天只顾着担心陈淮望,竟忘了报答它的事,脸上闪过一丝懊悔。
      
      见眼下时机正好,她连忙把握住,凑了过去,假装不知情地问道:“皮卡是谁?”
      
      要不是害怕牵扯出陈淮望,引起新的误会,作为昨天事件的当事人之一,尤霓霓肯定会和她们大讲特讲皮卡大闹三大傻的精彩事迹。
      
      现在,她只能避重就轻,先打听出皮卡更多具体信息再说。
      
      幸好仨人知道她平时专注追星,不太了解学校的事,只当她是单纯好奇,给她科普道:“就是李寂学长家的狗,偶尔会趁门卫大爷不注意偷溜进学校,好多人还喂过它东西呢。”
      
      说完,又怕她不知道李寂是谁,打了个补丁:“后面巷子那家杂货铺。”
      
      “……哦!”
      
      原来就是上次她在杂货铺里看见的那条狗狗啊,怪不得这么听陈淮望的话呢。
      
      尤霓霓恍然大悟,理清其中关系后,想了想,打开淘宝,搜索狗狗相关用品,为自己的救命恩狗精心挑选谢礼。
      
      付完款的时候,上课铃也正好响起,于是她藏好手机,继续等陈淮望的回复。
      
      只可惜这次没有刚才那么顺利。
      
      眼见着一节课都快上完了,笔盒里的手机依然安静如鸡,反倒是讲台上的人平地一声吼——
      
      “方遥雨,站起来!”
      
      “……”
      
      开小差的人不敢分心了。
      
      她赶紧拿起笔,皱着眉,假装研究课本上的数学题,下一秒却又听雷正平说道:“让你旁边的尤霓霓出来,去后面站着!”
      
      “…………”
      
      好吧。
      
      扫把星的威力果然不容小觑,是她掉以轻心了。
      
      在高频率经历各种倒霉事后,尤霓霓逐渐从自闭走向看开,认命地拿上书和笔,自觉罚站。
      
      就这样,她心系手机,顶着雷正平的视线,在教室后面站了半节课。
      
      下课了也不敢动。
      
      直到讲台上的人完全走出教室,她才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座位,身子越过方遥雨的课桌,翻出手机,解锁查看消息。
      
      遗憾的是,和陈淮望的聊天记录依然停留在她最后发送的那句话上。
      
      在“继续发消息”和“冒着被挂电话的风险直接打给他”之间,尤霓霓拿不定注意,犯了愁。
      
      愁着愁着,忽然感受到三道炽热的视线。
      
      分别来自张唯妙张唯笑,以及方遥雨。
      
      其中,张唯妙坐得最为端正,额头上还贴了个纸质月亮。
      
      虽然看不出cos的是美少女战士还是青天大老爷,却有种莫名的威严感,因为这种场景只会在有人搞事的时候出现。
      
      ……
      
      尤霓霓满头雾水,只能根据以往经验,小心试探:“我又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了?”
      
      “你说呢!”
      
      张唯笑拿笔盒充当惊堂木,一拍桌子,审问道:“上雷SIR的课都敢玩手机,是不是又被哪个野男人勾走魂了!”
      
      ?
      
      这又是哪儿跟哪儿的话。
      
      尤霓霓手动制造飞雪,十分冤枉:“朋友们,相信我,比起野男人,野人更能吸引我。”
      
      刚说完,握在她手里的手机突然亮起。
      
      四人同时低头,见是10086打来的电话,其中三人没太在意。
      
      除了手机的主人。
      
      只见她扔下一句“我出去接个电话”便往外跑去,徒留坐着的仨人你看我,我看你。
      
      不过就是一个10086吗,至于这么神秘?
      
      对于尤霓霓来说,确实至于。
      
      为了不被发现,她做了万全的准备,等跑到三楼的小花园,再三确认周围没人,才接通电话,捂着嘴巴,小声道:“喂?你怎么突然打电话啊,不能在微信上说吗?”
      
      姑娘的声音本就轻柔,被这样刻意压低后,更显柔软,就像初春新生的柳条拂过耳畔。
      
      只是,即便如此,语气里的小心翼翼仍旧十分明显,似乎生怕被人发现。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息,放下手里的水杯,抬眸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确定现在是课间时间。
      
      也就是说,她完全没有理由偷偷摸摸。
      
      除非——
      
      “怎么,和我打电话很见不得人吗。”
      
      “……当然啊!”
      
      尤霓霓没想到他的自我认识这么不清晰,教育道:“我俩的不正当关系好不容易才解除,要是被别人知道我和你私下还有联系,肯定又得误会我了!”
      
      末了,又着重强调一点:“啊,你也别误会,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就是想和你说声谢谢,顺便想问问你,那群人后来找你麻烦了吗?”
      
      陈淮望神情微敛,尽量忽略前面那一串刺耳的言论,平淡道:“我找他们麻烦了。”
      
      “……哇是吗真棒。”
      
      看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没发生,是她想太多。
      
      尤霓霓松了口气,不走心地夸了夸他,又郑重叮嘱道:“那你别忘了啊,以后我们还是像昨天说的那样,见面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谁。”
      
      这话一出,那头彻底没了声儿。
      
      半天没等到回答的人拿下耳边的手机看了看,见没被挂,奇怪道:“喂?”
      
      隔了几秒,陈淮望才“嗯”了声,嗓音比刚才低几分。
      
      尤霓霓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倒是终于听出他的声音和平时略微不同。
      
      有些哑,像是刚睡醒。
      
      于是她大胆猜测,小心求证:“你该不会才起床吧?”
      
      “嗯。”
      
      “……你没来上课难道就是因为睡觉?”
      
      “嗯。”
      
      “……你这是自动回复吗。”
      
      “嗯。”
      
      “……?!”
      
      尤霓霓怀疑他有超能力。
      
      超会惹人生气。
      
      刚巧,她超容易生气,见他爱理不理,硬气道:“那我挂电话了哦!”
      
      “嗯。”
      
      “……我真挂了哦!”
      
      明明想用气势压过对方,偏偏又在反复询问间,完全暴露“并不想挂电话”的真实想法。
      
      藏不住心思的人或许就不该这样逞强。
      
      陈淮望脸色稍缓,盯着面前的水杯,修长的手指在杯壁上轻敲,像是在思忖着什么。
      
      而后,他没再吝啬语言,就连冷硬的嗓音也柔和不少,却没有挽留的意思,反倒劝她:“挂吧,免得被人误会。”
      
      “……”
      
      又、又在讽刺她?
      
      尤霓霓皱眉,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好歹也是每分钟两道选择题上下的大忙人,你这个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太尊重我。”
      
      他语气不变,说的话似乎也没变,就像她刚才反复强调那样,回道:“总比被人误会好。”
      
      “……”
      
      好吧,看来真在讽刺她。
      
      尤霓霓瞬间有种热脸贴人冷屁股的挫败感。
      
      本来面对陈淮望的时候,她就不怎么沉得住气,认清被他讽刺的事实后,火气更是“哗”地一下上来,心想昨天的事果然只是假象,她就不应该指望一个恶魔改邪归正。
      
      这下她不再犹豫,拿下手机,生气地冲它大喊了一句:“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听筒里传出的声音忽得提高好几分贝,陈淮望微微偏头,躲开这道攻击。
      
      等它消失的时候,通话也跟着结束。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他挑了挑眉,嘴角扯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下一个更乖?
      
      呵,但愿她还能找到下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  和每分钟几千万上下的总裁比起来,我们腻腻也是很厉害了,每分钟居然两道选择上下!就问问你们谁比得过!
    如果换成望望,应该怎么说呢,每晚上七八次上下??(油腻腻:是真的,我在他身下
    “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是文明版本的,不文明版本是:拜拜就拜拜,不要批塞塞
    “批塞塞”是四川话哈哈哈哈哈,就是“不要啰嗦”的意思,但这是脏话啦,尽量别这么说~我们要向油腻腻学习,文明你我他!
    昨天的作业大家也做得不错,很多人都算是猜对了!
    送给大家一个羞羞的小剧场!
    *
    在一起后,尤霓霓还是会时不时冒出这句“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不过下场可比当年惨多了。
    因为陈淮望会直接把她拎到床上,好好一顿收拾,又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下,亲她的耳朵,哑声问她:“下次应该怎么说?”
    尤霓霓哭得伤心,委委屈屈地说出他刚才教的话:“望望别拜拜,都是我不乖呜呜呜呜呜……”
    然后,被收拾得更厉害了:(
    *
    老母亲:我酸了
    我的油腻腻怎么在床上都这么可爱,真替望望感到高兴(?)
    谢谢【崽崽王-zx】【YoonsuI.】【小羊苏西】砸雷还有大家的营养液~
    穷鹿鹿今天没法坚强了,稍微设个门槛啦,所有言之有物的2分评送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