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1-30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Episode#09 ...

  •   皮卡好像听出这不是句好话,耷拉下尾巴,“呜咽”着,离开了这片伤心地。
      
      不过多亏这句一语双关的嘲讽,尤霓霓顺利找回真实感,对于他的出现不再意外,而是困惑。
      
      当然了,像“陈淮望专程为她而来”这种大胆到近乎不要脸的想法,就算给她一百个豹子胆,她也不敢有,毕竟这人几分钟前才威胁过她,怎么可能这么快良心发现。
      
      那他只是凑巧路过?还是因为刚才走廊上的事?
      
      如果是后者,那她岂不是可以搭个顺风车?
      
      潜在的转机让尤霓霓决定先静观其变。
      
      正好这时“垃圾堆里的屎”也从人狗大战中缓了过来,拿出之前的气势,叫嚣道:“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连骞哥都不敢见的孬种啊。怎么着,想英雄救美?”
      
      骞哥?
      
      三中的头号危险人物,肖骞?
      
      一听这话,尤霓霓的视线视线重新放回王新身上,没看见身后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王新也没看见,叫嚣完,又捎上两个兄弟,回头感叹道:“唉,不过你说咱们学校什么时候成了收容所,把别人不要的垃圾当成宝。”
      
      ……这种送命题就不用问他们了吧?
      
      罗航、范建默默往后挪了两步,提醒道:“哥,胖子的脸不是一天打肿的,你别一上来就整这么狠。万一他当真了,我们仨哪儿打得过。”
      
      “怕什么。这里是学校,他敢乱来?”
      
      耍威风的人稍微清醒了点,却不以为意,直到听见下句话:“哥,他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
      
      “……”
      
      几秒沉默后,王新终于完全清醒,一人给了一巴掌,怒骂道:“那你们他妈刚才不拦着老子!”
      
      他们哪儿知道他会正面刚?
      
      有苦说不出的俩人被打得很冤枉,将功补过道:“现在怎么办,要不给骞哥打电话?”
      
      “这会儿打有个屁用,让骞哥来给我们收尸吗!再想想其他办法!”
      
      “哦……”
      
      于是,三个人就如何自救的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
      
      陈淮望并不关心,也没把那几声狗吠放心上,在皮卡走后,径直朝全程没说话的姑娘走去。
      
      她孤零零地站在一叶树荫下,望着那群欺负她的人,一动不敢动,只能紧紧捏着书脊。
      
      紧张和害怕的情绪便在这一动作间显露无疑。
      
      丝毫不见面对他时的张牙舞爪。
      
      想一想,她刚才看过来的那一眼似乎也是如此,没有惯有的敌意,只有无助。
      
      大概是真的被吓得不轻。
      
      陈淮望拧着眉心,漆黑的眼底略过温和的影子,加快步伐,走近后,却听见她正冲着内讧的人小声呐喊着“打起来!打起来!”。
      
      激动得像看世界杯点球大赛。
      
      也难怪把书捏那么紧。
      
      ……
      
      难得一见的温和从陈淮望的眼底消失,捏着烟盒的手指轻叩盒身。
      
      他冷哼了声,习惯性地踢她的脚后跟。
      
      力度比之前稍重。
      
      熟悉的动作一下子将沉迷喊口号的人拉回现实。
      
      她回头一看,见陈淮望居然没走,还以为刚才的第二个猜想应验了,果断放下之前的恩怨,一脸期待地悄悄问道:“你是来救那男生的吧?”
      
      陈淮望眼皮半垂,睨着她,语气不善:“我很闲吗?”
      
      “……那你来干嘛?”
      
      “看你利用人渣的下场。”
      
      “…………”
      
      尤霓霓猜到他没安好心,可没猜到他心这么黑,气得捡起之前的恩怨,吼道:“你很闲吗!”
      
      空气突然安静。
      
      半秒后,响起一道更凶的声音:“你们几个不去上课,围在这儿干什么,想造反啊?”
      
      ……得救了?
      
      正在发愁的仨人一喜,赶紧顺着台阶下,以前所未有的端正态度回答道:“是是是,我们这就去上课!”
      
      可还没来得及撤漂,又被文武制止道:“等一下。”
      
      他走了过来,问道:“这是什么?”
      
      什么?
      
      闻言,其他人不约而同地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看见的是一只大大方方拿着烟盒的手。
      
      接着,他们的视线又不约而同地移到当事人的身上。
      
      陈淮望的脸上却不见一丝慌乱,表情恰当,礼貌中又带着点为难,意有所指道:“这三位同学为了欢迎我,特意送我的礼物。不过我不会抽烟,老师你要吗?”
      
      尤霓霓:“???”
      
      硬核背锅的三个瓜皮:“???”
      
      终于把他们仨逮个现行的文武:“!!!”
      
      他背着手,拿出教导主任的威严,厉声道:“好啊,明知道最近学校严查不文明现象,还敢把这种违禁物品带进来,我看你们三个简直不把学校放在眼里!都跟我去教务处!”
      
      末了,又放缓语气,对陈淮望说道:“你也过来一趟。”
      
      关他什么事?
      
      尤霓霓一听,有点担心,下意识抬头看陈淮望,见他好像没当回事,更着急了。
      
      她对他没好感是事实,不过,因为他的出现,她才稍微摆脱困境也是事实。
      
      于情于理,她都应该站出来帮帮他才对。
      
      于是,在他们走之前,尤霓霓连忙问道:“这烟不是他的啊,为什么还要他去?”
      
      她的语气急切,全然忘记自己的说话对象是教导主任。
      
      闻言,陈淮望低眸看她,似乎有些意外。
      
      文武也看了她一眼。
      
      本来念在她也是受害者的份上,他不打算和她计较上课迟到的事,结果没想到她这么不自觉,反问道:“怎么,你也想去?”
      
      “……不想。”
      
      “不想?不想你还不去上课!”
      
      “啊?哦……”
      
      文武都说得这样清楚了,尤霓霓也不敢再追问,只好三步一回头地往多媒体教室走去。
      
      就这样,她提心吊胆了一节课,好不容易盼到下课铃响,第一个冲出教室,冲向教导处。
      
      见里面没人,她又来到高三(1)班门口,可依然没看见陈淮望的身影。
      
      难道是上其他课还没回来?
      
      尤霓霓一脸失望,只能先回教室等着。
      
      奇怪的是,这一整天下来,她在高三(1)班的门口假装路过了不下一百零八次,愣是没见到陈淮望一次,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这种情况延续到第二天。
      
      慢慢的,尤霓霓的脑子里冒出各种不好想法。
      
      该不会是文武发现他捏造烟的事,罚他在家闭门思过吧?
      
      还是那群人在校外把他堵了?
      
      或者……他把那群人打了一顿,现在正被关在警察局?
      
      尤霓霓越想越觉得以上的每一种可能性都很大,知道自己应该找个知情人士问问,但问题是……她认识的人里,只有丛涵最有可能了解情况。
      
      难不成真去问丛涵?
      
      当然不行,那多打脸啊。
      
      不过,打脸的事她又没少做,多这一件也不算什么吧。
      
      尤霓霓在自我肯定和自我否定之间摇摆不定,也在两个教室之间来来回回。
      
      最后,这番反复无常的举动终于引起过路人的注意。
      
      “小学妹,你转来转去的,头不晕吗?”
      
      !
      
      她对这声音重新寄予无限期望,可转身后,脸上的期待又顷刻间被失望取代。
      
      丛涵见状,被打击得不轻,受伤道:“小学妹,你现在连我都不愿意见了吗?”
      
      “啊?”
      
      除了竹马路程,尤霓霓第一次听一个一米八几的男生用这种语气说话,赶紧回神,生怕自己的无心之举伤害到他,手足无措地解释着。
      
      “不是,我没有不愿意见你,我只是……只是想问问你,陈淮望学长今天怎么没来上学?”
      
      ……
      
      等等,她怎么把下一句心里话说出来了?
      
      尤霓霓表情凝固,而丛涵表情融化,犹如听见爱情复苏的声音,瞬间抛下刚才的伤痛,震惊道:“你俩……”
      
      “没有旧情复燃!”
      
      她一下子就猜到丛涵想说什么,毫不手软地戳破他的粉红泡泡,胡诌道:“昨、昨天时间太短,我话还没说完就上课了,后来再找他也没找到,所以想问问你,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次轮到丛涵失望。
      
      他信以为真,抱着又死去的爱情,回道:“能出什么事,还不就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你要是着急,先在微信上和他说吧。”
      
      “啊?我没他微信……”
      
      这么惨?
      
      丛涵没想到她追了这么久,居然连最基本的微信都没加上,不禁心有戚戚焉,果断从后排同学的座位上扯了半页纸,写了一串号码,递给她。
      
      “这是他的手机号,也是微信号,你随意。当然,我个人建议你先加微信,如果你不想动不动就被他挂电话的话。”
      
      ……确实像陈淮望会干的事儿,但是,“万一他不同意加我怎么办?”
      
      “这个嘛,这个包在我身上。”
      
      丛涵向她作出保证,尤霓霓便放心地按照他给的号码添加好友,却不料搜索出来的用户竟然叫——【我是大傻逼】。
      
      ?
      
      这是给错号码了?还是说……虚拟世界里的陈淮望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
      
      本来尤霓霓想找丛涵再确认确认,不巧对方正在打电话,她只好先遵从内心的选择,继续往下操作。
      
      填写验证消息的时候,她习惯性地在“我是”后面输入“尤霓霓”,想了一秒,又哒哒哒删掉。
      
      另一边,丛涵也拨通了电话,语气得意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
      
      “嘟嘟嘟——”
      
      “……”
      
      看吧,这就是打电话的下场。
      
      打不死的小丛顽强地重拨过去,这次不再卖关子,一口气说完“小学妹加你微信了你赶紧给人家通过别再作死了”,便迅速挂断电话,以牙还牙。
      
      没了他的吵闹,电话那头重新陷入沉寂。
      
      片刻后,睡眠严重不足的人睁开眼。
      
      没开灯的房间一片黑暗,外界的光线也被厚重的窗帘完全阻隔,手机便成了整个空间里唯一的光源,映亮他凌乱碎发下的眉眼,疲倦而略显冷淡。
      
      好在他难得没在被人吵醒后发火,反倒耐着性子,打开微信看了看。
      
      只见一个名为“窦娥娥”的用户发来一则好友申请。
      
      不过,比起这个指向不明的微信名,紧跟其后的验证信息更具辨识度,非常有诚意地写着——
      
      我是乌龟王八蛋。

  • 作者有话要说:  过不了多久,油腻腻也将躺在这张床上!期待吗!
    上一章留下的课后作业有几位同学完成得很不错!请继续保持!
    奖励你们一个甜甜的小剧场~
    *
    陈淮望每次叫“皮卡”,尤霓霓都会习惯性地加一个“丘”,后来又渐渐演变成“啾”。
    于是,每当皮卡出现的时候,都会变成大型卖萌现场。比如。
    “皮卡。”
    “啾——”
    “皮卡。”
    “啾——”
    不过,可怜还是皮卡可怜,被弄得精神混乱,完全不知道应该走向谁。
    陈淮望觉得好笑,干脆把她拉过来,扣着她的后脑勺狠狠亲她,威胁道:“还想啾吗?”
    尤霓霓:“……”
    她的“啾”不是索吻的意思啊!
    *
    呜呜呜呜我怎么把自己都甜到了,好想写谈恋爱的时候TAT
    今日作业:猜猜望望的微信名为什么叫【我是大傻逼】哈哈哈哈
    谢谢【我是大白大白大白白】【想不到好名字那就随便】【YoonsuI.】【崽崽王-zx】砸雷还有大家灌溉滴营养液~
    这章依然坚强地给所有2分评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