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2-02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Episode#12 ...

  •   嘴炮一时爽,道歉火葬场。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尤霓霓心里苦是苦,但完全接受这个结果。
      
      毕竟那句“以后我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王八不认识玉兔”是她亲口说的。
      
      那句“见面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谁”也是她亲口说的。
      
      ……
      
      等等。
      
      她怎么说过这么多混账话?
      
      不回想不知道,一回想,尤霓霓吓一跳,这会儿才清楚地发现,急着撇清关系的是她,急着扯上关系的也是她。
      
      前后态度转变这么大,是个人都该怀疑她目的不纯了,也难怪陈淮望不接受她的示好。
      
      换成是她,她也肯定不希望得到一个毫不真诚的道歉。
      
      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尤霓霓立刻甩掉脑子里“为了江舟池不得不讨好他”的不良想法,重拾“真心换真心”的做人原则,决定从小事做起,重新取得陈淮望的信任。
      
      比如。
      
      晚上放学,关心一句。
      ——回家路上要注意安全哦。
      
      睡觉之前,关心一句。
      ——人是铁,觉是钢,一顿不睡困得慌,别学太晚,早点休息啦。
      
      早上起床,关心一句。
      ——早上好啊,今天天气不好,记得带雨伞呀。
      
      在学校上课的时候,结合实际情况,再关心一句。
      ——今天上午看你一直趴在桌上睡觉,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
      
      一整天下来,按照这种程度发这么几条就差不多了。
      
      当然了,以上消息全都毫无例外地石沉大海,但尤霓霓并不失落,因为她至少没被拉黑,就说明还有希望。
      
      结束今日份的关心后,她开始构思明天的关心计划,又见旁边三人正激动地围坐在一起,便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看什么呢?”
      
      张唯笑把手机往中间挪了一点,邀她一起欣赏:“神仙打球!我同学刚才冒着生命危险拍的!”
      
      神仙打球?
      
      尤霓霓疑狐,看了看,见视频里有好几个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这才明白过来,不是很感兴趣。
      
      正当她想收回视线,却又意外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立马重新凑过去仔细确认。
      
      也许是远远偷拍的缘故,为了拉近距离,画面被放大无数倍,整个视频毫无画质可言。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认出其中的陈淮望。
      
      即使是在激烈的球场上,他的那股子懒散劲儿依然没褪去,游刃有余地传球,投球,手臂肌肉的线条随着动作显现,流畅而自然。
      
      满满的少年气里似乎因此掺杂上一些蓬勃的荷尔蒙。
      
      让人挪不开眼。
      
      只可惜视频很短,只有两三分钟。
      
      于是,播放结束后,意犹未尽的三人又把进度条拉到开头,打算再看一遍。
      
      尤霓霓:“……”
      
      她坐回原位,想了想,开口道:“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随便问。”
      
      “这个视频里面,谁最受欢迎?”
      
      话音一落,三个人同时抬头,用一种“这还用问”的眼神看她,异口同声:“当然是陈淮望!”
      
      果然。
      
      尤霓霓不意外这个答案,只是想不明白。
      
      “可是,学校里不是还有很多既长得好看,又品学兼优的男生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他呢,就因为他打架厉害?现在大家都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她发誓,这次她问得绝对没有夹带个人感情,是真的好奇。
      
      而张唯妙一听,立马按下暂停,严肃教育道:“霓霓,你怎么能踩一捧一呢。喜欢他肯定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且,打架厉害的是混混,算不上大佬。”
      
      “……有区别?”
      
      “当然有!混混通常都是些脑子还没张开的青钩子娃娃,一天到晚不尊重老师同学,只知道装逼打架,被一群智障叫哥就真以为自己是新时代龙日一,实际顶多算个虫日一,比如二百五。现在晋江小说都不这么写了。”
      
      这倒是实话。
      
      “那大佬呢?”
      
      “上得了考场,下得了球场,打得过混混,揍得过流氓。”
      
      ?
      
      《中国有大佬》节目组派来的吧,这么严格。
      
      尤霓霓皱着眉,咬着吸管,喝了口奶。
      
      虽然这个彩虹屁放得有点夸张,但听张唯妙这么一说,她稍微可以理解了。
      
      毕竟和那些成天不学无术的人比起来,陈淮望身上的闪光点太多了,受欢迎也是应该的。
      
      正想着,又听张唯笑悲痛地发出一声哀叹:“可惜啊,是个gay,我们怕是无福消受他了。”
      
      “噗——”
      
      转折来得太陡,尤霓霓毫无心理准备,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牛奶差点全喷出来,被呛得不轻。
      
      对于这个反应,三人完全理解,递纸的递纸,擦桌子的擦桌子,拍背的拍背,方遥雨还安慰道:“你别太难过,我也是昨下午刚得知这个噩耗。”
      
      “……”
      
      怪不得这两天没在她面前提陈淮望,敢情是因为这件事?
      
      那陈淮望应该也听说了吧?
      
      完蛋了,她怎么完全忘记自己还说过这句混账话呢!
      
      好不容易缓过来后,尤霓霓连忙问道:“这个消息从哪儿传出来的啊?”
      
      “不知道。”张唯妙耸耸肩,按下播放键,继续看视频,“反正这年头造谣不要成本,只要长了张嘴就能叭叭叭乱说。”
      
      方遥雨点头附和,张唯笑却不认同:“可是,听说他都没交过女朋友,确实很容易让人怀疑啊。”
      
      “没交女朋友就一定是性取向有问题吗,还是说,长得好看的男生必须花心不专一才算正常?就不能允许偶尔有几个洁身自好的例外?”
      
      “……那倒不是。”
      
      张唯笑被说服,只能换个角度,弱弱反驳道:“不过这种小道消息也就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感兴趣啦,大佬才不会在意。”
      
      “他不会在意就可以无缘无故泼他脏水?”
      
      “也不是啦,我的意思是……”
      
      关于造谣的问题,俩姐妹来了场激情辩论,始作俑者坐在其间,越听越心虚。
      
      她想,也许苏糊之前说得对。
      
      陈淮望的确脾气不好,但人可能真没她想得那么坏,要不然怎么可能在发生这么多事后,还没来找她算账。
      
      可现在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gay”的事一出,她已经连微信都没脸给他发了。
      
      尤霓霓绝望了,哭丧着脸,无力地趴在桌上,两只手像薅枯草似的,狂盘自个儿脑袋,不知道应该怎样还清这笔巨债。
      
      还在辩论的俩人被这动静打断,分别和方遥雨对看一眼,而后拍拍她的肩。
      
      “霓霓,你没事吧?”
      
      闻言,尤霓霓停下动作,顶着金毛狮王同款发型,生无可恋道:“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
      
      *
      
      当陈淮望收到那条结合实际情况的关心时,正上完体育课回来。
      
      听见微信提示音响起后,丛涵暂时停止和他回顾刚才球场上的精彩瞬间,见他看着手机,表情不好不坏,一时兴起,模仿赵忠祥,给他配旁白。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公海龟趴在了母海龟的身上,发出酣畅……”
      
      说得正尽兴,一道略冷的视线投来,将剩下的话扼杀在喉咙里。
      
      丛涵闭嘴。
      
      然而这份安静一如既往短寿。
      
      刚踏进教室,他便一眼看见陈淮望的桌上放了瓶青柠味的饮料,又嚷嚷道:“怎么回事,父子同心吗,居然连爸爸突然想喝脉动这事儿也能感应到!什么时候去买的啊?”
      
      说完,他率先走过去,拿起饮料,正准备一口气喝它个半瓶,却发现下面还压了一张便利贴。
      
      一看,字不认识,落款处画的乌龟更不认识。
      
      唯一知传递出的信息是,这瓶水不是陈淮望专程买来孝敬他的,而是别人送的。
      
      既然如此,丛涵没理由再喝,只能痛心疾首道:“看看,你的爱慕者已经公然来教室送礼物了!再这样下去,必将严重影响班级秩序!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
      
      陈淮望没理他,拉开椅子坐下。
      
      和往常一样,就算被无视,丛涵也不走,就站在一旁,打算等他把饮料扔进垃圾桶的时候,逮住他,再教育一次,以此扳回一城。
      
      遗憾的是,这次他失策了。
      
      因为陈淮望从他手里拿回饮料后,不仅没扔,反而撕下贴在课桌上的便利贴,靠着椅背,很有耐心地看了起来。
      
      ?
      
      对此,丛涵很是意外,还以为他终于知道珍惜女生的心意了,随后又想到另一种可能性。
      
      这个可能性让他瞬间扬眉吐气,一屁股坐在课桌上,得意洋洋道:“小学妹送你的吧?哼,怎么样,这次我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啊,想好怎么谢谢爸爸了吗?”
      
      闻言,陈淮望没抬头,长腿一伸,一脚踢在桌腿上。
      
      力度不轻,整张课桌一下失衡,丛涵差点摔倒,还没缓过神,又听他警告道:“以后少逗她。”
      
      “……”
      
      靠,儿大不中留!
      
      作为懂事的老父亲,丛涵不和儿媳妇争风吃醋,也不和不争气的儿子计较,见他还在看那张便利贴,果断选择离开这块伤心地,留他一个人慢慢看,好好看。
      
      但其实便利贴上也就只有短短一句话,写着——不在状态?来瓶脉动吧!^ ^
      
      字迹很陌生,最后的表情倒是很眼熟。
      
      双眼弯弯的样子几乎和某人讨好的假笑一模一样。
      
      也许是想到她写下这话时的样子,陈淮望嗤出一声哼笑,而后随手翻开一本书,将不足手掌大的单薄纸张夹在里面。
      
      像是保护,又像是把它藏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放心,前期是追夫火葬场,后期就是追妻火葬场了!都会安排上的!
    “青钩子娃娃”也是四川话哈哈哈,钩子=屁股,因为小孩子生下来屁股总会青几块,所以“青钩子娃娃”就是指这个人不懂事的意思啦
    学会了吗!
    学会了的话,就请欣赏今天与时俱进的小剧场吧!
    *
    这天晚上,尤霓霓一脸惆怅地坐在客厅的地上,听见开门声后,赶紧拿着本子跑过去,求助道:“望望,你看我这样写行吗?”
    陈淮望不知道她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点子,接过本子,坐在沙发上帮她看了起来。
    -
    致亲爱的麻麻们:
    我最爱的麻麻们,从今天开始,我就要爬月榜了,你们的每一个收藏每一条评论对我都至关重要,希望你们可以多支持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们的!
    -
    看完后,陈淮望放下本子,把她拉到腿上,教她:“她们想看的不是这个。”
    尤霓霓:“啊?那想看什么?”
    “我们做/爱。”
    “…………不!我的麻麻们一定会说!霓霓你还小!麻麻不准你这么做!放着让麻麻来!”
    陈淮望松扣子的手一顿。
    *
    哈哈哈哈望望第一次在小剧场里吃瘪!
    那么,在座的麻麻们,你们觉得到底望望说得对,还是油腻腻说得对呢!(油腻腻:别忘了谁才是你们的亲女儿!
    不过对油腻腻来说,你们是麻麻,对我来说,你们就是我的小可爱!比油腻腻还甜的小可爱!谢谢你们昨天在评论里安慰我TAT本来很想每条评论都回复的!可是我码完字已经快凌晨四点了!等我下次有时间!
    接下来,就让我们带领油腻腻冲上月榜吧! 
    然后说一说,言之有物的意思就是~希望大家多说说自己的真实感受啦,和我互动!发哈哈哈哈哈哈也算的,至少我可以看出来,你看完是开心的!
    本章就让我们继续按照这个标准来发红包吧!
    谢谢【崽崽王-zx】【YoonsuI.】【小院子】【沈云棠】砸雷还有大家的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