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胖子吓得差点尿崩,脸色惨白颤颤巍巍的回头看向陆清嘉——
      
      “嘉,嘉嘉,我是不是已经醒不过来了?”
      
      “我要是醒不过来,你记得逢年过节清明中元的,多烧点东西给我。阴间物价啥样你也看见了,一年烧一次纸肯定不够的,以后哥们儿的鬼生质量,是吃香喝辣还是穷困潦倒全看兄弟你了。”
      
      陆清嘉笑道:“嗯,人鬼殊途,我也算尽力了。”说着就要往另一个方向走。
      
      胖子连忙抱住他大腿哭道:“死鬼你好狠的心呐~~~”
      
      陆清嘉拖着百多斤的肉来到桥边,一脚把胖子踹了下去,接着自己也转身往下一倒。
      
      坠醒过来之后,清晨的阳光已经透过纱窗照了进来。
      
      胖子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摸了摸自己浑身上下:“活的,还热乎的!”
      
      那就说明他的钱根本没有被骗走,见陆清嘉不理他起身去洗漱,胖子这才反应过来。
      
      这家伙要是心里没谱,根本不会看都不看就把那□□包扔了,也是自己关心则乱。
      
      松口气的同时胖子拉过陆清嘉随身带进去的那个小箱子,里面一堆防范于未然的纸扎工具。
      
      虽然基本上都没有用到,也不怪这家伙蔑视癞头疤老太婆一家。
      
      人全副武装过来,发现敌人一口唾沫就能钉死,是有些扫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胖子赫然在一堆纸扎道具下面翻出了好几沓钱,正是那男人的两万块还有他们身上的几千,角落里还翻出了一支劳力士手表。
      
      即便回到现实中,手表也没有变成扎纸,明显是陆清嘉花小几万买的那块实货。
      
      可这玩意儿不是被抵给那男人了吗?怎么回来的?
      
      胖子连忙兴奋的跑到洗手间门口,对正在刷牙的陆清嘉:“你怎么办到的?”
      
      陆清嘉对这家伙的单蠢也是没辙,便道:“那皮包总共落我手里几次?”
      
      “两次。”
      
      “已知第二次打开是假的,那我偷梁换柱是在什么时候?”
      
      “第一次。”胖子这么回答,但还是捋不清全貌:“那手表呢?”
      
      陆清嘉看了看这家伙,擦了把脸认命道:“边吃早饭边说吧。”
      
      今天厨房炸了油条,又脆又香。豆浆是手工石磨磨的,都不需要浪费人手,城里住惯的年轻客人见到花园里的石磨自己会尝鲜上手,偶尔放一桶泡发好的黄豆在旁边,保管有人磨完。
      
      吃着早餐陆清嘉道:“那失主是托儿你应该反应过来了吧?”
      
      胖子点点头。
      
      “这其实只是个烂大街的骗局,依托的是受害人的贪欲,还有骗子之间安排的一惊一乍的剧情,将人代入他们的节奏来不及思考而已。”
      
      “一旦有人真的对那笔失财产生贪欲,从‘失主’找回来那一刻便会开始心虚,这一瞬间也就掉入对方的节奏了。只是我没想到,你没想着贪那笔钱,居然也上当。”
      
      胖子嘟囔道:“我这不是看你在掺和,就没多想吗?”
      
      陆清嘉接着道:“那骗子第一次给我的包里面的钱是真的,在吃过两次亏之后,他们应该明白我跟你不一样,要狡猾警惕得多,所有一开始下套必须得下血本。”
      
      “一般这种情况,钱掌握在自己手里,会让受骗者戒心大大降低。”
      
      “等走到暗处佯装分钱的时候,事情将结束的错觉会让人的防备心降到最低,这时候‘失主’再次找上来,慌乱之下,借着光线掩护,那人将早准备好的假皮包和装了真钞的皮包调换,注意力被‘失主’吸引的受骗人根本发现不了这一瞬的事。”
      
      “满以为皮包还是那个皮包,接着对方把‘失主’掉的那笔钱也匆忙塞进钱包里,照例为了安受骗者的心将皮包给对方保管。”
      
      “实际上这个行为是加重抵押物的筹码,我猜他们应该是有特殊的手段精准的找到你,或者说找到你那笔魂币的持有人,我买手表的时候就已经有被人盯上的感觉。”
      
      胖子惊叫:“那会儿?我咋不知道?”
      
      见陆清嘉用‘傻子别挣扎了,放弃也是一种勇敢’的目光鼓励般的看着他,胖子有那么一瞬间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适合做人。
      
      “正是知道我手里所有财物的筹码,他们才刚好准备合适的资金。如果少了我肯定不会押下手表。”
      
      “他掏出取款小票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时间正好是十几分钟以前,哪有那么巧。”
      
      胖子连连点头:“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他俩是骗子,所以将计就计,第一次那人把包给你保管放松你警惕的时候,你就把钱换了?那手表呢?”
      
      “结账的时候我让纸人小姐把另一块纸扎劳力士当添头送我了。”陆清嘉笑:“发觉自己被盯上,你不会觉得我什么准备都不做吧?”
      
      他消费好几万,区区几十块的纸扎手表纸人小姐送得毫无压力,连胖子这个同行人都没注意到,那男人自然也想不到陆清嘉其实手上早换了假表。
      
      胖子听完只能感叹世间险恶,这年头阴间都不好混。
      
      陆清嘉没理他,这家伙现在唯一的作用也就是当壮丁干活了。
      
      时值夏末,天气没那么炎热了,陆清嘉前两年开始搞了个主题祭典,联合周围的商家酒店一起弄的。
      
      通过前两次的宣传和参加游客的好评如潮,在本市已经是不少年轻人比较向往的活动了。
      
      今年的准备方案陆清嘉也早早的弄好,这会儿正开始布置,因为热度倒是很好招商,今年资金也比较宽裕,规模自然更大。
      
      整个风景区最近都很忙,即便晚上跟鬼怪斗智斗勇,白天照样脚不沾地。
      
      傍晚告一段落的时候,陆清嘉出门来到了后山的一座坟茔面前,神色不明的站了良久,这才回了家。
      
      胖子连忙给他盛了饭:“你跑哪儿去了,快饿死我。”
      
      吃着晚饭讨好的笑道:“嘉嘉,今晚不用我去了吧?”
      
      陆清嘉道:“随你。”
      
      胖子脸色的喜意还没绽开,就听他又道:“吃了这么几次大亏,对方就是再蠢也知道我这块骨头不好啃。”
      
      “我记得你之前说现实中也已经能看到那老太婆了吧?你确定现在她不能出来了?”
      
      胖子一哆嗦,对啊,虽然阴市里全是鬼,但只要催眠自己平常心,至少那里不管是鬼还是纸人都不故意吓人。
      
      这么一想待在陆清嘉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胖子如丧考妣:“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晚上两人照样跟昨天一样,胖子看陆清嘉睡下,轻轻喊了他两声没得到回应,确认他睡着,这才闭上眼准备入睡。
      
      结果迷迷糊糊之间就听到床底传来一声响动,像是敲在他心肝上一样。
      
      胖子一个激灵睁开眼——
      
      “叩!叩!”床底又传来了清脆缓慢的敲击声。
      
      夜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掀起白色的纱窗,隐约能看到窗外树叶的阴影。
      
      原本清凉适宜的窗外环境突然显得鬼影重重一般。
      
      “叩!叩!叩!”
      
      胖子整个汗毛都竖起来了,浑身血液倒流,鸡皮疙瘩布满全身。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半个身子,缓缓探下看向床底。
      
      入目的是一个布满稀疏头发的癞头头顶,仿佛是感觉到胖子的视线。
      
      那颗头缓缓的往上抬,露出橘皮一样布满褶子的脸,还有三角眼里透着怨毒的光。
      
      两张脸对视,癞头老太婆缓缓咧嘴笑了,露出那一口黑牙和腐烂耗子肉的气息。
      
      胖子头皮都麻了,眼睛瞪得快撑爆,看着老太婆缓缓的从床底爬出来。
      
      身形佝偻,四肢如活过来的枯枝,冲着他发出嘿嘿的笑声。
      
      “啊————”
      
      -
      
      陆清嘉进入梦境中等了快半个小时没等到胖子,也不见着急,反倒是不再等待直接离开了原地。
      
      他今晚没有到处借着逛街消费之名摄取信息,反而只是找了一个人多的广场,在一个视野良好的地方坐下,观察来来往往的鬼魂。
      
      出现在这里的鬼魂全都是在阴间生活稳定,不缺温饱的,做什么职业的都有。
      
      白领,销售员,公务员,技师,鬼差。
      
      鬼差!
      
      陆清嘉不动声色的打量附近巡逻的鬼差,他们穿着古代衙差一样的制服,看起来和充满现代气息的广场格格不入。
      
      腰间没有佩刀,别了一根类似警棍的东西。
      
      这些鬼差面色骄横,周围的行人在经过他们身边也尽量躲得远远的,拥挤的广场,鬼差出现在哪里,便会形成一片小小的真空地带。
      
      陆清嘉看到他们随意在快餐店和饮料店点夜宵吃,拿了东西也不给钱,反倒老板都是腆笑着讨好。
      
      可见虽然阴间与时俱进,很多规则终归是不一样的。
      
      比如这里不会禁.黄.赌.毒,就像之前香烟上的标语一样,因为已经不会被这些东西损伤健康,反倒会创造就业岗位和税收,陆清嘉甚至能在到处看到香烟柜旁边各色.毒.品的包装销售。
      
      比如虽然有报警一说,但绝对不能把鬼差与现实的警.察挂钩,他们之于阴间的鬼魂,权力和震慑力恐怕与千年前的封建社会一样。
      
      陆清嘉坐了良久起身,看似漫不经心的在这个城市散步,还刻意来到了一些阴暗破败的地区。
      
      果不其然,看到不少无家可归身形狼狈的鬼聚集。
      
      他们也没有正常人一样的姿态,断手断脚肠穿肚烂缺半个脑袋吊着舌头面容肿胀的,各种死法应有尽有,被禁止出现在繁华面前。
      
      看到浑身整齐‘上流人物’一般的陆清嘉,这些鬼眼里闪过艳羡贪婪,但却没有攻击。
      
      陆清嘉很明白,这种克制不是这些鬼保持着多高尚的品格,只是他们不能或者说不敢而已。
      
      陆清嘉走到几个聚在一起烤火,死相尚且能看的鬼面前,手里提了一打啤酒:“可以一起聊聊天吗?”
      
      这些鬼看了他手里的酒,自然是无比欢迎。
      
      一群人聊了很久,直到啤酒喝完,陆清嘉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才站起身离开。
      
      他这次直接打车来到一个地方,司机放下他后挂着暧昧的笑走了。
      
      站在路口都能感觉到整条街的与众不如,到处充满了诱惑与欲望的气氛,广告牌和店外海报是阳间看不到的大胆。
      
      穿着暴露性感的女郎在玻璃橱窗内跳舞,各色风格应有尽有。
      
      陆清嘉无视了几个揽客的老鸨,一路走过,终于看到一家按摩店门口,一个酒气熏天的鬼差被人小心翼翼的迎了进去。
      
      陆清嘉脸色露出一抹狩猎般的笑容,跟着走进了那家店。
      
      

  • 作者有话要说:  鬼差:危!
    胖子:这特么就把我忘了?
    求留言,求收藏,求灌溉,依旧两百发红包走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