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陆清嘉再次通过坠醒的方式醒来,这会儿时间已经到了早上。
      
      他发现这个梦境仿佛就是人与鬼交锋的回合制,只要决出胜负,不管梦里时间长短,醒来后都是早上了。
      
      不存在深夜睡眠不足,第二次入睡又进入梦中的事,当然胖子那里情况也是一样的。
      
      陆清嘉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纸扎手机,这会儿已经在他手里化成了黑灰。
      
      但是用现实中的手机登录微信,却真的多出一笔转账,只不过金额与梦中不符。
      
      梦中收到的转账是五千块,但现实中只是五百。
      
      这也很好解释,或许是阴间的货币与阳间购买力不对等的缘故。
      
      就像他带进去的冥钞,数百亿的金额不还是变成了不到三百块?可见在那个世界中,货币的价值是根据其来历成本表现各不同的,不管是阴间还是阳间,都会自动转换成该世界的购买力。
      
      这五千块没有变成一大堆冥币废纸,想来也不是现实中的人烧给他们一家的,应该是通过劳动或者诈骗所得,这笔钱的购买力,应该可以换算出阴阳两界的正常货币的购买力差距比例了。
      
      当然胖子那笔钱又另算,因为这直接和胖子的性命挂钩,又不能转换为阳间的纸币,想来除了在阴间购买东西以外,或许还有别的用途。
      
      要搞清楚具体的,陆清嘉觉得今晚还是得拉胖子一起进一趟梦境。
      
      胖子消停了两天,精神头总算养回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陆清嘉帮他骗回来一笔钱的缘故,这货脸上总算又有了点肉,不像之前看着吓人了。
      
      只是正吃早餐的胖子听了陆清嘉的话,连忙摇头:“还去?不要不要,兄弟还有大几十斤没补回来呢。”
      
      陆清嘉道:“不去也不行啊,我昨晚留下的线索太多,如果那家豁出去报警,我今晚怕是一进去就得被铐起来,如果明天我醒不来,照样得换你自己上。”
      
      胖子闻言都快哭了,说实话连续两晚陆清嘉砍菜切瓜的这么容易搞回他被骗走了金额,确实让胖子觉得事情到了陆清嘉这里不过如此。
      
      从小到大陆清嘉虽然心眼儿坏喜欢戏弄他们,但遇上事的时候他的聪明利索也往往让人依赖。
      
      胖子也明白自己关乎生死的事儿全甩给陆清嘉挺不要脸的,憋了半天还是上刑场一样道:“好,我去!”
      
      “等情况不对你就坠醒出来,我留在那儿,这次我绝对不被骗了。”
      
      陆清嘉笑了:“晚上咱俩一人拿一半钱。”
      
      接着就开始使唤胖子干活儿,胖子控诉他晚上有硬仗要打斗都不放过他。
      
      陆清嘉道:“你看看你现在的体型?不运动不节食短短几天瘦回标准,哪儿找这么好的事?”
      
      “你不成天嚷嚷想脱单吗?这会儿多动动把身体盘结实了,人也好给你安排啊。”
      
      胖子闻言犹如注入一针鸡血,一天下来干活儿之卖力,比陆清嘉请的俩壮丁还干得多。
      
      晚上陆清嘉将那笔钱一分为二,不过考虑到入睡时间和地点的不同或许会出现落脚点差异。
      
      他便和胖子睡一个卧室,并且勒令具有秒睡技能的胖子确认他睡着后才能睡下。
      
      一番准备后,勉强是时间和地点上都没什么误差,胖子也就比他晚了几秒入梦。
      
      这次周围是热闹的夜市,有点像旅客扎满堆的特色购物街。
      
      周围人声鼎沸,到处是拿着喇叭揽客的招呼声,服务人员中看到不少脸色惨白,脸蛋儿上两坨鲜红胭脂,动作稍显僵硬的人,应该是纸人了。
      
      这些细节也给这本来热闹敞亮的夜市染上了一丝诡异阴森,胖子不敢细看那些纸人,想到在场的人实际上全是鬼,也缩着身体不敢乱瞟,紧紧的抓着陆清嘉的胳膊——
      
      “嘉嘉,咱换个地方吧。这儿人多手杂的,而且你不说你昨晚留下破绽不少,很可能鬼差找你吗?”
      
      陆清嘉道:“哦,这倒不用担心。”
      
      “啥?”
      
      “先不说阴间的剑能不能斩阳间的魂,那老太婆一家敢坑与你性命挂钩的钱,相当于谋杀了,报了警牵扯出来,恐怕他们才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大概率,他们根本不可能声张。”
      
      “沃日尼码——”胖子满脸狰狞,一副想原地爆炸的样子。
      
      陆清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这局简单倒是真的。”
      
      “那一家子会的仅仅是一些市井套路骗局,没有一点技术含量,顺着他们的贪欲就可以反将一军,甚至不配让我特意设套。”
      
      “你之前的乐观是对的,开心点吧,这是好事。”
      
      胖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么说你对谁特意设过套了?”
      
      陆清嘉一僵,随即看向胖子的目光越发慈祥,搞得胖子直哆嗦。
      
      接着陆清嘉还真的若无其事的逛起街来,还真别说,鬼市的东西,从商品种类和质量差异,都跟现实差不多。
      
      陆清嘉甚至试了试街边的各色小吃,不知道是不是阴间竞争力更大的原因,味道倒是普遍比现实更好。
      
      胖子小心翼翼的避开周围的鬼民和活的纸人,崩溃的看着兴致盎然的陆清嘉:“你还真逛上了?”
      
      陆清嘉道:“这里的物价跟现实差不错,但货币汇率却是十比一,相当于买到就是赚到。”
      
      “如果你能无限往返的话,光靠倒卖就能发家致富了。”
      
      胖子连忙摇头:“我还是当我光荣的人.民.教师好了,虽然工资少点可不至于有人骗我的命。”
      
      说这话两人走进一家百货店,里面各色商品应有尽有,甚至有不少二手奢侈品。
      
      一个面容惨白嘴唇和腮红滴血一样,穿着红色旗袍的纸人导购小姐接待了他们。
      
      陆清嘉这会儿身上钱不少,除了胖子那几百块和昨天敲到的几千之外,在知道了现实冥币的质量转换后,又打电话让人送了好些质量做工上等的冥币过来。
      
      算算他现在身上也有几万块的样子。
      
      无视胖子瑟瑟发抖不敢看纸人导购的怂样,陆清嘉指着货架上的真实商品和纸扎商品问道:“请问这两样的使用时间分别是多久呢?”
      
      陆清嘉头一晚在商店看到纸扎商品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在今早醒来纸扎手机报废后确认了。
      
      阴间是存在两种商品存在形式的,一种纸扎,一种真实的。这两种不可能是一样。
      
      证据就是那两条带着出入梦境的中.华烟,不管现实还是梦境,它都是香烟,没有变成纸扎形态过。
      
      如果阴间的东西全部可以以纸扎形式存在,并且在需要的情况下变成现实中的模样,那么货柜的存在根本没有必要,全部纸片商品岂不更节省空间。
      
      且看到的商店中,都是纸扎商品和真实商品共存的,但价位天差地别。
      
      就比如二手奢侈品区的劳力士手表,看着真实的二手货标价数万不等,纸质的只要几十块钱。
      
      既然普遍售卖,便说明商品确实具有使用价值,就像他昨晚那支寿命短暂的纸扎手机一样。
      
      那么两种商品的区别便一目了然了。
      
      果然纸人导购的回答印证了陆清嘉的推测:“本土产品使用寿命与阳世相当,根据个人使用习惯稍有差异。”
      
      “纸扎商品在底部均有效用时间,先生可以根据价位挑选。拆开包装后纸扎商品便开始计入使用时间。”
      
      陆清嘉点点头,接着掏出关系到胖子性命的那几张货币:“那用这个购买呢?”
      
      纸人小姐见了这种货币,脸上的笑容更热切了几分,腮红和唇角更是如同在滴血,吓得胖子直接躲陆清嘉背后了。
      
      对方略有些僵硬的声音道:“魂币虽然购买力与普通货币相当,但魂币购买的纸扎商品可以抹去有限的效用时间,请先生慎重使用。”
      
      “我这里推荐先生购买这款花园别墅,虽然阳间的亲人在下殡时会烧住所,但使用时间仅仅是一年,只足够让人适应期间不必流离失所,魂币购买的房产则永远不会失效,您在阴间的生活成本也会因此大大降低,甚至还能靠出租多余的房间拥有稳定的收入,绝对划算。”
      
      原来如此,那么这些钱确实重要,重要到是一个鬼魂重新开始的资本,也难怪老太婆一家死命的要坑骗过去了。
      
      胖子闻言连忙把钱揣好:“靠,看来这玩意儿不光活着的时候重要,死了也得好好安排,要是一开始不知情乱七八糟的花了,哭都没地方。”
      
      弄清楚想知道的,陆清嘉也没让纸人小姐失望,买了一块二手的劳力士手表,也得小几万的价钱。
      
      纸人小姐虽遗憾他们没有用魂币,不过这也是一笔不小的买卖,服务越发殷勤。
      
      两人从店里出来,陆清嘉直接将表戴在手上,嘴边闪过一道若有似无的笑,拉着胖子逐渐走到人少的地方。
      
      胖子离开鬼头攒动的地方正松了口气,就看见前面一鬼骑着自行车,有一扎粉色的纸从它身上掉下来。
      
      胖子赶紧上前几步,见是一叠钱,看厚度有小一万的样子,正要捡起来。
      
      旁边就蹿出来一人,先一步捡到了钱,笑嘻嘻道:“兄弟,见者有份。”
      
      “这钱,咱们平分吧。”
      
      胖子正想说他没打算昧下,便听旁边陆清嘉开口:“可以,毕竟天降横财,见者有份也算公平。”
      
      胖子看了陆清嘉一眼,他虽然信不过这家伙的节操,不过从小到大倒也不是贪小便宜的人。
      
      如果他特意占谁便宜,肯定只是喜欢看被占便宜的人刀割肉一样的表情。于是胖子立马意识到有状况,便闭嘴默不作声了。
      
      中年男人见状笑了笑,一副兄弟上道就你好我好的样子。
      
      双方正要分钱,便看到刚刚那辆自行车原路返回来。
      
      男人连忙把钱藏上衣内兜里,便见那失主着急火燎的下车,看到现场几个人道:“你们有捡钱吗?”
      
      中年男人自然摇头否认:“没,我和我俩表弟刚从夜市出来准备回家呢。”
      
      失主急道:“不可能,我感觉得到刚刚就是在这儿掉了,一开始还没多想,走了一段摸身上果然钱掉了,不是你们是谁?”
      
      “真不是!”男人也振振有词:“不能张口一句你就诬赖人吧?那我还说你碰瓷呢。”
      
      失主道:“这附近也不是一个人都没有,我报警找鬼差来问,就这么几分钟时间,肯定有人看到。”
      
      中年男子脸色有一瞬不自然,似是怕他报警又像是怕麻烦,便故作坦荡道:“行行行,怕了你了,你先说你掉了多少钱,什么特征,我们开包给你检查行了吧?”
      
      待失主说了之后就拉开自己的包,里面放着两沓钱,他展示给失主道:“我这钱刚从银行取出来的,号儿还是连着,喏,这里还有取款凭条。”
      
      展示完自己的又招呼陆清嘉和胖子道:“来,你们也把包打开给他看看。”
      
      陆清嘉也一副急于证明清白想快点合力打发走失主的样子,将他和胖子身上剩下的钱都拿了出来:“看吧,我们加起来也就不到四千,比你说的数差远了,而且我们散装的。”
      
      中年男人也帮腔着,顺势一把拿过陆清嘉手里的钱,冲失主展示:“看吧,咱们身上的现金都这儿了,没你的吧?”
      
      失主细细看了看,暗骂一声倒霉后悻悻的骑车离开。
      
      中年男人将陆清嘉他们的钱顺势塞进自己那两万块中,不待二人起疑警惕,便把装着钱的包递给了陆清嘉:“兄弟,那人怕是还没走远,你先放着,等过会儿咱们走到安全的地方再分。”
      
      陆清嘉笑了笑表示赞同,倒是胖子见钱回到他们手上松了口气。
      
      见陆清嘉把装着钱的黑色皮包放进他随身带进来的箱子里,又往前走了一段,确认这周围没什么人后才开箱把皮包拿出来,作势准备将自己的钱拿出来再将那两万还给中年男人。
      
      最后再分那捡到的被中年男人藏起来的钱。
      
      结果还没打开皮包,就又听到自行车铃声,还夹杂着失主找人的声音。
      
      中年男子一把抢过皮包,对陆清嘉二人道:“不好,估计是从目击者那儿听说什么了。”
      
      说着便借着暗处掩护,将藏起来那一万块一股脑儿塞进黑皮包里然后递给陆清嘉:“你先放着,一会儿见机行事。”
      
      胖子被这一惊一乍的状况搞得比做贼还紧张,眨眼失主便又来到他们面前。
      
      失主看见三人,气急败坏的就上前拽住中年男人的衣领:“你他妈的,刚有人告诉我就是你们在那儿捡了钱。”
      
      “藏哪儿了?说!”
      
      “刚不是都给你检查了吗?”中年男人道。
      
      失主冷笑:“只看了你们的包,还没搜身上呢,你这身藏一小几万不是问题吧?刚我没拿住证据不好意思,现在马上给我搜身,不然鬼差的滋味你们是知道的。”
      
      中年男人见势也一副光火的样子:“得寸进尺是吧?你不看看周围夜深人静的你几个人我们几个人。”
      
      他们这边三个大男人,那失主闻言果然有些忌惮了。
      
      便听中年男人话风一转:“不过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不是乱来的混混,既然你说钱是我们捡的,那咱也是要清白的。”
      
      “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找鬼差,协助调查,家里还有老人,我俩表弟就不一起了。”
      
      失主迟疑一番道:“行。”
      
      这么约定好,中年男人便把陆清嘉和胖子拉到一边道:“兄弟,你们也看到了,这家伙死缠烂打的,不能带着钱跟他去见鬼差。”
      
      “你们先把钱拿走,咱一会儿在夜市入口边上的自助银行外面会面,到时候再分。”
      
      “不过所有钱都在你们身上,还有我刚刚取的两万呢,大伙儿萍水相逢,说信任就虚了。”
      
      “你们身上有什么价值相当的东西,押在我这儿,也好让兄弟安心。”
      
      说着眼睛瞟向陆清嘉手腕上的劳力士。
      
      陆清嘉似笑非笑:“我这块表可比咱仨身上所有钱加起来还贵两万。”
      
      中年男人嘿嘿一笑:“这玩意儿,正规商铺出手才能卖这么贵,私下找人脱手能卖一半的价不错了,我犯不着。”
      
      陆清嘉点头:“也是这个道理。”
      
      便将手表避着失主的视线迅速脱下来递给中年男人,对方接过手表也立马塞口袋里,全程没花两秒钟。
      
      接着中年男人与失主一起离开,看着两人背影消失,陆清嘉和胖子这才离开原地。
      
      胖子擦了把冷汗:“妈的紧张死我了,所以不能贪小便宜啊,一开始没那贪欲坦坦荡荡的,后面就没这跟坐过山车一出了。”
      
      又道:“我说,等一会儿跟那哥们儿汇合,咱还是劝他别占这笔钱吧?”
      
      陆清嘉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胖子,随后拿出中年男人交给他的那个装着所有钱的黑皮包,直接看也没看扔路边。
      
      胖子飞扑过去一把接住:“爹,这里面可他娘的还有我的魂币。”
      
      说着连忙打开皮包,却见鼓囊囊的皮包里,全是粉色质地粗糙的假.钞。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我咋一章写了五千字呢?清醒一点,还没上榜呢。
    面对勤快的作者,必须得留言投喂,惯例前二百名发红包。
    ps:有读者注意到游戏筛选机制,没错的,这就是狗逼游戏,惊喜不惊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